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一十九章 最好的解決方案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重生創業時代

  隨后的幾天,佳陽教育陸續完成了預存聽課卡的退款工作。

  家長們一窩蜂的跑來退款,歡天喜地的拿到了自己的兩千塊錢。

  許逸陽在幾天的時間內,陸續退掉了一千多萬現金,很多人都在看他的笑話。

  這下好了,這么多人來退款,證明許逸陽至少在趙翰生大師班上,損失了六十來萬的利潤。

  這就叫聰明反被聰明誤。

  佳陽教育的員工也覺得肉疼,但終究還是沒說什么,在大家看來,許逸陽這個老板已經很優秀了,偶爾判斷失誤也是正常。

  雖然預存聽課卡的退款率高達98,但許逸陽已經完全不在乎了,相反,他還特別感激這些薅自己羊毛的家長,能在行情里賺了四千多萬,多虧他們幫忙。

  拍廣告時贈送給學生們的文化衫,在街頭巷尾已經引起了很大的關注,很多學生看了心生羨慕,家長便來咨詢購買。

  對孩子們來說,他們有強烈的趨同心理,看大家都穿這種衣服,他自然而然就會產生一種我也想穿的心態。

  而且,別看這T恤說到底是一件廣告文化衫,跟大人們穿的印著某某化肥、某某水泥的T恤性質差不多,但孩子們根本不懂這個,他只知道這件T恤很好看,而且穿的人很多、很流行。

  眼看文化衫這么受歡迎,許逸陽干脆推了個活動:T恤只送不賣,送的方式是消費預存金兩百元即送一件。

  這年頭衣服不便宜,哪怕不論通貨膨脹、只看實際金額,都比二十年后貴得多,算上通貨膨脹更是貴的不得了。

  二十年后,人均日薪一百塊的話,能買十件T恤;

  而現在,人均日薪十幾塊,還不夠買一件的。

  而且二十年后的服裝產業,生產衣服的速度和效率之高,超出現在很多倍。

  阿里巴巴上能買到三五塊錢的T恤、十幾塊錢的毛衣、牛仔褲甚至三五十塊錢的外套、棉服,而且做工都還很不錯,放在當下是根本不敢想象的。

  在營州,哪怕是路邊小攤的腈綸T恤,也不會低于十塊錢,純棉T恤少了十五塊錢幾乎不可能,像許逸陽定制的這種精梳棉T恤,沒牌子的也要二十塊錢左右。

  因為衣服比較貴,所以這時候的孩子們衣服也不多,往往就那么一兩身換著穿,撿哥哥姐姐衣服穿的現象也很普遍,一個季節買一身新衣服就已經很了不得了。

  佳陽教育預存兩百就送一件精梳棉T恤,對家長們來說還是非常劃算的。

  更何況這錢存在孩子的ID號上,也丟不了,隨時都能消費,零食飲料文具,也不怕孩子亂花。

  對許逸陽就更劃算了,兩百元的預存金可消費不可退款,只要家長交錢,就等于提前為自己鎖定了將近一半的利潤,而他所需要為此付出的成本不過才九塊錢而已。

  兩三天時間,通過充值贈送的方式,就送出去兩千來件T恤,給許逸陽收回了四十多萬預存金。

  7月1日,中小學生的暑假正式開始,許逸陽也正式告別講臺。

  外教到位了,擴招也結束了,為期兩個月的暑期班全部招滿。

  英語班是每個學員一周兩節課,兩個月十六節課,學費200元。

  數學班則是一個月八節課,學費100元。

  學費收入加起來近兩百萬。

  之所以沒讓張愛學也按兩個月辦數學班,是因為許逸陽決定八月份就讓他轉做管理,或者大部分精力轉向管理。

  卸下重擔的許逸陽,自己開始跑起了檳城,忙著把檳城的場地裝修出來,盡快投入使用。

  兩天以后,檳城場地已經開始施工,電視臺的徐飛也把廣告片做好了,等著許逸陽去過目。

  回到營州,便直奔電視臺找徐飛,看了看他做出來的廣告片成片。

  他原本對徐飛并沒有報太高希望,覺得能把自己想要的六成效果拍出來就不錯了。

  但真看到成片的時候,徐飛還是給了他一個很大的驚喜。

  拍攝本身就做的不錯,取景、運鏡以及人像都很專業。

  后期的剪輯、調色、轉場、字幕以及配音,也都讓許逸陽挑不出什么毛病來。

  廣告片很專業、很正規,而且十個外教站成一排,這感覺也確實很有氣勢。

  雖說許逸陽不是什么崇洋媚外的人,但不得不承認,外教在英語培訓上,就是有先天的優勢。

  只要外教那張臉一擺出來,就能給人一種更專業的感覺,誰讓這是他們的母語。

  廣告片出來,許逸陽便立刻開始著手準備后續的投放。

  他準備先拿出六萬塊的營銷成本,在濰州、檳城兩地的電視臺、報紙投放廣告,先為后續的報名預熱。

  現階段,三五線城市的電視臺廣告很便宜,一般視頻廣告也就幾千塊錢起步,如果預算有幾萬塊錢的話,就已經能夠在黃金時段持續轟炸半個月了。

  從電視臺出來,許逸陽接到了沈樂樂打來的電話。

  電話接通,沈樂樂問他:“許逸陽,你明天有時間來學校一趟嗎?”

  “明天啊……”許逸陽遲疑了一下,道:“明天我應該去不了,學校有什么事嗎?”

  沈樂樂說:“明天是最后一天到校,要公布高考的考場了,準考證也是明天發,新班主任讓我通知你,明天上午九點鐘到學校領準考證。”

  “領準考證啊……”許逸陽不由咂嘴。

  其實自己根本不用操心學校以及考場的事情,準考證不領也無所謂,因為他壓根沒準備去考。

  但他又覺得,如果不去領準考證,沒法跟沈樂樂解釋。

  連準考證都不領,這不擺明了不準備參加高考嗎?

  沈樂樂見許逸陽一直不作答,便說:“你要是沒時間過來也不要緊,我可以幫你代領,等你有時間了再來找我拿。”

  “真的?”許逸陽一聽這話,頓時松了口氣,說:“那你麻煩你幫我代領一下吧,謝啦!”

  沈樂樂忙說:“你跟我不用這么客氣。”

  7月5號。

  營州一中的高三年級已經正式停課了,距離高考還剩下最后兩天。

  許逸陽正在檳城監督項目裝修,沈樂樂打電話讓他去拿準考證。

  因為明天就開放看考場了,正常情況下,為了避免高考時找不到考場位置,所以學生在高考的前一天,都會到自己的考場去看一下。

  這也是高三畢業生一件很有儀式感的事情。

  可是許逸陽已經不覺得有任何儀式感了。

  因為他壓根就沒準備去參加考試。

  不過,考試可以不參加,但準考證不能不拿。

  于是許逸陽便跟沈樂樂約好,等傍晚自己回營州之后,在她家樓下見面。

  因為不想太張揚,他沒讓張沖直接開車送自己過去,而是先到了家、下了車,然后打了輛出租。

  到地方的時候,沈樂樂已經在自家小區外的路邊等著了。

  因為天熱的緣故,沈樂樂穿著一件純白色T恤和一條黑色的李寧運動短褲,腳長踩著一雙人字拖,那就是四個字,青春靚麗。

  許逸陽很多天沒見她,沒想到這丫頭竟然瘦了,估摸著應該是備戰高考,每天早起晚睡、費神費力的緣故。

  沈樂樂多日不見許逸陽,忽然見他從出租車上下來,登時滿心歡喜,臉上歡欣雀躍的笑容都不加任何掩飾。

  許逸陽好奇的問她:“你怎么這么開心?遇上什么好事了?”

  沈樂樂俏臉一紅,伸手從口袋里拿出一張證件遞到他面前,甜甜一笑道:“我在笑你的準考證,你準考證上的照片好傻啊……”

  “有嗎?”

  “你自己看。”

  許逸陽低頭一看手里的準考證,照片確實有些木訥,笑的很假,連面部肌肉都顯得很僵硬。

  他又看了看準考證上的考場一欄,上面寫著自己被分在了營州六中考場。

  這和他上輩子的記憶沒有任何偏差。

  這時候,沈樂樂歪著腦袋打量著許逸陽,詫異地說:“你現在的樣子,看起來和照片上并沒什么不一樣,甚至發型都差不多,為什么感覺變化特別大呢?”

  許逸陽隨口笑道:“可能是氣質不同了吧。”

  沈樂樂贊同的連連點頭:“對對對,是氣質變了,給人的感覺也變了。”

  許逸陽笑道:“我就隨口說說你還真信了。”

  沈樂樂說:“我是認真的。”

  許逸陽點點頭,問沈樂樂:“對了,這些天復習的怎么樣了?”

  “挺好的。”沈樂樂說:“反正是一分鐘時間也不敢浪費,我已經盡全力了。”

  許逸陽點了點頭,笑著說:“我覺得以你的能力,考清華是輕輕松松的,搞不好好能弄一個高考狀元。”

  沈樂樂羞赧一笑,說:“高考狀元我就不敢想了,能考上清華就很滿足了。”

  說著,她又道:“對了,你怎么樣了?”

  許逸陽隨口說:“還行吧。”

  沈樂樂見他看起來好像很輕松的樣子,估摸著他應該復習的還不錯,于是便笑著說道:“對了,你別忘了,9號考完試之后,齊魯晚報上會出高考答案,自行估分,13號開始填報志愿。”

  “好的。”許逸陽說:“我知道了。”

  沈樂樂點點頭,說:“你要加油啊,爭取考上燕京理工!”

  “我盡量好好考。”許逸陽給了她一個微笑,道:“你這兩天一定要注意勞逸結合,別累著,別生病,也別緊張,三天考試一過,暑假再好好放松放松,就可以去清華報到了。”

  “嗯呢……”沈樂樂微微點頭,說:“你也是,注意身體。”

  許逸陽想起什么,問她:“你在哪個考場?”

  沈樂樂笑著說:“我運氣比你好,分在二中了,離得近,你離六中還挺遠的,到時候一定要早點出門。”

  許逸陽笑道:“放心吧,我知道了。”

  沈樂樂又說:“對了,班上的同學讓我問你,你之前說,等高考完了請大家吃飯還算數嗎?”

  許逸陽點點頭:“算啊,必須算。”

  說著,他又道:“不是13號填志愿嗎,那就13號晚上吃飯唄。”

  沈樂樂小心的問:“咱班這么多人,請客吃飯是不是花費還挺大的?”

  許逸陽擺擺手:“你就不用操心了,我來安排。”

  沈樂樂輕輕點頭,知道許逸陽沒少賺錢,請客吃飯對他來說應該不是什么負擔。

  于是,說:“你能不能問問張老師愿不愿意過來,大家都還挺想他的。”

  許逸陽問:“你們聚餐不請現在的班主任嗎?”

  沈樂樂搖搖頭:“大家跟他都沒什么感情,甚至都不熟悉,他對我們也沒什么感情,就是臨時接個任務罷了。”

  許逸陽便說:“那行,回頭我問問張老師愿不愿意去。”

  沈樂樂說:“你好好跟他說說,大家都盼著見他呢,千萬讓他答應。”

  “好。”許逸陽微微一笑,上輩子張愛學遠走外地,過的也不如意,可能就是因為不愿學生見自己落魄的樣子,所以一直不愿意參加聚會。

  不過現在的張愛學過的非常好,也比以前更有自信,相信應該不會拒絕和自己的學生們一起吃頓飯。

  他不由感嘆,好的老師就是這樣,學生從跟他分開的那一刻,就一直記著他、想著他,甚至在內心深處一輩子感謝師恩。

  這時候,沈樂樂的手機在兜里嗡嗡兩聲。

  她掏出手機來看了一眼,輕聲說道:“我媽讓我回家吃飯……”

  許逸陽笑道:“行,你趕緊回去吧,我也回家吃飯了。”

  沈樂樂沖著他他握了握拳,一邊小步后退、一邊認真的說:“高考加油!”

  “好,加油。”

  其實許逸陽沒準備去參加高考。

  畢竟他跟沈樂樂不在一所學校考試,而且自己記憶中,自己也沒和哪個認識的人同考場、監考老師也不可能認識自己。

  所以,就算不去參加考試也沒問題。

  到時候等填志愿那天,就直接去學校隨便填個志愿得了。

  他打算去的時候,先親眼確認沈樂樂在她的志愿卡上填上清華大學,自己也填個燕京理工大學,然后再“突發奇想”的在第二志愿上填個中海外,美其名曰保個底。

  等各校發通知書的時候,自己就跟她說沒考上燕京理工,結果被中海外錄取了,收到了中海外的錄取通知書。

  沒辦法啊,自己也不能復讀一年,有個大學要就挺不錯了,要啥自行車啊?

沈樂樂這么通情達理,肯定也是能理解的  所以,暑假一過,沈樂樂去燕京讀清華,自己去中海讀中海外。

  如此一來,整件事情就能有一個完美的解釋,而且還不會傷害到沈樂樂的感情。

  這已經是他能夠想到的、最好的解決方案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