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六十二章 按在地上摩擦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重生創業時代

  翌日一早,許逸陽便先去了營州日報社。

  整個營州一直以來,只有營州日報這一份報刊。

  營州日報屬于市委直管的機關報,雖然營州人口也就兩百多萬,但這報紙發行量倒是不算小,卻足有將近十萬份。

  這主要是因為市委補貼,從市委到各區縣、鄉鎮村的機關單位,都是人手一份;

  除此之外,全市的企事業單位也都批量訂購,基本也能做到人手一份;

  而且這報紙賣得很便宜,五毛錢一份,量大價廉不說,還都是一些本地的新聞資訊,所以不少市民也都喜歡訂上一份每天看一看。

  許逸陽來報社,是打算在明天的營州日報上,打一份招生廣告。

  林天怡不是剛開了英語口語培訓班嗎?還花錢在營州日報的第三版上打了個廣告,想大張旗鼓的招生。

  這么關鍵的時候,自己要不出來搶她一波生意,都對不起她之前給自己的特殊關照。

  許逸陽這一次準備用全面壓制的方式,就瞄著林天怡打。

  她想吃自己吃不掉的學生,那自己就立刻大張旗鼓的擴招,斷她的生源。

  搞培訓機構,生源就是一切的基礎。

  每一個培訓機構的老板,都會測算一個生源盈虧點,大概就是招到多少個學生,能讓自己的培訓班成本打平,這樣,生源數超過這個盈虧點就賺錢,低于這個點就賠錢。

  老師在家補習的那種,因為沒有直接成本,生源盈虧點就是一個人;

  在棚戶區租平房開小培訓班的那種,成本低廉,生源盈虧點估計也就七八個;

  許逸陽從林天怡之前刊登的廣告里,發現林天怡現在租的場地,是商業街的一個二層商鋪。

  即便是二層商鋪,價格也一定比少年宮高出很多,這意味著她的運營成本會很高,算上場地費用、裝修以及硬件成本、人力成本,估計她的生源盈虧點,至少也得在一百人以上。

  如果招不到足夠的生源,她估計挺不了太久。

  而且,她廣告上說的那個所謂泉城重點高中的英語老師,信息語焉不詳。

  一沒說這老師姓誰名誰,二沒說這老師到底在哪所中學教書、畢業自哪所學校、什么學歷,所以應該也沒有太強的號召力,全面壓制她應該還是很輕松的。

  來到營州日報,許逸陽一提自己是來打廣告的,就立刻被請進了負責人的辦公室,對方的態度好到不行。

  現在營州日報的廣告部門,每天都在為創收抓破腦袋。

  因為整個報社每月發多少獎金和效益工資,基本都取決于,上個月廣告創收搞的是好是壞。

  正因為如此,他們對待廣告業務非常上心,把不同版塊、不同大小的廣告位都進行明碼標價,價格透明、童叟無欺。

  而且辦事積極、態度親切,實在是許逸陽見過的、最沒有架子的機關單位。

  不過營州本身第三產業就不發達,所以很少有人花錢投廣告,所以大部分時間,廣告資源都賣不出去。

  許逸陽一上來,就直接咨詢了整個頭版的價格。

  頭版廣告,是整個頭版除了刊名信息、日期信息之外,其他的區域全拿來打廣告,可以說是一份報紙最重量級的廣告位。

  許逸陽之所以一上來就要買個頭版,就是要把林天怡的培訓班按在地上拼命摩擦!

  對方給他開出的報價是:頭版廣告,周一到周五,六千塊一天;周六、日,八千塊一天。

  報紙的頭版很像是酒店的總統套房,定價都很貴,但銷量都很差。

  酒店的總統套房常年是空著的,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有時候至少要空三百天。

  但即便如此,總統套房的單價仍然很貴,酒店也很少會降價銷售。

  報紙的頭版也是一樣,沒多少人買,但價格絕不能低。

  許逸陽也沒多想,直接問對方:“如果我要明天的頭版,現在還來得及嗎?”

  “來得及。”對方笑著說道:“我們這效率很高的,一般下午六點之前確定都來得及。”

  許逸陽便道:“行,那我要了。”

  隨后,許逸陽跟報社的工作人員定好了廣告內容和排版、直接全額付了八千塊錢廣告費。

  明天,也就是星期六的一大早,許逸陽整個頭版的廣告,就會在營州日報上刊登了。

  到時候,肯定會給那個林天怡來個措手不及。

  從報社出來,許逸陽跟賣教具的老板約好,下午送貨上門。

  緊接著又去家具城買了幾套貨柜、貨架,以及公共場所、汽車站用的那種四人位長椅。

  好在這些都有現貨,上午付錢,下午就能送貨上門。

  訂好了這些,許逸陽又給廣告店的李楠打了個電話,詢問自己定制的那批文具什么時候能到。

  李楠給他的答復是,車下午五點到營州汽車站,到時候他會去接貨,然后給送到少年宮來。

  許逸陽對這個效率很滿意,又讓他再幫自己訂三千套聽課卡的掛帶和塑料殼。

  中午吃完飯,許媽聽說少年宮下午要進課桌、柜臺,便要跟著許逸陽去少年宮幫忙。

  許媽現在屬于在家待業的階段,四十出頭就在家無事可做,她整個人也有點不太適應。

  許逸陽一想,媽媽在家本來就閑不住,正好自己這邊也需要信得過的人幫忙,不如以后就讓媽媽來少年宮給自己搭把手。

  他跟媽媽一說,媽媽自然也是欣然應允,本身就在家閑的發慌,有點事做就再好不過了。

  母子二人一起來到少年宮,運送教具的貨車同時間也到了樓下。

  嶄新的課桌椅被工人陸續搬上樓、擺放整齊,隨后他們又將黑板和講臺裝好,教室的氛圍和感覺一下子就出來了。

  很快,柜臺、貨架和休息用的十多套長椅也來了,許逸陽便讓工人全部擺放進了最靠近樓梯口的一間教室。

  以后,這間教室就用來做招待、銷售和休息用途,可以順帶著向學生銷售一些文具,以及零食飲料,家長也可以在這休息。

  許媽當即說道:“那以后媽就每天過來幫你賣東西。”

  許逸陽笑道:“不用你親自賣東西,招兩個小姑娘過來,負責招待、登記還有銷售之類的工作,你就管管流程,管管財務就好了。”

  許媽說:“媽也不懂財務,怕管不好。”

  許逸陽笑道:“咱們這種簡單直接的業務,管錢特別容易,學生都有登記表,誰報名了、誰續費了,收一筆就記一筆,非常簡單,而且學費都是一百塊錢,沒有零頭,特別方便算賬。”

  “至于零售業務,只要訂好價格、記好我們入庫多少、出庫多少、庫存多少,這些信息計算下來,互相能對的上就沒問題。”

  許媽思忖片刻,輕輕點了點頭:“聽起來倒是不難,只要心細一些應該就能做好,媽努力試試吧。”

  許逸陽笑著說:“那真是太好了,別人管錢我也信不過,以后就讓媽來負責了,兒子一個月給你開一萬塊錢的工資。”

  “一萬?”許媽驚呼一聲,脫口道:“媽哪能要你的工資,還一萬塊錢,媽打工一年也賺不來五千塊錢。”

  許逸陽笑道:“媽,一萬塊錢不是給你自己的,是補貼家里的,至于剩下的收入,我想自己先攢著,以后好方便隨時做點啥,你可別生氣啊。”

  許媽忙道:“瞧你說的,媽可不生氣,你自己賺的錢,當然是你自己做主,真給媽的話,媽都不知道怎么處置。”

  許逸陽笑著說:“那咱就這么定了,今天就算正式上班。”

  “行!”許媽笑吟吟的說:“我就算是給兒子打工了!”

  許逸陽說:“對了媽,你看看有沒有熟悉的20歲左右女孩子,人踏實肯干,又想找工作的,招兩個過來。”

  許媽說:“行,媽給你物色物色。”

  許逸陽又問:“這種工資給多少錢合適?”

  許媽想了想,道:“年輕女孩好找工作,隨便干個導購、服務員什么的,一個月也有三四百塊錢。”

  許逸陽點點頭,說:“這樣吧,咱每月給五百,別的不求,只求人踏實肯干。”

  “行。”許媽點點頭,笑著說:“一個月五百,怕是都要搶著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