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453章 蘇宇當家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萬族之劫

  一聲悶響,元氣震蕩。

  修煉室中,元氣翻滾,蘇宇完成了第59鑄。

  59鑄完成,肉身之力差不多正式達到了50萬竅之力,這是大族頂級天才日月境的標志。

  唯有達到了這個標準,你才有臉說,你是某一大族的天才。

  這一刻,蘇宇正式踏入這個領域。

  強者的領域!

  日月,大族日月,擱在哪都是天才,都是強者。

  蘇宇肉身震蕩,氣血翻滾,仿佛聽到了浪花聲,浪花滔滔。

  強悍的肉身,讓蘇宇自信,現在,他可以徹底打死元慶東,那家伙肉身太弱了,至于神文,也沒看出有多強,白瞎他無敵后裔的名頭了。

  起身,蘇宇氣息收斂,金光內蘊。

  非但如此,此刻的他,144竅,元氣好像正式要蛻變了,那是凌云第一變的征兆,幾個月前,他就開始第一變了,蘇宇一直也沒上心。

  主要是蛻變的元竅太少,他不太在意。

  現在,一旦完成第一變,蘇宇實力必然還有一次提升。

  “我更強了!”

  蘇宇笑了笑,戴上了白面具。

  片刻后,看到了白一的留言。

  各族強者天才,近兩日紛紛入境,白一已經帶著幾位白面,正趕往南元一帶,問玄九,在哪集合?

  集合地點,蘇宇來定!

  這也是看重和信任。

  這幾日,大夏府動蕩不安,城門封鎖,殺戮無邊,大量的萬族教眾倒霉被殺,包括一些其他勢力的探子,以及一些不聽話的萬族強者,紛紛被殺。

  夏家如同瘋魔,四處探查,十多位日月,橫掃四方,連白面,都有個倒霉的,隱藏在大夏府,被迅速斬殺。

  而玄九的消息,一直沒有出現。

  好像徹底消失了!

  如今,各方沸騰,府城上千萬人口,也不能一直封鎖,今日,大夏府就要開府了!

  不再封城!

  “就在南元附近的星落山集合,那邊,是個好地方!”

  蘇宇回話,白一一直在盯著,見狀迅速道:“星落山?大明府的大明王可能還沒離開,星落山未必安全。”

  “邊境之地,無妨!執法者請相信我的自覺,這是我死里逃生多次的直覺!”

  白一無話可說。

  而蘇宇,迅速給朱天道傳訊,“我們在星落山集合,府主,千萬別來掃蕩啊!”

  我怕啥!

  自家人!

  我讓他們別掃蕩,那就不掃蕩,不止大明府,大夏府也一樣,有我在,還怕啥?

  朱天道忽然道:“第一次咱們見面,在哪見的?”

  蘇宇無言,干嘛啊!

  “夏氏酒樓啊!”

  “給我背一下長生訣內容!”

  蘇宇無語,老朱咋了啊?

  我去!

  你還試探我?

  大概有些懂了,直接道:“古城那邊,是我石雕大哥幫忙,府主,您別想太多了。”

  “少廢話,背一遍!”

  蘇宇郁悶,艸!

  沒辦法,只好迅速寫了一遍長生訣,大爺的,老朱跟誰學的,現在大家談話,都喜歡這么來嗎?

  難道我在獵天閣的上次公開交流方式,大家都學會了?

  真累!

  等他默寫完了,朱天道才道:“算了,相信你一次!你去星落山做什么?”

  “帶人干活。”

  朱天道大概懂了,迅速道:“別帶人來我大明府就行,就在大夏府使勁折騰就行,另外,我們這邊抓了3位白面,你需要嗎?”

  “不用,干掉算了,免得那些人反水,反而拖累我!”

  不需要!

  誰知道這些人會不會反水,當然,很快蘇宇又道:“也可以放回來,再出事,有個背鍋的,我智勇雙絕,發現了叛徒,咦,別說,府主,你放了吧,我以我的慧眼,一眼看穿叛徒,也能給我漲點臉!”

  朱天道無語了,你這家伙,真行。

  不過蘇宇說的有道理,關鍵時刻,還能當個背鍋的,然后被蘇宇發現,也能刷一下印象分。

  “行,那我弄好了放回去,你自己注意一點,不告訴他們你的身份,真出了事,賣了這幾個家伙,賣主求榮的家伙,到哪都不受待見!”

  朱天道這話說的,蘇宇覺得他是在點自己,很快道:“府主放心,我離開了大夏府,保證不離開大明府,雖然我有石雕老大了,但是我還是把府主當爺爺!”

  朱天道暗罵,去你的!

  你這爺爺,老子當不起。

  這小子蔫壞,哪天在那些石雕面前,來一句爺爺,再喊石雕一聲大哥,朱天道嚴重懷疑,這小子是想坑死自己,不是個人。

  懶得和他多說,迅速道:“還有件事提醒你,多神文系強者這次來了不少。”

  “嗯?”

  “一些大府,秘密培養的那樣!”

  “哦!”

  “反應這么平靜?”

  朱天道意外,蘇宇笑了笑,回復道:“跟他們無關,我又不遷怒他們,他們修煉他們的,府主,你也太小看我了,說句難聽點的……大家不是一路人,認識都不認識,各大府舍得花錢培養,那就培養好了,我才不會在意。我唯獨在意一點,不該拿我們當靶子,其他的,跟我沒啥關系。”

  他不太在意這些的,也是真心話,這些隱藏的天才,強也好,弱也好,那是他們自己的事。

  跟我何干?

  又沒吃我一毛錢!

  不惹我,我才懶得找他們麻煩,有病,有那時間,我鑄一次身都夠了。

  朱天道有些意外他的態度,蘇宇給他的感覺是恨天恨地,可這次回來,別看蘇宇造下了無邊殺孽,可要說心情,好像比之前開朗了許多。

  這小子,有些變化了,他自己大概都沒察覺到。

  若是之前,蘇宇出走之前,提及這些,這小子也許會炸毛,這一次倒是真有些無所謂的感覺。

  “你能這么想很好,那些人也是人族,也有人是為了人族出力,當然,不招惹你就算了,招惹你,你看情況處理……反正我大明府沒人在。”

  這話太真實了!

  真實的蘇宇有些無語,合著你挑撥我干他們呢?

  閑的慌!

  “行,我知道了,府主,那不聊了,我事情多,去忙了!”

  大明府,朱天道呸了一聲,裝什么犢子呢,你小子再忙還有我這個府主嗎?

  毛頭小子,有點底氣就嘚瑟。

  最看不慣你這樣的人!

  有種別回大明府,回來了,老子也不待見你,光知道幫夏家干活,怎么不給朱家干點活?

  老朱吃檸檬了!

  玄九殺夏新伊,一看就知道是給夏家打工,這小子,忘了夏家多可惡了嗎?

  是我把你從大夏府接回來的,一把屎一把尿地拉扯大。

  老朱嘆息一聲,算了算了,老子先想辦法證道……不對,先想辦法進入日月巔峰,我一個初入日月九重的修者,不能好高騖遠!

  有些人,狠起來自己都騙的。

  比如蘇宇。

  此刻的他,正在和人道別,和上次那幾位朋友道別,一臉不舍道:“我得走了,離開大夏府,這邊太亂了,我哥有事,也不能照顧我,我得回大明府了!”

  “白兄,這一別,不知何時才能相見了!”

  “是啊,白兄,這次剛好遭遇變故,不然,多少也要喝幾杯才行!”

  幾位青年男女,那是戀戀不舍,其中一位女生,也一臉不舍,嚇得蘇宇心中膽顫,干嘛,我和你不熟,干嘛一副生離死別的樣子。

  道別了一陣,蘇宇回頭看了一眼修心閣。

  很快,又看向某處,那是鑄兵學院,這一次回來,他沒去看趙立,白俊生去看趙立,也有理由,不過……算了,上次崔浪的事,讓趙立被不少人關注。

  大家都知道崔浪是蘇宇,之前的一些事,當然都猜到了情況。

  趙立鑄兵,帶上蘇宇,這就很正常了。

  自己再去見趙立,這身份就不能用了,一定會引起別人注意的。

  反正這一次自己也不準備走遠,倒是不愁沒機會再見。

  離開了大夏府府城,這一次,蘇宇不是獨自上路。

  夏家剛好有支龍武衛要去南元,順便帶上蘇宇,到了南元,距離大明府就不遠了,可以再想辦法回大明府,最近獵天閣沒啥動靜,危險倒也不算太大。

  龍武衛!

  蘇宇跟著龍武衛,心中有些感慨,當初覺得龍武衛無所不能,強者無數,如今再看,也就這樣了。

  一群騰空境,在這個時候,用處不是太大。

  當然,夏家的兵,軍陣對戰,還是很強的。

  不知道會不會什么合擊陣法之類的,大概率還是會一點的,對付一些小人物還是可以的。

  一路上,這支龍武衛沒怎么說話,蘇宇也是沉默不語。

  沒辦法,沒人理他,大家順便帶上他罷了。

  最近夏家出事,龍武衛沒能抓到兇手,心情很差來著,哪有心思和外人多話。

  就這么一路疾馳,早上出發,第二天天不亮,就抵達了南元。

  此刻的南元,上空元氣波動的厲害。

  南元元氣薄弱,強者在這地方修煉吞吐,哪怕修煉的是元氣液,也容易造成元氣波動。

  這一次,來的強者很多。

  蘇宇都沒探查,簡單一看,小小的南元城,起碼有七八位日月在,那一道道粗大的元氣光柱,證明這些家伙沒有絲毫遮掩的意思。

  膽子倒是不小。

  這還是能看出來的,看不出來的,也許更多。

  “到南元了!”

  領頭的那位萬夫長,看了一眼蘇宇,淡淡道:“你是白家人,南元這邊有人護送你回去嗎?沒有的話,在南元停留幾天,免得有些麻煩。”

  “不用!”

  蘇宇不以為意道:“不需要,我自己回去,大明府有人來接我,我朋友!”

  “那行!”

  那龍武衛也不多說,既然如此,你自己回去好了。

  他也忙,沒心思搭理蘇宇。

  與此同時。

  一條金龍,拉乘著一輛金色馬車,朝星落山飛來。

  這是朱天道的坐騎!

  當然,此刻,馬車上坐的不是朱天道,而是暗影,另外,還有一人,白俊生。

  白俊生是一臉懵!

  “大人,我們這是去哪?”

  “不去哪,出去轉一圈,給你放個風,馬上回去!”

  “大人……”

  白俊生哭喪著臉,“放了我吧,我到底干嘛了?都被關了好多天了,我招誰惹誰了?是不是朱洪亮那家伙告狀的,我沒打他!”

  暗影不理他。

  隨你怎么說,我的任務就是帶著你,在這轉一圈,然后……帶著你回大明府,其他的,跟我無關。

  至于為什么這么干……和我無關。

  府主這么說,那我這么干。

  給你坐一下府主的御駕,算你有面子了。

  兜個風!

  又飛行了一陣,越過了星落山,就在此刻,暗影收到消息,“可以回來了!”

  暗影也不廢話,迅速將白俊生拉扯到了馬車之外,喊道:“金龍,回去了!”

  “好嘞!”

  金龍操著一口大明府的土話,也不問為啥,帶著他們就往回飛,白俊生被暗影固定在了車架外,話都說不出來,可憐兮兮地吹著罡風。

  差點想罵娘!

  我到底干嘛了?

  你們到底要干嘛?

  我他么好端端地被關了幾天,現在出來一趟,又莫名其妙地把我拴在車外干嘛?

  這是斬首示眾的意思?

  與此同時。

  星落山中,一群人隱藏暗中,有人低聲道:“這大明府……真夠招搖的,接一個白俊生回歸,還動用了兩位日月,白家什么時候這么有面子了?”

  “看白楓的面子罷了,白俊生也是個不省心的主,上次又和獵天閣有些牽扯,當然要接他安全回歸……”

  有人掃了一眼,也不太在意。

  大明府這么干也不是第一次了,府主沒府主的樣,無敵沒無敵的樣。

  大明王前兩天,還在城主府頂樓,召開了一場選美大賽,你服不服?

  現在也許走了,也許沒走,沒事別惹大明府就行。

  這群咸魚,你不去招惹他們,他們也懶得理會你們。

  幾人說著話,很快,有人道:“這次頭兒讓我們在這盯著,盯啥呢?”

  “盯著獵天閣,頭兒說,獵天閣接下來會和咱們聯手,有一次高層會晤……當然,不知道真假,可能是障眼法,先盯著再說,要會晤,可能就在這邊。”

  “哦,原來如此!”

  這群人閑聊著,也沒太在意,我們都是小人物罷了,不一定收到準確消息,也許只是障眼法。

  而就在此刻,星落山,一處小山谷中。

  蘇宇身影一閃而現!

  片刻后,對面,出現一道道身影。

  “玄九!”

  對面,白一看了一眼蘇宇,又朝遠處看了一眼,“我以為你不來了,剛剛大明府來人了,兩位日月境,我還以為要來搜山!”

  蘇宇不以為然道:“大明府?這個大府我了解,不要去他們的地盤找茬,他們也不會管我們。”

  “這倒也是!”

  白一說著,嘆息道:“我獵天閣,在大明府失蹤了多位白面,有人死了,有人可能被抓了,一直聯系不上,也不知道具體如何了。”

  蘇宇陰冷道:“無妨,等獵天閣在人境做大,自然可以威逼大明府。”

  白一笑了,“你這一次,立下大功,接下來還要看你的。”

  “執法者繆贊了!”

  蘇宇有些殺氣沸騰道:“我倒是更想看到黃九的尸體,擺在我面前!他可能沒離開大夏府,我一定會找到他的,彩一執法者,對我極其信任,將任務交給了我,我玄九這些年沒出過事,任何任務都完成的圓滿,唯獨這一次……損兵折將!”

  此話一出,白一后面幾位白面也是唏噓。

  上次的確輸的慘!

  死了兩位日月執法者,還都是日月中期,事后更是導致一位長老被殺,又被夏龍武斬了一位,也有白面被夏家所殺,這一切,都被推到了黃九頭上。

  不是他出賣大家,不是他非要禍水東引,栽贓玄九,哪有這么多事。

  白一倒是沒多說這些,很快道:“這一次,算上我,來了8位白面,日月三人,山海五人,玄九,八長老的意思是,全部聽你的!”

  蘇宇凝聲道:“白一執法者也是如此?”

  “對!”

  “你是日月六重,我才剛入日月不久,八長老是否太過于高估我了?若是白一執法不聽我令,我豈能命令?”

  白一正色道:“你放心,我們不擅長其他,唯有你,一次次死里逃生,大家都信任你,既然八長老這么說,包括我在內,定當唯命是從!”

  三位日月境,五位山海高重,這樣的勢力,不算弱了。

  白一更是日月六重境!

  而這一次,八長老的意思是,都聽蘇宇的,蘇宇才是大夏府的執掌者。

  當然,也不排除監視一下蘇宇的意思。

  蘇宇也不在意這個,短時間內,他不會再冒充誰了,至于白俊生……跟我有啥關系,他不是順利回到大明府了嗎?

  等回到了大明府,朱天道要不篡改他的記憶,要不就是繼續抓他坐牢,沒什么好在意的。

  蘇宇沒去想這個,看向白一道:“我要的東西,帶來了嗎?”

  白一遞來一個儲物戒,大量的天元氣,外加10滴日月玄黃液。

  小氣吧啦的!

  蘇宇心中吐槽,才給10滴,我前幾天才給出去了500滴,都沒回本的。

  拿到了東西,蘇宇又道:“萬族教那邊怎么說?”

  “先碰頭,見了面細談!”

  白一迅速道:“這一次,萬族教會有日月來談,萬族教扎根人境多年,對人境比我們了解的要多,不過內部混亂,現在,形成了以原始教主,始魔教主兩位日月高重為主的一個散亂整體勢力。外加一些潛入的萬族強者,構成了新的機構組織!”

  “和我們談的日月是誰?”

  “六翼神教的一位教主。”

  蘇宇哼道:“我知道這一教派,兩位日月教主,但是實力一般,看不起我獵天閣?”

  “也不是,畢竟我們只是代表人境分部……”

  蘇宇打斷道:“白一執法,不用太過在意他們的態度,萬族教,我有過了解,賤皮子!蹬鼻子上臉的那種,在他們眼中,我們萬族,天生高他們一等,不用太過屈從他們!”

  白一無語,你認真的?

  玄九現在口氣很大啊!

  算了,八長老讓你做主,那你說了算。

  “那還見嗎?”

  “見!”

  蘇宇迅速道:“白一執法,煩請通知他們,今晚,日落之時,在星落山核心處聚集,就是蘇宇曾經斬殺一些單神文系強者的地方!”

  “這……是不是太顯眼了?”

  “燈下黑,沒事!”

  蘇宇依舊猖狂,幾位白面都沒再說什么,算了,聽玄九的。

  夜色,很快降臨。

  上次蘇宇斬殺周平升的那地方,也是天羿神教的藏寶庫附近,一行八人,瞬間出現在此地。

  白一不在。

  按照蘇宇的話說,留個人在外盯著,免得被包了餃子。

  萬族教,也不是什么好東西。

  一行八人,如同鬼魅,

  白衣白面,靜靜佇立在山谷中。

  片刻后,一陣破空聲傳來,人還未至,就傳來了抱怨聲,“怎么選擇這地方會談,不吉利!”

  這地方的確不吉利!

  血火神教,死了一位教主,日月五重的。

  晦氣!

  片刻后,七八人落下,就一位日月,剩下的都是山海。

  領頭的那日月,蘇宇不認識。

  但是若是陳永在這,一定會認識,追殺了他很久的那位六翼神教教主,銀翼教主。

  此刻,對方也沒隱藏面容,真容現身,看起來有些陰翳。

  瘦瘦弱弱的,中年男子模樣。

  陰翳掃了一眼蘇宇他們,淡淡道:“我是銀翼,白一呢?”

  “白一執法不在!”

  蘇宇也冷淡道:“此地,我說了算!”

  “你?”

  銀翼淡笑道:“我和白一溝通的,你又是何人?”

  “玄九!”

  銀翼臉色微變,“大夏府那個玄九?”

  “是,夠資格和你談了嗎?”

  蘇宇話落,掃了一眼這些人,一位日月,七位山海,其中有位山海,感覺有些眼熟,又不是太眼熟,奇怪,算了,不認識,不用在意。

  “玄九……”銀翼淡笑道:“夠倒是夠了,不過……你確定你能代表獵天閣?”

  蘇宇陰冷道:“這話,我要問你!原始教主和始魔教主都沒來,連個日月后期都沒,你能代表他們?”

  “當然!”

  蘇宇了然,倒是神秘。

  銀翼也不廢話,很快道:“不說這些廢話了,我們這些人聚在這邊,并不安全!大夏府和大明府,對我萬族教,對你獵天閣,都沒什么好印象,你獵天閣想談什么,如何合作,說說吧!”

  “簡單,我們需要一群跑灰,以及你們的一些情報系統,我獵天閣剛到人境扎根,情報體系不發達,需要萬族教交出大夏府所有的情報體系,探子,暗子……”

  “不可能!”

  銀翼臉色變了,“你在開玩笑?”

  蘇宇冷冷道:“不開玩笑,一群小人物罷了!獵天閣什么都缺,不缺錢!這些體系,獵天閣也就沒時間,若是有時間,很快可以完成搭建!10滴日月玄黃液,買下這一切,夠嗎?”

  “你們開什么玩笑!”

  銀翼惱怒道:“我們耗費數百年,好不容易才在大夏府打下了一些基礎,之前因為你,也是損失慘重,你還想連鍋端,想的真美,10滴日月玄黃液,你真以為萬族教窮困到了這一步?”

  “你們廢物而已,還能怪到我頭上?”

  “你說什么?”

  銀翼大怒,蘇宇冷冷道:“和我們合作,只有好處,沒有壞處!我獵天閣,明面上就有8位無敵,情報萬界第一,萬族教……說是萬族教,一群走狗罷了!給誰賣命不是賣?給我獵天閣賣命,好處少不了你們的!”

  “混賬!”

  銀翼大怒,蘇宇幽冷道:“我說話直接,別生氣,當狗,你是,我也是,大家一樣!我為獵天閣賣命,你們為萬族教賣命,都是當狗!但是,我在這當狗,天元氣、日月玄黃液不少見,很容易獲得,你們呢?銀翼教主,六翼神族給你們多少好處?”

  銀翼冷著臉,“你若是一直這種居高臨下的態度,那就沒法談了!”

  蘇宇幽幽笑道:“居高臨下?不,這是優越感,因為我的背后,站著獵天閣!你們呢?你們死了,六翼神族會有無敵為你們出手嗎?就這么簡單!今日,我在這殺了你,六翼神族連個屁都不會放,你在這殺了我,很快,會被報復!這就是差別,這就是差距,教主大人,你信嗎?”

  銀翼冷笑一聲,“口氣不小!”

  “是不小,你可以試試看,你若是想談,那就談,不想談,萬族教絕對有人想談,不差你一個!”

  銀翼暗怒!

  囂張!

  猖狂!

  而蘇宇身后,白面們則是一個個姿態高傲,玄九說的對,對這些家伙,沒必要客氣什么,我獵天閣,就不是你們能比的。

  盡管覺得這樣,可能會談崩,可玄九說話……真讓他們很爽。

  這就夠了!

  真談崩了,那就談崩了。

  銀翼深吸一口氣,壓下心中的火氣,低沉道:“這個條件不行,除了情報體系,你們還要什么?”

  “全都說出來,可以一起談!”

  蘇宇幽幽笑道:“那好,我需要一些炮灰,沖鋒陷陣的那種,實力不限!另外,我需要一群精銳,配合我行動,山海和日月為準,太弱的沒必要,也沒資格參與!”

  銀翼皺眉,“目的呢?目標呢?”

  蘇宇笑呵呵道:“獵殺一些人,一些天才,一些強者,一些無敵后裔!奪取南元遺跡!”

  “哼,說的好聽,不切實際!”

  銀翼惱火,廢話,我們也想干,你不怕死,你可以試試。

  真以為夏家和人族都是軟柿子?

  隨便你殺?

  蘇宇幽幽道:“相信我,那自然沒問題,不信,那就沒辦法了!制造混亂,這點獵天閣拿手,你萬族教也拿手!如今,各族強者天才抵達,唯有火中取栗,渾水摸魚,才有機會成為贏家!否則,拿什么和萬族和人族去比?”

  “而獵天閣,一切都是為了利益,戰斗一起,大戰一來,我獵天閣的情報、物資,都是搶手貨,哪怕大家憤恨我們,也會花費大代價來購買,不是嗎?”

  銀翼皺眉看著他,很快,他這一邊,有人笑呵呵道:“玄九大人,那我多問一句,你說的殺強者,殺天才,殺無敵后裔,說的是人族,還是萬族都包括?”

  蘇宇幽幽道:“隨意,有人下任務的,這個不用擔心!誰都可以殺!”

  “那若是引出了無敵呢?”

  那問話的胖子,笑道:“大明王還沒走呢!”

  蘇宇笑道:“會走的,很快!”

  說著,看了一眼那胖子,還是覺得有些眼熟,淡淡道:“你又是哪一教的?”

  胖子也笑道:“始魔圣教!”

  蘇宇微微點頭,“你能代表藍天?”

  “算是。”

  蘇宇笑了,“你不信我說的?”

  “不敢,只是有點不確定,玄九大人不介意的話,可以詳細說說,如何讓大明王離開?”

  不止他,那些白面也好奇。

  怎么把大明王弄走?

  真的可以嗎?

  感覺有些難度,大明王最近賴在了人境不走,這其實有點麻煩,至于邊境威逼人族,可大明王還是不走,除非真的爆發戰爭了,否則,還能怎么逼走他?

  蘇宇幽幽道:“沒什么,很簡單的事,大明府護短,朱家嫡系不算多,現在,大明府第四代長孫,朱洪文在諸天戰場上巡查駐軍,朱洪文重傷,以大明王的性格,必然會去報復!”

  “嗯?”

  銀翼一震,“你……好大的膽子,誰敢去人族的地盤,去重傷朱洪文?”

  蘇宇笑道:“重傷,又不是殺了他,大明王暴怒之下,去報復,找不到人,自然就罷手了,夏家震怒我都不怕,會怕朱家?至于人選……獵天閣會出手的!”

  說罷,蘇宇幽幽道:“消息我告訴你們了,情報外泄了,就是你們干的,幫你們篩查一下內奸,我未必會真的去做,別到時候朱洪文身邊都是強者……那就代表你們這邊有內奸,銀翼教主,記住這些人,消息外泄的話,這些人重點查一查!”

  銀翼暗罵,要你教我!

  此刻,蘇宇面具中,公屏上,傳來白一的話,“玄九,你真要這么做,重傷朱洪文,這個任務可不簡單,未必能完成的!”

  “試試再說,不行的話,再換其他手段,大明王還是要弄走的,不然,太近了,我們也不好渾水摸魚!”

  說完,迅速傳訊道:“順便看看,萬族教有沒有被人族滲透,免得被滲透了,后續不好合作,這些雜魚,成分混雜,不能全信!”

  白一沒再說話,看樣子,玄九未必會采取這種手段。

  銀翼好像遲疑了一陣,很快道:“你若是弄走了大明王,那合作就可以談,至于情報體系……價格低了,翻10倍,可以讓你們使用!”

  “十倍?十倍,我可以買下你們的人頭!”

  一聲悶雷般的哼聲傳出,轟地一聲,幾位山海頭暈目眩,蘇宇一拳砸出,銀翼大驚,揮手格擋,砰地一聲,被蘇宇一拳砸飛。

  “你……”

  蘇宇停手,冷冷道:“殺你,不要太容易,收費不貴,10滴日月玄黃液絕對夠了,你確定,一些雜魚,需要用100滴日月玄黃液來換?”

  銀翼倒退幾步,其他人也紛紛倒退,有些憤怒地看向蘇宇。

  而蘇宇,幽幽笑道:“別生氣,開個玩笑罷了,你們……好弱!也就現在有點用了,平日里,這么弱的日月,不配和我們合作!”

  “混賬!”

  銀翼暴怒,然而,手臂的劇痛,讓他意識到,他絕對不是這個玄九的對手。

  該死的,好強。

  這家伙日月幾重了?

  而蘇宇,心中哼了一聲,要不是場合不對,一拳打死你!

  六翼神教,他最恨這一教。

  這家伙,之前也是追殺陳永的主力。

  就在此刻,白一瞬間出現,笑道:“玄九,豈可無理?銀翼教主,抱歉了,玄九脾氣暴躁,我替他道歉,萬族教的情報體系,只需要大夏府的,提供給我們,50滴日月玄黃液,這個價格,絕對不低了!”

  銀翼暗罵,你們一個唱白臉,一個唱紅臉,真以為我不懂?

  不過此刻,也不是和他們計較的時候,銀翼冷哼道:“我要回去問問其他人的意見,三日后給你們準確答案。”

  “一天,沒有那么多時間和你們浪費!”

  蘇宇不客氣道:“成事不足敗事有余!一件小事,拖拖拉拉,難怪難成大事,幾百年了,還是過街老鼠!”

  一群萬族教的,都是惱火無比。

  這玄九,嘴巴真臭,還毒!

  一群人,也不廢話,迅速消失。

  他們一走,白一也有些遲疑道:“這么強勢,可以嗎?”

  “沒問題,一群為了利益,連種族、家人、師長都可以不要的家伙,白一執法不會覺得他們真生氣了吧?”

  蘇宇淡笑道:“生氣,不外乎錢給的不夠多罷了,放心吧,這些家伙會答應的!”

  萬族教……蘇宇心中默念一聲。

  這一次,最好也給一網打盡了!

  很好,小毛球記住你銀翼的氣息了,這條毛球狗,鼻子比真狗還靈,你躲不了的,你們在哪,我很快都能找到。

  蘇宇幽幽道:“真不行的話,獵天閣再來一些人,我把他們連鍋端了,上層死了,下面的人,自然就是我們的了,都會聽話的!”

  幾位白面無言,你認真的?

  開什么玩笑!

  你要端了萬族教?

  人族幾百年都沒端了他們,你確定獵天閣可以?

  蘇宇也不多說,真要能找到他們老巢,端了萬族教,也算大動靜了,不是不可以做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