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35章 恍恍惚惚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萬族之劫

  蘇宇一出來,就感受到了一股濃濃的怨念!

  “小子,餓不餓?”

  蘇宇抬頭看向兩位老人,一臉懵,這么客氣?

  之前還讓人帶飯進去,現在又問自己餓不餓,學府的老師變的這么善解人意了?

  “還好。”

  蘇宇咧嘴笑道:“謝謝老師關心。”

  他很客氣,遇到兩位關心自己餓不餓的老師不容易,看看白楓,就從來不問自己餓不餓。

  黃老撇撇嘴,關心?

  咱倆恨不得錘死你!

  懶得再說什么,黃老輕咳一聲道:“我看你元氣外泄的厲害,我幫你封鎖一下,上次我封鎖的不錯吧?”

  說著,那意志力就要襲來。

  蘇宇急忙道:“老師,不用了,我自己收斂一點就行……”

  他突破的太快了,怕被發現異常。

  當然,實際上已經很異常了!

  誰一個千鈞,在里面待幾十個小時的?

  他拒絕,黃老干咳一聲,笑道:“別客氣,老夫就喜歡幫學生一把!你看你身上,元氣外泄的厲害,精血氣息隔著幾百米都能聞到,還有,學府其實也不安全,到處都是萬族教的探子……”

  就差說,你這樣出去,會馬上被人干掉的!

  老頭子也不介意黑一下學府,黑就黑了,誰能怎么著?

  “蘇宇,我幫你封鎖一下,真的別客氣,萬族教的人太多了,學府到處都是,你要小心啊!還有單神文一系,巴不得馬上收拾你,要留點底牌的,千萬別被人看到了,你看到了嗎?門口那幾個護衛,都是單神文一系的人,專門盯著你們的!”

  蘇宇無言以對。

  有些哭笑不得,這位為了探查自己的實力,真是無人不敢黑啊。

  這話被人家單神文一系聽到,少不得找你麻煩。

  還說學府到處都是探子,萬天圣大概都得找你麻煩,沒這么黑自己學府的。

  不過話說回來,其實也有幾分道理。

  蘇宇畢竟剛突破,元氣外泄的厲害,如同一個漏水的簍子,現在人家一看到他,大概就會下意識地去看他。

  “那……那就麻煩老師了!”

  “哈哈哈,別客氣!”

  黃老大喜,小子,還是逃不過老夫的魔掌吧!

  意志力瞬間席卷而來!

  上下仔細探查了一下蘇宇,漸漸地,黃老面色僵硬了起來。

  探查了一次,不夠,再探查一次。

  一旁,聶老忽然道:“老黃,你實力不夠,我來封鎖,我比你強!”

  話落,意志力噴涌而出!

  蘇宇想翻白眼,此刻的他,如同不穿衣服的美女,這倆大爺不斷掃描他,他也是服了,一個不夠還來兩個!

  兩位老爺子上上下下,掃描了蘇宇半天。

  好半晌,兩人幫著封鎖了他的元氣外泄,接著一聲不吭。

  蘇宇等待了片刻,小心翼翼道:“二位老師,我可以走了嗎?”

  “嗯……”

  黃老擺擺手,一意興闌珊。

  蘇宇帶著一些忐忑,小心翼翼地離去。

  等他走了,兩人面面相覷。

  好一會,黃老干巴巴道:“看錯了?”

  “沒!”

  聶老冷著臉,“沒看錯,就是開啟了108竅,另外好像還多開了一個竅,可能是別的竅穴。”

  “108竅,千鈞九重……”

  黃老呢喃一聲,忽然道:“你說,這小子到底什么鬼?我看了一下,吞噬的精血種類太多,好像不單單是破山牛精血,之前猜測的血脈一說可能不準,難道真是柳文彥改造了他?”

  聶老沉吟道:“不是血脈,那就是神文,可能是吧。這小子千鈞九重了……”

  兩人再次對視,半晌,兩人臥槽都不想說了!

  鎮定!

  咱們什么大風大浪沒見過,山海之上都見過不少,還在乎一個千鈞?

  千鈞九重算什么!

  不就是一天多時間沒見,千鈞五重到九重嗎?

  這算什么!

  算個屁啊!

  咱們是沒見識的人嗎?

  黃老沉默了半天,忽然鄙夷道:“武技肯定不行,我看他元氣混雜,這個千鈞九重,也許只能發揮八重的實力,甚至還要更差點,這些小年輕,為了博人眼球,那是真的不管不顧,什么事都干!”

  聶老深有同感地點頭,淡淡道:“要是我孫子,絕對不能讓他這么干,打不死他!”

  黃老也道:“沒錯,我孫子要是一天千鈞五重到九重……我也打死他!”

  兩人再次對視一眼,再次點頭。

  大家一致就好!

  反正我們孫子也不可能一天做到,既然做不到,那就不用打死了。

  說歸說,下一刻,黃老萎靡了,癱在椅子上,喃喃道:“怎么做到的?這武道天賦,也太強了吧!就算消耗精血,元氣不缺,這也不應該啊!”

  千鈞九重啊!

  眼睜睜地看著這小子,從開元到千鈞,瞬間千鈞九重!

  想到這,他忽然道:“他第一次來是什么時候?”

  “1號!”

  聶老記得清楚,平靜道:“就這個月1號,月考結束的時候,現在24號,24天,開竅96個!”

  “一天4個?”

  “對!”

  黃老徹底沒話說了,又過了一會,笑道:“我們是不是會見證奇跡誕生?”

  “也許吧!”

  “那要不要慶賀一下?”

  “怎么慶賀?”

  “出去吃一頓,你請客,如何?”

  “為什么是我?”

  “你不餓嗎?”

  “好!”

  下一刻,兩位老人收拾了一下,關門,秘境不開了!

  今天就不開了!

  怎么著?

  老子就不開,你們又能怎么著!

  兩人恍惚著往外走去,休息一天,鎮定一下,總覺得今天有太多的話想說,比如說……臥槽!

  蘇宇一路上也極其低調,悶聲發大財似的逃回了研究中心。

  被兩老頭一說,他都擔心真的遇到萬族教的探子了。

  自己這么天才,被萬族教針對了怎么辦?

  千鈞九重了!

  回到研究中心,蘇宇這才松了口氣,也不耽誤,迅速打通了一個號碼。

  “蘇宇……”

  夏虎尤迷迷糊糊的,天都沒亮呢。

  “明光鳥精血有嗎?萬石境的!”

  “有!”

  夏虎尤瞬間清醒了,來了精神!

  我去,生意又來了。

  這家伙消失兩天,又要開始消費了?

  “噬魂蟲精血呢?”

  “也有,不過這個大多都是千鈞境的,噬魂蟲成群結隊的,其實不好少,殺了很多人也不提取它們的精血,價值不算太大,你要是要萬石境的話,恐怕不多。”

  “怎么賣?”

  “明光鳥這東西威脅不大,但是人類也不會特意獵殺它們,精血數量不多,你要多少?”

  “先說價格!”

  “明光鳥,萬石境的精血,你要初期的?”

  “對!”

  “8點功勛吧,真的不多,戰場上也少見,有時候精血不看種族強大,看稀有度,還有,破山牛精血,萬石境的整個大夏府都快被我搜刮完了,你要是還要,那得再等等!”

  8點功勛一滴。

  蘇宇盤算了一下,自己元氣因為吞噬太多的精血,顯得有些混雜,現在都感覺竅穴不太舒服,想了想道:“給我來50滴……算了,100滴吧!”

  他覺得,可能每個竅穴凈化一下,都得花費一滴精血了。

  先來100滴再說,這東西用了也沒壞處,可以凈化元氣的。

  元氣越純越好!

  夏虎尤徹底來了精神,急忙道:“行,100滴800功勛!還要噬魂蟲精血嗎?”

  “要!”

  “這個也不便宜,當然,千鈞境的也不算太貴,3點功勛一滴。”

  蘇宇想了想,“先來10滴……”

  夏虎尤頓時有些失望,和蘇宇做大生意做的很爽,一下子忽然變成30點功勛,感覺有些沮喪。

  “行吧,還要別的嗎?”

  蘇宇沉吟了一下,又道:“還有破山牛精血,萬石境的,有多少要多少!”

  “這個……我幫你找找看,多了不好說,百來滴問題不大。”

  蘇宇這段時間,要的太多了。

  夏虎尤盤算了一下,迅速道:“一百滴吧,總共1830點功勛,你看如何?”

  “行!”

  蘇宇也答應的痛快,價格還行。

  之前11800點功勛,進入秘境花了100,還有11700點。

  除去現在的1830點,還剩9870點。

  花錢太快了!

  這還是因為之前要買的意志之文,他只買了20本。

  “回頭拿到了天階武技,恐怕還得開啟不少竅穴才行,也得花錢……”

  想到這,蘇宇又道:“破山牛精血盡量給我收購,不局限于萬石初期的,中期的也行!”

  現在的蘇宇,千鈞九重,肉身壯大。

  萬石中期的,問題也不大。

  “萬石中期,那價格可就要上漲了,起碼15點功勛以上!”夏虎尤急忙道:“到了萬石境,價格上漲的就快了,15點都是少要你的,你去學府問,低于20點功勛,我免費送你!”

  “行,我知道了,就這么說吧,盡快幫我收集!”

  “好!”

  夏虎尤心中歡喜,又是大買賣。

  這次蘇宇都沒說數量,顯然,要的不少。

  萬石中期,15點一滴,收集個500滴如何?

  “7500點……”

  夏虎尤盤算了一下,蘇宇7500點應該拿得出來,再多的話……這家伙未必有了。

  “這么一算,都快兩萬功勛了!”

  夏虎尤咋舌,真舍得花錢!

  兩萬功勛……花這個錢,都有人敢去獵殺山海,你信不信?

  當然,那是指一些不要命的狂徒。

  獵殺山海,一般用功勛點可不行。

  殺一個凌云初期,一般也就算功勛1000點,蘇宇這家伙真能花錢!

  房間中,夏虎尤猜測了一下,蘇宇到底用這些精血干嘛了。

  “提升實力?”

  “用得著這么多精血嗎?”

  “神文吞噬?”

  “第一枚神文,好像就是‘血’字,難道吸血壯大神文?所以他的神文到了二階?”

  可這吸的也太多了!

  蘇宇還要自己收集不同的精血,難道他的神文還挑食?

  破山牛精血最香?

  夏虎尤晃了晃腦袋,算了,不去猜了。

  等蘇宇手頭上的錢花完了,說不定自己就把自己的資料給賣了!

  “蘇宇……”

  夏虎尤又默默念叨了一句,希望不是什么探子,其他的一切都好說。

  作為夏家人,夏龍武的兒子,他有足夠的心胸寬容一切。

  大夏府子民,實際上就是夏家的子民。

  大夏府的強者,都是夏家的強者。

  大夏府的天才,其實也是夏家的天才。

  他賣給蘇宇的東西,真的不算貴,因為培養天才,夏家其實很樂意,天才變強了,強大的也是大夏府。

  有些時候,他真的貼補了一些。

  功勛點這東西,其實……也是夏家頒發的!

  真想要,夏家隨便發。

  當然,真那么弄,整個體系就崩塌了,那才是滅頂之災,何況上面還有戰神殿和求索境在掌控。

  “蘇宇、鄭云輝……這倆實力我倒是見識過了,萬明澤如何?趙世奇如何?”

  夏虎尤盤算了一下,萬家的人,趙家的人,都是他夏家的人。

  就是不知道,這一代各家后人如何。

  父親當年在學府的時候,可是結識了不少未來的強者,大夏府每一代府主,都會從小培養自己的根基。

  比如如今的龍武軍副將,就是他父親自己挖掘培養的。

  比如鎮魔軍的現任將主,也是父親的朋友,所以可以幫父親執掌鎮魔軍,府軍的大統領,也是父親當年拉攏的天才……

  夏虎尤笑了起來,希望自己這次在大夏文明學府,可以發掘更多的天才、強者。

  當然,心性要過關。

  “不過……我也得變強才行!”

  大夏府府主,沒有弱者。

  父親昔年接任府主之位的時候,已經是山海巔峰。

  大夏府至今有三代府主,第一代大夏王,早已登頂無敵,第二代,他的爺爺,昔年也是日月境強者,可惜戰死在了諸天戰場,到他父親這一代,夏家可能會出現第二位無敵境強者!

  他這位預備的第四代府主,實力太弱了可不行。

  “哎!”

  夏虎尤忽然輕嘆一聲,父親一旦登頂無敵,留在大夏府的時間就不長了。

  給自己的時間,未必會很多。

  若是實力上不去,這第四代府主,未必就是他!

  雖然他是嫡系,嫡傳,可是,夏家很大!

  光是嫡系,還有二爺爺那邊,二爺爺不在意,二爺爺還有子孫后代呢。

  想著想著,忍不住想起一人。

  夏云奇!

  年紀比父親要大,昔年,爺爺戰死之后,大夏王其實囑意的并非夏龍武,而是看中了夏云奇繼承府主的位置。

  結果……那位和柳文彥這一代都廢了。

  夏云奇并非大夏王這一脈嫡傳,而是大夏王弟弟的兒子,不過大夏王弟弟早已到了大限,已經隕落,夏云奇是大夏王的侄子,夏侯爺的堂弟。

  說起來,夏龍武也得叫一聲堂叔。

  若不是當初廢了,這一代府主可不是夏龍武。

  “還有長青叔爺……”

  夏虎尤嘀咕了一聲,夏家如今最強的是大夏王,接著是他父親,然后是夏長青,大夏文明學府的副府長,山海境巔峰的文明師。

  這位是夏云奇的哥哥,夏虎尤倒是不擔心他,不過他那一脈,也有后人,有人也在盯著府主的位置呢。

  偌大的夏家,如今其實也有些頹勢了。

  日月境的,除了自己父親,好像沒人了。

  “二爺爺……”

  又想到了從小生活多年的二爺爺,夏虎尤笑了笑,也許……夏家也有日月,除了自己父親之外的日月呢!

  晃了晃腦袋,不再去想。

  府主的位置,再看吧。

  若是真爭不到,再說,反正自己又不會有事,老爹成了無敵,太爺爺也是無敵,大不了當個二世祖好了!

  “倒是夏嬋這傻妹妹,看樣子還想爭一爭……”

  夏虎尤忍不住笑了一聲,至于他們目前的難關,不是別人,正是學府有名的天才,夏玉文!

  夏長青的后人!

  力壓吳琦、白楓這些人的天才,外界現在不少人都在盯著夏玉文,一旦夏龍武退位,第四代府主,呼聲最高的可不是夏虎尤,而是夏玉文。

  大夏府,需要一位強大的府主,任何時代都是如此!

  夏玉文在諸天戰場上,已經踏入了凌云境!

  “玉文堂哥……”

  夏虎尤咕噥一聲,是個天才,父親也多是褒贊,不過二爺爺看不上,覺得比起夏龍武,包括夏云奇,都差了一截。

  “不想了,先做生意!”

  夏虎尤打了個哈欠,繼續睡覺,做生意為主,有些事還得看以后。

  蘇宇沒管那么多,和夏虎尤談完了,想找白楓說點事,結果自己這老師,又不見了蹤影。

  有些無奈!

  好在,現在他有人可以問。

  等到天色大亮,蘇宇再次打通了一個號碼。

  “師伯!”

  “蘇宇啊,有事嗎?”

  藏書閣中,陳永心情很好,這讓一旁的吳嘉臉上露出一些好奇。

  自己那個師弟?

  還沒見過呢。

  吳嘉臉色依舊發白,病態的蒼白,不過不再咳嗽了,這些時日,師父給她購置了不少貴重的療養品,聽說是自己這個剛入學府沒多久的師弟贊助的。

  陳永和蘇宇聊了幾句,笑道:“那你來藏書閣,我和你好好說,剛好你師姐也在,我一起教了。”

  “好!”

  那邊,蘇宇答應的痛快,很快掛斷了通訊。

  吳嘉等師父掛斷了通訊,有些好奇道:“老師,蘇宇師弟要過來?”

  “嗯。”

  陳永輕笑道:“你那個師叔,又跑不見了,大概是在實驗中做實驗,苦了蘇宇了。遇到問題,都沒人幫著解答,和你那師祖一個模子刻出來的……”

  他搖頭,有些無奈,哭笑不得道:“你師祖當年也這樣,收下了你師叔之后,也沒教過幾天。”

  吳嘉有些郁悶,無語道:“老師,我聽說……白師叔以前其實是你準備收下的學生,是嗎?”

  要是那樣,就該叫師兄了!

  陳永失笑道:“算是吧,不過你師祖非說我不會教,自己收走了,結果……轉頭又丟給了我……”

  陳永也是哭笑不得,略顯無奈。

  吳嘉也是無語,“師祖真夠……那什么的!老師,上次你說,師弟已經千鈞五重了?”

  “嗯,他很有天賦!”

  說罷,看向吳嘉道:“你也不用急,等傷勢好了,進入萬石就差不多了!到時候,差不多也該養性巔峰了。”

  吳嘉咬著嘴唇,有些憤怒,低聲道:“黃啟峰那個混蛋,我遲早要找他報仇!”

  “你啊,別那么氣性……”陳永安撫道:“他已經進入了萬石,養性巔峰,我其實看過他,實力很強,比你強的多,恐怕真實戰力堪比萬石四五重了。”

  盡管不愿意打擊徒弟,他還是說道:“等你傷勢好了,他恐怕就有萬石六重的戰力了。”

  吳嘉悶悶不樂。

  萬石六重!

  她現在千鈞九重的實力,配合養性,和一般的萬石二三重還能一戰,遇到了萬石六重,根本沒法斗。

  “那蘇宇師弟準備沖擊百強榜的話,黃啟峰找他麻煩怎么辦?”

  說罷,又道:“老師,三個月后,蘇宇師弟有希望沖擊百強榜嗎?”

  “有!”

  陳永點頭,絕對有!

  之前蘇宇和鄭云輝交手,實力已經踏入了萬石,萬石,就是衡量百強榜的標準。

  當然,越往前越強!

  排名前十的,都可以和騰空交手。

  第一的詹海,之前和騰空交手,不分勝負,現在……難說,可能已經能勝過一些騰空一重的強者了。

  想到這,陳永笑道:“黃啟峰真找他麻煩,那就認輸,不然也是白受傷,實力不如人,那就忍一忍,不急于一時。”

  吳嘉不吭聲了,有些憋屈。

  不想忍!

  可是老師說的沒錯,實力不如人,能有什么辦法?

  難道讓師弟和自己一樣,被那個混蛋重傷嗎?

  師徒倆聊了幾句,蘇宇已經上樓,這一次沒人攔著他,上次發生過這事,陳永已經打了招呼,這些時日周平升不在藏書閣,所以倒也沒人敢招惹陳永。

  當蘇宇走進頂樓的瞬間,出現在陳永面前……陳永臉色變了!

  凌云九重的強者!

  距離山海,一步之遙罷了。

  眼光何其毒辣!

  雖然沒探查蘇宇,沒看出具體的境界,可蘇宇的狀態,落入他眼中,頓時發現了和之前的不同!

  這一刻,陳永有些失態。

  站了起來,看向蘇宇,眼神有些異樣。

  仔細打量了蘇宇一番,又側頭看了看自己的徒弟,臉色變幻了一下,自己這徒弟,也是心高氣傲之輩,這要是……不會加重傷勢吧?

  陳永瞬間想到了這點,下一刻,急忙開口道:“蘇宇,來了,先跟我進房間,我有事和你說!”

  蘇宇有些茫然,點點頭。

  看了一眼他身邊的那個女孩,齜牙咧嘴地笑了笑,憨厚道:“師姐好!”

  吳嘉看他笑的燦爛,心情也很不錯,笑道:“師弟笑起來真帥,你先和老師進去吧,待會聊聊。”

  “好的!”

  蘇宇乖寶寶似的,憨笑著點頭,撓撓頭,跟著陳永一起往里走。

  陳永背對著他們,有些無奈。

  這小子……裝什么呢。

  你師姐你也騙!

  算了,他連我都騙,要不是上次看到了他不老實的樣子,誰知道自己這師侄膽大包天,一口氣就騙了數萬功勛回來。

  自己那師弟,也算個老實人,怎么就收了這小子當學生?

  進入房間的第一舉動,陳永就是封鎖了四周,低沉道:“突破了?”

  “嗯,僥幸僥幸。”

  蘇宇笑的燦爛,有些不好意思道:“吞噬精血有點多,都是老師的神文強,給我勾勒的那枚神文,用處太大了,加上之前功勛拿的多,我就去換了點精血,沒想到就突破了。”

  現在的蘇宇,有事就推給“血”小弟,反正沒人看出來。

  精血和“血”字神文又很匹配,剛好可以隱瞞一二。

  “神文……”

  陳永也是無語,白楓自己都沒這么強的神文,倒是隨便寫個《開元訣》,居然讓蘇宇勾勒了一枚極其特殊的神文,換成自己是白楓,大概也得嫉妒的吐血。

  “千鈞六重?”

  他沒探查,只是感覺蘇宇一定突破了。

  蘇宇再次憨笑,“那個……稍微強一點……”

  “七重了,真快!”

  陳永感慨一聲,后期了!

  真的太快了!

  自己這徒弟,入門兩年多了,現在也只是千鈞九重,蘇宇都快追上了,真可怕。

  蘇宇再次憨笑,不笑不行,他怕師伯會打自己,小聲道:“師伯,還要更強一點……”

  “嗯?”

  “那個……大概……我到了九重了……”

  “砰!”

  陳永一腳踢碎了身邊的大花瓶,意志力瞬間爆發,籠罩了蘇宇。

  下一刻,陳永指了指蘇宇,嘴巴張了張……半晌沒開口!

  幾天沒見而已!

  你干嘛去了?

  “你……師父知道嗎?”

  “不知道,沒看到他……”

  陳永壓下情緒波動,想了想,開口道:“你告訴你師父的時候,身邊別放貴重物品,離他遠點再說,不然我怕他……一個不留神,把你拍死了!”

  陳永干咳一聲道:“你老師剛入騰空八重,未必控制的住力量,小心點,不行的話,可以喊我去給你護法!“

  蘇宇呆滯中,這么嚴重的嗎?

  師伯,你這么一說,我還敢說嗎?

  我怕死!

  想到之前自己千鈞五重,老師就差點拍碎了自己腦袋,蘇宇有些訕訕,要不我不說了,等到了騰空,我再告訴他,他拍不死我了吧?

  陳永心中情緒有些復雜,千鈞九重了……這家伙,這家伙什么怪胎啊!

  居然都和吳嘉一個境界了!

  吳嘉入府兩年多了啊!

  自己那徒弟知道了,還不得羞愧的跳樓,十樓可不矮了,會死人的!

  陳永哭笑不得,無奈道:“待會別和你師姐說,給她點適應時間,你師姐畢竟還有傷在身,體諒一下。”

  我太難了!

  陳永無奈,這幸好不是自己學生,不然自己天天接觸,天天受打擊,日子沒法過了。

  給師弟當徒弟挺好的,那家伙沒心沒肺的,驚訝一會也就恢復了。

  陳永忽然笑了起來,有些同情師弟。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