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十一章 全數滿員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重生創業時代

  此時,沈樂樂領著表弟剛來到實驗樓。

  還沒上到二樓,就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

  報名的隊伍從電教室門口開始排,排了至少幾十米長,而且人挨著人,已經排到樓梯口了。

  她下意識看了看表,都11點40了,大中午還這么多人來報名?這影響力也太大了一點吧?

  可是,再一看身邊的表弟,他不就是許逸陽影響力的一個縮影嗎?

  沈樂樂一邊驚嘆,一邊帶著表弟排起了隊。

  等她排到門口的時候,許逸陽正低頭核算人數。

  目前為止,報名人數已經達到270人,初級班80人滿員,中級班79人,高級班68人,加開的初級2班,目前一共43人。

  許逸陽暗忖,中級班馬上也要滿員,高級班估計很快也該滿了。

  剛好,面前這位學生家長說:“許老師,我想給我女兒報一個中級班,她今年上初二。”

  許逸陽忙道:“好的,請您先登記一下信息。”

  說著,他對身邊的妹妹道:“姍姍,中級班也滿了,再有報名中級班的,就計入中級2班。”

  許逸姍連連點頭:“我知道啦。”

  報名的學生家長一邊把女兒的信息告訴許逸姍,一邊將一百塊錢遞給許逸陽,許逸陽接過錢,道:“馬上給您填聽課卡。”

  沈樂樂此時就站在這位家長的后面,一雙大眼睛在許逸陽身上不停流轉。

  眼看他一絲不茍、做事行云流水的樣子,心里愈發疑惑,輕輕松松就搞出一個這么紅火的培訓班,這商業頭腦,哪是一個高中生該有的?

  自己初中到高中,也參加過幾個課外補習班,但是那些補習班,規模最大的也不過就二三十名學生,跟許逸陽比起來,簡直是小巫見大巫。

  眼看排到自己了,沈樂樂剛要邁步往里走,可心里忽然沒由來的多了幾分緊張。

  她走到兄妹兩人的身前,開口道:“許老師,我想報個初級班。”

  許逸姍這時候一抬頭,看見沈樂樂,驚喜的說:“呀,樂樂姐!”

  許逸陽聞聲看去,便見身高將近一米七的沈樂樂,正站在自己面前,身旁還跟著一個小胖子。

  沈樂樂今天扎了一個簡單的馬尾,看起來很隨意,不過五官和臉型的線條與韻味,也因為這個發型而完全展露出來。

  四目相對,許逸陽的眼神自信又淡然,只是好奇的問了一句:“班長,你怎么來了?”

  沈樂樂倒是有些緊張,略作調整之后,重新看向許逸陽,說:“我帶我弟弟來個報名。”

  許逸陽看著蔡嘉寶,笑著說道:“這是你弟弟?”

  “我表弟,叫蔡嘉寶。”沈樂樂說著,對蔡嘉寶說:“包子,叫哥哥。”

  蔡嘉寶看了許逸陽一眼,似乎不太開心,甕聲甕氣的叫了句:“哥哥好……”

  許逸陽笑道:“你是想給他報哪個班?”

  沈樂樂說:“他剛上小學五年級,學了一個學期的英語,應該報初級吧?”

  許逸陽點點頭,說:“那就初級2班吧,明天開始,每天下午兩點鐘開始上課。”

  說著,許逸陽拿過一張聽課卡,順手在上面寫上信息。

  把聽課卡遞給沈樂樂,許逸陽說:“明天讓他拿著聽課卡來上課就好了。”

  沈樂樂點點頭,從口袋里掏出舅媽給的一百塊錢,正要遞給許逸陽,便聽許逸陽說:“班長,好幾年同學了,就別提錢了。”

  “那哪行!”沈樂樂非常認真的說:“一碼是一碼,再說這錢也不是我的錢。”

  許逸陽是覺得,自己剛重生回來就冒犯了沈樂樂,她還主動借復習資料給自己,確實是很夠意思了,自己當然也得有所表示。

  不過沈樂樂卻直接把錢放在桌上,有些緊張的說:“那個,錢放這兒,我先走了,家里還等著我們回去吃飯呢。”

  說完,沒等許逸陽開口,便拉著表弟轉身出了門。

  許逸姍低聲問:“哥,要不要我把錢給樂樂姐送過去?”

  許逸陽擺了擺手,說:“算了,讓來讓去的也沒意思,以后再說吧。”

  中午,報名的人雖然少了一些,但也沒有中斷過。

  許逸姍出去買了點吃的,兄妹倆輪流抽空兌付了幾口,算是打發了肚子。

  趁著人不多,許逸陽讓許逸姍幫自己盯著,自己則帶著抽屜里的現金出門,到學校不遠的一家建設銀行開戶存錢。

  他出門的時候,招生人數已經到了288人,所以他不用數也知道,兜里的一大摞現金應該是28800元。

  早上出門的時候,許逸陽就把身份證帶在了身上,心想著運氣好的話,能招大幾十或者一百多學生,到時候就把錢先存進銀行,但沒想到會有這么多。

  銀行柜員也搞不懂,為什么一個身份證上剛滿18歲的小伙子,會到銀行存這么一大筆巨款。

  不過在聽說他要辦卡存活期的時候,那柜員立刻把疑問拋到九霄云外,苦口婆心的勸他把錢存成定期,說那樣利息很高。

  許逸陽絲毫不為所動。

  按他對未來經濟發展的了解,錢放在哪里,都別放在銀行。

  如果你1999年把一套房錢存進銀行,十年后取出來,怕是連個廁所都買不起。

  存完錢回到學校的時候,報名的人又開始多了起來,而且好像比上午還要多,熙熙攘攘的好不熱鬧。

  他多留了一個心眼,給家長辦理報名手續的時候,都會問一下他們獲知信息的渠道,然后做個統計分析。

  讓他感到驚訝的是,這里面有一半是看到廣告來的,剩下的一半,竟然是因為聽了其他家長的推薦,所以才跑過來給孩子報名。

  看來,自己的培訓班,已經開始在家長之間自發的傳播起來。

  如果自己的培訓班開課、給學生和家長帶來很好的教學體驗,到時候再加上口碑傳播,相信會帶來更大的流量。

  到那個時候,自己要考慮的就是,如何盡可能多的,消化掉這些流量。

  報名持續到下午三點多,報名的學生數量正式突破了五百人的大關。

  這其中最受歡迎的,就是初級班。

  初級1班、2班都滿了,新開的初級3班也達到了63人;

  中級1班滿了,2班70人;

  高級1班滿了,2班47人,合計500人。

  光是初級班的學生,就占了差不多45%;

  許逸陽盤算了一下,自己的時間、精力有限,最多也就是一天上八節課、帶八個班。

  而由于初級班最受歡迎,許逸陽便決定,中級班和高級班只設兩個班,招滿就不招了,把剩下的四個班級都給初級班。

  三點半,中級班率先招滿兩個班,許逸姍手寫了一張告示,貼在了走廊上。

  上面寫著“中級班現已招滿、停止招生。”

  同時間,初級班已經開到了4班。

  四點半,初級班4班人數過半,高級班2班63人,還剩最后17個名額,不少來咨詢中級班的家長,聽說已經招滿了,懇求希望再多開一個班,但許逸陽只能一一婉拒。

  趁著銀行還沒下班,許逸陽又去存了一趟錢。

  碰巧還是那個柜員,對方像看妖怪一樣看著他,用點鈔機點出了29500元。

  第一次存了28800,第二次存了29500,一共存了58300元。

  到了下午五點鐘,四個初級班已經全滿了,高級班2班,還差最后5個名額。

  兄妹倆已經累的直不起腰,手腕又酸又痛。

  但是,依舊有大量的小學生家長圍著他,希望他能再開一個初級班。

  許逸陽也想多賺錢,但現在自己一天安排八節課,最后一節課已經安排到晚上八點到晚上九點了,再往后安排,只能安排在晚上九點半至十點半。

  熬到晚上十點半,別說初級班的孩子受不了,自己也受不了。

  于是,許逸陽只能遺憾的宣布,這次的寒假口語突擊加強班,初級班也已經全部招滿、沒有名額了。

  五點十分,高級班的最后5個空余名額也招滿。

  至此,八個班、六百四十名學生,全數滿員!

  許逸陽終于松了口氣,用打印機打了一張告示:“許逸陽寒假英語口語突擊加強班名額已滿、停止招生。”

  隨后,他收起抽屜里還沒來得及存的現金,鎖上了電教室的大門。

  許逸陽把告示貼在門上,在一堆家長的圍追堵截中堪堪抽身出來,帶著妹妹離開了營州一中。

  五點多,天色已經漸暗,氣溫也降了不少。

  兄妹倆剛才在暖氣房里攢下的一點熱乎氣兒,很快被寒風吹了個七七八八。

  感覺到前杠上坐著的許逸姍打了個冷戰,許逸陽心疼的問:“冷了吧?要不你先打個車回去?”

  許逸姍連連搖頭:“不冷,就是有點暈暈乎乎的。”

  “咋了?”許逸陽關切的問:“是不是感冒了?”

  “不是。”許逸姍說:“我是感覺好像還在做夢,哥,你真的收了六百四十個學生?”

  許逸陽說:“你不都親眼看著呢,還能有假?”

  許逸姍感嘆道:“可我總覺得好像都是做夢呢……”

  “為什么?”

  “六百四十個學生呀,這就是六萬四千塊錢,你一天就賺了這么多?”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