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八十五章 扶他上馬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重生創業時代

  翌日一早。

  張愛學干干脆脆的跟呂培領了離婚證。

  呂培領完證出來的時候,歡天喜地的鉆進了一輛大眾桑塔納。

  張愛學也感覺如釋重負,蹬著自己的大二八,直接去了少年宮,在少年宮附近找起了房子。

  許逸陽一早就給賣教具的打電話,添置了四十套桌椅,給張愛學準備出了一間教室。

  兩天之后,精神頭恢復不少的張愛學找了過來。

  學校的工作已經交接完畢、婚離了、房子租了、家也搬了,算是都安頓好了。

  許逸陽聽說他已經離婚了,不由得感嘆,他做事其實還是挺干脆的,但前提是他自己要先想明白。

  隨后,許逸陽帶他大概參觀了一下佳陽教育的硬件設施。

  參觀的過程中,許逸陽看得出,張愛學情緒挺激動。

  他應該很熱愛教師這份工作,現在有機會重新站在講臺上,對他來說,是一種救贖。

  許逸陽帶他參觀了給他準備的小教室,介紹道:“這間教室是按照八十人配置的,整體跟咱們營州一中差不多,回頭我給你準備一臺電腦,你可以學一學怎么用電腦做課件。”

  “好!”張愛學點點頭,走到講臺上,摸著嶄新的綠底黑板,感嘆道:“才離開幾天,就感覺跟幾年一樣……”

  許逸陽笑道:“張老師,咱倆定一下課程,定好了就開始招生了,你也能盡快開始上課。”

  說著,又問他:“初中、高中的數學你都能教嗎?”

  “當然。”

  許逸陽點點頭,說:“數學補習的需求主要就集中在中學生,那我們初期就從初一到高三,各開一個班,你看如何?”

  “好。”張愛學說:“那我回去之后就開始準備教案。”

  許逸陽說:“那我就讓人做海報,開始招生了。”

  “行!”

  跟張愛學確定好課程,許逸陽便讓廣告店的李楠做了幾套易拉寶。

  易拉寶上,除了寫明數學班的具體情況之外,還有張愛學的個人簡歷。

  張愛學,1988年考入齊魯師范大學,1992年畢業后進入營州一中擔任數學教師,有7年教師經驗。

  不過,雖說他教學質量很好、也很認真,但卻一直沒能評個榮譽稱號,估計是因為不太會經營人際關系的緣故。

  數學輔導班的價格,也暫定為8節課100元,行情價。

  李楠把易拉寶做好之后親自送了過來,許逸陽便把易拉寶分別放在了樓下入口、樓上入口,以及家長休息室的門口。

  許逸陽覺得,雖然張愛學的簡歷沒什么特別出彩的地方,但起碼守著少年宮七千英語班學生,招生肯定不會太難。

  不過,現實情況卻打了許逸陽的臉。

  易拉寶掛出的當天下午,兩節課一共來了四個班640名的學生,家長也來了很多,但報名數學培訓班的,只有15人。

  640人,轉化15人,轉化率只有2.3%……

  按照現在44個班,7040名學生計算,2.3%的轉化率,最多也就能收162個學生。

  在許逸陽看來,這個轉化率實在太低了。

  而且,還是分了六個班,一個班平均下來才二十多人。

  旁邊英語課一個班一百六十人,張愛學一個班二十多人,這對他來說肯定也是個打擊。

  許逸陽對這個奇低的轉化率很是納悶。

  于是他趁著課間和放學后,咨詢了一些學生家長。

  這一問才發現,其實自己英語班的中學生,有一半以上都正在補習數學。

  而且,這些已經在補習數學的學生,幾乎全都是跟著自己在學校老師補課。

  從家長的敘述中,許逸陽得知了一個最重要的原因:

  家長覺得,讓孩子跟著學校的老師補習,能附帶提升老師平時在學校對孩子的態度。

  因為老師對課外還跟著自己補習的學生,普遍都會額外照顧一些。

  這也可以理解,算是一種潛規則。

  老師自己也很清楚,開補習班,最好的生源就是自己的學生。

  所以他們也都在私下里積極開發自己學生的家長,能開發的都盡量開發完了。

  像張愛學這種,專門避開自己學生開補習班的傻子,實在是太罕見了。

  而且,許逸陽也知道,張愛學跟自己沒法比。

  自己當初算是橫空出世的英語天才,通過給外賓做翻譯,鋒芒一下子就蓋過了所有的英語老師,這就是出道即巔峰,沒人比得了。

  可張愛學沒這個橫空出世的機會。

  營州像他一樣的數學老師,至少幾十人不止,有的經驗還比他豐富,還帶著各式各樣的榮譽稱號。

  所以,張愛學毫無優勢。

  雖說要收一百多個學生的話,也能讓張愛學賺得比在學校多不少,但許逸陽還是覺得差點意思。

  他覺得,自己的英語班在策馬狂奔,如果張愛學來了,只能一路小跑,他肯定也很難受。

  所以,自己必須得想辦法扶他上馬才行!

  可是,沒有任何優勢的情況下,怎么扶呢?

  現在想想,當初林天怡面臨的困擾,應該跟自己現在一樣。

  她當時的解決方法,是偽造馬明明的簡歷,但自己肯定不能這么做。

  想到這,許逸陽忽然想,干脆自己先去挖一個名氣更大的數學老師過來,把張愛學跟他捆綁在一起銷售,等張愛學把自己的名氣打出去,就能夠獨當一面了。

  上輩子,許多名師班都是這樣的操作模式。

  比如某知名鋼琴家的名師班,一期二十節課,學費三萬,該知名鋼琴家親自教授的課程可能只有一節,剩下的全是由有實力但沒名氣的老師代替。

  這樣,名師省事又不少賺,沒名氣的老師也有了露臉的機會,等名師班結束之后,也能從名師班的學員中,轉化一部分到自己這。

  于是,他找到張愛學,問了他一個問題:“張老師,咱們齊魯,哪個數學老師的影響力最大?”

  張愛學不假思索的說:“肯定是趙翰生教授。”

  許逸陽問:“這位是什么來頭?”

  張愛學立刻向他介紹起來。

  趙翰生,出生于1937年,泉城人,1957年考入華師大,畢業之后一直在齊魯從事中學教育工作。

  趙翰生大半輩子一直都工作在中學教育第一線,幾乎把一位中學教師能拿到的榮譽拿了個遍。

  一直到五十五歲的時候,才因為身體原因,從教育第一線退下來,到省廳基礎教育處,擔任中學數學組的組長,同時還擔任齊魯師范大學的客座教授,張愛學當年就上過他的課。

  齊魯中考規則歷經多次改革,2000年以前,語數外這三個重點科目,采用全省統一試卷。

  而且趙翰生從十幾二十年前開始,一直到前兩年,一直參與、領導全省中考數學試卷的命題工作,歷任數學命題組的組長,甚至還多次參與全國高考數學試卷的命題。

  所以,趙翰生絕對是整個齊魯省內,中學數學教育的權威。

  就連他編撰的數學教材,也是省內除了黃崗、海淀教材之外,賣得最好的。

  而且,張愛學聽說,趙翰生是去年才剛剛退下來,今年不再負責中考數學命題。

  許逸陽大喜過望,這不就是自己要找的名師嗎?

  別的不說,單就他多年主導中考數學試卷命題的資歷,就足以讓那些初三學生家長視為大神了!

  畢竟,他肯定比誰都清楚中考數學的命題習慣。

  這樣的大神,別說一期100元,一節課100元怕是也會門庭若市!

  因為哪怕能押對一道大題,也值回票價了!

  得想個辦法,把他請過來!讓他幫張愛學打開局面!

  于是,他立刻給教育廳、出版社分別打了電話,想咨詢趙翰生的聯系方式。

  但是,兩邊都沒給他透露任何信息。

  許逸陽一籌莫展,他想去泉城找趙翰生一趟,但也不知道該從哪找起。

  這時候,他忽然想到胡秉文。

  趙翰生是華師大畢業的,那跟胡秉文是校友啊!

  搞不好,胡秉文可能認識他!

  于是,他躲著張愛學,給胡秉文打了個電話。

  電話一通,許逸陽便笑著說:“胡教授您好!”

  胡秉文笑著說:“小許,你打電話來,不會是要反悔吧?”

  許逸陽笑道:“當然不是,您放心,九月初我一定準時到學校報到!人格擔保!”

  胡秉文這才松了口氣,說:“我好幾次做夢,都夢見你爽約,搞得我一天到晚提心吊膽。”

  許逸陽嘿嘿一笑,順勢又道:“其實我打電話給您,是想跟您打聽一個人。”

  胡秉文好奇的問:“你想打聽什么人?”

  許逸陽說:“您認不認識我們齊魯基教處,一位名叫趙翰生的老先生?他好像跟您是大學校友!”

  胡秉文笑著說道:“他是我在華師大的老師兄啊!我們幾十年的老朋友了,你怎么想起來打聽他?”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