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十八章 時間不多了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重生創業時代

  林天杰回家之后,對手上受傷的事情只字不提,甚至提心吊膽的一晚上都沒睡著覺。

  他怕許逸陽忽然反悔,萬一再帶著警察和記者找上門來,那可就全完了。

  但許逸陽沒準備跟他一般見識,也顧不上跟他一般見識。

  因為,短暫的寒假已經結束了。

  他和同是畢業班的妹妹,都在初七這天正式開學。

  高中最緊張的一個學期開始了。

  兄妹倆六點多就從家出來,趕著去學校上7點10分的早自習。

  這是許逸姍第一次騎自己的新自行車去學校,所以一路上顯得特別興奮。

  到了三中門口,許逸陽正目送妹妹進校門,兩個小姑娘牽著手從自己身邊經過,然后一齊回頭、鞠躬,尊敬的喊道:“許老師好。”

  許逸陽認出了兩個女孩,雖然記不清她們的名字,但認得出,她們都是自己中級班的學生,應該都是三中的初中生。

  許逸陽急忙笑著說:“你們也好。”

  其中一個小姑娘羞答答的問:“許老師,咱們是這周日就去少年宮上課了嗎?”

  許逸陽點了點頭,笑道:“對,在少年宮四樓。”

  女孩乖巧的說:“那就周日見啦許老師!”

  “好,周日見。”

  許逸陽騎車離開三中,又遇到不少三中的學生跟自己打招呼。

  眼看這些十多歲的青少年們,都恭恭敬敬的叫自己老師,他心里頗有成就感。

  即便是到了營州一中,也還是有很多一中的學弟學妹跟他打招呼、叫他老師。

  等他回到自己班上的時候,班里的同學也都炸了。

  一幫人把許逸陽圍了起來,七嘴八舌的說個不停。

  “許逸陽,你這英語可真是深藏不露啊!”

  “許逸陽,我聽說你收了一千多個學生,真的假的?!”

  還有人說:“許逸陽,聽說你賺了十幾萬,你這暴發戶,要不要請大家吃飯啊?”

  請客吃飯的提議一出,立刻就有許多同學跟著附和:“對啊許逸陽,賺這么多錢不請大家吃飯,有點不夠意思吧?”

  許逸陽爽快的答應下來,道:“行,等高考結束,我請全班同學吃飯!”

  此話一出,全班同學頓時一陣歡呼。

  許逸陽這才從眾人的圍堵中脫身出來,坐在了自己的座位上。

  一旁的沈樂樂看見許逸陽,眉宇間閃過一抹喜色,想說什么,遲疑片刻又放棄了。

  這時候,許逸陽把沈樂樂假期之前借給自己的英語教材遞給她,笑著說道:“班長,書還你,謝謝了。”

  沈樂樂臉登時就紅了,自打在電視上看到許逸陽的英語水平,她每次想到自己借書給許逸陽的事,都覺得十分難為情,總覺得自己有些班門弄斧的感覺。

  于是她尷尬的接過書,立刻塞進了桌洞里,內心羞臊不已。

  這時,班主任張愛學邁步進來,開口說道:“同學們假期過的怎么樣?”

  大多數同學都異口同聲的回答:“不好。”

  張愛學笑道:“假期時間太短了,大家沒休息夠也可以理解,不過我們距離高考只剩下最后一個學期了,這是馬拉松的最后沖刺階段,所以大家一定要使出所有力氣、全力以赴,爭取考上一所心儀的好大學!”

  一提到高考,同學們頓時就又緊張起來。

  張愛學這時候說道:“來,我們先發一下期末考試的成績。”

  全班同學發出一聲哀嚎。

  許逸陽倒是很輕松,幸虧沒參加考試,不然自己八成要考個全班墊底。

  講臺上,班主任挨個叫名字,公布各科成績。

  第一個被叫到的就是沈樂樂。

  “語文138、英語142、數學147、物理143、化學142.5,總分712.5,全年級第一!”

  許逸陽聽的咋舌。

  沈樂樂果然是超級學霸,這個成績,高考只要正常發揮,全國大學都能隨便挑了。

  等全班同學的成績都公布完了之后,張愛學才看著許逸陽說:“許逸陽同學這次沒有參加期末考,至于為什么,相信大家也都知道了,希望許逸陽同學在這一學期能夠好好努力,爭取下次考試能比上次考試有所提升。”

  說罷,他拿出一小摞試卷,對許逸陽說道:“許逸陽,這是咱們期末考試的各科試卷以及標準答案,你自己抽時間做一下,估估分數,也好弄清自己目前在全班,以及全年級的排名。”

  許逸陽點點頭,上前把試卷拿了回來。

  他也確實很想測一下自己目前的水平能考多少分,也看看自己距離考中海外國語大學還有多遠的距離。

  這個距離,不光代表著他與學校的距離,也代表著他和老婆顧思佳的距離。

  越是這么想,許逸陽心里也就越是擔心。

  他想起看球賽時經常聽到的一句經典臺詞:留給華夏隊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現在,留給自己的時間,也不多了。

  上午的語文課、英語課,對許逸陽來說還算輕松。

  不過,數學課和物理課,他簡直跟聽天書沒什么兩樣。

  一點也不驕傲的說,這兩科老師說的任何一個知識點,他都不會。

  這讓他在高三下學期剛開學的第一天,就有了深深的無力感。

  這么看,高考九成要落榜。

  好不容易挨到了中午放學,許逸陽有些頹廢的騎車回家。

  由于許逸姍有了自己的自行車,而且她所在的三中離家更近,所以許逸陽就讓她放學自己先回,所以他也就沒再去三中。

  不過,讓他感到詫異的是,等他到家之后,爸媽正在做飯,但妹妹還沒回來。

  按理說兩人放學的時間是一樣的,妹妹路程近了將近一半,少說也比自己早十分鐘回來才對。

  正納悶的時候,許逸姍剛好開門進來,看見許逸陽坐在沙發上,便跟他打了個招呼:“哥……”

  許逸陽點點頭,卻發現許逸姍好像有點不太對勁。

  許逸姍眼圈有點紅,看起來情緒也有些低落,許逸陽第一個念頭就是,會不會在學校被欺負了。

  于是他急忙問道:“姍姍,你沒事吧?眼睛怎么紅了?”

  “沒事啊。”許逸姍強裝自然的應了一聲,說:“剛才回來的路上迷眼了,我去洗洗。”

  眼看許逸姍進了衛生間,許逸陽眉頭也不自覺的皺了起來。

  他都快四十的人了,又做了這么多年教育行業,跟青少年打過不少交道,一眼就能看出許逸姍狀態不對,而且剛才一定是在撒謊。

  想到這,他心里不由一緊,生怕許逸姍在學校受了委屈。

  等她出來,許逸陽低聲問她:“姍姍,出什么事了?跟哥說說,哥給你出出主意。”

  “哥,我真沒事兒……”

  許逸姍不自然的說了一句,隨后問許逸陽:“哥,能借我點錢用用嗎?”

  “借錢?”許逸陽心里有些疑惑。

  最早的時候,自己就給過許逸姍五百塊錢。

  寒假這些天她沒少跟自己忙活,自己陸陸續續又給了她一千塊錢,美其名曰是辛苦費,其實就是想讓妹妹當零花錢、自己隨便買點什么。

  一千五百塊錢,在現在的購買力可是很強的,許逸姍天性就儉省,這才剛開學,不能就把錢花光了吧?

  許逸陽心里有些狐疑,但他見妹妹不想告訴自己,便多了一個心眼,問她:“你要多少?”

  許逸姍急忙說:“兩百就夠了。”

  許逸陽點點頭,直接從口袋里掏出五百塊錢來,遞給她道:“有什么需要,或者有什么難題,記得一定告訴哥,知道嗎?”

  “嗯,我知道了……”許逸姍輕輕點頭,情緒透著難以掩飾的低落。

  許逸陽沒再多問。

  他知道,青春期的小姑娘,有什么事如果真想瞞著別人,逼著問是沒意義的。

  要么就一點點去引導,要么,就干脆自己去主動發現。

  許逸姍吃飯的時候狀態也有些不太對,不過許逸陽沒再多問,打算自己想辦法搞搞清楚。

  吃過飯又休息了一會兒,眼看也快到了該上學的時間,許逸陽便問許逸姍:“姍姍,一起走嗎?”

  許逸姍支支吾吾的說:“哥你先走吧,我晚點再去。”

  許逸陽心里狐疑,嘴上卻淡淡的說:“行,那我先走了。”

  許逸陽下了樓,準備推上自行車,找個隱蔽的地方先蹲著,等許逸姍出來再悄悄跟上,看看她有沒有什么異常。

  進了車棚,許逸陽推上自己的車,正要走,卻忽然覺得有點不對勁。

  哪里不對勁呢?

  他站在原地想了想,一拍腦門,妹妹的車沒在!

  家屬院的車棚是有人專門看著的,從來沒發生過丟車的事情,如果許逸姍的車沒在這,很可能就是在外面弄丟了。

  怪不得小丫頭今天的狀態不對勁,這小丫頭平時這么節儉,忽然丟了一輛一千多塊的自行車,不知道得多心疼。

  許逸陽不禁有些自責。

  早知道這樣,當初就不給她買這么貴的車了。

  一千多塊錢對自己來說無所謂,可對她來說卻意義重大,怕是她一時半會都很難釋懷。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