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六十七章 許逸陽的七寸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重生創業時代

  周一早上,一家人都還沒從周末這筆巨額收入中回過神來,許逸陽已經找出了初中數理化的教科書,開始把自己悶在家里、全力復習。

  從初中開始復習的方式令人焦躁,但他也沒有其他的捷徑可走,只能抱著全力以赴的心態。

  一百多天的時間確實很緊,但只要確保自己復習到的知識點能夠學會并且消化,那就是在做加法,累積下去必然會有收獲。

  周三,許逸陽被通知去了一趟刑警隊,因為陳雪松的案子是重大案件,所以需要再確認一次口供。

  他聽刑警隊的副隊長李華斌說,現在警方已經拔出蘿卜帶出泥的,從陳雪松和他的同伙身上,挖出了一堆案子,還有幾個是性質極其惡劣的大案。

  據說,群眾舉報的渠道,每天還都有新的線索提供過來,如此發展下去,陳雪松能判個無期,都是上輩子燒高香了。

  隨后,許逸陽也拿回了自己之前被搶走的五萬一千七百多塊錢。

  錢到手后,他沒去存起來,而是直接拿出三萬塊,通過李楠訂購了更多種類、更多數量的定制文具。

  包括更多款式的書包、鉛筆盒、各種筆、各種本子、橡皮、尺子、圓規、美工刀等等。

  要求就是,必須全部打上佳陽教育的Logo。

  之所以要大規模擴充定制文具的種類,是因為文具銷售的利潤空間大。

  這三萬塊錢的成本,至少能帶來三萬甚至四萬的凈利潤。

  創造零售利潤只是一方面,加快消耗預存金、讓家長盡快開始第二輪預存,是許逸陽更大的目標。

  從周三開始到周五,許逸陽每天除了去少年宮上課,剩下的時間幾乎全用在了復習上,一分鐘都不敢浪費。

  與他的充實形成強烈對比的,是幾乎快要關門大吉的林天怡。

  她投資這么多錢搞了這么一個培訓中心,躊躇滿志的開始招生,從上周五一直招到這周五,總共才招了個五十多個學生。

  以她的投資規模,以及每個月的運營成本來看,這五十多個學生,還不夠塞牙縫的。

  之所以這么慘,原因無他,全是受了許逸陽的影響。

  而且有一件事情讓林天怡非常難受,她本來是準備招夠幾個班就趕緊先開課,然后一邊上課一邊繼續招生。

  但現在招的五十多個學生,還不夠一個班的人數。

  可是,她的表妹已經交接完了自己的工作,投奔她來了。

  林天怡沒法讓她立刻開始工作,只能暫時讓她住在自己家里,等招生這邊有所起色。

  她的表妹眼看暫時只能待業,心里也后悔不已,于是便隱晦的跟林天怡說了一嘴,如果這邊再開不了課的話,自己就回泉城了。

  這讓林天怡更感覺內憂外患。

  她之前許諾表妹,一個月給她八百塊錢工資還加獎金,可是現在她沒法讓表妹開課,因為一個班就那么點學生,還分成初中高三個班,

  開課就是血賠。

  就像是一艘可以容納上千人的游輪,如果載著五十個客人就起航了,這一趟注定要賠個底兒掉。

  如果一直這樣,還不如直接取消行程,還能及時止損。

  可是,她也不敢繼續這么吊著表妹,否則萬一她真走了,自己的培訓班沒了老師,更完蛋。

  幾乎被逼到絕路上的林天怡,仔細剖析起了眼下的情況。

  自己的口碑比不過許逸陽、名氣比不過許逸陽、權威性也比不過許逸陽。

  而且,自己這個表妹的教學能力,怕是也比不過。

  難道就沒有一點反擊的余地了嗎?

  林天怡苦思冥想,忽然看了身邊的表妹一眼。

  一個念頭在心底萌生出來。

  表妹不是本地人,這也就意味著,營州除了自己家人之外,沒人認識她。

  既然這樣,那自己為什么不好好包裝包裝她呢?

  口碑名氣比不過許逸陽,權威性起碼可以包裝一下吧?

  他許逸陽再厲害,不還是個高中生嗎?

  那自己就把表妹包裝成碩士生、博士生!

  這樣一來,總比他一個高中沒畢業的小子,要權威的多吧?

  至于具體教學的質量,那得是學生交錢來學了才知道的,再說,都是一些小孩子,他們哪能分辨出誰好誰壞?

  林天怡感覺眼前一亮,急忙問表妹:“咱們華夏最好的外語大學是哪一所?”

  表妹想了想,說:“一個燕京外國語大學,一個中海外國語大學吧,實力差不多,據說是中海的強一點點。”

  林天怡點了點頭,嘀咕道:“燕京離得近,容易穿幫,那就中海吧!”

  此時,她心里已經有了主意。

  打蛇打七寸,她覺得,自己已經摸到了許逸陽的七寸在哪。

  轉眼又到周六。

  過去的一周時間,許逸陽一直在努力復習。

  雖然慢,但確實有成效。

  他覺得,照這么穩扎穩打的復習下去,今年考不上大學也不要緊,還可以再復讀一年,雖說是萬里長征,但只要往前走了,就一定會離重點更近。

  周六這天,許逸陽一整天都在忙著上課。

  由于是全天課程,一共有八節課,所以從早到晚還真是累的夠嗆。

  幸虧有PPT課件和揚聲器,前者讓自己大幅度降低在黑板上寫字的工作量,后者則大大降低了嗓子的損耗。

  周日一早,許逸陽七點半就來到少年宮,不過杜文娟和張寧來得比自己還早,已經開始打掃衛生了。

  見許逸陽來了,杜文娟急忙遞給他一份報紙,說:“老板,咱們又有競爭對手了。”

  許逸陽接過報紙一看,今天的營州日報,頭版竟然被林天怡的“愛樂培訓”包了。

  跟自己的廣告布局差不多,她的頭版也是純文字廣告,第一行寫著:

  第二行起:“愛樂教育重金聘請特級導師馬明明來我市授課!”

  “馬明明老師履歷:1972年出生,1990年以優異的成績,考入國內最好的外國語大學——中海外國語大學,并于1994年取得本科學位;”

  “同年,考入中海外國語大學研究生院,并于1997年取得英語專業碩士學位;”

  “在校期間,馬明明多次獲得優秀學生獎、最佳進步獎、十大校園杰出青年獎、中海大學生英語口語大賽一等獎;”

  “馬明明于1997年9月正式參加工作,曾在中海排名前三的華師附中擔任英語老師,在校任教期間,曾連續兩年獲得全校最佳英語教師稱號。”

  最后,還有一句結束語:“給孩子選老師,學歷、資歷、經歷,缺一不可!”

  許逸陽一下子就看出這句話的潛臺詞,林天怡這是拿話擠兌自己呢。

  自己高中沒畢業,也沒有教師資歷,由于年齡小,外人看來也更不可能有什么經歷。

  看到這,許逸陽心里自然有些不爽,同時也有了幾分提防。

  從簡歷上看,這個馬明明確實是個牛人,而且還是老婆顧思佳的同校師姐。

  她的本碩都在中海外國語大學就讀,又得了一大堆的獎,甚至還在華師附中擔任過英語老師,可以說從本科到研究生再到工作單位,都是一流水準。

  這樣的人才,別說來營州,就算在省城,也沒幾個人能敵得過。

  林天怡有這么一個人才在手,搞不好這次真能翻身。

  不過,許逸陽忽然在心里問自己一個問題。

  這個馬明明既然這么厲害,為什么要來營州當補習班老師?

  而且還是給別人打工,這可真有點解釋不通了。

  許逸陽自己做過很多年培訓,跟許多優秀的老師打過交道,在他的經驗里,凡是好學校的老師,多數不會隨便辭職下海。

  如果一個年輕教師,能有馬明明這樣的學歷和工作機會,那她在華師附中這樣頂尖的高中工作幾年,評評職稱、搞搞教學研究、偶爾做點課題研究、再發表三兩個研究成果,用不了幾年,在體制內前途肯定是一片光明。

  為什么要辭職下海做培訓班老師?

  就像是米其林三星的大廚,從大城市來到營州路邊小飯館當了個主廚,能力與職位完全不對等。

  所以,許逸陽推斷,這件事必然有妖。

  而且,培訓機構的老師群體,一向是簡歷造假的重災區。

  所以他幾乎可以斷定,這個馬明明的履歷應該全是偽造。

  不過,這年代想證明一個人學歷、履歷偽造確實很難。

  沒有互聯網,學位證書和工作履歷都很難確定真偽。

  這年頭,偽造簡歷、偽造畢業證書、甚至偽造身份證件的人多如牛毛,普通人想求證十分困難。

  許逸陽一想到這,先打電話到中海114,查中海外國語大學的聯系電話。

  他想先跟中海外國語大學聯系一下,求證一下1990屆的新生里,有沒有馬明明這個人。

  但沒想到,今天周日,中海外對外辦公室的電話一直無人接聽。

  許逸陽又打給華師附中,能找到的電話號碼也同樣無人接聽。

  看來,想求證這個馬明明到底是不是偽造簡歷,只能等到周一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