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九十九章 大勢所趨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重生創業時代

  5月19號,證監會召開會議的第二天。

  滬指從開盤的1058.7點,高歌猛進至驚人的1109.9點,一路猛漲4.64%,史詩級的行情正式拉開序幕。

  這場史詩級行情,是政策使然,也是國家意志的強大體現。

  在整個行情中,上證指數從1047一路漲到1756,漲幅達到67.7%!

  在這么大的漲幅之中,只要踩對了大盤上漲的行情,無論買什么股票,都一定能賺錢,而且能賺不少。

  因為這種史無前例的大行情,是國家為整個股市抬轎,而不是資本為某支股票抬轎。

  這就好像燕京、中海等大城市的房價,在2009年前后開始猛漲的行情一樣。

  那段時間,一線城市的房價都像坐了火箭一樣往上竄。

  任何人只要趕在2009年之前,在一線城市的任何一個樓盤閉著眼睛隨便買,都一定能賺錢。

  而“閉著眼睛隨便買”的最佳選手,就是的晉省煤老板們。

  他們在那個階段來到燕京,只要看見有樓盤開業,就是直接買半扇樓,甚至一整棟。

  他們就是充分體會到了,“大勢所趨”四個字的重要性。

  在這樣的大勢中,只要趕上了,開發商賺大錢、散戶賺小錢。

  開發商絕對不會因為自己家的樓盤被晉商買走了一棟,就死壓著自家的房價不讓漲。

  況且,他也沒這個能耐。

  就像雷君說的,站在風口,豬都能飛起來。

  所以,許逸陽全倉進來,也完全不擔心自己會一腳踏空。

  因為想在大勢里踏空,比在大勢里賺錢難一萬倍。

  2009年之前在燕京、中海買房、趕上房價猛漲的那幫人,至少數以百萬計,這百萬人只要是正常操作,絕對找不出一個賠錢的。

  哪怕是三千塊錢一平買的,四千的時候就賣了,一平米也賺了一千塊。

  想在大勢中賠錢,就算是天賦異稟都不行。

  所以,許逸陽能在大盤最低點進來,就已經贏了一半。

  接下來,只要他在大盤最高點離場,神仙都攔不住他賺錢!

  5月底,大盤的瘋漲,拉動市面上幾乎所有股票都在漲。

  南洋實業的總體漲幅,已經超過了40%。

  于是,許逸陽決定,開始進行短線操作。

  不過他整體操作比較謹慎,只用20%最多不超過30%的股票來做短線,讓自己的持倉成本穩中有降、持倉量也在緩慢增加。

  時間進入到六月。

  天氣越來越熱,但股市的熱度比天氣還熱。

  上證指數從進入六月開始,一步步向上攀升,到月中的時候,已經逼近1500點,漲幅接近50%。

  在這個階段,只要下手買股票,賬面一定是盈利的。

  不過盈利到底能不能拿到手里,就要看撤出的時機能否把握好。

  把握不好的話,不但要把所有浮盈都吐出來,甚至還會賠錢套牢。

  此時,南洋實業的股價,也已經逼近30元大關,其他股票也都開始沖擊最后一道坡。

  大盤進入了最后沖刺階段。

  同樣進入沖刺階段的,還有初三的許逸姍和高三的沈樂樂。

  沈樂樂經常會在復習疲累的時候給許逸陽發幾條短信,但沒有再約他見面,因為她也不想耽誤許逸陽復習。

  到了六月中下旬,大盤繼續上漲,已經無限接近1700點。

  整個證券市場已經是一片瘋狂,持續的上漲行情,讓大量普通人也按耐不住,開始跑步進場。

  許逸陽曾聽過一個理論,牛市中,如果連小區門口搬馬扎曬太陽的老爺子,都跑去證券大廳坐著看大盤了,那就可以考慮撤退了。

  因為,接盤的散戶已經大規模抵達戰場……

  每一波大漲的牛市行情,都像是一場擊鼓傳花。

  誰能在最高價位把股票出手,誰就能鎖定最大的利益;

  而同樣,在最高價位接盤的,必然要在牛市轉熊的時候承受損失;

  所以牛市如果抓不住頭和身子,就最好別抓了,抓到牛市的尾巴,搞不好比經歷一場熊市還要慘。

  不過,許逸陽這次把牛市從頭抓到了尾。

  他的南洋實業,股價一路上漲,已經超過30元,其他股票也都已經上漲到了高位。

  許逸陽的持倉成本還在穩中有降,持倉還在增加。

  根據許逸陽的記憶,5·19的尾巴已經來了。

  是時候抽身了。

  于是,他的五個賬戶,同時開始穩步出貨。

  在他出貨的過程中,南洋實業的股價一路沖過了33元、沖到了34元,其他股票也同樣在繼續上漲。

  這時候,大量涌進的散戶并不知道自己抄在了山頂,還在做著發財美夢,瘋狂買進。

  散戶的推舉,把大盤送到了行情最頂端。

  許逸陽在大盤開始爬最后一個坡的時候開始清倉,一直清到大盤到頂、繼續向下再走下最后這道坡。

  大盤既然開始向下,那就一定是行情到頭了。

  許逸陽用了幾天時間,終于在大盤開始下跌后不久,把自己所有的股票全部出手。

  印花稅千分之四,傭金千分之三點五,炒股的收益不用繳納個稅,許逸陽五個賬戶內的金額加起來,一共是6435萬。

  相比2100萬的入場金額,凈利潤4335萬人民幣。

  如果去掉1200萬預存聽課卡的收入、去掉許諾趙翰生老先生的180萬分成收益、去掉趙全斌的本息350萬,屬于他自己的資金為4705萬!

  一場行情,讓許逸陽賺了四千多萬。

  許逸陽激動難耐。

  作為一個重生者,自己的絕對優勢,在這次5·19行情里,體現的淋漓盡致。

  最低點進入,最高點抽身出來,踩穩了整個行情。

  在這之后,大盤也結束了持續的上漲,開始下跌。

  不少后進來的散戶,已經體驗到了套牢的滋味。

  許逸陽沒再關注暴跌的大盤,而是把五個證券公司賬戶里的錢,全部提現到銀行賬戶里。

  錢都轉出來之后,他就直接把五個客戶端全部卸載了。

  許逸陽知道自己的斤兩,炒股雖然也有點基礎,但未來一兩年之內沒有好的行情,就自己這點水平,未必能在股市里賺到什么錢。

  所以,股市現在對他已經沒有任何吸引力。

  他的注意力,開始聚焦到了藤訊的身上。

  現在錢有了、行情也結束了,他也已經在OICQ上蹲了馬總兩個多月了,也是時候該粉墨登場、跟馬老板接觸接觸了。

  于是,當天晚上結束課程回到家,他打開自己的電腦,登陸OICQ,在好友搜索框里,輸入了10001。

  回車,等待……

  pony的昵稱再度出現在搜索框中。

  這次,許逸陽沒多想,直接點了添加。

  對方需要驗證身份,許逸陽便在驗證信息里寫道:“你好,我是天使投資人,對OICQ很感興趣。”

  點擊發送的那一刻,許逸陽緊張的連呼吸都有些急促。

  不是他沒出息,而是這背后蘊含的財富,實在是他以前根本不敢想象的。

  在1999年投藤訊一筆錢、占個3、40%股份,就算以后藤訊融資的時候自己不跟投、每一輪融資都跟著稀釋股份,等藤訊上市之后,至少也能保住20%的股份,十年后,能保住10%的股份。

  10%的藤訊股份,高的時候值四五百億美元。

  許逸陽上輩子也就是個小老板,打死他也不敢想四五百億美元,所以他怎么能不激動。

  南方,深市。

  偉大的改革開放政策,讓這個小漁村在短短二十年時間里飛速發展。

  現在,這里不止是華夏改革的橋頭堡,也是華夏高新產業發展的搖籃。

  在這個夜晚,28歲的馬化藤正坐在電腦前,守著一大堆OICQ的客戶端,以及一堆不斷閃爍的用戶頭像忙碌不已。

  這臺配置不算高的電腦,因為運行了十幾個客戶端,又一直在收發大量信息,顯得有些卡頓。

  不過馬化藤早就已經習慣了。

  這十幾個客戶端里,只有一個是他個人的號碼,剩下的,全是他用后臺開通的大量馬甲號。

  這些馬甲號無一例外,全部都用了女性的頭像、昵稱與資料。

  沒錯,后來身家數百億美元的馬總,現在正在扮演著各路女網友,忽悠那些夜里寂寞、無所事事的男網友們。

  這也是沒辦法的辦法,因為OICQ的早期用戶,男女比例實在太失衡了。

  70%以上都是男性用戶,而且很多人就是來找女孩子聊天的,所以女孩子僧多肉少。

  如果沒有女孩子陪他們聊天的話,他們可能就直接流失了。

  所以,馬化藤也只能用這種手段,挽留住那些寂寞的男性用戶。

  他面前的對話框,是一個名叫“傷感的聽雨人”,而他自己的昵稱,叫做“南國的雪”。

  這個傷感的聽雨人,已經跟馬化藤聊了三天。

  馬化藤扮演的,是一個剛走出大學的南方姑娘,

  而對方則告訴他,自己是一個在北方渤海灣搞海鮮養殖的暴發戶。

  對這個說辭,馬化藤是一萬個不信的。

  就像他知道自己不是女人一樣,他也知道對方絕不是什么搞海鮮養殖的暴發戶,因為暴發戶才沒這個工夫來網聊。

  而且,馬化藤使用的這款客戶端,是附帶后臺權限的,可以看到對方的登陸IP。

  IP地址顯示,這哥們在川省的省會,川都。

  你在內陸養海參?騙鬼呢?

  要不是為了給OICQ穩住一個忠實用戶,自己才不陪你在這鬼扯。

  想到這兒,馬化藤也感覺一陣慚愧。

  畢竟,對方騙自己的,只是一個身份。

  自己騙對方的,不光是身份,還有性別。

  說起來,自己比他還要過分一點……

  于是,他不由感慨,這種日子,什么時候才是個頭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