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八十七章 請君入坑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重生創業時代

  王一澤雖然說動了徐亞楠,但真想拿到這筆錢并不容易。

  首先,他得先跟團隊的劉書記說清楚,然后跟他約個時間,去跟徐亞楠見面,交接晚會的節目統籌金。

  其次,徐亞楠現在還沒時間,她要在自習結束之后,才會去跟自己辦交接。

  王一澤在劉書記辦公室等到四點半,徐亞楠才姍姍來遲。

  徐亞楠來了之后,兩人當著劉書記的面,簽了一個簡單的協議,劉書記也同樣簽字之后,才算是完成了手續。

  隨后,徐亞楠才跟王一澤一起,來到學校旁邊的工商銀行,把六千三千塊錢統籌金都轉給了他。

  徐亞楠把錢轉完,讓王一澤簽了個條子,然后也沒再跟他多說,便直接回了學校。

  王一澤興奮不已的在柜臺,一口氣取了六萬塊錢,隨后他把六萬塊錢現金裝起來,給秦虎打了個電話。

  錢既然已經到了,剩下的事情就是盡快把剩下的兩千五百套軍訓服收上來。

  現在已經五點半了,留給他們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秦虎急忙帶人出來,到銀行跟王一澤會師,一見王一澤,秦虎便問:“澤哥,咱們接下來怎么干?”

  一想到六萬塊錢本錢已經有了,明天早上就能換回十五萬,每個人都興奮難耐,摩拳擦掌只想大干一場。

  王一澤此時也同樣很興奮,但真要說接下來該怎么干,他一時間也犯了難。

  首先是去哪收。

  周邊很多學校,都被許逸陽的人掃過一遍了,據打聽來的消息,他們保守估計一天收上萬件,效率很高。

  所以,自己收就一定要走遠一點。

  除了去哪收,還有一個問題是怎么收。

  如果許逸陽還跟著自己,自己到哪他到哪,那問題就有些棘手了,鬼知道這小子會不會跟自己打價格戰。

  最好的辦法,是兵分幾路,讓許逸陽就算跟都跟不過來。

  只要他漏掉一路人馬,兩千五百套軍訓服怕是很快就能收上來。

  但自己手頭就六萬塊錢,最多最多分三份,也就是說,最多兵分三路。

  于是,他立刻作出決定,讓秦虎和另外一人,分別負責一所高校,自己則負責華東師范。

  其實華東師范,下午的時候沈樂樂就已經去過了,而且收獲頗豐,她那邊收到的三千多套軍訓服從學校拉出來就直接送去工地了。

  其他幾所萬人級別的大學基本上都被自己的人覆蓋了,還沒去的,下午和傍晚也會陸續過去,唯一留給王一澤的,就只有東華大學。

  東華大學是211院校,學生規模近兩萬,新生數量穩超四千人,而且離中海外有些距離。

  許逸陽打算一路把王一澤逼得無處可去,直到把他逼到東華大學,然后在東華大學給他把坑填上。

  他知道,王一澤內心深處肯定是希望盡快湊夠三千套,明天好交貨給“黃有財”。

  所以,在王一澤眼里,時間一定非常寶貴,絲毫耽誤不得。

  眼看王一澤一行分三路走了,許逸陽帶著陳猛和趙鑫分開跟隨,目的就一個,咬住他們不放。

  許逸陽跟著王一澤,眼看他帶著四個人到了師范大學。

  可當他到師范大學的時候,才知道原來師范大學已經被收過了。

  沒辦法,他又立刻奔向財大,到財大的時候才發現,張駿楠正指揮著一幫大一新生,在財大的寢室樓一通忙活,而且已經收了個七七八八。

  兩次撲空,他心態有點崩,一邊黑著臉往校外走,一邊給秦虎打電話。

  秦虎那邊跑了兩所規模比較小的大學,第一所大學已經被許逸陽的人收過了,第二所大學雖然還沒被收,但問題是,他們剛到,許逸陽的人都冒出來了,而且跟之前一樣,直接打價格戰,一個勁的抬價格,最高甚至抬到二十五。

  王一澤一聽這話,氣的直罵娘但又沒有任何解決方案。

  他不敢讓秦虎直接跟對方撒開了抬價,畢竟自己手里一共就六萬塊錢,想收夠兩千五百套軍訓服,均價不能超過24塊錢,否則的話六萬塊錢都不夠用的。

  于是,他只能要求秦虎避其鋒芒,實在不行就換一所學校。

  可是,許逸陽的人早就受他安排,今天就死盯著對方,對方去哪、自己去哪,而且,去了就抬價。

  只要把價格抬起來,想再落下去就難了。

  就算殺個回馬槍回來,這所學校的學生也不可能在得到二十五報價之后的當天,還能同意以十塊錢的價格賣掉。

  這種操作模式,基本上把對方今晚的路全部堵死。

  隨著時間的不斷消耗,王一澤的耐心一定會越來越差,最終如果他一直一無所獲,一定會選擇一所學校跟許逸陽死磕到底,否則他的發財美夢就破滅了。

  王一澤連同他的跟班,一連跑了六七所大學,不是被許逸陽收過了,就是被許逸陽的人追了上來,一時間找不到任何突破口。

  晚上八點,王一澤從東跑到西,來到東華大學。

  剛到東華大學,便在學生寢室找了個人打聽了一番,確定沒人來這里收過軍訓服之后,立刻像發現了新大陸一樣,帶著自己的人就要開始掃樓。

  這時候,許逸陽直接帶人在寢室樓下掛出了專門從廣告店定做的易拉寶,高價收軍訓服,一套十五元。

  王一澤正準備帶人進去搶收,一看許逸陽這邊打出十五元的招牌,頓時惱怒不已。

  這許逸陽還專門掛出了易拉寶,這是早就預謀好的吧?

  而且,他也真夠損的,一上來就打價格戰,而且十塊變十五!

  一整天接連在許逸陽面前受氣的他,心態已經崩了,氣急敗壞的說:“我們也十五塊收!我他媽就不信了!”

  到了這種被人按在地上壓著打的狀態,所有人的心態其實都有點崩。

  不過,王一澤覺得,漲到二十自己也不怕,畢竟自己有路子能五十塊錢一套賣出去,無非就是少賺點而已!

  王一澤的話,給了大家巨大的底氣,既然老大都這么說了,還有什么好遲疑的,漲!

  等他們把價格提上來,許逸陽直接拿出做好的貼紙,在價格一欄上貼了個“20”。

  一下子,十五就提到了二十塊錢。

  王一澤正好看見許逸陽在一號樓的門口站著,大步流星走過去,怒斥道:“許逸陽,你搞什么鬼?玩惡性競爭是不是?”

  許逸陽坦蕩的點點頭,問道:“怎么了?不可以嗎?”

  王一澤怒道:“你們一個勁的加價搞什么?覺得你們有錢是不是?”

  許逸陽點點頭,無辜的說:“是啊,我就是有錢。”

  “媽的……”

  王一澤感覺受到了一萬點傷害。

  許逸陽這時候又補刀道:“有種你就跟啊,別慫!”

  “臥槽……”

  傷害又加一萬點。

  可是,王一澤真不敢隨便再加價,不然一旦超過成本線,自己六萬塊錢全砸進去也湊不夠兩千五百套。

  除非能跟黃有財協商一下,明天少交一點!

  就在他遲疑是否要跟黃有財的秘書聯系一下,詢問可否少交貨的時候,他竟然收到了黃有財秘書發來的短信。

  在許逸陽看來,現在已經八點多了,王一澤的團隊幾乎顆粒無收,現在如果再不使點勁,他肯定是沒得搞了。

  許逸陽不知道王一澤準備了多少現金,不過眼看他那五百套拿回寢室就沒再拿出來過,而且還不放棄這件事情,就知道他肯定湊出成本來了,手里至少有兩萬五。

  自己現在要做的,就是逼他不斷提高成本。

  同時,再讓劉明超給他放放水。

  這樣,只要引誘他吃進一批高價軍訓服,明天早上黃有財失蹤之后,就夠他難受的了。

  所以,就在王一澤掙扎著要不要提價到二十的時候,劉明超接到許逸陽的授意,給他發來了一條短信。

  “你好,我是黃總的秘書,我今天已經讓財務提前把現金預留出來了,明天就可以一次付清貨款,你那邊的貨準備的怎么樣了?”

  王一澤急忙回復:“正在準備,請黃總放心,另外,能不能麻煩您問問黃總,我們今晚的物流出了點問題,明天第一批貨可能交不到三千套了,能不能先交一批?”

  其實他心里非常忐忑,因為眼看沒多少時間了,今天周日,各寢室十點鐘鐵定關門,如果十點鐘還收不到,那明天就涼涼了。

  而且,許逸陽和他的人就跟狗皮膏藥一樣,自己去哪他們去哪,完全甩不開他們,所以現在看來,只有在東華大學跟他們打一場價格戰,硬搶一批。

  但這個前提是,黃有財得同意他明天少交點貨。

  不然,他的錢不夠跟許逸陽打價格戰的。

  劉明超回復他:“我問一下黃總吧。”

  幾分鐘之后,劉明超又給他發來短信:“黃總讓我跟你說一聲,明早先交兩千套也可以,剩下的可以后天交。”

  這條短信,頓時讓王一澤激動不已。

  兩千套也可以?

  這樣一來,自己只要再收一千五百套,就夠找對方結算一次了!

  這也就意味著,自己有足夠的底氣去跟許逸陽打價格戰。

  六萬塊錢收一千五百套,一套就算提高到四十塊錢自己也不怕他。

  反正今晚說什么都要湊夠兩千套,明早一出手,立刻就能回血!

  一想到這,他頓時松了口氣,

  在短信里感恩戴德一陣之后,他立刻對身邊的人說:“我們直接抬價到二十五,他許逸陽不是賣價才二十五嗎?我看他還怎么跟我玩!”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