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十四章 公司化經營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重生創業時代

  陳大中終于想明白了。

  林天怡想拉攏許逸陽上她的船,所以先背地舉報他、讓他的培訓班開不下去,然后再笑瞇瞇的來找他談合作;

  同樣,林天怡也是看上了自己少年宮的場地,所以背地舉報自己、搞黃了自己的再就業培訓班,然后又來租自己的場地。

  在這之前,陳大中想過很多種可能,但都沒想過,會是這個林天怡舉報了自己。

  他的慣性思維讓他覺得,舉報自己的要么跟自己有仇,要么跟自己有競爭關系,要么是眼紅自己賺錢,但想一萬個人,也想不到會是打算租自己場地的客戶。

  一想到這,陳大中忍不住咬牙切齒的說:“這姓林的女人,就為了租我那塊地方,把我的飯碗都給砸了!夠狠的啊!”

  許逸陽點點頭,說:“少年宮四層對中大型教育機構來說,是塊風水寶地,地段好、價格低,而且屬性明確,她想拿到這個地段,就必須先把你擠兌走。”

  陳大中氣憤的說:“非得好好教訓教訓這個女人不可!至少也得打她一頓出出氣。”

  許逸陽說:“沒必要,人家是智斗不是武斗,你要是真動手了,反而更麻煩。”

  “也是。”陳大中嘆了口氣,沮喪的說道:“其實武斗也不好斗,她還有個弟弟叫林天杰,據說是在道上混的,之前好像犯了點事兒進去蹲了一年,這才剛放出來不久。”

  許逸陽點了點頭,說:“暫時先忍了吧,畢竟人家是抓住了你的把柄,一封舉報信就能把你的飯碗砸了,想找她算這筆賬的話,就得先在她的身上找同樣的漏洞。”

  陳大中若有所思的微微點頭,隨后說道:“許老弟,你腦子轉得快,教訓姓林的這件事兒,就得靠你了。”

  許逸陽笑而不語。

  仇是肯定要報的,但是得等一個四兩撥千斤的機會。

  于是,他笑著問陳大中:“合同的事,怎么說?”

  陳大中急忙表態道:“老弟,少年宮你放心用,別人給再多錢我也不毀約了!”

  說完,又叮囑一句:“你一定得好好干,最好是擠兌的那個姓林的沒飯吃,也算是給咱倆都出口氣了!”

  許逸陽道:“好,我盡量。”

  隨后,許逸陽又道:“對了,林天怡那里,你就別打草驚蛇了,我想先看看她下一步有什么打算。”

  陳大中點點頭,說:“那我先打個電話,就說這地方我收不回來。”

  林天怡此時剛回到自己的琴行,接到陳大中的電話,氣不打一處來。

  她甚至在電話里給陳大中畫餅,承諾只要陳大中把地方租給他,第二年她續租的時候租金上浮20%,但陳大中依舊以違約金太高為由拒絕了。

  林天怡憤怒的把手機拍在柜臺桌面上,她的弟弟林天杰急忙問道:“姐,怎么回事?誰惹你了?”

  林天怡氣惱的說:“別提了,出去這一趟,什么事都沒辦成!”

  “咋了?”林天杰急忙追問道:“姓許的那個小屁孩,沒答應跟咱合作?”

  “嗯。”林天怡悻悻的說:“死活都不答應。”

  回想許逸陽看自己的眼神,和他臉上那種與實際年齡很不相符的玩味笑容,林天怡心里更郁悶,說:“姓許的那個小子真是個人精!無論我怎么說,他都完全不動心、直接拒絕,我甚至懷疑他已經猜出是我舉報的他了。”

  林天杰微微一怔,隨即才安慰道:“不答應也無所謂,反正他的培訓班也干不下去了,要是開學以后一中還敢給他提供教室,咱就給教育局寫信告他!”

  林天怡煩躁的說:“告什么告,那小子已經先我一步,把少年宮從陳胖子手里租走了!”

  “臥槽……”林天杰驚呼道:“那小子還要接著干?!”

  林天怡點了點頭,說:“已經開始招生了。”

  林天杰不由懊惱道:“姐啊!陳胖子剛把場地騰出來的時候,我就跟你說了,咱把月租跟他談到三千三左右就差不多可以拿下,你不愿意,非要再抻抻他,這下抻毀了吧……”

  林天怡也是后悔不已的說:“我當時覺得陳胖子應該是正是最愁的時候,他那個地方那么大,教育局又有那么多限制,一時半會根本就租不出去,抻他兩天他更難受,到時候最多3100,甚至3000就能拿下,我哪想到姓許的那個小子,能半道插我一杠子!”

  林天杰憤憤的說:“要不我去找找那小子,我有的是辦法,讓他老老實實把少年宮給我吐出來!”

  “你行了!”林天怡煩躁的說:“上次怎么進去的,自己心里還沒長記性嗎?”

  林天杰撇撇嘴:“上次我那是被人給算計了,那小子不過就是個高中生,我嚇唬嚇唬他還不容易嗎?”

  林天怡氣憤的說道:“我警告你,不要再亂給我惹麻煩了,你知不知道就因為你蹲過監獄,多少家長不敢把孩子送到我這來學樂器?你要是再進去,別說你倒霉,連我這生意都讓你毀了!”

  “好好好……”林天杰見姐姐真動氣了,急忙說:“我不去還不行嗎,咱想想接下來怎么辦?”

  林天怡皺眉道:“怎么辦?當然是繼續找地方、跟他競爭了!”

  說著,林天怡又咂嘴道:“不過我想不明白,他一個人搞培訓班,要那么大的地方干嘛,用的過來嗎?”

  林天杰說:“他該不會跟咱們想的一樣,要全面開花吧?”

  林天怡嘀咕道:“不太像,培訓機構這種模式,大城市也才剛起步,一個高中生,格局應該沒那么大吧。再說,他還要準備高考,哪顧得過來。”

  說著,林天怡一臉愁容的說:“這小子影響力確實很大,我在外面看了一會,大部分學生家長聽說他要繼續開課,想都不想就搶著付錢,而且他價格壓得低,這么受歡迎還不漲價,有他在的話,英語培訓還真是不好做。”

  許逸陽的招生告示在教室外貼出來之后,下午、晚上來上課的一共五個班、400名學生中,報名的一共有378人。

  學費收入37800。

  雖說自己還沒出去貼廣告,但因為口碑效應早就有了,自己要重新開班的消息也就立刻傳了出去。

  一些之前沒能報上名的學生家長,從其他家長那里聽說自己要開班之后,也著急忙慌的過來報名。

  新生一共報了208人,學費收入20800。

  許逸陽盤了一下賬。

  今天的新增入賬,一共是58600。

  自己寒假招生的時候,一共收入64000,當時在自己的賬戶里存了58300,剩下的基本上都給爸媽了。

  今天中午取了兩萬交房租,又取了兩千交課桌教具的定金,支出一共是22000。

  現在又入賬58600,總資產一共是94900塊。

  以后上課按照每節課160人的配置,八個班的總人數就是1280人,還有將近700人的名額空余。

  畢竟現在自己的名聲在外,重新開班的消息逐漸傳出去之后,到正月十三開課之前,全部招滿的問題不大。

  那樣的話,還能進賬七萬左右。

  一千多名學生,每人每月五十元,一個月的學費收入就有六萬。

  許逸陽覺得,既然攤子上手里有錢,那就得加大一點投入,把事情做的更正規一些,起碼先公司化運營。

  現階段,教育部門只對民辦學校,也就是執行正規全科教育的機構,有比較明確的資質要求。

  如果民間資本開辦全科教育的學校,是需要辦理社會力量辦學許可證的。

  但培訓班因為種種原因,在實際操作的過程中,暫時還不受這種限制。

  目前營州所有的培訓班,也都是無證經營,屬于野蠻生長的紅利期。

  根據許逸陽的經驗,各地教育部門針對培訓班的約束,也都是先從學科類培訓班開始的。

  所謂學科類培訓班,就是教學內容與英語、數學、物理、化學這些學科直接掛鉤的培訓。

  許逸陽的口語班相對還好規避,他教的不是學科英語,而是英語口語,和學科沒有直接關系。

  他可以把口語培訓班,包裝成非學科類的、偏興趣愛好性質的培訓講座。

  這樣,就能給自己建立起一道規避風險的屏障。

  不過,因為被人舉報過一次,許逸陽還是決定先公司化。

  一旦公司化,很多事情處理起來和私人就有很大不同。

  在分析了目前的相關規定之后,他決定先注冊一家個人獨資的教育咨詢類公司。

  教育咨詢類公司目前不需要什么前置審批,只要是年滿十八周歲就可以注冊,沒有什么門檻。

  至于公司的名字,他根本沒有考慮,準備直接用上輩子創業的名字,就叫佳陽教育。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