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十三章 賺錢要趁早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重生創業時代

  除了給妹妹買自行車,許逸陽也沒虧待自己。

  他在隔壁的音像店,花六百多塊錢買了一臺帶線控的正版索尼Walkman,又挑著買了幾盤磁帶。

  這年頭娛樂方式實在匱乏。

  互聯網、智能手機都沒得玩,聽歌應該是唯一能讓自己找回一點現代感的事情了。

  家里現在那個隨身聽,是幾十塊錢買的雜牌機器,耳機也是三五塊錢一條的雜牌貨,音質差的一匹,許逸陽聽了一次就再也沒打開過。

  耳朵里放著竇唯的明天更漫長,許逸陽跟妹妹各自騎著自己的車回家。

  許逸姍騎著那輛漂亮的復古自行車,開心的合不攏嘴。

  即便是在晚上,這輛車的回頭率依舊很高。

  這么鮮艷的配色,搭配罕見的復古造型,別說小姑娘羨慕的兩眼放光,就連那些小伙子也忍不住多看兩眼。

  許逸陽看著妹妹開心的模樣,渾身覺得格外舒坦。

  他總覺得,上輩子妹妹為自己做了很大的犧牲,這輩子自己一定得竭盡所能的對她好。

  騎著車,許逸姍看著許逸陽撒嬌道:“哥,給我一只耳機聽聽唄?”

  許逸陽把左耳的耳機摘掉,遞給在右手邊的她,說:“高難度啊,你可騎慢點,別摔了。”

  “知道啦!”許逸姍吐吐舌頭,一手扶著車把、一手接過耳機,這時候,耳機里正唱著許逸陽最喜歡的一段:

  “離別了昨天去擁抱希望,告別夜晚等待天亮……”

  “過去的輝煌不再重要,明天更漫長……”

  許逸姍好奇的問:“哥,這誰唱的呀,真好聽。”

  許逸陽隨口道:“竇唯。”

  “黑豹樂隊唱無地自容的竇唯嗎?”

  “對,就是他。”

  “哇,他長得很帥的!”

  “是啊,帥的一批。”

  兄妹倆回到農機廠家屬院,把自行車鎖進了樓下車棚。

  許逸姍盯著自己的新車,看了好久都不愿意走,忍不住問許逸陽:“哥,車停這里不會丟了吧?”

  許逸陽笑道:“24小時有人看門,你怕什么?”

  許逸姍吐了吐舌頭:“也是哦!”

  說完,才依依不舍的跟著許逸陽一起上樓回家。

  農機廠前兩年下崗潮,淘汰下來不少非專業技能的工人,其中女性居多。

  后來廠里就想辦法給她們解決了一些低收入崗位,比如在自行車棚看自行車,一天三班倒、每天十塊錢。

  錢雖然不多,但依舊很多人搶著干,因為輕松,又能補貼家用。

  許逸陽的媽媽,原本特別羨慕在樓下看自行車的工作。

  這份工作一點也不累,可以一邊掙著這份錢,一邊再給毛衣店織著毛衣、賺點加工費。

  能同時賺兩份錢,還不耽誤每天買菜做飯,這簡直是她能想到的最好的工作了。

  不過這樣的工作,在農機廠屬于絕對的肥缺,一棟樓幾十戶人家,才有三個名額。

  許逸陽的爸爸本身就是臨時工編制,又沒什么人脈關系,媽媽本身也不是農機廠的下崗職工,所以這樣的工作,她只有羨慕的份兒。

  回到家,許爸許媽已經擺開架勢、準備三堂會審了。

  見兄妹倆一起回來,許媽便有些生氣的說:“陽陽,我聽說你開了個培訓班?”

  許逸陽笑著說:“媽,你都知道啦?”

  許媽說:“你可真行!這么大的事也不說跟爸媽商量一下,就自己弄起來了?要不是一個當初一起在服裝廠干活的小姑娘給家里打電話說起這事兒,我到現在還以為你是出去弄什么英語興趣小組了呢!”

  許逸陽解釋道:“媽,英語興趣小組,跟英語培訓班也是大差不差啊!”

  “差遠了!”許媽說:“跟你說了多少次,你現在最重要的任務,也是唯一的任務就是好好學習、準備高考,其他的事情不用你操心,你怎么就是不聽呢,你說你這時候搞培訓班,萬一再耽誤了高考,這可是一輩子的事兒!”

  許逸陽就知道,自己開培訓班的事情,媽媽知道了一定會生氣。

  所以他貼廣告的時候,才刻意躲著自家小區這一片,就是為了盡可能的避免麻煩,先悶頭把培訓班干起來再說。

  這時候,一旁的許爸也嘆了口氣,說:“陽陽,我跟你媽都知道你想替家里分擔點壓力,不過現在真的不是時候,你想搞培訓班,可以等到高考完了、暑假的時候再弄啊,何必急于一時呢?”

  說罷,許爸又道:“你看,咱家里雖然條件一般,但現在也不缺什么錢,你媽那里還有你剛給的六千塊錢呢,爸還有工資呢,足夠家里用的了,再加上之前的一點存款,你大學第一年學費、生活費都不用愁。”

  許逸陽說:“爸,我這培訓班就開八天課,寒假一結束,培訓班就結束了,不耽誤我學習。”

  許媽這時心疼的說:“不耽誤你學習,也耽誤你休息啊!上學期就辛苦了半年,寒假好不容易有幾天休息時間,你們畢業班一共才放那么幾天假,你八天都要去培訓班上課,萬一累壞了身體怎么辦?為了那幾千塊錢學費累壞了身體,豈不是撿了芝麻、丟了西瓜?”

  許逸陽說:“媽,八天課無所謂,我這么年輕力壯的,累點就累點了。”

  說著,他一臉認真的看著爸媽,又道:“還有,我也不是為了幾千塊錢學費,而是為了幾萬塊錢學費。”

  “啥?”許爸皺了皺眉,下意識的問:“幾萬?”

  “嗯。”許逸陽點點頭,說:“一個班八十人,八個班都招滿了,一共是六百四十個學生,學費收了六萬四。”

  許爸聽完驚的說不出話來,可許媽聽完,第一個念頭卻是更心疼了。

  “好不容易放這么幾天假,你這可好,一下子要帶六百多個學生、一天上八節課,身體哪能受得了啊……”

  許爸也回過神來,搭腔道:“是啊陽陽,開培訓班賺錢當然是個很好的想法,但你也不能拿自己的身體開玩笑,一天八節課太辛苦了!”

  許逸陽反問爸媽:“那你們想想,我平時每天上學是多長時間。”

  說著,許逸陽不等爸媽回答,就掰著手指頭,算道:“每天早晨六點起床,六點二十出門,六點四十五左右到學校,然后七點就要上早讀課,然后緊接著上午連上四節正課,一節課四十五分鐘,中午放學就快十二點了。”

  “下午兩點,接著上四節正課,等放學就快六點了,然后七點鐘開始,要再上三節課晚自習,九點半放學,這可比開培訓班累多了。”

  許媽說:“就因為上學太累了,所以放假才得抓緊時間好好休息啊,咱家雖說沒什么錢,但你也不用這么辛苦賺錢,還是身體最重要……”

  許逸陽認真的說:“媽,我這么年輕,八天還能扛不下來嗎?”

  許媽說:“你那是連續給學生上八天課啊!就算你身體受得了,你嗓子也受不了啊。”

  “受得了。”許逸陽笑道:“學校電教室有四個喇叭,拿著麥克風說話一點也不費嗓子。”

  說完,許逸陽收起笑容,正色道:“媽,現在這世道賺錢不容易,既然有機會賺,我就想趁早多賺一點。”

  “你看,我跟姍姍兩個人,從現在開始,到我倆都上完大學出來,至少得十幾萬吧?”

  “咱家這房子又老又小,自打姍姍長大一點了,我自己都沒個臥室,要是想換一套大點的房子,再稍微裝修裝修,怎么著也得補個幾萬塊吧?”

  “我要是沒能力賺錢,我當然也不逞這個能,但現在不是正好有這么個機會嗎,我也是想替你跟爸分擔一點,你們就別攔著我了。”

  “再說你們現在也沒法攔,六百四十個學生都報名了,就等著上課呢,我總不能這時候反悔吧?那營州老百姓還不知道怎么說我呢!”

  許媽感動于兒子的懂事,一時間紅了眼睛、有些說不出話來。

  許爸也知道木已成舟,說這么多也改變不了什么,而且,許逸陽這一次賺這么多錢,也確實驚到了自己。

  市政府公布的營州人均工資才三百多不到四百,搞一個寒假培訓班就能賺六萬四千塊錢,實在是太嚇人了。

  于是他嘆了口氣,開口道:“兒子,你有自己的想法,爸也不攔著你了,不過你自己一定要注意勞逸結合,不要傷了身體,也不要耽誤了高考。”

  許逸陽點點頭,滿口答應下來。

  隨后,又從口袋里,把自己的現金都掏了出來。

  做翻譯自己留的那一千多,加上今天沒來得及存的五千多,再去掉給妹妹買車花的錢,也還有五千出頭。

  他從里面拿出五百現金以及一些零錢,把剩下的百元鈔票都給了媽媽,道:“爸、媽,這些錢你們先收著,還有五萬多我存銀行了,這筆錢我先留著,暫時先不給你們,要是有什么合適的賺錢機會,我就直接拿這些錢運作,要是沒什么好機會,等我上大學走了,除了學費和生活費之外,剩下的都給你們。”

  許逸陽心里,還惦記著即將到來的股市5·19行情。

  如果抓住這一波,哪怕不會短線操作,隨便買買,也能實現資金翻倍。

  如果再加上一些高拋低吸的短線操作,做出200%的收益也不是什么難事。

  所以在這之前,自己手里得多留點錢。

  許爸許媽低聲交流了兩句,隨后許爸認真的說:“陽陽,你有自己的想法,也有這個能力,爸媽尊重你,我們的思想未必跟得上你,搞不好還容易拖你后腿,就按你自己的想法去做吧。”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