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83章 陸續歸來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萬族之劫

  紀署長踏空而去,帶走了白楓。

  地面上,柳文彥露出笑容,下一刻……低罵一聲!

  白楓這小子,之前說幫我解決一下神文壓制的事,還沒完成呢。

  完犢子了!

  當然,白楓說了方法,可現在,能做到的只有洪譚。

  自己那師弟,是不是真的丟了?

  地面上,夏玉文躺倒在地,不關心一切,一直看著天空,眼神失去了神采,不復霸道。

  那邊,夏侯爺揮揮手,“抬走!送回城主府,讓夏長青來救!能承受失敗,那才能成長,誰人能不敗?”

  一隊龍武衛進場,迅速抬起夏玉文離開。

  夏侯爺淡笑道:“五代敗過,我家老頭子敗過,夏龍武也敗過……大周王敗過,大秦王敗過,能站起來,那就還有希望,站不起來……夏家會為你養老送終!”

  就這么殘酷,就這么簡單!

  站的起來,你還是夏家天才。

  站不起來,那你給你養老,一輩子混吃等死好了。

  天才……哪都不缺!

  單天昊此刻強行聚攏了肉身,臉色發白,卻是依舊不甘心。

  他不傻!

  可他真的想抓住白楓,何止他,所有人都想抓住白楓。

  為什么可以拆分那么多屠龍劍?

  這是白楓一個人的能力,還是多神文一系都可以做到?

  這能力,是否會造成什么巨大的影響?

  多神文一系,到底研究出了什么!

  太重要了!

  多神文一系本就戰力無雙,如今更是能拆分自己的神文戰技,這會造成什么樣的后續影響?

  他想抓住白楓!

  單天昊看著飛離此地的紀署長,又側頭看了一眼周明仁,傳音喝道:“周明仁!你就眼睜睜地看著白楓被人帶走?”

  白楓的價值,此刻已經瘋狂上漲。

  拆分屠龍劍,到底怎么做到的!

  隱約間……他們甚至有些可怕的念頭誕生。

  能拆分屠龍劍,代表神文戰技被拆開了,那基點神文可以拆嗎?

  若是可以……單天昊不敢想象接下來會爆發怎樣的劇變!

  多神文無敵!

  同階最強!

  大家不服多神文一系,在于他們耗費大量資源,在于他們騰空太難,要求太高,騰空之下非要勾勒超過10枚以上神文!

  可是……若是……不需要騰空之下呢?

  可能嗎?

  他們不知道!

  不敢想!

  只能說,有這個可能性,至于是不是,現在誰也沒證據,除非抓住白楓,才能知曉一二。

  周明仁微微皺眉,依舊沉默。

  今日,他好像一直都在沉默,哪怕紀署長開口,他也只是退讓。

  “周明仁!”

  “五代神文為重!”

  周明仁開口了,“白楓這邊,后面再說!你想為了一個白楓,得罪紀鴻?”

  單天昊依舊憤怒!

  陡然看向夏侯爺,將怒意隱藏,低沉道:“夏侯爺,夏家說開辟戰區,任由我們爭斗!夏侯爺開的條件,我們全部應允!夏侯爺說如何,那就如何,可現在,育強署署長插手其中,這合夏家的規矩嗎?”

  他必須要說!

  否則,夏家人不斷插手,那干脆別斗了,沒任何意義!

  夏侯爺聳聳肩,“夏家沒插手,別誤會!你當紀鴻是他們的外援好了,你們不是請了夏玉文嗎?你看,夏家的人進去被人差點砍死了,我也沒說話!”

  夏侯爺笑道:“我說話,那就是一口吐沫一顆釘!在戰區,打死誰,我不管!你有能耐,你打死紀鴻,我也不會管!單天昊,你實力不如他,那我沒辦法,你找周破龍找他算賬好了,跟我說,我能怎么辦?”

  夏侯爺覺得自己還是挺委屈的,“你看,夏玉文傷成這樣了,我說話了嗎?在戰區,你們隨便打,剛剛他對你出手,是進入了戰區了吧?我夏家還守規矩吧?別污蔑我了,再污蔑我……我好歹也是代理府主,你一個大周府的山海,一而再地污蔑我,單天昊……考慮清楚了再說話!”

  單天昊臉色一變,心中怒罵!

  紀鴻插手,這還算規矩之內?

  這算什么外援?

  那邊,周明仁微微皺眉,緩緩道:“侯爺,不會再有外援了吧?”

  “這個……別問我!”

  夏侯爺笑道:“我不管這些,你們自己拉人來,隨便拉多少,誰進了戰區,那就隨便殺,我收錢就行!最好能把大夏府不聽話的都拉進來,剛好,死一個少一個,免得天天一群人折騰個沒完!我放句話,你們就是把萬族教的人拉來了,我也不插手,我說到做到!當然,來了,出了戰區,我還得剿滅的!”

  無人吭聲。

  廢話!

  哪怕真能拉來,萬族教的人又不是白癡,來送死嗎?

  誰傻誰來!

  “周明仁,還不出手擒拿柳文彥?”

  單天昊知道沒辦法找紀鴻麻煩了,再次傳音喝道:“你到底要等到什么時候!再不出手,出了變故,誰來負責?紀鴻能插手,其他人就能插手!”

  已經出現了變故了!

  他不明白,周明仁到底在等什么!

  洪譚?

  洪譚現在正在往這邊趕,非要等他到了,才對付柳文彥他們嗎?

  周明仁是不是有病!

  周明仁瞥了他一眼,傳音道:“你們想出手,那就出手,我要等洪譚回歸!”

  “你!”

  “單天昊,不要再來命令我!”

  周明仁忽然眼神冷厲道:“你還沒那個資格,懂嗎?”

  單天昊皺眉,心中狂罵!

  周明仁到底在等什么?

  盡管有些憤怒,此刻,卻是沒時間去想了,喝道:“擒拿柳文彥,交出傳承神文!”

  話落,單天昊看向幾位山海境,幾人同時點頭,瞬間朝戰區殺去!

  擒拿柳文彥!

  再等,真要出變故了。

  五代神文不拿到手,誰也不甘心。

  至于周明仁……這混蛋,誰知道他想些什么。

  周明仁身邊,幾位山海境閣老看著他,孫閣老傳音道:“老周,你在干什么?”

  周明仁微微皺眉,開口道:“你們可以去,免得夜長夢多,擒拿柳文彥即可,不用和吳月華他們死戰到底!”

  “你……”

  幾人有些憋屈,挖墳是你說要挖的,現在真到了關鍵時刻,你居然沒了動靜,什么鬼!

  盡管很憤怒,很無奈,幾人對視一眼,還是迅速加入了戰斗!

  此刻,陸續有一群人漸漸地加入戰斗中!

  單神文一系,這邊多位山海出手!

  柳文彥身邊,賀奇、吳月華、范閣老……也有多位山海,紛紛出手還擊!

  夏侯爺看了一眼周明仁,微微挑眉,笑了笑沒說話。

  那邊,胡老也笑了笑,意味深長。

  就在此刻,一直沒動靜的周明仁,忽然深吸一口氣,面前甚至出現了兩條氣體長龍,在夜色下,極為顯眼。

  夏侯爺、胡老幾人,紛紛朝遠處看去。

  遠處,一人累的直喘氣,一邊朝這邊走著,一邊笑道:“沒遲到吧?”

  洪譚!

  破碎的小屋旁,柳文彥看到洪譚,忽然罵道:“你這廢物,到現在才來,我還以為你丟了!”

  洪譚一大把年紀的人了,此刻失笑道:“師兄,都這么多年了,還是這脾氣,給點面子好不好?”

  說著,看了一眼周明仁,蒼老的面孔漸漸恢復了年輕,挺直了腰桿,一甩袍服,笑道:“周老,您是在等我?”

  “等你很久了。”

  周明仁平靜道:“若不是為了等你,單天昊一直跟我廢話,我早就斃了他!山海九重,也沒什么了不起!洪譚,我其實等你很多年了!”

  洪譚一步步走來,每一次邁步,更年輕一些,漸漸地,瘦弱的身軀恢復了健壯。

  笑道:“周老,何必呢!你真想切磋,我陪你啊!不行的話,去諸天戰場啊,偏要逼我出手,這不是沒事找事嗎?”

  周明仁氣勢也漸漸強大起來,沉聲道:“有些東西,一直憋著,終究還是要發泄出來的!單、多之爭,歷來已久,但是對我而言,也就那樣!”

  周明仁的話,讓四周參戰的強者們,都漸漸停下了手。

  紛紛朝他們看去!

  孫閣老幾人臉色變幻不定,什么意思?

  周明仁依舊平靜道:“消滅多神文一系,是我想做的,但是……解決一個廢了的柳文彥,沒任何意義!別人都說你洪譚專心研究,實力在多神文一系中也只是一般,而我……卻不這么認為!”

  周明仁朝洪譚走去,每走一步,氣勢強大一分!

  “我還是想看看,你能不能到日月!我也想看看,你能不能讓我到日月!”

  氣勢更強大了!

  超過了山海巔峰,卻是隱約間不如之前的紀署長。

  周明仁邁步,洪譚也在邁步,氣勢也越來越強!

  那邊,單天昊心中暗罵一聲!

  他總算看懂了!

  周明仁一直等洪譚,是想以全盛姿態,迎戰洪譚,幫助他跨越日月的門檻!

  周明仁,沒踏入日月!

  只差一步!

  這一步,他選擇了迎戰洪譚,他覺得洪譚能幫他踏出這一步!

  “崩山海,哪有摘星拿月痛快!”

  周明仁走著,氣勢強盛無比,山川都出現了虛幻之態,邊走邊道:“吳月華不行,賀奇不行,單天昊也不行……我遍數人境,山海巔峰倒是有不少,可你洪譚,最適合!”

  洪譚笑道:“周老,您和我老師同代,您一直針對我,我也懶得去理會,沒必要連破個日月都來找我吧?哪來的那么多仇怨,我說了,諸天戰場上,山海巔峰一大把,何必找我呢!”

  “因為……我是周家人!”

  周明仁回應。

  因為,我還有牽扯,還有因果,所以我只能找你。

  洪譚無奈,笑道:“行吧,既然周老想拿我當磨刀石,我就陪周老玩玩,日月……沒那么好成的!”

  說罷,氣勢也愈加強盛起來!

  漸漸地,山海八重,八重巔峰,下一刻,轟隆一聲,其實暴漲,山海九重!

  “山海九重!”

  不少人低呼一聲!

  這家伙,什么時候突破了?

  周明仁眼神雪亮,他等的就是這個!

  洪譚,可不弱!

  別人不知道,他還不清楚嗎?

  “不夠!”

  “那就更強點,讓周老滿意!”

  洪譚笑了,氣勢越來越強,片刻后,氣勢再變!

  山海九重巔峰,也就是山海巔峰!

  “夠了嗎?”

  洪譚笑道:“不夠也沒辦法了,這樣,差不多了吧!多神文一系,終究還是比你們強一點!”

  話落,兩道殘影消失在了原地!

  轟隆一聲,驚天動地!

  “擒拿柳文彥!”

  周明仁喝聲響起!

  虛空中,兩人交手,其他人已經完全看不到什么,快,無與倫比的快!

  單天昊此刻顧不得罵人了,喝道:“殺!”

  一群山海,也是心中震撼,卻是知道不是他們可以參與的,紛紛朝柳文彥殺去,抓住柳文彥為重!

  大戰瞬間爆發。

  同一時間。

  夏侯爺這邊,兩道人影走來,蘇宇抱著夏虎尤……是的,抱著!

  也不算抱著,是摟著他的肩膀,死死貼在了夏虎尤身上!

  夏虎尤一臉憋屈,一臉郁悶!

  抖動了一下肩膀,蘇宇不在乎,依舊死死摟著他,幾乎貼到了一起,甚至連腦袋都和他貼著,不知道的人看到了,還以為是一對小情侶。

  拍賣,按理說明天早上才開始。

  可是,蘇宇等不及了。

  當白楓的通訊打過去,蘇宇就知道,接下來麻煩到了。

  那就沒法等了!

  他怕死!

  尤其是現在,外面感覺太不安全了,他不想出學府,完全不想。

  可他必須要出來!

  所以,他來了!

  這時候的他,死死抱著夏虎尤,這是他的護身符,是他的防護盾,是他的救命稻草。

  他怕死,不敢亂跑。

  可是……夏家不怕。

  夏虎尤,若是沒猜錯,誰敢弄死夏虎尤,祖宗十八代都得被干掉!

  所以蘇宇喊他一起來了!

  勾肩搭背,死死摟著他的肩膀,不,是鎖著他的脖子。

  咱哥倆,關系好,親熱!

  此刻的蘇宇,也看到了那大戰現場,也看到了人群中依舊帶笑的柳文彥,沒看到白楓……心中有些擔憂。

  顧不得許多了!

  這不是他能參與的,他參與不起。

  摟著夏虎尤,蘇宇還有些不放心,強者殺人,哪怕摟著,也不是太保險!

  他恨不得自己能變成褲腰帶,掛在這家伙身上。

  再次貼近了夏虎尤,夏虎尤那油膩的臉都差點貼在他嘴邊了,夏虎尤一臉的無奈,“行了,到地方了,蘇宇,能松開我了嗎?”

  “別,好兄弟,兄弟就是該這么親近!”

  蘇宇笑道:“不分彼此最好,這里太不安全了,我怕你出事!”

  你不摟著我,我絕對不會出事的!

  夏虎尤心中吐槽,暗罵一聲,暗暗生疑,你是不是知道我是誰了?

  出門都得把我帶上,你是多怕死啊!

  蘇宇不管他,四處看了看,看到了一張有些熟悉的臉龐,不是真的熟悉,而是看出了一點影子!

  鄭云輝的影子!

  “那是鄭府長嗎?”

  “是!”

  “去那邊!”

  “不去夏侯爺那?”

  “不去!”

  蘇宇拒絕和不遠處那位胖子接觸!

  那是吃人不吐骨頭的奸商,大夏府人人談之色變,他不去,要找,就找憨子!

  和精明人做生意,太累了!

  大戰爆發,鄭平還在看戲,忽然感受到了身邊有人走來。

  側頭看去,倒是認出了夏虎尤,至于夏虎尤背著的是誰……哦,看錯了,沒背著,只是貼著,這誰啊?

  貼的這么近!

  夏家這小子,怎么和男人關系這么好了?

  “鄭爺爺!”

  一聲鄭爺爺,鄭平愣住了,我認識你嗎?

  這不是夏虎尤喊的,而是夏虎尤身邊那人!

  誰啊?

  我們熟嗎?

  蘇宇嘴巴很甜,“鄭爺爺,我叫蘇宇,云輝的好兄弟,上次和他一起坑了好幾萬功勛,云輝和您說了嗎?”

  “是你!”

  這下子,鄭平知道對方是誰了!

  有些意外,很快想到了什么,“你來這……”

  “賣東西!”

  蘇宇嘴甜道:“鄭爺爺收到消息了嗎?”

  說著蘇宇36個噬魂竅穴爆發,連成一體,意志力上瞬間附帶一層黑色火焰。

  “這個不止可以附帶在意志力上,還能直接附在手腳上……”

  說罷,蘇宇手掌忽然變黑!

  一擊朝鄭平打去!

  “鄭爺爺,您老感受一下!”

  到了山海巔峰,哪怕是戰者,意志力也不會太弱。

  鄭平倒是沒在意,關鍵在于……你他么打我,還拉著那小胖子干嘛!

  沒看小胖子都快被你箍死了!

  不遠處,夏侯爺沒眼看,扭頭不再看。

  胡總管也是搖頭,這……這就是多神文一系那個少年?

  這是保命?

  知道夏虎尤身份了?

  你這是多不相信外人,連賣個東西,都得帶著夏虎尤一起,恨不得把夏虎尤拴在腰上!

  一聲悶響,鄭平沒出手,也沒回擊,意志力防護在體表外,瞬間感受到了一股針扎的微痛感!

  薄弱的黑色火焰,在他意志力上燃燒。

  鄭平倒是沒太在意,稍微有點痛……可這就很不簡單了!

  開玩笑!

  我山海巔峰啊!

  哪怕不是文明師,意志力也很強大,尋常凌云境文明師也未必比得上他。

  居然有點微弱的痛感!

  這要是打在同階身上,那還得了?

  “噬魂訣……”

  他說著,眼神一亮,看向蘇宇,眼中神光爆發,忽然朝蘇宇探查過去!

  蘇宇瞬間封鎖了所有竅穴,笑道:“鄭爺爺,功法不是看開哪個竅穴就行的,那么簡單的話,天階功法都沒法用了,一用不就流傳開了?”

  鄭平來了興趣,笑道:“我聽說,你不賣錢?”

  “對!”

  蘇宇一指那邊的戰場,“我出價不高,打死一個山海就是鄭爺爺的!”

  鄭平失笑道:“打死一個山海……你說的簡單!哪怕山海一重,也沒那么好殺!何況,這些人成群結隊的,也是有靠山的,我能隨便打死?噬魂訣,不值這個價!”

  蘇宇點頭,拉著夏虎尤一起微微躬身,也不多言,繼續拉著夏虎尤朝另外一人走去。

  夏虎尤一臉郁悶!

  鄭平挑眉道:“你不賣了?”

  “賣!”

  蘇宇扭頭笑道:“鄭爺爺,不賣給您了,免得您為難!云輝是我兄弟,我不能讓他爺爺為難!我去找趙將軍問問,軍中我覺得應該需要這個!”

  不遠處,趙將軍微微挑眉,直接道:“那是神文系的人,打死一個,會招惹不少麻煩!我雖不怕,可軍中還需要文明師,打死了他們,容易導致文明師集體抵制我龍武衛!”

  蘇宇微微點頭,沒再說話,走向另一人。

  那邊,龍武學府的府長輕聲道:“龍武學府是龍武衛的后備役,趙將主都不接,我接不了!”

  不遠處,胡總管開口道:“小同學,一本噬魂訣,想換來山海對付山海,還是成體系的文明師,難,太難了!”

  說罷,又道:“而且,這其中涉及的不單純是利益,否則,也不會有戰區存在!五代當年留下的賬,需要你們一系去還,這才是根本!”

  蘇宇輕聲道:“我明白,謝謝胡爺爺提點!可我還是不懂,大周府那位無敵,并非死在我曾師祖手上,為何要我們一系來承擔這一切?需要資料,我們沒有,曾師祖難道說要用神文償還?”

  胡總管搖頭,不再開口。

  有些事,不是你說一句就能行得通的!

  蘇宇環顧一圈,大戰依舊,參與的人越來越多了!

  甚至有凌云開始參與,在山海被糾纏的情況下,靠近柳文彥。

  柳文彥也在看他,他早就看到了蘇宇,笑了笑,嘴唇動了動。

  “回去!”

  這不是蘇宇的戰場!

  這不是蘇宇能摻和的戰場!

  救師?

  蘇宇還太弱了,不夠資格。

  蘇宇忽然覺得有些凄涼,有些悲哀。

  憑什么啊?

  大夏府,不管嗎?

  他看向那邊的夏侯爺,大夏府境內,不是萬族教,而是一群文明師,在圍殺另一群文明師,大夏府不管嗎?

  他忽然好失望!

  好失望好失望!

  為什么啊?

  他看到了吳月華在喋血,他看到了護衛柳老師的強者在被圍攻,肉身爆裂!

  山海,少了。

  黑暗中,參戰的強者越來越多,無聲無息,沒人報名,沒人說自己是誰,默默參戰,默默死守。

  不遠處,有人笑著踏空而來。

  朝柳文彥拱手,笑著加入了戰團!

  有人朝柳文彥豎起大拇指,眼中只有熱切,沒有不甘,同樣瞬間融入戰團中!

  蘇宇知道,那是來援的強者。

  有人一直在等柳老師回歸!

  蘇宇就這么看著,他知道,噬魂訣好像賣不出去了!

  這些人,不愿意摻和。

  所謂的戰者沒腦子,都是笑話。

  可是,就是不甘心!

  夏虎尤的肩膀被捏的青紫一片,撓撓頭,他也不懂,不明白!

  看了一眼那邊的二爺爺,他露出詢問之色,真的不管嗎?

  越來越多的人參與進去了!

  龍武衛已經徹底封鎖四方,一位位軍中文明師,不發一言,意志力爆發,封鎖四周,不讓能量外泄!

  夏虎尤再次看向夏侯爺……

  夏侯爺扭頭朝他看來,微微搖頭。

  不管!

  繼續等!

  他要等下去!

  遠處,虛空轟鳴聲不斷!

  兩位山海巔峰境強者,此刻在無人看到的地方交戰,聲勢浩大,綿延數十里,山川崩裂,河流斷流。

  很強大!

  很震撼!

  可蘇宇看不到,也沒心思看,他看到了守衛在柳文彥附近的人,越來越少了。

  無能為力!

  只能眼睜睜地看著!

  噬魂訣沒用!

  蘇宇環顧四周,黑暗中還有不少人,在騰空觀戰,在默默注視著這一切。

  “噬魂訣一本,專傷意志力,有人愿意出手嗎?”

  蘇宇大聲喊著!

  無人應話!

  “制作天賦精血的方法,再加噬魂訣!”

  有人朝這邊看來,還是沒吭聲。

  蘇宇聲音沙啞,嘶吼道:“再加一本基礎文訣!騰空之下的文訣!開神竅36個,有人愿意出手嗎?愿意嗎?”

  此話一出,四方震動!

  夏侯爺陡然看向他!

  那邊,柳文彥也吃驚地看著他。

  蘇宇吼道:“大夏府沒人愿意出手嗎?其他大府呢?夏家既然不管,別的府強者出手,夏家也沒資格去管!有人愿意嗎?”

  “文訣?”

  虛空中,終于有人開口了,“真的是騰空之下的文訣?能開36神竅?”

  “真的!”

  蘇宇吼道:“只要殺一位山海,就是你的!噬魂訣、天賦精血制作方法、基礎文訣!都是你的!”

  蘇宇咆哮道:“還不夠嗎?再加一本天階功法夠不夠?”

  這一刻,無數道目光匯聚而來!

  “多神文一系的人?”

  “我叫蘇宇,白楓老師嫡傳!夠了嗎?”

  蘇宇怒吼道:“若是還不夠……”

  “夠了,賣家當賣祖產了嗎?”

  這一刻,有人輕笑一聲,“傻小子,多神文一系的家底,你都要賣光嗎?”

  “傻小子開個玩笑,大家別當真,我們多神文一系這么窮,哪有這些東西!”

  黑暗中,一位青年走出,手持長槍,笑道:“別胡鬧,快回去!鬧著玩呢,哪會有事!”

  青年一步步走出,有人低呼道:“夏云奇!”

  夏云奇,昔年的傳奇人物之一,多神文系妖孽之一。

  此刻的夏云奇,是位青年,很年輕,臉色發白,卻是笑容滿面,看向蘇宇,笑道:“鬧著玩的,小孩子就別鬧騰了……”

  話落,隨意一槍,一槍捅出,笑道:“文彥兄,你啊,這么早回來干嘛!我在這,張兄的墳,還真能被人挖了?”

  話落,遠處,一位山海強者,忽然胸口冒出槍尖!

  噗嗤!

  長槍震碎了他的肉身!

  夏云奇笑了笑,拔槍,身影閃爍,揮槍朝一位山海七重的強者擊去!

  虛空炸裂!

  那位山海七重強者,臉色一變,剛想避開,一枚神文閃現!

  “龍!”

  神文長槍融合,長槍如龍,虛空中,一頭巨大無比的金龍出現,一口將對方吞入腹中!

  瞬間化為長槍,落入夏云奇手中!

  夏云奇笑了笑,長槍震動,里面隱約看到一位強者在咆哮,不斷轟擊長槍,長槍劇烈震動!

  夏云奇笑了,手中出現一團火焰,長槍被燃燒!

  一聲慘叫響徹天地!

  夏云奇咳嗽一聲,看向四方,笑道:“退走吧!再來一位日月,我就不管了,不來日月,周明仁……他還不夠!”

  說罷,再次看向蘇宇,笑道:“回去!去學府,瞎胡鬧,賣什么東西!祖產,不能賣!賣了,對不起列祖列宗!對不起那些師長!”

  蘇宇滿臉驚喜!

  多神文一系的強者!

  不,昔日被驅逐的強者,回歸了!

  就在此時,夏云奇身后,一只手掌陡然呈現,一掌朝他拍去!

  單天昊!

  夏云奇皺眉,這一刻,手中長槍顫抖的更厲害了,牽制住了他!

  與此同時,一道驚天劍芒落下!

  直奔單天昊!

  單天昊皺眉,瞬間撤退,避開了劍芒!

  “夏云奇,你倒是快!”

  一聲女聲傳出,黑暗中,一位女性踏空而來,那邊,正在和一位強者交手的吳月華,陡然怒罵道:“胡萍,你故意的,故意來遲,看我笑話!”

  “可笑,無理取鬧!”

  虛空中,手持長劍的女性嗤之以鼻,“看你笑話?你本身就是個笑話,有什么好看的!”

  “八婆,等我殺了這混蛋,和你沒完!”

  說罷,她徹底發飆了,巨大的鼎轟擊四方,一道道黑煙從鼎中冒出!

  幾位山海觸碰到了黑煙,肉身瞬間腐爛!

  黑煙彌漫!

  夏云奇,胡萍!

  兩位昔年被驅逐的強者,陸續歸來!

  而蘇宇,這時候傻愣愣地看著他們,忽然笑了,還有人!

  下一刻,蘇宇激動道:“謝謝兩位前輩,其他前輩見諒,我剛剛是開玩笑的,夏虎尤的文訣還沒給我,我想賣也賣不了,你們別誤會……”

  夏虎尤呆呆地看著他,啥意思啊?

  不少人瞬間看向夏虎尤,有人認出了他,接著微微一滯,蘇宇……賣的是夏家的文訣?

  他么的,這小子說的真的假的,坑我們嗎?

  差點被坑死了!

  夏家的文訣,你敢拿嗎?

  夏虎尤看著蘇宇,依舊呆滯,這混蛋,真的知道我的身份!

  你說的文訣,啥情況?

  我啥時候說給你文訣讓你賣了?

  蘇宇不動聲色,捏了捏他的肩膀,“你有,真的有!”

  夏虎尤眼神閃爍了一下,瞬間雪亮!

  我有!

  我真的有?

  這家伙……有這個?

  下一刻,夏虎尤哈哈笑道:“那個……前輩們別介意,我真準備送蘇宇的,私人朋友贊助,別誤會,誰剛剛真買了,我會拿出來的!蘇宇是我兄弟,最好的兄弟,文訣不算什么……”

  夏侯爺都忍不住看向他!

  你有?

  你是有,18竅的,你連這個都告訴蘇宇,你是不是瘋了?

  還要送他?

  夏虎尤笑了笑,一臉的歉意,捏了捏蘇宇,小聲道:“不送你了,你傻不傻,我讓你偷著賣,你喊這么大聲,都知道我送你了,先還我吧,不然我家人不開心了!”

  蘇宇瞥了他一眼,笑了笑,掏出一塊玉符遞給了他。

  夏虎尤拿到手中,手都在顫抖!

  臥槽!

  真的假的?

  見二爺爺朝自己看來,夏虎尤齜牙笑了笑,尷尬道:“假的,假的,沒敢弄真的送出去!就是騙一下蘇宇,沒想到他真的拿出來賣……別生氣!”

  夏侯爺詫異地看著他們倆人,什么情況!

  夏虎尤此刻激動的不行,臥槽,真的是文訣嗎?

  蘇宇這家伙,哪來的這個?

  臥槽,真的話,我賺大了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