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540章 太山是誰?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萬族之劫

  星宇府邸。

  六層。

  一位神族強者,日月七重,此刻,忽然血液沸騰起來。

  這強者眼神微變,迅速找了個地方躲藏起來,避開了那些危機,這才有空理會,意識進入意志海,有些異樣和怪異,父親此刻找自己做什么?

  從外界滲透意志力進入此地,恐怕難度超乎想象吧!

  意志海中,漸漸浮現一道虛影。

  “一層……危險……”

  “父親,什么?”

  “一層,死傷無數,危險!危機……在蔓延!小心!危機,很快會上來,不管你在幾層,對方可能都會到來!你此刻,在幾層?”

  “六層!”

  “當我再次聯系你之時,不會再和你說什么,血脈沸騰之時,你迅速離開六層,代表危機在靠近六層……”

  這神族強者,急忙道:“那難道上去?七層更危險!”

  “愚蠢……七層強者多,反而更安全,六層,以你實力,必然屬于頂級一批,危機……會率先找上你……活著出來……出來之后……就說曾去一層探查……”

  “父親……”

  神族強者剛說完,虛影潰散。

  這神族日月,臉色有些怪異,危機?

  父親再次聯系自己,自己六層都不要待,去七層?

  什么情況?

  難道下面有大變故?

  可惜,哪怕父親傳信,也只是斷斷續續,時間緊迫,并未說太多,只是提醒自己,血脈再次沸騰就得跑。

  “出去后,說去了一層探查……”

  男子喃喃一聲,沒再多管,出去了再說吧!

  而這一刻。

  星宇府邸之外。

  一位無敵,身邊的時光長河斷裂,噗嗤一聲,一口血液噴涌而出,那些血液之中的力量,瞬間被斷裂的時光長河侵蝕。

  這無敵強者,喘著氣,看向四方,“我用血脈之力和時光回溯之能,已經轉告吾兒!他很快會去一層探查……希望一切順利……”

  說著,眼神后怕道:“這地方,最好不要滲透,差點泯滅了我的時光長河!縱然如此,也損耗了我一滴精血,十分之一的力量,起碼數十潮汐才能恢復……”

  他看向四周,一位位無敵也不多說什么,按照之前的約定,拋來一些寶物。

  倒是有人皺眉道:“陽玉神王,消息確定轉達到了?”

  這被稱為陽玉神王的強者,冷著臉,看向那人,“你是在質疑我的實力,還是覺得我付出如此之大的代價,連幾句話都無法傳入?”

  “陽玉神王誤會了……”

  那人也不再多說,對方時光長河斷裂,精血流逝,這個大家看在眼里,付出的代價的確不小,要求也不算太高,眾人也沒再說什么。

  通知進去了就行,有個日月七重去探查,那倒是能讓大家多點了解。

  至于對方沒通知……廢話,沒通知,這陽玉神王耗費這么大的代價,去勾連干嘛?

  無敵的精血消耗,那可不是日月能比的。

  此刻,倒是沒幾人想到,這位跑進去了,傳音的話,和他對外說的,大相徑庭。

  陽玉神王也懶得多說,廢話,明知道危險,還讓兒子去送死?

  別看他兒子不少,這次進去這個,是最受寵的!

  原本就想提醒一下兒子,危險無比,現在好了,大家都想傳遞消息……順手賺點好處,恢復一下消耗,挺好的!

  至于懷疑……誰有證據自己沒傳信?

  他也懶得管其他人如何,自家人沒事就行,兒子知道了就行,下次再通知,不需要如何了,血脈震蕩就行,兒子就知道危險來了。

  跑就完了!

  起碼比那些毫無準備的人,活命的機會更大。

  此刻,大部分無敵,還是帶著一些期待之心的,等待這日月七重去查看情況,少部分無敵倒是沒太在意。

  而實際上,壓根沒有什么日月七重去找麻煩。

  閑得慌!

  而蘇宇,此刻自然也不知道,有位神王在外界完成了一次騙局,完成了一次騷操作。

  花著別人的錢,通知了自己兒子有危險,至于其他人……那位神王壓根懶得管,不是自己人,死了就死了。

  一層。

  這時候的蘇宇,已經到了耳海。

  那是一片巨大無比的海洋。

  “耳海……”

  蘇宇身后跟著幾人,此刻,蘇宇帶著一些疑惑,耳朵為何會有海?

  耳海很危險,但是寶物少,所以此地的人倒是很少,一般人很少會來耳海,此地曾淹死過天才,這也是破天荒的新聞。

  此刻,蘇宇也帶著一些疑惑,看向夏虎尤道:“夏家有關于耳海的記載嗎?”

  夏虎尤點頭,“有一點,但是不多。這地方……沒啥好東西,大夏府也有一些叮囑,進入一層,來耳海沒太大必要,當然,耳海其實也有寶物,海底中有一些水凝珠,蘊含極其濃郁的天元氣!據說,在最深處,可能有堪比一些圣果的水凝珠,但是一般人下不去,下去了,幾乎難以上來,耳海的水其實就是寶物,極其沉重!”

  所以,哪怕強者下潛的太深,也容易被上面的水給壓死。

  蘇宇沒多說什么,看了一眼眼前的大海,耳海……這是積水導致的?

  還是說化膿了?

  耳朵受傷了?

  蘇宇摸了摸下巴,打造的人,完全按照人類特性來按照的,耳海不會無緣無故成了海洋的,必然有一些原因。

  “水凝珠……”

  蘇宇開口道:“水凝珠什么樣的?”

  “黃黃的,圓圓的,跟水滴似的,所以稱之為水凝珠,應該是耳海之水凝聚而成的……”

  蘇宇聽到這話,古怪道:“不,這是耳屎!有些懂了,耳屎太多,把耳道給堵住了,此地積水了!”

  夏虎尤眨著眼,看著蘇宇,一臉古怪。

  一旁,黃騰干咳一聲道:“什么意思?水凝珠可是寶物,很好的寶物,鑄體也好,凌云九變也好,都是寶物……”

  蘇宇瞥了他一眼,“你吃過?”

  是的。

  黃騰不吭聲,我吃過,不止我,大夏府吃過的人不少。

  夏虎尤也干巴巴道:“這東西可是好寶物,每次10年一次的星宇府邸之行,大夏府多少有些收獲,水凝珠也得到過一些,別說,比天元果效果都好。”

  蘇宇平靜道:“應該挺好的,這地方,就沒有不好的東西!此刻,我有些懂了,萬界養一府,豈能不好!”

  “不是,你剛剛說耳屎……”

  蘇宇笑道:“耳屎,怎么了?耳海……可能是最近幾千或者幾萬年誕生的,一開始此地應該不是海,后來大概是耳屎多了,不,水凝珠多了,堵塞了通道,導致外面元氣積水,集合一些其他雜質,形成了耳海。”

  蘇宇摸著下巴,喃喃道:“這么說,耳海中可能會有一些至寶,因為你們好像只到過耳屎之外,沒進入過耳道。”

  三人都看向蘇宇,此刻,哪怕黃九都忍不住道:“那個,水凝珠其實挺好的,是寶物……”

  “我沒說不是寶物!”

  蘇宇奇怪道:“怎么了?這地方有不是寶物的嗎?都是寶物!不過……耳海不是海,這只是積水潭,可憐的家伙,沒人幫著掏耳屎,耳朵都堵住了,倒是鼻孔,鼻屎還能呼吸噴出來……”

  夏虎尤真憋不住了,“蘇宇,別因為它叫耳海,你就說耳屎行不!”

  “你懂什么!”

  蘇宇沒理他,四處查看了一下,這片海還挺大,看樣子還是個大耳朵。

  海洋,微微有些傾斜感。

  蘇宇騰空飛起,迅速查看了一下,再對比一下自己的耳朵,很快落下道:“走,跟我一起!這耳海可能沒幾個人深入過,要說寶物,我覺得此地寶物肯定不少!”

  “真的假的?”

  夏虎尤有些奇怪地看著他,“蘇宇,你真把這人面界當人看了?”

  “廢話!”

  蘇宇沒好氣道:“愚蠢的家伙!這就是仿人打造的!這么多年了,難道沒人在意?”

  “不是啊,我們人族之前也探討過,根據人體,其實也發現過一些寶物,可是……感覺危險比機遇更大,而耳海……除了水凝珠,的確沒什么其他寶物。”

  蘇宇點頭,這些人只是覺得,這地形的形成,可能有人為因素,或者有人惡趣味,故意如此打造的,可其他的,因為沒找到對應的寶物,倒也沒太多人繼續去追尋了。

  不過,只有蘇宇知道,這地方的鍛造,都是有意義的。

  看起來不如承載物,不如那些寶物,可隱藏的東西,都是極好的東西。

  “走吧!”

  蘇宇不說什么,水字神文呈現,化為圓球,帶著幾人迅速入水,消失在海面上,一路下潛,上方,海水越來越重,哪怕蘇宇都被壓的有些無法喘息。

  他也不管,夏虎尤幾人都嚇得夠嗆,再潛入下去,蘇宇被壓死了,他們都得掛。

  “行了,再深入,我們回不來了……”

  “誰說深入了?”

  蘇宇瞥了他一眼,按照自己的判斷,朝側方潛去,耳朵又不是眼睛,埋在臉上的,這東西是鑲嵌在兩側的,得走耳道進入。

  只是外面的耳廓被淹了,導致耳道被堵住了,一般人沒看到耳道所在罷了。

  蘇宇一邊朝一側擠壓,一邊說道:“再往下潛,那就到盡頭了,沒啥好處,這是左耳,得外右邊走,右邊才是耳道入口。”

  “真的假的?”

  夏虎尤古怪道:“人族探索幾百年了,也不是沒人探查過,可右邊……那是實體的,實心的,星宇府邸的地面很難打穿的,打穿了也沒啥好處……”

  “不信算了!”

  過了一會,蘇宇判定了一下位置,很快,開始朝海岸轟擊,轟擊了一陣,那海岸深溝卻是紋絲不動。

  夏虎尤吐槽道:“我就說嘛……”

  “說個屁,讓讓!”

  蘇宇全力以赴,一拳轟出,轟出一個不大的小缺口,一點點轟擊,一邊轟,一邊道:“待會開個小口子,咱們進去,海水一點點滲透進去,最好小心點,按照人體反應,一旦耳朵進水,人家甩耳朵……咱們就麻煩大了!”

  “怎么可能!”

  夏虎尤失笑,還甩耳朵,你逗我呢。

  心中,卻是多了一些異樣。

  不會真會甩耳朵吧?

  那多可怕啊!

  這可是一界,號稱人面界,這一旦甩耳朵,那豈不是山崩地裂?

  而蘇宇,以他日月之力,一拳拳地轟擊,轟了半小時,也只是打碎了一點點區域,一般正常人,早就放棄了。

  神經病啊!

  誰會對著一堵石墻一直轟的?

  日月都轟的這么艱難,山海凌云,那不得一個月全耗在這上面了?

  而蘇宇,不管這些。

  他篤信,這堵墻壁背后有耳道,這墻壁,其實是后來誕生的,也是耳屎的一種,打通了,就能進入耳朵了。

  至于水凝珠,大概率是耳屎的殘渣。

  這墻壁,才是堵住了耳朵的耳屎。

  一個小時后,蘇宇也喘息了一陣,此刻,黃騰都忍不住了,“蘇兄,要不算了吧,這上面海水壓著,又打不穿……你確定這背后有通道?”

  蘇宇懶得理會,一邊轟擊一邊道:“你們仨抓緊了彼此,待會,抓住我的胳膊,通道打開,進水了,對方就可能會有動靜,耳朵一甩,耳海就沒了……以后未必有耳海了……”

  開什么玩笑!

  幾人心中想著,可蘇宇說的篤定,其實幾人也是心虛,不會吧?

  正想著,咔嚓一聲!

  面前的墻壁,破碎了!

  這一刻,幾人臉色一變,真有通道!

  而蘇宇,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大喜過望!

  此刻,那墻壁背后,一股濃郁到了極致的元氣洶涌而出,此刻,整個人面界好像都聽到了一聲舒服的呻吟聲!

  耳朵,被打開了!

  舒服!

  堵了太久,哪怕這人面界,都覺得不舒服了,此刻,總算有人敲碎了一點點耳屎,真舒服啊!

  不過,舒服之后,那一點點海水,蔓延進來,卻是讓人面界有些不太舒服了。

  而這時候,夏虎尤幾人早就驚呆了。

  那無數的元氣,席卷而出!

  伴隨著沖擊出來的,還有大量的寶物,水凝珠,很多,很大!

  一個個大圓珠子,如同至寶一般,溢散出濃郁無比的天元氣,夏虎尤眼睛都綠了,“臥槽,這一顆能鑄就一位騰空九重的戰者,不,進入凌云變都夠了……臥槽,好多!”

  這都是淬煉肉身的至寶啊!

  他看了一眼蘇宇,蘇宇頭也不回道:“都是垃圾,耳屎殘渣而已,想要就撿一點……我要進去,你們一起嗎?”

  “當然!”

  夏虎尤急忙示意黃騰,和自己一起瘋狂收取那些水凝珠。

  隨著這股噴涌之力消失,海水,也開始朝那幽深的耳道中蔓延了,蘇宇迅速抓住幾人,“走了,都是垃圾,待會再撿!這耳朵……我覺得要抖動了!”

  正說著,天崩地裂!

  夏虎尤只覺得頭暈目眩,此刻,從上空看,整個耳朵,好像在擺動,那耳海之上,滔天巨浪席卷天地!

  耳海附近,一些尋寶的天才或者強者,此刻,被大浪拍擊!

  巨大的浪花,轟隆一聲便將一位位尋寶者拍成了碎片,徹底粉碎!

  那巨大的海洋,在咆哮,在席卷四方。

  這一刻,整個人面界都感受到了那股異動,所有人朝遠處看去,看到那滔天的浪花,高達數萬米,拍擊而下,那重的能壓死山海的海浪,轟隆砸下!

  別說騰空凌云,此刻山海在這,也得被拍死。

  “跑啊!”

  “人面界巨變!”

  四面八方,一位位強者和天才,臉色狂變,這是無數年來,第一次人面界出現這樣的巨變!

  大浪拍擊,那耳朵好像想要將耳朵外的水給搖晃走。

  耳朵進水了!

  左耳進水了,右耳雖然聽不見,但是被耳屎堵住了,倒是還好,所以右耳的耳海倒是沒太大動靜,但是左耳的水,在進入耳道,所以,這種習慣自然的反應,此刻呈現出來了!

  轟隆隆!

  山崩地裂!

  巨大的浪花,拍死了耳海邊數十修者,一個個被拍死的修者,都是滿臉絕望和不甘,怎么會?

  為何會如此?

  耳海,忽然暴動了!

  以前傳說有人被淹死,大家還笑話,現在,沒人笑話了,因為也有人被浪花砸死了!

  外界。

  一瞬間,通道再次破碎三十多道。

  一位位無敵,臉色劇變。

  該死的!

  又來了!

  不少人看向那位陽玉神王,陽玉神王還在恢復,一邊恢復,一邊皺眉道:“可能是吾兒進入一層了,和對方爆發了大戰?或者,是那家伙又大開殺戒了?”

  有人忍不住了,“一層中,到底發生了什么,再來一位,聯絡一下一層中的后裔!誰的后裔,能確保此刻就在一層中,還沒死去的?”

  一位位無敵,你看我,我看你,很快,仙族這邊,一位仙王低沉道:“我這一脈,有一位在一層,但是不知道有沒有離開……”

  “聯系一下問問看!付出多大代價,我們來出!”

  那仙王凝眉,考慮了一下,點頭道:“我問問情況,這一次,還有幾位人族死亡,感覺……”

  感覺不太像人族的手筆了!

  這一次,蘇宇可沒管那么多了,他見到人族不殺就算好事了,可沒義務一個個去通知,趕快走遠點,我要尋寶了,通知了,也沒人會當回事!

  入了星宇府邸,生死有命,你去通知他們走,也許別人還以為你要獨吞寶物。

  這仙王,此刻也是好奇和焦急,他的人,在一層也死了好幾位了。

  很快,他盤膝坐下,開啟時光長河。

  與此同時。

  一層中,一位仙族強者,正帶著不少仙族逃命,此刻,意志海忽然在顫動,血脈在沸騰,他頓時大喜,大喜之后,又是大悲,看著身后跑的慢的幾人,被大浪拍碎,一路狂奔,燃燒精血!

  一直逃了好一會,那大浪不再追來,這才急忙進入意志海。

  此刻,意志海中,一道虛影呈現,有些焦急,“發生了什么……”

  他已經維持一段時間了!

  快承受不住了!

  “老祖宗……人面界劇變,耳海咆哮,天崩地裂……死了……死了好多人……”

  “耳海導致的?”

  是本身界域中的危機?

  這位仙王,下一刻感覺承受不住了,迅速消失。

  界域之外,這仙王噴了一口血,時光通道崩碎,一臉慘白,帶著一些異樣和古怪,看向四方,聲音都變了:“不是誰在屠殺……是……人面界劇變!耳海咆哮,大浪滔天,擊殺了那些尋寶者!”

  “什么?”

  “不可能!”

  “那人族為何死的那么少?”

  一位位無敵,都有些驚呆了。

  星宇府邸內部劇變,和人無關?

  那他們之前一個個信誓旦旦的覺得是人族的強者干的好事,結果不是?

  不少人看向遠處的道王,道王這家伙,還篤定就是蘇宇干的!

  人家蘇宇還在城內不說,關鍵是……這也不是人干的事啊,是天地劇變,難道是星宇府邸出問題了?

  與此同時。

  獵天閣中。

  一些無敵也是意外,“我還以為真是人族出了強者,屠殺各族呢,原來不是!”

  “星宇府邸內部劇變?”

  “這么多年都沒變化,這次居然被遇上了,這些人……倒霉!”

  “哎!我閣也損失了幾位好苗子!”

  一位位無敵,有些感慨。

  而這一刻,獵天閣中,大殿之巔,無人看到的地方,書生喃喃道:“耳海劇變……耳海……耳海原本可是不存在的……是蘇宇嗎?耳海劇變……難道是耳道被打開了……”

  喃喃一聲,書生有些疲憊,他覺得此事可能和蘇宇有關。

  不過,這些事沒必要和外人去說。

  至于耳海,上古是不存在的,哪有什么海。

  可能是耳道被打開,引起了應激反應,導致人面界劇變。

  “是蘇宇嗎?是的話,他是發現了什么秘密?”

  書生呢喃,人面界……第一層。

  這一層,以前,都是一些人皇附屬居住,萬族倒是很少有人會去,人面界的一些寶地,他其實也不是太清楚,但是他知道一點,人面界,有不少秘密。

  整個星宇府邸,都存在秘密!

  “這是代表,新皇真的要降臨了嗎?”

  他越來越確定了!

  先是白玉門震蕩,接著是人面界劇變,傳送途中還出現了一些變故,這一切的一切,都在昭示著,這一次進入的人中,有人很不簡單!

  就在外界議論紛紛,意外無比的時候。

  蘇宇幾人也是頭暈目眩,蘇宇死死抓著耳道附近的凸起,抓的手掌都破了,等待了好一會,這才吐了口氣,總算消停了!

  再往外看……別看了,海沒了!

  那無數的海水,都被抖飛了!

  此刻,不知道飛到哪去了,也許砸死了不少人。

  海水飛走了,原本的海底,也就是耳廓表面,倒是出現了不少巨大無比的珠子。

  淡黃色的!

  都是夏虎尤空中的水凝珠。

  沉入海底無數年,都黏在了耳廓之上。

  此刻,夏虎尤他們也漸漸清醒,等朝外看去,一個個都驚呆了,再看他們下方,此刻,他們在耳道口,好像站在懸崖峭壁的中間洞穴一樣。

  朝下看……夏虎尤瘋狂咽口水。

  無數的水凝珠!

  說的嚇人!

  有的很大,大的仿佛一座山,夏虎尤喃喃道:“不可能,不可能有這么大的水凝珠,這是假的,我小時候只吃過一顆蠶豆大的……”

  黃騰也是呆滯,“我也用過幾次,最大的一塊,跟包子一樣大……”

  老子驚呆了!

  真的呆了!

  合著,水凝珠還有一座山那么大的?

  哪怕見多識廣的黃九,她吃的好東西多,這一刻,也是呆滯無邊,“我……我以前在獵天閣,見過磨盤那么大的……”

  她張了張胳膊,示意了一下,再看外面下方那一座大山一樣大小的水凝珠,也是呆滯的無法回神!

  什么都不說,就這一座山大的水凝珠,能培養上千,甚至數萬騰空凌云!

  肉身鑄造,元氣蛻變!

  這都可以!

  甚至……這玩意也許能當成一塊承載物來用,而且,這不是唯一,只是最大的一塊,其他的也有很多,太小的,都被巨浪帶走了。

  可一些如桌子大小的,都黏在了耳廓上,這樣大小的,很多很多!

  而蘇宇,也有些意外,笑道:“這個不錯,這最大的一塊我要了,剩下的你們自己想撿就撿吧!”

  這一刻,夏虎尤瞬間落地,瘋狂搶奪。

  他瘋了!

  老子哪都不用去了,就撿這些寶物回去,大夏府之前傷到的元氣,很快就可以恢復了!

  最大的一塊……他不指望。

  可是,哪怕小的,他也發了!

  真的發了啊!

  黃騰也迅速下去撿!

  黃九蠢蠢欲動,很快,哼了一聲放棄了,她和那倆家伙不一樣,現在還處于被控制狀態呢!

  撿的再多,蘇宇也能輕易奪走。

  蘇宇也不著急,才過去一天呢。

  急什么!

  慢慢來!

  他書冊漂浮下去,十多頭日月巨獸呈現,一起齊力搬運那巨大的水凝珠,居然有些搬不動的感覺,很快,更多的日月巨獸出現!

  一聲巨響,那巨大的大山般的水凝珠,落入書冊之中。

  黃九見夏虎尤他們還在搬運,蘇宇默默等著,忍不住道:“就這一塊水凝珠,起碼能換兩塊承載物!”

  “太少!”

  蘇宇平靜道:“最大的一顆耳屎,三塊以上可以考慮一下!數萬年的積累。”

  算下來,他現在加上那兩根鼻毛,起碼獲得了價值5塊承載物的寶物了,不,還有許多稍微弱一些的鼻毛,蘇宇也切割了不少。

  一天多時間,他搜刮了超過6塊承載物價值的寶物。

  而這,只是附帶的。

  蘇宇原本自己有8塊承載物,用掉了兩塊到文明志中,還剩下6塊,現在,又收集了差不多數量的承載物,雖然不是真的承載物,拿出去換,還是可能換到手的。

  這么多寶物,蘇宇只花了一天時間便拿到了。

  而無數人,包括一些無敵,都在為一塊承載物瘋狂。

  蘇宇亂花了許多,不然,早就超過10塊了。

  黃九無言了,不想說話。

  片刻后,夏虎尤和黃騰回來了,沒撿完,太多了!

  夏虎尤知道蘇宇有事,飛了上來,急忙道:“你忙你的去吧,我和黃騰再撿一些,不然太浪費了!”

  蘇宇笑了笑,“沒事!黃九來撿,打點雜,我們進去,也許還有一些好處,有些垃圾,我看不上,你帶回去倒是不錯!”

  黃九吐血,夏虎尤干笑道:“那……算了吧……”

  蘇宇笑道:“沒事,走吧!大夏府之前損失不小,這些東西說實話,對我而言,都是垃圾!進去吧!”

  他轉身朝通道口走去,夏虎尤和黃騰對視一眼,還是沒能忍受住誘惑,再看看黃九,兩人干笑一聲,迅速跟著蘇宇一起朝內部走去。

  神人啊!

  跟著這神人,那是真的隨便漏一點,就夠他們吃飽了,不,夠半個大夏府吃飽了!

  頭一次知道,在星宇府邸內奪寶這么簡單的。

  夏虎尤一邊跟上去,一邊感慨道:“我怎么感覺,這地方跟你家似的,蘇宇,你……這星宇府邸,帶個宇字,你也是,不會跟你有關系吧?”

  不得不懷疑啊!

  蘇宇倒是沒那么多想法,走在耳道中,四處看看,邊走邊道:“這地方,就是我的了!現在不是,遲早也是!人面界……人面界其實給的提示很明顯!就是你們不會方法而已,待會找到了地方,你們把左耳割下來,丟下去玩玩,保證很有意思。”

  瘋了吧!

  兩人無語,真的假的?

  一路上,兩人又收獲了不少寶物,蘇宇那是眼光高,或者收取一些能鍛造兵器的材料,或者收集一些對自己有幫助的,不然,不到天兵級別的寶物,他都看不上眼。

  一直走到盡頭,夏虎尤和黃騰忽然都吐血不止,蘇宇也是左耳漲痛,血液從耳中流出。

  他也不廢話,迅速將左耳割了下來,耳竅震蕩,耳朵直接丟入了前方那個巨大的平臺,一股特殊的聲音,在震蕩整個耳朵。

  夏虎尤和黃騰,都看的呆滯無比,此刻,都是大腦劇痛,好像要被粉碎,見蘇宇這么干,兩人都咬著牙,將耳朵拽下,拽的血肉模糊,丟入了平臺。

  而這一刻,那種劇痛感消失了!

  而他們的耳朵,都在平臺上被一道道音波沖擊!

  蘇宇開口道:“若是不懂的人,在這持續時間久了,日月都會被音波粉碎腦子,非人族的話,在這,也會被人弄死!這地方,其實就是人族的寶地!星宇府邸,屬于人族的……當然,我說的這個人族,大概率是我!”

  兩人無言,黃騰這次真的有些感慨了,“蘇宇,你……你是自己摸索出來的,還是有什么上古資料?”

  “自己摸索出來的。”

  蘇宇側頭看向他,笑道:“這玩意,需要資料嗎?給的提示那么明顯,都人面界了!眉山、耳海、雙龍峽……這還需要什么資料?”

  一層的提示太明顯了!

  如此明顯,能不發現嗎?

  夏虎尤無語道:“哪有那么簡單!誰到了這地方,會閑著沒事,把自己耳朵割下來的!”

  正常人做不出這種事吧!

  大不了耳朵傾聽一下!

  直接把耳朵給割了……他忍不住道:“你之前把鼻子都給割了?”

  蘇宇點點頭,沒看他古怪的眼神,此刻,他感受著自己的耳朵變化,他在傾聽,傾聽之前聽不到的一些聲音。

  “好難受……”

  “難受啊!”

  那平臺上,那股聲音,好像在訴說著自己的難受。

  蘇宇眼神微變。

  什么情況?

  什么意思?

  難受?

  這人面界,在蘇宇看來,就是仿造人族打造的兵器而已,府邸而已,為何會有這種聲音。

  “好難受……”

  “難受啊!”

  “為何要殺我……為什么……我沒錯……為什么……”

  蘇宇眼神變幻不定,那股聲音,若隱若現。

  他急忙道:“夏虎尤,你和黃騰聽到了什么嗎?”

  “什么?”

  “你們聽到有人說話了嗎?”

  “沒有啊……”

  兩人詫異地看著他,怎么了。

  蘇宇皺眉,不,我聽到了!

  我聽到了痛苦的吶喊聲!

  該死的……什么情況?

  他心中升起驚濤駭浪!

  打造這星宇府邸的人……殺了一尊絕世無敵的強者,用他的頭顱,鍛造了這個人面界!

  是不是這樣?

  我能聽到聲音,為何夏虎尤他們聽不到?

  蘇宇眼神閃爍,此刻,他忽然將一個竅穴封鎖,竅穴封鎖之下,之前耳邊傳蕩的聲音,瞬間消失了!

  蘇宇臉色變了!

  “周天竅!”

  因為,被殺的這位,也開了周天竅,所以,自己才能聽到?

  是不是如此?

  他再次將封閉的那個竅穴開啟,360元竅連貫,果然,他再次聽到了那股聲音,不是太連貫,不是太清晰,但是他聽到了!

  “為何……我沒錯……太山……你殺我……我不服……”

  太山!

  誰是太山?

  人皇?

  還是別人?

  鍛造府邸的,到底是不是人皇?

  一個個疑惑,一個個念頭,在蘇宇腦海中瘋狂閃爍。

  這一刻,他也是心中駭然無比,一尊絕世強者被殺了,人族的,鍛造者同對方的頭顱,鍛造了第一層……這……好狠!

  “這是真的!”

  “真的人頭!”

  “太山殺了他……這被殺的……合道?還是合道之上?”

  蘇宇心中掀起滔天巨浪,這是合道嗎?

  合道有這么強?

  死了,只是頭顱,都能自成一界?

  可怕!

  蘇宇越想越驚悚,這鑄造之人,可不是什么善茬,對方是不是人族的?

  是的話,為何會斬殺這樣的人族強者?

  “好痛……”

  那痛呼聲,還在持續,蘇宇驚的急忙封鎖一竅,耳竅淬煉之下,他居然聽到了了不得的聲音!

  那股聲音,在他腦海中不斷回蕩!

  蘇宇怕自己再聽下去,會瘋。

  他臉色有些發白,只是一股怨念不息的聲音罷了,沖擊的他意志海都在動蕩了!

  “太山……”

  最后一刻,那憤怒,怨恨,不甘的吼聲還在回蕩!

  太山!

  這是蘇宇知道的,第一尊,真正的上古強者的名字,不再是代稱,而是真名,太山!

  是時光師?

  文墓碑主人?

  還是人皇?

  蘇宇對上古時代,最感興趣的,其實就是這三位。

  這三位,可能都是人族的。

  時光師,人皇,文墓碑主人,太山是否是他們其中一人?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