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五十一章 老狐貍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重生創業時代

  她驚喜而又感激的說道:“哎呀,這位同學,你真是幫了我們家思佳天大的忙了,阿姨替我們全家感謝你!要不是你,我們家思佳那次還真未必能考過!”

  許逸陽微微一笑,說:“阿姨您太客氣了,舉手之勞而已。”

  顧思佳說:“媽,我正準備中午請這位同學吃飯呢,要不中午我跟悅薇就不回家吃了。”

  顧建中這時候趕緊插話道:“吃飯啊?那爸爸來安排,大家一起吧。”

  許逸陽可不想這時候跟岳父岳母一起吃飯,于是忙說道:“叔叔阿姨不用客氣,吃飯就不必了,我中午還有事兒。”

  一直沒說話、心臟咚咚跳的佟悅薇一下著急了,忙說:“哎呀,你剛才不是說有時間……”

  話沒說完,顧思佳急忙悄悄拽了她一把,讓她別說話,佟悅薇這才閉上了嘴。

  顧建中見許逸陽拒絕,一點也不失望,反而松了口氣般的笑著說:“沒事沒事,以后再找機會。”

  許逸陽心里暗嘆,自己是不是大豬蹄子,現在還不好說,但岳父肯定是個老狐貍沒錯了。

  自己幫了顧思佳,顧思佳要請自己吃飯,他都滿心提防,還真是符合他上輩子的路數。

  不過許逸陽倒也無所謂,反正自己這輩子也算是年輕有為。

  真要是跟顧思佳在一起了、發展到了見家長的地步,估計藤訊都得上市了。

  到時候自己是億萬富翁,這老狐貍肯定眉開眼笑,絕不會再說自己是什么大豬蹄子。

  想到這兒,許逸陽跟在場幾人道了別,便匆匆離開現場。

  他覺得,顧思佳既然要請自己吃飯,那肯定會再跟自己約其他時間,自己不用著急,機會有的是。

  許逸陽走后,顧建中開口對顧思佳說道:“佳佳,在學校少跟男同學私下里來往,如果真覺得欠別人一份人情,就跟爸說,爸來幫你還。”

  顧思佳無奈的點了點頭:“知道了。”

  薛麗華不太樂意,埋怨說:“人家幫佳佳考上了大學呢,佳佳面試本來都不抱希望,結果考了個第二,這是多大的情分啊!”

  “那又怎么樣?”顧建中撇撇嘴,說:“沒他幫忙,佳佳走高考也能考得上啊,考復旦都不在話下,何況中海外?”

  薛麗華語塞,半晌才無奈的說:“你這人,說話的語氣好像小兵張嘎里那個漢奸翻譯官,下館子都不要錢,何況幾個爛西瓜……”

  顧建中全然不覺得自己有什么錯,理直氣壯的說:“本來就是這么回事嘛!我說錯了嗎?”

  薛麗華有些生氣,干脆快走兩步,沒再理他。

  佟悅薇全程都緊張的沒有說話,等許逸陽走后,她才把顧思佳拉到一邊,躲開家長,低聲說:“他本來都答應了,為什么又拒絕了呀?”

  顧思佳低聲說:“八成是不想跟家長一起吃飯吧。”

  說完,她又寬慰道:“別擔心啊,我記了他的手機號,回頭可以再跟他約時間。”

  佟悅薇急忙說:“那你給他發個短信,問他晚上有沒有時間啊!”

  “別這么著急啊!”顧思佳低聲說:“我媽今天不讓我住學校,報完道就得回家,你呢?”

  佟悅薇恍然大悟,沮喪地說:“我也是啊,那只能等開學了……”

  她們倆都是本地人,所以家里也都不舍得她們這么早就提前住校。

  學校正式開學是四號,未來幾天都是新生報到的時間,對中海本地的學生來說,這時候住校確實沒太大必要。

  顧思佳調侃道:“你剛才怎么啦?平時那么能耐,結果到他跟前連一句話都不敢說。”

  “好緊張呀!”佟悅薇吐了吐舌頭,摸著自己的臉,說:“你不知道,我心臟都快跳出來了!”

  顧思佳笑著說:“我以為你天不怕地不怕呢。”

  佟悅薇歪著腦袋,小心翼翼的低聲問:“思佳,你說他會不會還記得上次我彈小奶狗蛋蛋的事情……”

  聽她一臉認真的問這個問題,顧思佳控制不住笑出聲來。

  佟悅薇急忙嬌叱道:“我為這事兒都難受了好幾個月,你還笑話我!”

  顧思佳急忙說道:“好啦好啦,我不笑話你了,說正經的,我覺得他應該不記得那件事兒了。”

  “真的?”佟悅薇的臉上頓時涌現出幾分喜悅。

  “真的。”顧思佳說:“你現在跟那時候的形象差距太大了,而且你倆那時候也沒任何溝通,他未必會記得你啊,再說,都過去這么久了,哪能記得那么清楚。”

  佟悅薇大松了一口氣,捋著胸口說道:“那我就放心了……”

  三號寢室樓里此時已經熱鬧非凡。

  許逸陽到了寢室樓下,進進出出的幾乎全是送新生的家長,多數是兩名家長過來送,有的甚至一大家子過來送,一名家長的都很少,更別提沒有家長陪著的了。

  所以,在周圍來往的人群里,許逸陽成了一個特殊的另類。

  不過他倒不覺得孤單,反而覺得這樣挺好的,上個大學而已,沒必要折騰父母跟著跑上千公里。

  中海外的寢室樓下面都有一個鐵柵欄圍著的院子,大門內有兩間平房,是宿管辦公室。

  許逸陽來到宿管辦公室,領到了自己寢室的鑰匙,隨后便邁步上了三樓,來到309寢室門口。

  還沒進去,就聽里面嘻嘻哈哈的,好不熱鬧。

  他推門進去的時候,發現不大的寢室里面,或站或坐的有不下十個人,還有倆爬在高低鋪梯子上整理上鋪的中年婦女,看來都是送孩子的家長。

  見許逸陽進來,一個瘦高個、皮膚黢黑的小伙子驚訝的說:“哎呀同學,你自己來報到的啊?”

  許逸陽微微一笑,點了點頭,主動向他伸出手去,說:“你好,我叫許逸陽,齊魯人,五號床的。”

  那人也和善的笑了笑,說:“你好,我叫張俊男,徽省人,你叫我俊男就行。”

  許逸陽有些詫異的看著他,不敢相信還有人叫這么自信的名字。

  而且看這哥們,跟俊這個字八竿子打不著關系,唯獨是個男的沒錯。

  不過出于禮貌,許逸陽還是一臉認真的說:“人如其名、人如其名!”

  對方哈哈一笑,說:“同學你別誤會,我是那個駿馬的駿,楠木的楠。”

  “噢噢噢……”許逸陽點了點頭,贊嘆一聲:“好名字。”

  許逸陽是寢室五號床,前四個都已經到了。

  除了張駿楠之外,還有來自山城渝州、身高體胖一直擦汗的趙鑫;來自晉省、滿口后鼻音的李一鳴;來自浙省、一臉青春痘的谷鵬。

  許逸陽記人的時候,喜歡記一個人最大的特點,所以倒是很快把這四個同寢記住了。

  幾個同學的家長都挺熱情,見許逸陽一個人過來報道,紛紛上來關心的詢問。

  有人問他怎么沒領床褥,有人問他怎么隨身行李只有一個小箱子,還有人問他為什么不買個洗臉盆和暖壺之類的。

  許逸陽面帶微笑的紛紛回應了一番,或者說被褥還沒來得及領,或者說東西還沒來得及買。

  他這時候的心態,與上輩子剛上大學的時候有很大的不同。

  上輩子剛到寢室,他多少有點拘謹,但心里是很渴望跟大家處好關系的。

  現在的許逸陽,在面對幾個陌生室友的時候,并沒有半點拘謹,但在內心深處,感覺跟這些年輕人,還是存在著一定的代溝。

  這時候,寢室門被人推開,又進來一個又高又壯的年輕人,一進門看見這么多人,這哥們下意識的說了一句:“臥槽,這么多人……”

  隨即,他意識到自己說了臟話,急忙舉起雙手,一臉不好意思的說:“各位叔叔阿姨、哥哥弟弟,那啥,不好意思啊,不是故意的。”

  說完,又急忙笑著說:“自我介紹一下,我叫陳猛,六號床的。”

  跟誰都自來熟的小黑子張駿楠笑著說:“陳猛同學,你也是自己來報到的?”

  “嗯吶!”陳猛一口濃郁的東北口音,笑著說:“我家離的太遠,尋思著讓老爹老娘跟著折騰一趟太累,我就跟他們商量了一下,自己來了。”

  渝州來的趙鑫一邊擦汗,一邊用不太標準的普通話說:“嘿哥們,你是東北的吧?”

  “是是是。”陳猛點頭如搗蒜,嘿哈的笑著說:“東北來的。”

  這時候,趙鑫的爸爸開口道:“既然孩子們都到齊了,那今天中午小弟我做東,請大家一起吃頓飯,孩子們天南地北的聚到一起可不容易,是緣分,咱們作家長的也應該多熟絡熟絡,以后有什么事,咱們之間也好互通個有無。”

  趙鑫的爸爸跟趙鑫差不多,都是身寬體旁的那一號形體,身上穿著夢特嬌帶領T恤,衣擺周正的塞進西褲里,金利來的皮帶上還掛著一個皮質的手機包,在這個年代,一看就是經濟條件比較好的那一卦。

  他一開口,其他三名學生的家長紛紛擺擺手,非常客氣的說:“那哪能行呢,不能讓你掏錢。”

  許逸陽倒是對趙鑫的爸爸印象不錯,覺得人很熱情,而且脾氣性格都不錯。

  見其他家長都紛紛婉拒,趙鑫爸爸一點也不覺得尷尬,反而笑著說道:“哎呀,大家不要這么拘謹嘛,我們的孩子以后就是同學、是兄弟,以后可能會成為一輩子的朋友,將來走上社會也會相互照料、相互幫助、相互扶持,我們這些當學生家長的,如果不給他們做個好的表率,以后孩子們的關系怎么能快速融洽起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