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六十八章 富貴險中求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重生創業時代

  林天怡把廣告打出去的當天,立刻就嘗到了巨大的甜頭。

  她的廣告,精準的擊中了家長的心理,家長完全被這個馬明明的優秀資歷所吸引。

  這讓林天怡復刻了許逸陽招生時的壯觀場景,一天時間,就招了一千多個學生!

  一千多個學生,對應的就是十幾萬塊的學費,林天怡興奮的不得了。

  不過,她的表妹馬明明倒是有些擔憂。

  她本來不想偽造自己的簡歷,可架不住表姐堅持,再加上表姐把底薪提到了一千塊,于是她便接受了這種安排。

  眼看已經收了一千多個學生,明天還可能會收到更多,她心里也開始有點慌。

  私底下,馬明明問林天怡:“姐,如果讓人發現我的簡歷造假怎么辦……”

  林天怡微微一笑,胸有成竹的說道:“你當你姐傻啊?昨天下午,我就已經給中海外以及華師附中打過電話了,我在電話里說想咨詢一個學生以及一個老師的信息,但他們根本不愿意告訴我,所以,別人打電話問,肯定也問不出什么來。”

  馬明明驚訝的問:“他們什么都不說嗎?”

  林天怡點了點頭,說:“他們對這種事情非常敏感,說這些屬于隱私信息,想查證這些信息,必須先由所在單位開具介紹信,而且介紹信里要明確解釋查詢這些信息是出于什么動機,還要加蓋公章,然后學校那邊會根據情況,評估是否幫忙查證。”

  說著,林天怡笑著說道:“你覺得家長會為了一百塊錢學費,花這么大力氣去查證你的簡歷?”

  馬明明雖然稍微松了口氣,可心里還是覺得有些有點慌。

  林天怡見她這么緊張,直接從今天的收入里,拿出兩千塊錢來,遞給她,說:“明明,富貴險中求,這是姐給你的紅包,你安心跟著姐干,姐肯定不會虧待你!”

  周一大早,許逸陽便起床開始繼續復習功課。

  不過,因為想到要確認一下那個馬明明的簡歷,于是他便在八點多的時候,給中海外的對外辦公室打了個電話。

  今天是周一,所以電話很快便打通了。

  電話里,許逸陽直接咨詢對方,能不能幫忙查一下1990屆的學生信息,里面有沒有一個叫馬明明的學生。

  可沒想到,對方直接拒絕道:“對不起,我們的學生信息是保密的,不能泄露。”

  許逸陽解釋道:“是這樣,我懷疑有人冒充你們學校的畢業生,所以想跟你們求證一下。”

  對方有些不耐煩的說:“類似的要求,我們每年會接到至少幾百上千個,每一個都要求我們查詢學校的學生信息,甚至還有人故意用這種方式,來套取我們的學生信息,如果每個都要我們幫著查,我們的正常工作也不用開展了。”

  許逸陽不禁問:“有人冒充你們學校的學生行騙,你們難道不在意嗎?”

  對方有些好笑的說:“先生,我們是學校,不是公安局,打擊行騙不是我們的工作范疇,你知道每年有多少人冒充清華的畢業生嗎?如果清華每個都要去管,那招一萬名職工也不夠用。”

  許逸陽無奈的問:“那什么情況下你們才會配合查證?”

  對方說:“如果你是用人單位,那可以由單位開具介紹信并加蓋公章,郵寄或者傳真到我們這里,不過僅限企事業和機關單位,私企的話,我們暫時不配合查詢。”

  許逸陽聽前半句的時候,還想說正好自己的佳陽教育注冊下來了,隨時可以開個介紹信,可沒想到,只幫企事業和機關查證,普通人難道還不能打個假了?

  他忍不住質問對方,可對方卻冷冰冰的告訴他,這是學校規定。

  見這邊說不通,許逸陽又跟華師附中聯系,想確認一下馬明明的工作履歷是否真實。

  這一次許逸陽學精了,他告訴對方,自己想找對方學校的馬明明老師,她家里出了重大變故,需要她立刻趕回老家,但是現在聯系不上她,非常著急。

  對方覺得事關重大,查證了人事資料之后回復道:“不好意思,我們查了一下,華師附中沒有名叫馬明明的老師,是不是你記錯名字或者工作單位了?”

  “不會,就叫馬明明!”許逸陽篤定地說完,急忙又問:“會不會是剛剛離職?”

  對方又說:“不會,華師附中從來沒有一個叫馬明明的老師。”

  這通電話,證明了馬明明的簡歷確實造假。

  起碼,她在華師附中工作的這段履歷是偽造的。

  至于她的學歷,許逸陽現在還沒有一個強有力的證據。

  想打假,口說無憑,必須要拿出足夠的證據才行。

  否則光靠一張嘴去說,其他人也未必相信。

  想來想去,許逸陽覺得,自己得想辦法逼中海外打假,因為只有他們打假馬明明,才是最權威的。

  可是,怎么才能讓學校積極打假呢?

  許逸陽仔細分析了學校方面的心態,覺得學校的工作人員之所以懶得搭理自己,是因為對冒充該學校學生的事情司空見慣,而且也不想費勁。

  不過,換個角度來看,他們不想費勁,很大原因也是因為這種事在他們眼里并不嚴重。

  那就讓他們看清現實情況、知道事情到底有多嚴重。

  許逸陽想到便做。

  他拿出昨天的報紙,把頭版印著林天怡廣告的那一張裁了下來,隨后又用筆記本電腦,打印了一份說明材料。

  材料中,許逸陽用第一人稱的語氣,客觀的陳述了一下事情經過。

  “中海外的校領導們,你們好,我是一名普通的營州市民,目前在營州,有一位名叫馬明明的培訓班教師,對外宣稱本碩均畢業于中海外國語大學,并以此為賣點,在營州發布廣告、招聘學員,一天時間便在招收了上千名學生,且該培訓班還在繼續對外招生,影響力非常大;”

  “出于對上千名學生負責的態度、也出于對貴校名聲的保護,我懇請校方幫助確認該教師的身份、學歷是否屬實;”

  “若情況屬實,我作為營州市民,代表所有營州人,感謝貴校畢業的高材生,為營州青少年所做的努力與貢獻;”

  “若情況不屬實,則懇請貴校能及時干預,這不僅是為了貴校的聲譽,更是為了營州一千多名,甚至更多的青少年負責!”

  許逸陽并沒有在這封信函中添油加醋,他的語氣和語態也都很中立、很客觀,所以這封信函也是問心無愧。

  如果林天怡沒在馬明明的簡歷上作假,這封信不會對她造成任何負面影響;

  但如果她造假了,那對不起,她必須要給營州青少年一個交代,同時為她自己的行為承擔后果。

  因為家里還不能上網,許逸陽來到少年宮,把自己寫的東西打印出來,準備跟那份報紙一起,傳真給中海外。

  剛把材料打印出來,房東陳大中便給他打來電話,一開口便心急如焚的說:“哎呀兄弟,我聽說林天怡昨天一天招了上千個學生,今天一早去報名的人又排長龍,你咋能讓林天怡那個臭娘們翻身啊……”

  許逸陽笑著說:“人家找了個厲害的老師啊。”

  陳大中脫口道:“那你也找個更厲害的老師來跟她對著干啊!這種女人,你千萬不能讓她翻身啊,不然后患無窮!”

  許逸陽道:“我沒什么好的老師資源。”

  他并不打算把馬明明簡歷造假的事情,告訴陳大中。

  在他看來,陳大中做事太沖動,又沒有很強的邏輯與章法,很容易把斗地主里的炸彈打成三帶一。

  所以,這件事,還得自己去跟林天怡掰掰手腕。

  不過,陳大中的話倒是提醒了他。

  既然林天怡能找一個不知真假的馬明明過來,自己為什么不能去找一個更權威的英語老師來撐一下場面?

  不但能增加創收,還能幫自己減輕一點壓力。

  畢竟少年宮還閑著一大兩小三間教室,也該想辦法利用一下了。

  那究竟什么樣的英語老師,在學生和家長眼里最權威呢?

  毫無疑問,當然是老外!

  看看后世那些培訓機構,新東方、華爾街、英孚,誰家沒有一大堆外教?

  這年頭,絕大多數營州市民都沒親眼見過活的老外,要是自己能想辦法弄一個外教過來,一定會引起轟動。

  到時候,就算真來個中海外的碩士生又如何?他的英語,能比英國人、美國人說的還好?

  想到這,許逸陽當即決定,正好這兩天沒課,自己明天得去趟省城,把省城那幾所好大學都尋摸一遍,說什么也要找個外教回來!順便到省城把資料給中海外傳真發過去。

  從營州去省城,大巴車需要兩個多小時,一個小時一班,非常方便。

  翌日一早,他便帶著電腦和打印好的資料,出門直奔汽運站。

  將近十二點,許逸陽從泉城長途汽車站走了出來。

  他沒有立刻去大學里找外教,而是先找了一家打印社,把自己寫的信函、營州日報的頭版都給對方傳真了過去。

  為了讓對方提高重視,同樣的內容,他連續發了三遍,相信對方在看到自己的傳真內容之后,一定會有所重視!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