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五十五章 老許快教教我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重生創業時代

  班上同學一聽說自主招生專業課考試第一、第二都在自己班上,各個都面露驚訝。百度筆趣閣MM,更多好免費閱讀。

  99年的大學生都還十分單純,都信奉學業至上,成績好確實能讓人高看一眼。

  杜茜茜這時候見許逸陽和顧思佳都沒有反應,便笑著說道:“來,大家給我們的代班長許逸陽、代副班長顧思佳鼓鼓掌!”

  顧思佳本身不太擅長交際,忽然被選為代副班長,一下子還有些不知所措。

  倒是許逸陽比較爽快,站起身來沖大家微微鞠躬,說:“大家好,很榮幸能做代班長的職務,以后還請大家多多關照。”

  有許逸陽先打了個樣,顧思佳便也站起來,依葫蘆畫瓢的說了一句。

  班上少數的男性同學,頓時熱情的鼓起掌來。

  杜茜茜說:“代班長和代副班長,你們倆待會商量一下,看看每人收多少錢做班費,馬上軍訓了,礦泉水這些都得各班級自己備,如果大家想聚餐就多收一些,不聚餐就少收一些,錢你們拿著就好,支出的時候給大家一個明細,要做到公開透明。”

  許逸陽點了點頭,說:“軍訓十天的話,每人就算每天三瓶水,那就先每人收三十塊錢吧,多退少補。”

  說著,許逸陽又道:“班導,班上的名單能給一份嗎?方便我跟顧思佳同學做統計。”

  “好。”杜茜茜贊許的點點頭,直接給了許逸陽一份打印在a4紙上的名單,笑著說:“許逸陽同學,大家軍訓期間的訓練和生活,就要麻煩你多費心了!”

  在中學當班干部是個吃力不討好的活兒,但是在大學,班干部還是很有用處的。

  一般來說,大學的學生會成員,都是從班干部群體中選拔。

  一旦進了學生會,就等于小半個身位跟學校管理層湊到了一起。

  不但日常在學校能方便許多,將來留校、考研都有很大的便利。

  許逸陽雖然瞧不上班干部的職務,但既然顧思佳也被指派了代副班長,那自己當然愿意跟她打好“配合”。

  畢竟是個增加接觸、增進感情的好機會。

  班導離開之后,許逸陽便對班上的同學說道:“諸位,班費每人三十元,先用來在軍訓期間采購礦泉水,大家方便的話先交到我這里吧。”

  三十元班費不算多,再說主要是用來給大家買水,所以大家自然也都沒有什么意見,紛紛拿著錢湊了過來。

  許逸陽對顧思佳說:“顧思佳同學,我負責收錢,你負責登記,交了錢的在名字后面打個勾就行。”

  “好的。”顧思佳點點頭,從許逸陽手里接過名單。

  大家排隊把錢交到許逸陽手里,許逸陽一邊收錢找錢,一邊把錢按面值大小歸攏到一起。百度筆趣閣MM,更多好免費閱讀。

  收了二十多人的時候,忽然有人往顧思佳面前的桌面上,丟了一小摞百元鈔票,一臉傲氣的說:“顧大班長,我交一千,名字叫宣小龍,你記一下。”

  班上同學一聽這話,頓時發出一陣驚呼。

  很多同學一個月的生活費還不到三百,所以宣小龍一出手就是一千塊,確實嚇住了不少人。

  許逸陽抬頭看了宣小龍一眼,發現這孫子已經拉過一把椅子、倒著坐在顧思佳面前,一臉猥瑣的笑意。

  宣小龍梳了個中分的發型,上身穿了件黑色的阿瑪尼polo衫,領子還是故意立著,臉上掛著得意而又討好的笑容,眼睛死盯著顧思佳看個不停。

  許逸陽心里很是不爽,當著我的面,就想泡我老婆?我看你是茅坑里面打地鋪,離屎不遠了!

  顧思佳此時不知如何是好,看著許逸陽,低聲問:“班長,這該怎么辦?”

  許逸陽看著宣小龍,微微一笑,道:“這位同學,班費每人只收三十,不用多交。”

  宣小龍笑了笑,說:“班費嘛!我愿意多交一點兒不可以?就當我請班上同學吃飯了。”

  許逸陽笑著問:“同學,你們家肯定很有錢吧?”

  宣小龍擺擺手,一臉謙虛的說:“不算有錢,幾千萬而已,在我們家那邊還算可以,但是在中海可算不了什么。”

  許逸陽點了點頭,嘴里念叨著:“那是真厲害。”

  說完,把鈔票放在指尖捻了捻,咂嘴道:“對了,咱們班31個人,吃飯的話,一千塊錢怕是不夠啊,要不你還是拿回去吧。”

  顧思佳差點笑出聲來。

  本來還不知道該怎么辦,沒想到許逸陽竟然直接給他吃了個癟。

  看著宣小龍一臉錯愕的模樣,感覺還挺有趣的。

  宣小龍千算萬算,沒算到許逸陽會這么回應自己。

他原本覺得,許逸陽要么會說自己大方,要么會替同學感謝自己,換做別的班長,還可能會號召大家鼓鼓掌之類的  結果許逸陽倒好,來了一句這錢吃飯不夠!

  宣小龍心里憋火,但感覺很難下臺,于是便不情不愿的掏出錢包來,把里面所有的百元鈔票都抽了出來。

  他數了數,黑著臉說:“那我再交一千二!這回夠吃飯了吧?今天晚上大家就一起聚個餐,不用跟我客氣!”

  說罷,又將這一千二百塊錢,摔在了許逸陽的面前。

  許逸陽點點頭,把兩千二百塊錢都收了起來,笑著對宣小龍說:“宣小龍同學,你交的是班費,既然我是代班長,那這班費怎么用,應該是我說了算,所以呢,我覺得,聚餐就先不聚了。”

  “臥槽……”宣小龍感覺胸口遭受了一記重錘。

  自己本想直接振臂一揮、晚上請所有人一起吃飯,結果許逸陽一句話就把自己堵的無言以對。

  早知道別拿錢給他啊,直接說自己請吃飯不就行了嗎?

  真是嘴賤。

  現在話都說了,收也收不回來,難受。

  許逸陽是代班長,班費怎么使用確實是他來決定,這錢給到他手里,宣小龍再說請吃飯,就算不得數了。

  這邊,許逸陽沒再搭理宣小龍,而是對其他人說:“既然我們現在已經有了兩千多塊錢的班費,那剛才收大家的錢就都退還給各位吧,還沒交的同學就不用交了,另外這筆錢我會規劃好怎么支出,到時候每一項支出會列出來給大家,如果軍訓結束之后剩余比較樂觀的話,我們再組織聚餐。”

  大家一陣歡呼,陳猛哈哈一笑,拍著大腿說:“班長牛逼!”

  他一起哄,其他人也紛紛跟著附和起來。

  其實,班里的男生雖然不多,但都看不慣宣小龍這種公然炫富的路數,明眼人誰都能看得出來,宣小龍這是裝給顧思佳看的。

  雖然大家剛分到一個班還沒一個小時,但男生們都已經把顧思佳視為女神,這時候忽然有個富二代在顧思佳面前裝大尾巴鷹,大家自然看他不順眼。

  不過許逸陽就不一樣了,許逸陽是代班長,由他全權負責班費的收取和使用。

  所以,當他宣布把大家的錢退給大家時,大家心里記得是他的好,而不是真正出錢的宣小龍。

  宣小龍心里有些郁悶,本想在班上這位大美女面前展示一下財力以及氣魄,沒想到竟然被這個代班長給攪和了一通,最后自己花了兩千兩百塊錢不說,連句謝謝都沒人說。

  顧思佳對宣小龍也有些反感,所以從頭到尾幾乎很少看他,反而是覺得許逸陽很有意思。

  這時候,許逸陽從顧思佳手里拿過登記表,按照上面已經登記交過費的名字,挨個宣讀了起來。

  眼看著其他人都拿到退回的班費,還不忘跟許逸陽說謝謝,宣小龍肺都氣炸了。

  兩千多塊錢倒不算什么,關鍵是憋火。

  這花錢不討好也就算了,還給別人做嫁衣,這不是賠了夫人又折兵嗎?

  而且最要緊的是,顧思佳好像不吃自己這一套,自己這么一折騰,非但沒提升在她眼里的形象,反而還起到了副作用。

  火大的宣小龍看著許逸陽,咬了咬牙,轉身出了教室。

  “代班長是吧?這事兒沒完!”

  許逸陽把班費都退完之后,大部分同學都離開了教室,他便笑著問身邊的顧思佳:“老……老顧,下午有事嗎?”

  顧思佳被他這聲老顧搞的有些錯愕,隨即才下意識的說:“下午好像沒什么事,怎么了?”

  許逸陽點點頭,笑瞇瞇的說:“那咱倆下午一塊去采購東西唄?”

  顧思佳想到自己是跟許逸陽配合的臨時班干部,便爽快的點了點頭,說:“行,那吃完午飯電話聯系可以嗎?”

  許逸陽道:“行啊,你要是想睡午覺,就等你睡醒再說。”

  顧思佳說:“午覺就不睡了,吃完飯我給你打電話!”

  顧思佳走后,陳猛一臉崇拜的湊了上來,說:“老許,厲害啊,小弟我是佩服的五體投地,大學里應該怎么泡妞啊!快教教我!”

  許逸陽說:“少廢話,走了。”

  陳猛急忙站起身追上,說:“哎老許,我說的是真的啊老許,教教我啊……”

  佟悅薇和顧思佳在一個寢室。

  倆人一起回去的路上,佟悅薇聽說,顧思佳跟許逸陽被指定為臨時班干部,羨慕的恨不得跟她換個身份。

  她一邊懊惱自己為什么沒能分去許逸陽那個班,一邊問顧思佳:“能不能帶著我一起去呀?”

  顧思佳下意識的說:“是去辦班里的事情,帶上你好像不太好吧……”

  說著,她急忙又道:“不過已經跟許逸陽說好了,晚上一起吃飯,這是私事,咱們倆一起去。”

  佟悅薇知道顧思佳做什么事都很認真,她跟許逸陽去辦公事,自己跟著也確實不合適,于是便點點頭,問:“那我們晚上去吃什么?”

  顧思佳說:“請他去吃本幫菜吧,本地特色嘛,不過他好像是齊魯人,不知道吃不吃得習慣。”

  佟悅薇歪著腦袋想了想,說:“齊魯人啊,齊魯人挺好的,據說可會疼老婆了。”

  “會疼老婆呀?”顧思佳故意調侃道:“那你以后的日子可幸福了。”

  佟悅薇的臉瞬間變得通紅,輕輕錘了顧思佳一拳,羞赧的嬌斥道:“哎呀你瞎說什么,八字都沒一撇呢!”

  顧思佳說:“想有一撇還不快啊?你找個機會跟他表白唄?都說女追男隔層紗,更何況你又這么漂亮,誰會拒絕你?”

  佟悅薇更羞臊了,說:“現在就表白是不是太早了點,我都沒跟他正經說過話……”

  顧思佳說:“晚上就有機會正經說話了,到時候可以留個電話之類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