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十九章 我都要了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重生創業時代

  在許逸陽印象中,營州市少年宮最鼎盛的時期,是80年代中期到90年代中期。

那時候少年宮經常舉辦各種少年文體活,影響力很大  到了90年代末的時候,少年宮就開始走入沒落,后來就淪為培訓班的聚集地了。

  營州少年正好就在一中附近,而且緊挨著市中心,地理位置比一中還要好。

  于是,上午最后一節課下課,許逸陽便拉著妹妹,一起騎車去少年宮打探情況。

  許逸陽印象中,自己小學甚至初中的時候,一到放假,少年宮就極其熱鬧。

  不過現在,正處于寒假中的少年宮,卻顯得非常冷清。

  營州少年宮一共有四層,一樓除了大廳和幾間小教室之外,四周全是底商。

  底商有書店、文具店、書法用品店,體育用品店,基本上都是一些以服務青少年為主的商業。

  除了底商,一樓其他的小教室基本都處在空置的狀態。

  兄妹倆上了二樓,樓梯兩側全是各種培訓班。

  左手邊是一家跆拳道館,隔著玻璃窗能看到有五六個孩子正在里面練習。

  許逸姍說:“這是營州唯一的跆拳道館,收費可貴了,十二節課要四百塊,還要花一百多塊錢買衣服!”

  許逸陽點點頭:“那確實是挺貴……”

  課時價格一節課就三十多,在這個年頭確實不低了。

  而且,跆拳道那種服裝,批量從南方訂購最多十幾二十塊錢了不起了,賣一百多也真是太坑。

  這種培訓班,現階段應該就是賣個新鮮,一旦搞得人多了,價格必然會降下來,而等熱度一過去,就會大批大批的死掉。

  跆拳道館的旁邊是一家舞蹈培訓班,看外面貼著的廣告,主要以教青少年拉丁舞為主,不過似乎也沒什么學生。

  兩家培訓班的對面,是一家畫室,它的面積很大,幾乎是跆拳道館和舞蹈培訓班的總和。

  畫室的學生明顯比跆拳道班和舞蹈班要多很多,而且許多學畫畫的人,年紀都和許逸陽相仿。

  許逸陽一開始還有些詫異,但仔細一回想,就立刻明白了其中緣由。

  很多高中生為了降低高考難度,都會選擇文體路線,除了體育特長生,最多的就是繪畫和音樂這兩大類。

  畫室有高考這么重要的元素做加持,生源自然少不了。

  再上三樓,一多半的面積租給了一家健身房,健身房里除了器械部分,還有一個拳臺,做拳擊和散打培訓。

  剩下的面積空著,大概有一間半教室那么大,上面還貼著招租廣告和電話。

  許逸姍隔著窗戶看了一下,驚喜的說:“哥,這個地方很大啊,比電教室還大一點!”

  許逸陽點點頭,咂嘴道:“旁邊就是叮叮當當的健身房,還有學打拳的學生,在他們旁邊根本沒法好好上課。”

  于是,他指了指四樓,對許逸姍說:“再上一層看看。”

  到了四層,正對著樓梯口的地方貼著一張紅色廣告紙,黑色毛筆寫著:“四層五百平出租,可分割可整租,聯系電話……”

  許逸姍立刻興奮的說:“哥,這一層都空著,可以在這租一塊地方!”

  許逸陽點點頭:“看著是挺好,走,看看格局。”

  四層左右兩側加起來共有五個長方形房間,一側是兩個大面積的房間,大概都在一百三十平米,另一側是三個房間,面積在七八十平左右。

  五個房間里雖然都空空如也,但門窗完好、地磚完好、墻壁也很干凈,比一般學校條件還要好一些。

  許逸陽一眼就相中了這個地方。

  這里有兩個一百三十平的大教室,每一個都可以很輕松的坐下一百五六十個學生。

  自己如果拿下其中一間,就可以把一個班的學生數量擴充一倍。

  這樣一來,每個課時的利用率也能翻倍。

  而且,改造這個地方也不需要多少成本。

  買幾十套雙人桌椅、買一塊黑板、買一套音響,再搭配一臺電腦、一臺投影儀就足夠了。

  由于沒有什么硬裝的需求,所以也不用耗費太長時間來改造,東西到了往里一放就可以開業。

  于是許逸陽立刻記下電話,下樓找了個IC電話亭,給對方打了過去。

  接電話的是一個男人,許逸陽表明自己想租少年宮的商鋪,對方便直接問:“你要多大的?”

  許逸陽說:“我想要最大的那間,費用怎么算?”

  那人說:“最大的134平,9米寬、將近14米長,適合搞舞蹈培訓,一年起租,月租1500。”

  1500一個月?

  這租金便宜到讓許逸陽不敢相信。

  這么好的地段,怎么會這么便宜?

  想到這,許逸陽故意問:“咱們這少年宮的場地,使用上有什么限制嗎?”

  “那當然有了。”

  對方脫口道:“市里有要求,少年宮里面只能做青少年相關的教育培訓,以及業余愛好的相關產業,其他的統統不行。而且還不能是純賣東西的,得以青少年服務為主。”

  許逸陽恍然大悟。

  怪不得這么便宜,原來是限制用途的。

  看來,這地方雖然是承包給了私人,但畢竟還是掛著少年宮的牌子,所以業務上還得圍繞青少年來做。

  要是在少年宮里做一些與青少年無關的東西,面上肯定也不好看。

  有這么多使用上的限制,也就可以理解為什么價格便宜了。

  既然是有諸多限制的,那一千五這個價格,也就未必真的便宜。

  許逸陽便開口道:“老哥,我是誠心租,不過你這價格有點高啊。”

  對方說:“我也不跟你整那些虛的,實話跟你說,我這一整層已經有人看上了,一月給我3800,我呢也想圖省事,整租出去最好,所以你要是想拆開租,價格就便宜不了,大房間要是低于1500,那我不如直接一口氣租出去算了,不然剩下的我慢慢往外租,耽誤的時間也是我的損失。”

  134平一個月1500塊,500多平一個月3800塊,明顯是后者更合適些。

  當然,他不了解現在的市場行情,所以推測對方報的這個價格,一定還有一定的水分。

  于是許逸陽便說:“這樣吧老哥,整層我都要了,每月3000。”

  “你鬧呢!”對方氣惱的說:“人家都給我出到3800了,你給我3000?”

  許逸陽淡淡笑道:“都是做生意的,報價帶點水分這種事,咱們心里都清楚啊,你說的那個整租的人,到底存不存在還是個未知數,不過我可不跟你來虛的,我現在就在少年宮樓下,你要租的話,現在就跟你簽合同、簽完立刻付錢。”

  對方一下子沉默了下來,片刻后,他開口道:“這樣,廢話我也不多說了,每月3600。”

  許逸陽說:“3200。”

  對方說:“老弟,沒你這么談生意的,3500,真的一分都不能再少了!”

  許逸陽說:“那3300。”

  “算了。”對方可能有些上火,直接說道:“不談了不談了,你去看看別的地方吧。”

  許逸陽覺得差不多了,便道:“這樣,3300我一次付你半年,一共是19800,我再給你湊個整,兩萬,行的話隨時簽合同付錢。”

  說著,許逸陽又補充道:“我一次付你半年,你還能把錢存進銀行多吃幾個月利息,比月付劃算多了,而且還省事兒。”

  對方明顯被半年一付的條件吸引了,想了想,說:“哎呀老弟,你每月再給加50,給老哥留個煙錢。”

  許逸陽說:“老哥,少年宮對面就是銀行,你現在來,我直接把錢取了給你。”

  對方沉默片刻,說:“行,你在少年宮門口等我,我這就騎摩托過去。”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