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零一章 成了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重生創業時代

  因為不敢相信許逸陽的真偽,馬化藤立刻查看了他的登陸IP,發現是齊魯省營州市。

  他不由皺眉,感覺好像沒聽說過這個地方……

  隨后,他查了查墻上掛著的全國地圖,認真找了半天,才終于找到了營州這兩個字。

  仔細一看,發現營州實在是小的可憐。

  這種地方,怕是連幾家網吧都還沒孕育出來,為什么會孕育出一個互聯網投資人?

  他緊接著又打開后臺,從用戶數據庫里,查詢了許逸陽這個賬號的所有日志。

  日志顯示,這個號碼已經注冊兩個來月了,而且一直在一個IP地址登陸,從來沒有變過。

  難道是經過兩個多月的使用,讓他對OICQ感興趣了?

  這倒是有可能。

  不過,這一刻他忽然靈機一動,一個念頭浮現在心里:要不要查一下他的后臺記錄?看看他到底是個什么樣的人?

  下一秒,他又急忙打消了這個念頭。

  不行,太違反職業道德,自己作為平臺運營方,理應保護用戶的隱私。

  可是,他很快又糾結起來。

  這可是唯一一次,有投資人主動找到自己。

  如果自己錯過,那豈不是等于和生存的機會擦肩而過?

  可如果盲目的相信對方,商業計劃書發過去,不等于把公司與產品的機密泄露出去了?

  畢竟,平時自己找的那些投資人,都是有名有姓有業內知名度的,而且大家線下面對面接觸、不擔心被竊取創意或者泄露機密。

  而這次的“投資人”,只是網上忽然冒出來的一個無名氏,誰知道躲在電腦屏幕背后打字的,到底是個什么人?

  就像自己這些馬甲號,每一個馬甲號的背后,都是一段心酸無奈的故事……

  想來想去,他還是決定悄悄看一看這個許總的聊天記錄,從細節上分析一下,他到底是不是投資人。

  于是,他急忙調取了許逸陽注冊以來,服務器里他與所有人的聊天記錄,然后逐人、逐條的看了起來。

  看了若干條之后,馬化藤內心深處的擔憂,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許逸陽這個號,前前后后聊了不下一百個網友,每個人都是隨機添加的,而且別人問起他職業的時候,他都說自己是投資人。

  而且,他還不止一次跟其他網友說過,他比較看好OICQ這款軟件,有興趣投資這家企業。

  但那些網友都不相信他,不少人反而還對他冷嘲熱諷。

  這下終于可以確定了。

  馬化藤松了口氣,他從許逸陽兩個多月來孜孜不倦留下的使用痕跡中,判斷許逸陽一定是個真實的投資人。

  正是這些聊天記錄,讓他打消了所有的疑慮。

  于是,他立刻打開郵箱,將藤訊的商業計劃書發到了許逸陽指定的郵箱。

  由于網速比較慢,在發送的過程中,馬化藤好奇的詢問許逸陽:“許總,不知道你準備做多大規模的投資?對股份的要求大概是多少?”

  許逸陽說:“如果是針對初創企業,我不太接受30%以下的股份出讓。”

  言下之意,我要投你的話,你至少得給我準備30%以上的股份。

  馬化藤有些驚訝,現階段OICQ并不被外界所看好,所以投資人幾乎都沒有什么興趣,他們連投資都不愿意,也就更不可能希望持較高的比例。

  不過對他來說,這個比例雖然很高,但并非不可接受。

  一直以來的艱苦和冷遇,無形中也降低了他自己對公司以及產品的信心。

  在他的規劃中,在這種生死關頭,自己和團隊可以接受出讓40%的股份給資方,以換取足夠的資金讓OICQ活下去并不斷發展,一直到自己能找到合適的盈利模式。

  于是他便對許逸陽說:“許總,比例都好說,您先看看商業計劃書,如果您覺得有興趣,咱們可以先聊一下估值的問題。”

  事實上,藤訊第一次融資,就是出讓了40%給資方。

  IDG、盈科數碼分別投了110萬美元,各占藤訊20%的股份。

  折算下來,當時的藤訊估值應該是550萬美元。

  不過,那是在藤訊挺過1999年困難期之后的事了。

  就在今年,藤訊賬上曾出現過連一萬塊錢都沒有的窘境,幾近死亡,雖然不知道具體是哪個階段,但許逸陽能肯定的是,馬化藤現在一定極度缺錢。

  他想300萬人民幣把OICQ賣掉,就是今年的事情。

  所以,這個階段馬化藤自己對藤訊的理想估值,應該也不會超過一千萬人民幣。

  許逸陽下載了郵件里的商業計劃書,打開之后,大概的看了看。

  前面是藤訊的團隊介紹,馬化藤、張志冬、許晨燁,這些都是后世耳熟能詳的藤訊創始人。

  隨后是OICQ的產品介紹,許逸陽快速的略過了功能、亮點方面的介紹,把目光瞄向了現有用戶數據。

  商業計劃書顯示,截止到1999年6月,OICQ的注冊用戶數是62萬、日活用戶6-7000人。

  馬化藤在計劃書中表示,有信心在資金到賬之后,迅速把注冊用戶數提高到兩百萬,并且讓日活用戶突破兩萬。

  不過,在盈利方面,馬化藤寫的很模糊,可能他自己都還沒弄清楚,OICQ到底能靠什么盈利。

  他只是給了一個大概的范疇,比如,日活用戶突破兩萬之后,廣告收入應該能有一個不錯的起色。

  但這也只是預期,沒有任何數據和案例作為支撐。

  計劃書的最后,是融資規劃。

  在這份規劃里,馬化藤希望以不低于1500萬的估值,出讓20-40%的股份。

  許逸陽看完之后,直接在OICQ上對馬化藤說:“馬總,說實話,1500萬估值,水分有點大。”

  馬化藤也有些臉紅,回復道:“許總如果真的有心要投,我們具體還可以再聊。”

  許逸陽說:“馬總,我估算你內心的最低估值,應該在1000萬以下吧?”

  馬化藤心里一咯噔。

  這個JeremyXu判斷的確實很準。

  1500萬估值,只是先拋出去的一個報價。

  畢竟每一個投資人都會討價還價,所以他必須先報出一定的溢價,留給對方討價還價,這樣才能留一定的緩沖,與投資人來回扯皮。

  不過,被人猜中心理價位也不能慌。

  1000萬雖然也可以接受,但馬化藤還是決定盡最大努力爭取,于是回復道:“許總,1000萬的估值確實太低了,我的心理價位在1200萬左右。”

  許逸陽這時候說:“馬總,我確實看好OICQ,也確實想投你們這個項目,好的項目也確實需要更多的錢去孵化,所以你說1200萬,我也就不跟你討價還價了,不過我的要求是,必須出讓40%給我,并且我擁有藤訊往后每一輪融資的優先投資權。”

  馬化藤有些沒回過神來。

  什么玩意,這就同意了?

  1200萬的估值,出讓40%,也就是說,他愿意投資藤訊480萬人民幣?

  480萬,足夠大家解決眼前的困境了!

  而且,這也確實超出了他現階段對藤訊的預期。

  如果現在有人出三百萬要把OICQ打包買走,他也會毫不猶豫的答應下來,更不用說以1200萬估值、投資480萬了!

  其實,如果不用馬后炮的眼光去看的話,絕大多數人在做買賣的時候,都不會意識到自己賣虧了。

  想想當年,Laszlo·Hanyec花了4天的時間,才終于找到一個“傻瓜”,愿意接受他用一萬個比特幣換了兩份披薩。

  兩份披薩至多值一百美元,但在數年后,一萬個比特幣價值最高時達到1.6億美元。

  數年之后的Laszlo·Hanyec一定把場子都悔青了,但是在賣出的那一刻,他非但不覺得自己吃虧,反而覺得自己占了便宜。

  此時的馬化藤也是一樣。

  他一點也不覺得,480萬出讓40%股份太虧。

  反而覺得,這480萬簡直就是來救命的,而且遠超自己的預期。

  馬化藤按捺不住內心的激動,詢問許逸陽:“許總,你是認真的嗎?”

  許逸陽說:“當然,我這些天試著用了一下OICQ,覺得這款軟件確實有點意思,對它的未來也比較看好,480萬雖然不少,但在我看來還是值得冒險的。”

  馬化藤內心深處感激涕零。

  這不只是因為480萬,更因為他第一次得到了投資人的肯定。

  于是,他開口道:“許總,你什么時候有時間?我們可以見面把合同簽了。”

  許逸陽恨不得明天就飛過去,于是他也沒有耽擱,開口道:“我明天去看看機票,盡快過去跟你見一面。”

  馬化藤忍不住問:“許總,你從哪里過來?”

  許逸陽說:“齊魯。”

  馬化藤問:“那許總你有特區邊防證嗎?”

  “沒有。”許逸陽這才想起,現在的深市,可不是誰想去就能去的,還要辦特區邊防證才可以。

  想到這,他對馬化藤說:“這樣吧,我們各自帶著律師在廣城見面,談好合作的細節之后,我直接匯款到你公司賬上。”

  廣城是粵省的省會,與深市挨著,距離很近。

  許逸陽雖然去不了深市,但馬化藤到廣城來,倒也非常便利。

  馬化藤也沒有猶豫,立刻答應下來,興奮道:“許總,那你確定機票后告訴我,我立刻去廣城跟你見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