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十章 寶藏妹妹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重生創業時代

  沈樂樂這兩天的狀態有點奇怪。

  自打前天晚上在電視上看到許逸陽,她腦子里就總是會浮現出許逸陽的模樣。

  有時候浮現出的,是許逸陽平時悶不吭聲的木訥樣子;

  有時候浮現出的,則是他跟外賓談笑自若的輕松表情。

  電視上的許逸陽,真的很自信啊!

  就連臉上的微笑,都看不出有任何的緊張。

  如果換成自己,在電視臺的攝像機面前,怕是會緊張的連營州話都說不好吧?

  她很想問問許逸陽,到底有什么練習口語的秘訣,能夠把口語練得這么爐火純青。

  但是,每次拿起電話想往許逸陽家里打電話,心里就開始猶豫,然后很快便又放了回去。

  今天是放假第一天,她吃早飯的時候,腦子里還在想著許逸陽,于是便鼓起勇氣,往他家打了個電話。

  接電話的是許逸陽的妹妹,按她妹妹所說,許逸陽天一亮就出去了。

  這家伙,都放假了還在忙活什么?

  胡亂琢磨著關于許逸陽的事情,沈樂樂一上午都有些心不在焉。

  快到中午的時候,沈樂樂的媽媽下班回來,進門就說:

  “樂樂,你小舅剛才給我打電話,說臨時要跟你舅媽去一趟省城,你騎車去你小舅家,把你弟弟接過來吃飯。”

  “噢,好。”沈樂樂點點頭,也沒多想,便穿上羽絨服出了門。

  沈樂樂的小舅家離她家倒是不算遠,騎車也就十分鐘的樣子。

  到了小舅家,舅媽已經給表弟收拾好了小書包,對沈樂樂說:“樂樂,我跟你小舅可能明天才回來,小寶就拜托給你了。”

  旁邊一個胖嘟嘟的小男孩含著棒棒糖,一邊嘬一邊說:“姐,我大姑中午做什么好吃的了?”

  沈樂樂看著表弟,無奈的說:“菜包子,你看看你都胖成啥樣了,整天就知道吃,你該減肥了,知道嗎?”

  沈樂樂的表弟名叫蔡嘉寶,今年10歲,在營州一小讀五年級,平日里跟她很親近,對她來說,跟親弟弟沒什么區別。

  沈樂樂的舅媽把書包遞給兒子,然后又掏出一百塊錢來,遞給沈樂樂,笑著說:“樂樂,舅媽麻煩你一件事兒,待會你先帶小寶去一趟你們營州一中。”

  “舅媽,去一中干嘛?”沈樂樂一臉詫異。

  舅媽說道:“電視上那個接待外賓的許逸陽,開了個英語口語培訓班,就在你們一中的電教室,我想讓小寶也報名學一學。”

  說著,她又抱歉的說:“本來我是想自己帶他去的,這不你舅忽然說有事,著急忙慌就要走,只能麻煩你了。”

  沈樂樂驚詫的問:“許逸陽開培訓班了?”

  舅媽一臉好奇的問:“你不知道嗎?我們小區有他貼的廣告,今天小寶幾個同學的家長給我打電話,說是都去報名了。”

  “好的我知道了……”沈樂樂心不在焉的應了一聲。

  不知怎的,沈樂樂此時腦子里,全是許逸陽前幾天在教室里,稀里糊涂抓住自己手時的情形。

  從小舅家出來,沈樂樂騎車載著蔡嘉寶,問他:“菜包子,你媽說的那個招生廣告在哪呢?”

  蔡嘉寶悻悻的說:“好像就在小區門口貼著呢。”

  沈樂樂騎車載著他出了小區,見有幾個人正圍著墻上的廣告看,便也湊過去看了一眼,果然就是許逸陽的招生廣告。

  沈樂樂仔細看了一遍招生廣告的內容,驚嘆這許逸陽還真有商業頭腦。

  不但趁著新聞的熱度,立刻就開培訓班,而且還說成是“口語突擊加強班”。

  這名字起得就能給家長一種機會難得、不容錯過的感覺。

  而且他還分了初中高三個級別,來應對不同的年齡段,考慮的還真是周全。

  只是,沈樂樂沒想到,這家伙竟然點名了不收高三的學生。

  他自己不就是高三學生嗎?怎么還搞起歧視來了?

  許逸陽的初級班,很快就滿員了。

  于是他立刻加開了初級2班。

  2班的上課時間,被安排在了授課日的下午2點到3點。

  如果其他班人滿了,就按照這個時間往后排。

  十一點的時候,總的報名的人數已經達到220人。

  而此時門外依舊是人聲鼎沸,熱度絲毫沒有下降的趨勢。

  許逸陽發現,自己還是有些保守了,低估了1999年營州培訓市場的空間。

  無論是1999年,還是2020年,家長為孩子教育做投入的那顆心,是不變的。

  只是,1999年的經濟、生活條件相對都差一些,可選擇的培訓服務也少一些。

  可一旦有能打動家長的培訓服務,他們還是很樂意掏錢的。

  而且,整個營州市區加周邊棚戶區,差不多有5、60萬常住人口,昨天的新聞加上口碑傳播,估計少說也能覆蓋十幾二十萬人。

  自己昨天還只是貼了幾十張廣告而已,如果自己把廣告鋪開,報名的學生數量,還會有很大的提升空間。

  在全市范圍內,招上一兩千個學生,也不是沒有可能。

  不過問題也很明顯,自己不能無上限的招生,因為自己消化不動。

  一個班坐滿了80人,而自己的極限也就是一天開8節課,這么算來,這個寒假最多也就能承載640個學生。

  再多的話,別說場地承載不了,自己怕是也已經扛不住了。

  想到這,許逸陽心里有些惋惜。

  他做過培訓,心里很清楚,這潛在的市場都是錢,自己承載不動,就只能眼巴巴的看著錢從眼前溜走。

  不過,換個角度一想,許逸陽心情就痛快了不少。

  畢竟現在已經招了兩百多個學生了,一上午,兩萬多塊已經到手。

  如果下午能再招兩百多個,那差不多就是五萬塊。

  這年月,五萬塊能在營州買一套兩居室。

  臨近中午,許逸陽不僅饑腸轆轆,甚至連個上廁所的空都抽不出來。

  可這來報名的人,壓根也沒見少過,都到飯點兒了,外面還是在排隊。

  許逸陽正低頭給一位學生填寫聽課卡,忽然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驚呼:“哥,你還真辦培訓班啦!”

  他一抬頭,發現許逸姍正一臉震驚的看著自己,大眼睛瞪的提溜圓。

  許逸陽好奇的問:“你怎么找到這來了?”

  許逸姍說:“我同學給我打電話,說她媽媽給她報了你的培訓班。”

  說著,許逸姍嘟著嘴道:“哥你真不夠意思!這么大的事,你都沒跟我說!”

  許逸陽笑道:“不跟你說,是不想讓爸媽知道,咱媽啥脾氣你不知道?在她眼里,我除了學習,其他的啥都不能做,我要明著說我準備開培訓班,她肯定不會答應。”

  “這倒是……”許逸姍點了點頭,許媽一直都是這樣,囑咐他們一個階段做一個階段的事情,如果哥哥真說了這個想法,許媽絕對不會同意。

  于是她急忙問:“那你準備一直瞞著他們嗎?”

  許逸陽搖了搖頭,說:“當然不了,晚上回家就告訴他們,反正現在學生都報名了,總不能不讓我給學生上課吧?”

  “先斬后奏啊……”許逸姍一臉的壞笑,隨后說:“對了哥,樂樂姐姐打電話找你來著。”

  “樂樂姐?”許逸陽詫異的問:“不會是沈樂樂吧?”

  許逸姍連連點頭:“就是她啊。”

  許逸陽不解的問:“你啥時候跟她混這么熟了?”

  許逸姍說:“也沒多熟,人家電話到家里來了嘛,在說年紀又比我大,叫姐姐不是很正常嗎?”

  “恩,正常。”許逸陽點點頭,問道:“她找我干嘛?”

  “我哪知道。”許逸姍說:“人家就是問你在不在家,沒說找你什么事。”

  “噢。”許逸陽點了點頭,也沒往心里去,便說:“你來的正好,先在這坐一會替我盯著點,我去趟廁所。”

  許逸姍還沒回過神來,就已經被許逸陽拉到課桌前坐了下來。

  隨后,她聽見哥哥在自己耳邊低聲說:“看好抽屜里的錢。”

  許逸姍聽到他的話,下意識彎腰往課桌抽屜里一看,發現那么多現金堆在抽屜里,頓時嚇的連話都說不出來。

  許逸陽悄悄拍了拍她的后背,讓她趕緊回過神來,隨后對門口正要進來的下一位家長說:“麻煩稍等一下,我去趟衛生間。”

  那學生家長約莫三十六七,十分通情達理,笑著說:“許老師你這一上午都沒閑著,真是辛苦了!”

  許逸陽微笑著說:“應該的、應該的,您先等我一下。”

  說完,他邁步出門。

  一出門,便被外面排著的長龍嚇了一跳。

  光看這排隊的陣勢,光家長就有三四十人不止,大部分家長都帶著孩子,所以走廊幾乎是水泄不通。

  他一出來,立刻引發了人群的騷動。

  “哎呀,許老師出來了!”

  “兒子,快叫許老師!”

  “許老師真是一表人才,真人比電視上看著還要精神!”

  許逸陽沒想到報名的家長這么熱情,感謝了大家一番,這才轉身去了衛生間。

  許逸姍坐下之后,便好奇的瀏覽起了許逸陽寫的報名信息。

  看到上面的編號已經到了兩百多位,她的小心臟再次被震了一下。

  哥哥這一上午,竟然收了兩百多個學生?

  這也太厲害了吧?

  她從來沒想到,自己這個平日里性格內向、老實木訥的哥哥,竟然有這么驚人的生意頭腦。

  沒多大會,許逸陽一回來,許逸姍就主動說:“哥,要不我幫你填登記信息,你填聽課卡吧,這樣還快一些。”

  許逸陽擺擺手說:“你就別在這跟我耗著了,先回家吃午飯吧,別讓爸媽擔心。”

  許逸姍笑嘻嘻的說:“我出門的時候就跟爸媽說過,中午不回家吃了。”

  說著,許逸姍一臉得意的道:“我是聽說你辦了培訓班,就知道你一個人肯定忙不過來,所以專程過來給你幫忙的!你這流程我剛才都看清楚了,就是填表、收錢、寫聽課卡,咱倆分工合作、效率能高一些。”

  許逸陽見她一臉認真的樣子,不由在心里感慨,自己這個寶藏妹妹,真的是貼心又懂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