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四十三章 咱們做個約定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重生創業時代

  許逸陽一直拖到八月十五號以后,才告訴她自己終于收到了中海外國語大學的通知書。

  沈樂樂對此頗為驚訝。

  因為她一直覺得,考中海外不比燕京理工大學容易,而且招的人又少、又是第二志愿,難度很大。

  如果許逸陽的分數不夠燕京理工的話,大概率也不夠中海外。

  但是,許逸陽的話她毫不懷疑。

  于是便猜測,許逸陽很可能是趕上補錄或者其他的什么學校政策,所以才被中海外錄取。

  此時的她,一邊因為許逸陽收到錄取通知書而開心,一邊又因為要和他分散兩個城市而失落。

  不過在電話里她并沒有體現出任何失落的情緒,而是欣喜的說:“大喜事兒一定要慶祝一下,要不晚上我請你吃飯吧!”

  許逸陽笑道:“還是我請你吧,你被清華錄取這么大的喜事我還沒給你慶祝呢。”

  沈樂樂說:“誰請誰都行,今晚你有空嗎?”

  “沒問題。”許逸陽說:“晚上去吃烤串怎么樣?”

  “好!”沈樂樂問:“幾點?”

  許逸陽說:“六點半我去你家小區門口接你。”

  “好!”

  因為拿了駕照,許逸陽便沒再讓張沖開車,而是自己開車過去。

  六點半,他準時來到沈樂樂小區門口的時候,沈樂樂已經站在路邊等著了。

  此時,身材高挑的沈樂樂,上身穿著一件白色T恤,下半身穿著一襲黑色長裙,裙擺與長發隨風飄揚,帶著一股出塵的氣質。

  許逸陽在車里看著她,怎么看都覺得她是個萬里挑一的好女孩。

  自己此時如果真是十八歲的自己,可能會毫不猶豫的選擇跟她在一起。

  可是,此時自己的心中,還有一個共同生活了十多年的女人。

  而他上輩子與沈樂樂沒多少交集,這輩子兩人真正相處的時間也不過個把月,雖說她是個很好的女孩子,但與顧思佳比起來,分量還是差了一些。

  想到這,許逸陽的心硬了硬,把車停在了路邊。

  沈樂樂見他開車到了跟前,先是微微一愣,隨后才拉開車門坐了進來。

  上車之后的沈樂樂,看不出什么異常,笑著問許逸陽:“你考下駕照了?”

  許逸陽點了點頭,說:“特別簡單,十幾天就拿證了。”

  沈樂樂修長的睫毛顫了顫,語氣帶著幾分感嘆的說:“恭喜你拿到錄取通知書,中海外國語大學還是很不錯的!”

  許逸陽微微一笑:“謝謝!”

  沈樂樂好奇的問:“可是,你當時二志愿為什么要選中海外國語大學啊?你不是理科很好嗎?”

  許逸陽說:“英語專業對我來說可能更容易一些,現在事情這么多,上了大學可能也很占精力,所以報個英語專業,以后學習壓力也小。”

  沈樂樂輕輕點點頭,咬了咬嘴唇,問:“那你當時怎么不報燕京外國語大學呢?”

  許逸陽如實回答道:“燕京外國語大學比中海外國語學院還難考,我怕報了也是白報啊……”

  沈樂樂嘆了口氣,輕聲道:“早知道你會被中海外錄取,那我當時就報復旦了……”

  許逸陽說:“復旦跟清華終究還是差了一個檔次,你成績那么好,不去清華就虧了。”

  沈樂樂的眼眸忽然涌上兩抹波光,她看著許逸陽,帶著幾分哽咽的低聲說:“比起去清華,我更想跟你在一個城市……”

  許逸陽感覺心臟似乎被人用力捏了一把,滿是愧疚的說:“對不起……”

  沈樂樂看著他,輕聲問:“許逸陽,你是不是不喜歡我、所以故意躲著我啊?”

  “沒有沒有……”許逸陽擺手否認道:“你挺好的,比我好多了,我只是確實沒得選擇,就我這種成績,燕京理工也不可能錄取我。”

  沈樂樂看著許逸陽,追問:“那你愿意跟我在一起嗎?異地戀也不要緊。”

  許逸陽遲疑片刻,不忍心說出更絕情的話,便認真的說:“樂樂,說實話我現在還沒考慮過談戀愛的事情,滿腦子都是創業……”

  沈樂樂沉默片刻,一雙紅通通的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許逸陽,不甘的說:“等你考慮談戀愛的時候,我可能就不在你身邊了,萬一錯過了我,你將來會不會后悔?”

  說完,眼淚便已經奪眶而出。

  許逸陽看得心疼,只好搬出當時跟媽媽的那一番說辭,道:“樂樂,咱們現在還小,馬上又要讀大學了,還不是談戀愛的時候,對你來說你應該以學業為重,而我就是以事業為重,至于談戀愛的事情,幾年以后再去考慮也不晚啊。”

  沈樂樂說:“可大學要讀四年呢,比高中還長。”

  許逸陽說:“很多年輕時看起來很般配的情侶,到最后都沒有修成正果,原因就是在一起的時間太早了。”

  沈樂樂疑惑的問:“為什么?”

  許逸陽說:“年少輕狂的時候太自我、不懂事,不會為別人著想,而且容易被很多事情分散精力,戀愛很難保持長久,咱倆如果18歲在一起,異地戀一兩年,可能20歲就分開了,一旦分開,大概率是老死不相往來,再想回到現在這種狀態也不可能。”

  沈樂樂面色一怔,心里覺得許逸陽說的,倒是有幾分道理。

  許逸陽又說:“真正能修成正果的感情,大部分都是在20多歲的時候開始的,那時候大家都成熟了、懂事了,認真談幾年戀愛、磨合好感情,到了25、6歲的時候自然而然就領證結婚了,相比之下,18、9歲在一起的初戀,往往都淪為回憶了,所以又何必在意現在能不能在一起。”

  沈樂樂反問許逸陽:“那我要是萬一在這中間被人騙走了,你將來不后悔嗎?”

  許逸陽笑著說:“你可是沈樂樂啊,誰能把你騙走?”

  沈樂樂難掩傷感的問:“那你上了大學之后,會跟我斷了聯系嗎?”

  許逸陽認真說:“一定不會!”

  沈樂樂輕輕點頭,沉默片刻,哽咽著說:“可我還是好難過啊……未來四年我們只有寒暑假才能見面了……”

  許逸陽見她眼睛和鼻頭發紅的模樣,不由一陣心疼。

  只是,眼下木已成舟,自己也確實沒有其他的辦法。

  更何況,就算沒有顧思佳,自己也沒能力考燕京的任何一所大學,中海外是自己在國內的唯一選擇,否則的話,以自己的成績,怕是只能出國了。

  許逸陽說:“未來四年見面可能不太容易,不過還可以發短信、打電話和上網聊天啊。”

  沈樂樂委屈的說:“那不就跟其他同學分開了一樣嗎?只是偶爾才閑聊幾句,想見面也見不到……”

  許逸陽也惆悵了起來,不知道該如何進一步勸她。

  沈樂樂是個很簡單的女孩,越簡單的女孩反而越不好勸說,因為她腦子里想的就一個核心點,她想跟許逸陽在一起,哪怕現在還不能在一起,她也想跟他在同一個城市渡過四年大學生活。

  現在,這個愿望泡湯了,無論許逸陽怎么勸,這個愿望還是實現不了。

  眼見許逸陽一下語塞,沈樂樂急忙揉了揉眼睛,說:“不好意思,是我太自私了……”

  許逸陽搖搖頭,由衷道:“是我自私才對。”

  沈樂樂道:“你說得對,要以大學為主,你被中海外國語大學錄取,我應該替你高興才對,再說今晚本來就是要替你慶祝的。”

  說著,她沖許逸陽笑了笑,眼巴巴的說:“咱們去吃飯吧,我餓了!”

  許逸陽輕輕點點頭,心疼也不敢表露出來,便開車載著她去了燒烤店。

  吃飯的時候,沈樂樂情緒已經緩和不少,她端著飲料和許逸陽碰杯,說:“許逸陽,咱們做個約定好不好?”

  許逸陽點點頭:“你說。”

  沈樂樂道:“上學之后,盡量每天都發短信給對方,聊一聊彼此的上學經歷和有趣的事情,好不好?”

  許逸陽毫不猶豫的答應下來:“好!”

  “還有。”沈樂樂又道:“每周最少打一次電話,好不好?可以安靜聊天的那種,要十分鐘以上。”

  “好!”

  沈樂樂想了想,又說:“還有,誰要是遇到喜歡的異性,也一定告訴對方,談戀愛的話,更要告訴對方,好不好?”

  許逸陽略一遲疑,還是開口答應下來。

  沈樂樂這才笑逐顏開:“那咱倆可說好了,到時候我給你發短信的話,你可不許不回我、打電話也不能不接。”

  許逸陽點頭道:“一定。”

  見沈樂樂情緒緩和不少,許逸陽也松了口氣。

  不過松口氣的同時,心里也堵得厲害。

  想喝兩瓶啤酒,但因為開車的緣故也未能如愿。

  兩人吃了點烤串,見時間不早了,許逸陽便開車把沈樂樂送回了家。

  車停在小區門外的時候,沈樂樂不舍的看著許逸陽,問:“你能送我進去嗎?”

  許逸陽點點頭,把車熄火拔了鑰匙,說:“走,我送你。”

  沈樂樂與她并肩往小區里走,兩人各懷心思,誰都沒有說話。

  許逸陽把沈樂樂送到樓梯口,因為這次都沒喝酒,他便沒有再送她上去。

  沈樂樂依依不舍的走上了樓,上了幾個臺階之后,回頭看了許逸陽一眼,忽然如一陣風似的跑回來,一頭撲進了許逸陽的懷里,把他抱得格外緊。

  許逸陽站著沒動,幾秒鐘后才回過神來,無所適從的雙手下意識將她輕輕攬在懷中。

  這時,沈樂樂忽然抬起頭,主動吻住了許逸陽的嘴唇。

  還沒等許逸陽回過神來,她便在許逸陽的嘴唇上用力咬了一下,疼的許逸陽哎呦一聲。

  “不咬你一下實在不甘心!”

  沈樂樂紅著臉說完,轉身便跑上了樓。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