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六十五章 沈媽的囑托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重生創業時代

  孫慧萍沒讓許逸陽太破費,主動選了一個很普通的路邊餐館。

  許逸陽本還想堅持堅持,去個上檔次的地方,但沈樂樂也說自己走不動了,于是他便只好作罷。

  三人坐下之后,許逸陽內心還一直有些忐忑不安。

  他覺得對不起孫慧萍,因為沈樂樂原本是要像她一樣,立志要進入司法系統、做一名優秀的人民法官。

  現在但卻因為自己的原因,背離了這條光明大道,來了中海外的英語專業。

  不過,孫慧萍似乎對許逸陽沒什么不滿的情緒。

  吃飯的時候,她跟兩人說“我感覺中海其實也挺好的,感覺比燕京還要繁華一點,更時尚。”

  沈樂樂說“要不是腿太酸了,真想再去金陵路逛一逛。”

  孫慧萍笑道“饒了我吧,昨天晚上給我逛傻了都,我本來就不喜歡逛街。”

  說完,又道“對了,中海這邊冬天肯定沒暖氣,再加上又潮濕,到時候肯定很冷,衣服也不容易干,比較容易感冒,你們倆到時候可得多注意一點,咱們北方人在南方過冬過不習慣。”

  沈樂樂笑道“我早就跟許逸陽說過,許逸陽跟我說這邊天氣濕潤,對皮膚好。”

  孫慧萍點頭一笑“燕京的冬天確實很干燥,水土不是太養人。”

  說著,孫慧萍又道“我看你們學校附近地段倒是挺好的,離外灘也沒多遠。”

  許逸陽問“阿姨您去外灘了嗎?”

  “去了。”孫慧萍笑道“我們娘倆昨天辦完入學手續,就先去了外灘,然后又去了金陵路。”

  許逸陽問“您這次要不要在中海玩兩天?”

  “不了。”孫慧萍說“我得回去上班,再說樂樂她爸自己在家,連個飯都不會做。”

  許逸陽隨口問了一句“對了,叔叔怎么沒過來?”

  孫慧萍訕笑一下,說“他啊,跟樂樂一樣,小孩脾氣。”

  許逸陽聽完便猜出,沈樂樂的爸爸,可能對她放棄清華來中海外心有不滿。

  于是,他便不好再接這個話茬。

  孫慧萍這時跟許逸陽說“樂樂這個孩子比較任性,有的時候脾氣也軸,以后你們倆在中海一起讀書,辛苦你多擔待著她一點。”

  許逸陽連連點頭“阿姨您盡管放心,我一定會照顧好她的。”

  孫慧萍點頭一笑,說“樂樂在中海外,能有你這么一個高中同學兼老鄉,我心里確實很踏實。”

  沈樂樂全程像個被情感沖昏頭腦的傻姑娘,總是羞澀中帶著幾分開心,開心中又夾著幾分羞澀。

  孫慧萍一切都看在眼里,有時會帶著幾分寵溺的無奈微笑著搖頭,但全程都沒有提沈樂樂轉學來中海外的事情。

  她給許逸陽的感覺,就好像沈樂樂原本第一志愿報的就是中海外一樣。

  許逸陽也揣測不出,在她的心里,對沈樂樂的這個決定到底生不生氣。

  他覺得,如果換做自己是家長,應該還是會覺得很遺憾。

  也正是因為如此,他心里很感謝孫慧萍今晚的態度。

  如果她一直唉聲嘆氣,一直為女兒放棄清華而感慨惋惜,自己肯定更如坐針氈。

  他知道,孫慧萍之所以沒表露出這樣的情緒,肯定是照顧自己的感受。

  吃飯的時候,孫慧萍倒是有意無意的提醒了沈樂樂一句,她說“樂樂,大學本科即便不是法學專業,將來也是可以跨專業考法律專業研究生的,你如果有這個心思,大三的時候就可以準備起來了。”

  沈樂樂連連點頭“我知道了媽,到時候一定提前準備。”

  許逸陽多多少少松了口氣,這個女孩為了自己放棄了清華與夢想,但好在現在還剩下些許追逐夢想的機會。

  孫慧萍又對許逸陽說“你們倆以后放假的時候,可以一起訂火車票或者訂機票回去,路上也能做個伴。”

  許逸陽點頭道“好的阿姨。”

  吃過飯,孫慧萍送許逸陽和沈樂樂到了中海外的大門口。

  許逸陽問孫慧萍“阿姨,您晚上住哪?”

  孫慧萍說“我在附近賓館訂了一個房間。”

  說著,她又道“你們倆快回寢室休息吧,明天還要軍訓。”

  沈樂樂忙問“媽,你明天幾點回去?”

  孫慧萍說“我明天起床就去機場看看,能買到幾點的就坐幾點的飛機去泉城,到時候讓你爸去接我。”

  沈樂樂眼睛一紅,聲音滿是依賴的說“我想去送你……”

  孫慧萍摸了摸她的頭,笑著說“你要軍訓的,媽自己走就行了。”

  沈樂樂微微垂著眼睛,豆大的淚珠便滴落下來,她像個孩子,輕輕抱著孫慧萍,哽咽道“可是我想去送你……”

  孫慧萍似乎也有些不舍,眼眶水光閃爍,輕聲安慰道“好啦,別哭啦,從小就是個可有主意的小大人兒,怎么這會兒又哭的跟個三歲孩子似的,別讓人家許逸陽看了笑話。”

  沈樂樂輕輕擦去眼淚,看著孫慧萍,說“媽,謝謝你。”

  孫慧萍笑道“別瞎說,將來謝也要謝自己,怨也要怨自己,畢竟路是自己選的。”

  沈樂樂連連點頭。

  孫慧萍道“行啦,在中海照顧好自己,經常給媽打電話。”

  沈樂樂輕聲哽咽道“我會的。”

  隨即,孫慧萍又對許逸陽說“小許,樂樂這孩子其實沒什么照顧自己的能力,以后還得麻煩你幫阿姨多擔待一點,也幫阿姨多照顧照顧她。”

  許逸陽認真道“阿姨您放心吧。”

  孫慧萍道了聲謝,這才說道“行啦,你們快回去休息吧,我走了。”

  沈樂樂看著媽媽轉身,還站在原地一動不動,孫慧萍回身招了好幾次手,她才終于轉過身,悄悄擦了把眼淚,對許逸陽說“咱們走吧。”

  許逸陽見她情緒低落,便說“如果你明天想去送阿姨的話,咱倆跟教官請個假,一起去送她。”

  “不用了。”沈樂樂擦了擦眼淚,說“明天要是送她去機場的話,我肯定又得在機場哭一場,還不如不送了。”

  許逸陽點點頭,無聲的輕嘆了一下,問她“你爸肯定很生氣吧?”

  沈樂樂笑了笑,表情很認真的說“其實還好,他要真是強烈反對的話,他肯定會攔著我的,可能就是不高興,又不舍得跟我發火,所以才一個人在家生悶氣吧。”

  許逸陽點點頭,又問她“中海外的感官,比清華差遠了吧?”

  “挺好的。”沈樂樂認真的說“我其實不太喜歡大學校,學校大了,人就特別多,而且又亂,我本來就不太喜歡熱鬧。”

  許逸陽說“這學校也就清凈一年,聽說明年就搬去新校區了,是個大學城,好幾所學校揉在一起,到時候怕是更雜亂。”

  沈樂樂笑著說“不要緊,中海外還有你呢,我覺得比清華舒坦多了,而且咱倆還在一個班,以后又是同班同學了。”

  “對了。”許逸陽好奇的問“你怎么這么巧就分到我班里來了?”

  “我主動要求的啊。”沈樂樂笑嘻嘻的說“中海外招生辦的領導還是很好說話的,我唯一的訴求就是轉到中海外的英語系跟你一個班,因為你是我高中同學,他們很爽快的就答應了,然后就把我分過來了。”

  許逸陽笑著感嘆“中海外招生辦真是把你當寶一樣供著了。”

  沈樂樂認真的說“可能是吧,畢竟我是全校高考分數最高的一個……”

  許逸陽說“今天太晚了,我送你回去吧,回去之后好好休息,明天還要早起。”

  沈樂樂點點頭,和許逸陽并肩走了兩百多米,才終于鼓起勇氣問許逸陽“許逸陽,我來這,你高興嗎?”

  許逸陽微微一笑,由衷的說“高興。”

  再見她那一刻,許逸陽確實發自肺腑的高興。

  不過還有一層他沒說,那就是愧疚。

  沈樂樂松了口氣,聲音很低的說道“來之前想征求你的意見,但特別怕你太理智,又特別怕你會反感,所以才想著賭上一把,不管你高不高興、厭不厭煩,我都先來了再說……”

  許逸陽忙道“別瞎想,我不可能反感的。”

  沈樂樂點點頭,笑著說“那就好!證明我賭對了!”

  說話間,兩人已經來到六樓下。

  沈樂樂在寢室樓門口停下腳步,說“謝謝你送我回來,你也早點回去休息吧。”

  許逸陽說“你也是,早點休息。”

  說完,他想起什么,又道“對了,今天太晚了,明天早上一起吃飯,我介紹我寢室的幾個哥們跟你認識認識。”

  沈樂樂點點頭,說“好啊,我特別想見那個忘了愛……”

  許逸陽無奈一笑“人如其名。”

  沈樂樂笑著問“什么意思?”

  “就是不配擁有愛情。”

  沈樂樂羞臊的說“只有你這么帥的人才配。”

  許逸陽說“比我帥的到處都是。”

  沈樂樂說“在我眼里,全世界只有你最帥。”

  許逸陽老臉一紅,說“真給我捧場!趕緊上去吧,明早見!”

  “嗯吶,明早見!”

  許逸陽看著沈樂樂上樓,這才轉身往自己的寢室樓走去。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