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二十七章 快速擴張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重生創業時代

  錢春龍之所以會炒股,就是受了這個老趙的蠱惑。

  所以,錢春龍在心里對老趙是有些埋怨的,總覺得是這家伙忽悠自己、害自己賠了這么多錢。

  而且,他帶著自己搞什么短線操作才是最騷的。

  錢春龍雖然不懂股市,但后來算了筆賬,要是不跟著他搞操作、就把股票扔在賬戶里一動不動,自己估計虧十五萬左右,跟著他一通騷操作,虧了二十出頭。

  所以,他現在一聽老趙拍拍屁股上岸了,心里一萬個接受不了。

  此時,被稱作老趙的家伙,在電話那頭笑著說:“老錢,我是那種能把你自己扔下的人嗎?我跟你說,這凱子家里特別有錢,輸個百八十萬不叫事兒,回頭你準備一下,帶幾萬塊錢現金,明天我帶你去牌場上撈兩把。”

  錢春龍急忙問:“牌場上就一定能贏錢嗎?”

  對方笑道:“贏錢肯定是要靠點手段的,我是跟一個哥們兒配合,有辦法看到他的底牌,到時候加你一個,讓你也跟著撈一點。”

  錢春龍問:“這個具體怎么操作啊?”

  對方說:“上了牌桌之后不要跟我說話,我會給你打暗號,我要是左手拿火機,你就早點丟牌;我是右手拿火機,你就跟他干到底,包你贏。”

  說著,對方又補了一句:“不過老錢我可告訴你,哥們我炒股賠的比你多,所以我最多幫你撈二十萬,多了一分就沒有了。”

  錢春龍一聽這話,頓時如抓住救命稻草。

  其實他炒股虧的錢,對他來說并不會傷筋動骨,畢竟本錢都是存款,飯店生意又火爆,持續有錢賺。

  只是,對他這種性格的人來說,從內心深處就不能接受任何性質的損失。

  更何況一下就損失了20多萬?

  要是這筆錢找補不回來,他最少得難受一年。

  現在忽然聽朋友說有辦法帶自己把錢撈回來,心里怎么能不激動。

  于是他千恩萬謝一陣,跟對方約好明天見面。

  等他掛了電話,一旁的呂培忍不住問他:“老錢,你跟別人炒股了?”

  錢春龍煩躁的說:“這事兒你少操心,跟你沒關系。”

  呂培心里憋悶,但不敢吭聲,腦子里卻想起了張愛學坐進別克轎車里的情形。

  第二天一大早,錢春龍一大早就出了門,呂培則動起了自己的小心思。

  她打電話給一位老師的家屬,對方跟自己一塊兒打,過一段時間麻將關系還算不錯。

  電話一打通,她便問對方,知不知道張愛學最近的近況。

  對方告訴她,張愛學在佳陽教育當數學老師。

  呂培問她:“在那當老師一個月能賺多少錢?”

  對方說:“這個還真不清楚,不過據說不少賺。”

  呂培哦了一聲,也沒多想,她覺得張愛學一個月往多了賺也就是個兩千塊錢的料,不能再多了。

  還是跟錢春龍差了十萬八千里。

  別的不說,錢春龍一個月光給自己的零花錢就有兩千塊錢左右,這錢可都是給自己隨便花的,不像張愛學之前交給自己的工資和補課收入,一個月一共不到一千塊錢,自己還要兼顧一家三口的生活。

  再說,錢春龍本地兩套房、一輛車,還有一個規模不小的飯店,飯店一年利潤二三十萬,哪是張愛學能比得了的。

  自己現在最大的當務之急,就是趕緊攛掇著錢春龍把證領了。

  許逸陽沒跟沈樂樂開玩笑,學生越閑,他就越忙。

  一起吃過飯的第二天,他便全身心的投入到了賺錢的事業上去。

  他先是和張沖去了一趟泉城,在泉城的人才市場蹲了一天,招個一財務、一個出納,還有四個學管理出身的大學生。

  除了這六個人之外,他還招了兩個在專賣店上過班的店長,打算將來把她們放到佳陽教育的分部做店長。

  佳陽教育分部的運營并不比專賣店繁瑣,互通性又很高,所以不擔心這兩個做過店長的人搞不明白。

  之所以沒去各分部的本地招人,是因為許逸陽想把店長做成半流動制。

  這兩個店長前期先到營州入職,自己會在簽了協議的旅館給她們安排住宿,先給她們進行為期幾天的培訓,讓她們先熟悉佳陽教育的日常工作流程。

  培訓之后,就把兩人派到馬上要開業的兩個分部,負責兩個分部日常運營的相關工作。

  等著兩個店長在濰州、檳城兩地有了一定的經驗,泉城和清島兩地的分部也要投入使用了,到時候再把她們調過去,然后讓新人去接手她們的工作。

  這樣,就能把濰州和檳城兩地當成店長訓練營,讓所有的店長都先在這里開始實操、成長。

  人招回來之后,許逸陽集中給管理人員以及新店長,進行了系統的培訓。

  培訓的時候,他特意拉上張愛學旁聽,主要是想先給他打個樣,讓他以后接手管理之后能有所參考。

  在培訓的時候,許逸陽把佳陽教育的工作,明確劃成了四個部分。

  基建、教學、支撐與管理。

  基建,也就是基礎建設,包括從選址開始、到裝修施工、再到驗收交付使用的全部過程,這個目前由自己和李楠負責;

  教學,也就是整個教課的過程,由比利牽頭負責,各個外教嚴格按照比利的要求,以及許逸陽早就做好的課件執行教學任務;

  支撐,就是各店長要發揮好各自的職責,做好日常運營、接待、銷售等基礎工作。

  管理,便是總公司要有一支高效專業的管理團隊,團隊不但要制定發展方向、發展策略、分析市場上的競爭對手,更要負責對所有分部、所有店長進行監督與考核,凡是不能按照要求做事的,堅決清出隊伍,確保上行下效、不出偏差。

  做連鎖型的產業,最重要的是要有一套有成功經驗的標準化執行方案,就像海底撈的服務員,誰要是做不到拉下臉來對顧客過分熱情,就直接開掉,最終留下的全是能夠嚴格執行要求的服務員,來以此確保顧客在哪里的體驗都一樣。

  只要這套方案能夠被各個分部貫徹執行,同時總部又能確保對分部的絕對掌控,基本上就不會出現什么偏差。

  以后所有的項目經理、外教、店長都要經過同樣的培訓、同樣的鍛煉流程以及考核,確保他們完全按照要求做事。

  對許逸陽來說,佳陽教育只要能對這四個方面進行貫徹,那每一家佳陽教育,都會像海底撈一樣,無論在任何城市,都能夠保證口味、保證服務、保證體驗。

  7月17號開始,濰州、檳城兩個新的分部啟動招生。

  許逸陽把四名經過簡單培訓的管理人員以及兩個店長安排到了兩個分部,把財務分配去了濰州坐鎮監督,自己則負責檳城。

  因為電視廣告已經宣傳好幾天了,家長們早就在持幣期待著,所以報名一開始,家長便蜂擁而至,第一階段報名很快滿額。

  同時,兩個城市也各送了兩千件文化衫,佳陽教育的宣傳元素一下子就開始充斥了兩個城市的大街小巷。

  兩個新分部完全復制了當初佳陽教育在營州的成功模式,這對許逸陽來說,是一個非常好的開始。

  所以,許逸陽一邊讓比利繼續尋找合適的外教,一邊把目光瞄向了泉城和清島。

  這兩座城市的體量要比其他城市大得多,所以許逸陽打算把這兩地的分部,規劃到一千平米以上。

  好在兩地的房源很多,開發商分期付款的政策也比較到位。

  許逸陽在泉城千佛山附近的一個新開發商業街,買了一套1500多平方的二層商鋪,總價六百萬,首付一百八十萬;在清島市區買了一套1400平的二層商鋪,總價和泉城那套價位差不多。

  李楠謹記著許逸陽上次的提醒,為了把自己的項目經理團隊搭起來,他從一家專做工裝的公司里挖了兩個人做項目經理。

  泉城和清島兩地開始裝修的時候,他就把兩個人分到了兩地盯著施工,自己則不停的在兩個城市間往返。

  整個佳陽像一輛提速的汽車,在高速公路上快速運轉著。

  拿下泉城和清島之后,省內十七個城市,佳陽教育已經擴展了五個,還剩十二個城市。

  許逸陽已經開始籌劃,把這十二個城市,分成三個階段分批登陸,每階段拿下四個,這樣,在今年年底之前,讓佳陽教育遍布全省。

  等覆蓋全省之后,許逸陽就準備繼續向南部的蘇省和浙省擴張。

  魯、蘇、浙三個省份南北相接,尤其蘇浙兩省,民營經濟發展非常快,普通人手里可支配的現金更多,是教育產業的淘金場。

  所以許逸陽打算趁新東方還在一線城市推進的時候,先在蘇浙兩個省份跑馬圈地,然后就南下粵省。

  等俞敏宏和其他一線城市的競爭對手回過神來的時候,會發現一線城市的周邊城市,已經被佳陽教育包圍了。

  到那個時候,新東方之流如果再想往外突圍會非常難受,而且不等他往外圍突,許逸陽就會主動向一線城市進發,利用外圍省市強大的現金流做支撐,直接在一線城市跟新東方廝殺。

  一旦新東方被自己圍攻,自己就可以一邊跟他在線下對抗,一邊暗中發育在線教育。

  在這一點上,新東方起步會遠遠慢于自己,而且自己手里還有藤訊股份,到時候推在線教育,可以通過藤訊來進行推廣,一旦啟動,無人能敵。

  時間進入七月下旬。

  呂培發現,錢春龍整個人越來越奇怪。

  他以前是每天早出晚歸,現在變成了每天夜不歸宿。

  一連好幾天,他都是夜里找不到人,第二天早上才頂著黑眼圈、帶著渾身的煙臭味回家睡覺,就連飯店的事也不怎么操心了。

  呂培幾次追問,錢春龍都閉口不談。

  其實這時候的錢春龍,已經掉進別人給他挖好的坑里去了。

  自打一起炒股的好哥們,帶著他上牌桌撈錢,他就開始越陷越深。

  一開始,錢春龍靠著那哥們給的暗號,果然從那個凱子手里贏了不少錢。

  不過,對方節奏控制的很好,第一天八千多,第二天兩萬多,第三天三萬多,第四天又掉回兩萬多,忙活了好幾天,才撈回來不到十萬。

  可是,錢春龍心里給自己定的目標,是至少把炒股賠進去的二十萬給贏回來。

  這才剛回來一半。

  就在他一心想著再堅持幾天、把二十萬贏回來的時候,那凱子打牌打到一半,忽然摔牌不玩了,說什么最近輸的太多,要來就來大點的,不然就散場拉倒。

  錢春龍正愁錢進的慢,一聽來大點的,頓時興奮不已的答應下來。

  那凱子說,今天先到此為止,明天每人至少帶三十萬現金來,低于三十萬不能上桌。

  錢春龍把股票清倉、再加上自己手頭的存款、贏回來的現金,加起來剛好三十萬出頭。

  于是,他便帶著這三十萬上桌了。

  殊不知,殺豬盤這個時候才剛開始對他下刀子。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