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三十一章 這姑娘是真不錯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重生創業時代

  張愛學打開袋子手提袋看了一眼,見里面是一臺筆記本電腦的包裝盒,心里一驚,急忙說:“老板,電腦太貴重了……”

  許逸陽說:“以后佳陽教育的所有業務和運營數據都要上網,電腦也是讓你提前學習適應一下互聯網,未來每一家分部也都會配電腦,員工也得經過電腦培訓才能上崗,你就當提前上手了。”

  張愛學內心還想婉拒,可一想到許逸陽之前還讓自己不要跟他太客氣,權衡再三,還是打消了拒絕的念頭,感謝道:“那就謝謝老板了。”

  八點的時候,沈樂樂也捧著一束花來到了張愛學家。

  一見許逸陽已經到了,臉上微微一紅,趕緊先把花送給張愛學,說:“張老師,恭喜喬遷新居!”

  張愛學連聲道謝,邀請她到沙發坐著休息,沈樂樂不假思索的便坐在了許逸陽身邊。

  剛一坐下,她便低聲問許逸陽:“你這幾天忙什么呢?”

  許逸陽說:“就到處跑,今天去這、明天去那,忙得連駕校考試都沒時間去。”

  “這么忙啊。”沈樂樂吐吐舌頭,說:“高考成績快出來了,緊張嗎?”

  “還行吧,考都考完了。”

  沈樂樂一臉憧憬的說道:“希望咱們兩個都能拿到錄取通知書。”

  這時候,張沖帶著許媽她們也趕了過來。

  許媽一進門,就先向張愛學道喜,還掏出一個厚厚的紅包遞給他,笑著說:“愛學,這是大家的一點心意,你可一定要收下。”

  許媽特地給張愛學準備了兩千塊錢紅包,說成是大家的心意,這樣也就省得其他人再破費。

  張愛學也不再像剛才那么拘謹,感謝了大家一番,便收下紅包、請大家先上桌。

  涼菜是早就已經準備好的,按照本地吃飯的風俗,一般是先上八道涼菜開始喝酒,進入節奏了,再起熱菜。

  沈樂樂見許媽來了,忙的起身,有些緊張的說:“呂阿姨您好!”

  許媽這時候才發現,原來沈樂樂也在,驚喜地說:“樂樂也來了!”

  說話間,許媽看著沈樂樂,以及她身邊的許逸陽,心里覺得這兩個孩子一起看著還真是舒服,尤其沈樂樂,很符合齊魯人心中理想兒媳婦的形象,漂亮、個高又大氣,這樣的姑娘走到哪都是人見人夸的那種。

  沈樂樂心里多少有些忐忑,她其實主要是想過來見見許逸陽,跟他說說話,沒想到今晚會有這么多人,更沒想到許逸陽的媽媽竟然也在。

  張愛學招呼大家入座,一邊給男士倒酒,一邊說:“還有十幾道熱菜,咱們都別著急,慢慢喝,我這還給女同志們準備了紅酒和飲料,大家隨意。”

  許媽不能喝酒,不過其他幾個女孩子倒是都選擇了喝紅酒。

  沈樂樂坐在許逸陽身邊,悄悄問他:“我能喝紅酒嗎?”

  許逸陽說:“紅酒勁大。”

  沈樂樂乖巧的說:“那我喝飲料。”

  許逸陽點點頭:“還是喝飲料好。”

  這時候,張愛學拿著一個二兩半的玻璃杯,問許逸陽:“老板喝點嗎?”

  許逸陽點點頭:“來點兒吧!”

  趙翰生原本不準備喝酒,但見許逸陽都要了白酒,便也要了一杯。

  趙全斌本來就愛喝酒,所以一上來就先要了整整一杯。

  許逸陽說:“趙哥晚上把車停這吧,喝酒就別開了。”

  趙全斌點點頭,說:“這離賓館沒多遠,喝完我們爺倆走著回去,當消食了。”

  許逸陽這才放下心來。

  今天張愛學喬遷新居,大家都為他開心,所以酒局一開始,氣氛就格外熱烈。

  酒過三巡,大家越來越融入其中,就連比利和安娜這兩位外教,也能夠跟大家打成一片,男人們一個話題,女人們一個話題,邊喝邊聊,不亦樂乎。

  許逸陽挺高興,和張愛學、趙翰生父子喝光了兩斤白酒,自己喝了差不多半斤。

  酒足飯飽,大家見時間也不早了,便紛紛起身告辭。

  從張愛學家出來,許逸陽便問沈樂樂:“你爸來接你沒有?”

  “沒。”沈樂樂說:“我爸去外地了。”

  許逸陽點點頭,說:“那你待會跟我走吧。”

  沈樂樂有些擔心的低聲問:“呂阿姨也在,不合適吧?”

  許逸陽說:“這有什么不合適的,我媽又不是不認識你,待會讓張沖把你送到小區門口。”

  沈樂樂這才點點頭,她心里多少還是有些緊張。

  她在吃飯的時候,就發覺許逸陽的媽媽經常看向自己,自己跟她眼神一對視,心里就覺得忐忑不安。

  回去的路上,許逸陽讓沈樂樂跟媽媽一起坐后排,自己坐副駕。

  車剛開,許媽就主動跟沈樂樂攀談起來,詢問她高考發揮的情況,以及理想的大學。

  聽說沈樂樂報了清華,許媽心里一下子有些失望,本以為倆孩子還有機會發展發展,沒想到人家要去燕京,自己兒子要去中海,這以后一千多公里,還能有什么發展?

  想到這,她不由感嘆一聲,說:“你們倆要是在一個城市該多好,還能相互照應。”

  許逸陽一聽這話,心里立刻緊張起來,都瞞到這時候了,要是媽媽一下給戳破了,那豈不是前功盡棄?

  于是許逸陽沒等沈樂樂反應過來,便立刻說道:“媽,你怎么知道我就考不上燕京理工?”

  許媽頓時有些錯愕。

  她是真不知道任何跟燕京理工有關的事情,但是,她也立刻琢磨出了一絲不太尋常的味道。

  于是,她只能先順著兒子的話,說:“我啊,就怕你這半年光顧掙錢了,沒好好復習。”

  許逸陽松了口氣。

  一旁的沈樂樂也沒聽出什么問題,下意識的勸道:“阿姨您別太擔心,許逸陽高考發揮挺好的。”

  許媽一臉難受的點了點頭。

  張沖這時候問許逸陽:“老板,駕校那邊要是實在沒時間,要不我給你找個黃牛去替考一下?反正也就是走個流程。”

  許逸陽說:“還是我自己去吧,本身也沒多難的東西。”

  張沖便道:“那我回頭給你問問哪天考試。”

  “行。”

  車很快開到沈樂樂家的小區門口,她知道許逸陽肯定不能送自己進去,便對張沖說:“麻煩在路邊停一下就好。”

  張沖聞言,把車停在路邊,沈樂樂便說:“呂阿姨、許逸陽,謝謝你們送我回來,我先走了。”

  許媽笑呵呵的說:“慢點啊樂樂,改天沒事來少年宮玩。”

  沈樂樂忙的點頭:“好的呂阿姨。”

  目送沈樂樂進了小區,許媽在后排看著許逸陽的側臉,想說什么,又忍住了。

  等張沖把母子二人送到家之后,許媽沒著急上樓,而是拉住許逸陽,認真的問:“陽陽,你上中海外的事兒,跟樂樂說了沒有?”

  “沒有啊,怎么了?”

  許媽又道:“那我問你,燕京理工是怎么回事?”

  許逸陽說:“沈樂樂說那學校挺適合我,我就順水推舟的說挺好,志愿卡上就填了那個學校。”

  許媽說:“你去中海外的事干嘛要瞞著她呢?”

  許逸陽也不好自作多情的說,自己是覺得她可能喜歡自己,怕她腦子一熱改志愿報去中海,所以只能說:“我這不是想著別讓人知道我被特招了嗎,怕別人心里不平衡。”

  許媽當即說道:“我不信!你跟我說實話,你跟樂樂到底是什么關系?”

  “同學關系啊……”許逸陽說:“好同學,同桌,她還是我班長,然后對我也挺照顧。”

  許媽搖搖頭:“不可能,我看樂樂對你有點那方面的心思,小姑娘看你的眼神我一眼就能看出來,你是不是跟人家談對象了?”

  許逸陽忙的擺手:“沒有啊!”

  許媽嚴肅的說:“陽陽,你可不許揣著明白裝糊涂,雖說媽不贊成你早戀,但人家樂樂確實是個萬里挑一的好姑娘,哪哪都好,挑不出毛病來,人家對你有意,你可不許這么稀里糊涂的吊著人家。”

  許逸陽訕笑兩聲,道:“媽,你真的想多了,我跟她真的是同學關系,很純潔的同學關系……”

  許媽見他不像撒謊,稍稍松了口氣。

  她最擔心許逸陽是負心漢,一邊跟沈樂樂談著對象,一邊又抱著玩弄人家感情的心思,不跟別人說實話。

  見他否認,這才放下心來。

  不過,又有些不解的問:“樂樂這小姑娘這么好,你就沒想過發展一下?”

  許逸陽說:“人家要考清華的,我除了中海外又未必能考得上什么好大學,怎么發展?萬一真跟她說實話了,她腦子一熱報個中海的學校,我這不是耽誤人家嗎?”

  許媽說:“中海也有很多好學校啊,你上次說的那個復旦、交大不都是名牌大學?”

  許逸陽說:“那跟清華能一樣嗎?啥學校也不能跟清華比啊。”

  “哎……”許媽嘆了口氣,說:“我是覺得人家樂樂這姑娘是真不錯,打著燈籠都難找,你倆都是懂事的好孩子,真要是早戀肯定也有分寸,真能好好在一起,媽肯定不反對,可你說你要是就這么錯過了人家,以后再后悔哪還來得及?”

  許逸陽看得出媽媽是真心喜歡沈樂樂,便耐心的說:“媽,有的時候戀愛這種東西,過早了未必好,我跟她都還小,也不夠成熟,如果現在談戀愛,搞不好一點小事吵吵鬧鬧就一拍兩散、老死不相往來了,你說高中生談戀愛的,有幾個能走到最后的?”

  說著,許逸陽又違心的道:“我也知道沈樂樂挺好的,但是越是覺得她好,越覺得這種事不如先緩一緩,等大學畢業了,大家都成熟了、穩重了,那時候如果還有好感,再考慮在一起的事情,那樣修成正果的可能性反而更大,你說呢?”

  許媽神情一愣,不由得看向許逸陽,沒想到兒子對這種事情,竟然看的這么透。

  而且,他說的這些也確實很有道理。

  想到這,她便嘆了口氣,道:“她要知道你要去中海讀書,心里肯定不好受,到時候你一定得好好勸勸,知道了嗎?”

  許逸陽忙的點頭:“知道了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