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28章 斗智斗勇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萬族之劫

  大廳中。

  再次陷入了沉寂。

  劉洪余光瞥了蘇宇一眼,忽然笑了,開口道:“蘇宇,新人我見的多了,跟你一樣有趣的少。你之前的計劃,其實做的很不錯了,我都差點上當了”

  “謝謝老師夸獎!”

  蘇宇也笑,比笑而已,誰怕誰啊!

  別說,他現在喜歡笑,真的跟劉洪有點關系,跟他學的。

  臉上帶笑,心里指不定想啥壞事呢。

  這是劉洪第一節課教他的,蘇宇可沒忘記,這家伙笑的燦爛,引的多少女生對他有了好感。

  劉洪看著他,有些別扭。

  沒忍住,輕咳一聲,“那個別笑,有些不自在,覺得自己在照鏡子,年輕的時候,我和你真有相似。”

  蘇宇想笑,憋住了。

  滿足你的愿望!

  劉洪感慨一聲,再次看向蘇宇,緩緩道:“蘇宇,這次你來找我,是想拿回那些功勛點?”

  都到了這地步,蘇宇自然不會藏著掩著,直接道:“不敢,畢竟劉老師也承擔一部分風險,給我一半,我就很滿足了!”

  說著,又道:“若是老師需要,給我三分之一我其實也沒什么,就是心有不平,畢竟為了這個計劃,我付出的東西也很多!”

  劉洪笑了一聲。

  沒開口,好像在沉思什么。

  思考了一陣,看著蘇宇,就這么沉默了下來。

  不知道過了多久,忽然道:“你比白楓強!”

  蘇宇不好接茬,這話不能接。

  “怎么?怕了?”

  “老師說笑了,我的老師是當世絕世天才之一,騰空七重一擊敗九重,不是我能比的。”

  “哈哈哈!”

  劉洪暢笑,樂道:“你這人,不實在!”

  笑了一陣,劉洪好像想通了什么,輕輕吐氣,“蘇宇,若是不嫌棄,聽我說幾句。”

  “老師您說!”

  蘇宇保持恭敬姿態,態度要好,哪怕恨不得現在捅死他,也得保持微笑。

  笑著捅死他!

  “我出身一個小世家,家族不算太強,但是也有幾分實力。我并非家族嫡傳,只是庶出”

  劉洪陷入了回憶中,許久,緩緩道:“小時候,我和你一樣苦,也許比你更苦!庶出你知道什么意思嗎?”

  蘇宇皺眉,想了想,開口道:“后娘養的?”

  劉洪很想吐槽,半晌,哭笑不得,點頭道:“也算!就是這意思,我母親是我父親的妾室,我的那些兄弟,說是兄弟,實際上連外人都不如,我的父親,爺爺,都只重視那些嫡出,至于我和劉賀寄人籬下,也就和仆人一個待遇!”

  蘇宇皺眉道:“夏府主曾經說過,大夏府不再執行妻妾制,為何”

  “府主是府主,說說罷了!”劉洪淡淡道:“這世道,男子當兵,年年戰死無數,女性比男性還要多,實力不強,不事生產,真和夏府主說的那樣,一妻制,那很多女性都會失去依靠。”

  “夏府主這人,有時候不適合執政,想一出是一出。”

  劉洪批判了一句,很快繼續道:“聽我說完。”

  “我是庶出,所以哪怕小時候有天資,家族也不是太看重我,我之所以走上文明師的道路,是因為我遇到了好人”

  劉洪陷入了回憶中,“16年前,我還在中等學府的時候,遇到了一位老人,他是我文明一道的啟蒙老師,他教我萬族語,他給我開啟神文之始,他教會了我很多很多東西!”

  “是他,讓我有資本進入文明學府,讓我有資格走到今日,在我心中,他是我的授業恩師,對我有再造之恩!”

  蘇宇聽著,隱約間有些熟悉。

  這怎么聽起來好像在說自己。

  柳文彥!

  有些恍惚的感覺。

  劉洪繼續道:“在老人的教導下,我成績突出,考上了文明學府!老人在我考上文明學府的那一日離開了人世,我很痛苦,很遺憾,甚至一度想要放棄入學”

  劉洪有些痛苦,眼睛發紅,輕嘆道:“臨終前,他卻是告訴我,不要放棄,走下去!完成他的遺愿,去大夏文明學府,完成他未完成的事業!”

  “那時候,我不懂”

  劉洪一臉苦澀,“直到我進入文明學府,稀里糊涂地拜入單神文一系忽然有一天,另一位老人找到了我,告訴我,我的授業恩師,是他的至交好友,是他一系最重要的成員之一,當年的領軍人之一!”

  “找來的老人,對我拜入單神文一系,很是震驚,很快,做出了決定,讓我退出單神文一系,可我已經不是初來乍到什么都不懂的時候了,我知道他很難!他這一系,很難很難!”

  蘇宇心中微動,有些異樣。

  “所以,我告訴他,我要留在單神文一系,我要成為他這一系,扎在單神文系中的一顆釘子!”

  “老人不愿意,他是個光明磊落的人,他不屑與用這種手段,可我不一樣,我吃過苦,吃過虧,老人太坦蕩了,他這樣的君子,可以做研究,但是不適合壯大一系!”

  “他這一系,被壓制,被打壓,甚至已經快要滅亡了!”

  劉洪咬牙道:“他的派系,也是我授業恩師的派系,老師未完成的事業,臨終前的遺愿,都是為了讓這一系壯大下去,再現輝煌!”

  “不管如何,我不會眼睜睜地看著這一系就這么覆滅,斷了傳承,斷了老師最后的希望!”

  蘇宇臉色一變再變,看著他。

  劉洪恢復了平靜,“所以從那以后,我就在單神文一系扎根了,我要變強,強大了,才有話語權!強大了,才能爭取更多的東西!強大了,才能保住那一系!”

  “如今,我騰空八重,我需要凌云,盡快凌云,騰空不算什么,唯有凌云,甚至山海,才能進入真正的高層!”

  劉洪看向蘇宇,眼神灼灼。

  “蘇宇,我要變強!我需要更多的功勛點!你理解我的意思嗎?”

  蘇宇這時候眼神極其異樣,半晌,低沉道:“您的意思是臥底?”

  劉洪輕嘆道:“你是聰明人,若是白楓,若是陳永,我這輩子都不會告訴他們,你不同,在你身上,我看到了希望!”

  劉洪苦澀道:“臥底也許吧!我自己都快遺忘這個身份了,你想的沒錯,當年來學府,找我的那位老人就是你的師祖,洪譚閣老!”

  “而我在學府中遇到的授業恩師,是50年前被趕走的那批人之一,和你在南元的老師柳文彥一樣,也是被驅逐者,只是他沒有柳老幸運,一輩子沒有騰空,就這么逝去了,空留無數遺憾!”

  劉洪自嘲一笑,“說實話,這些年,我甚至有些絕望了,想要放棄,忘記這一切,走我的單神文一道,我在這,也有山海境老師,山海境很強大的!我的授業恩師,連騰空都不是!也只是教導了我幾年,我真的還要去完成他的遺愿嗎?”

  “五十年前的那批天才,都沒完成的目標,讓我這個庸人去完成嗎?”

  劉洪愈發苦澀,“今天看到了你,我好像看到了當年的我,傻乎乎的,帶著雄心壯志,想要完成一切,實際上到頭來,我們還是會感受到自己的渺小!”

  此刻,蘇宇已經震撼的無以復加!

  臥底?

  這家伙是多神文一系的人?

  和自己差不多的經歷,昔年在中等學府,就被多神文一系的天才教導,之后進入了學府,卻是沒有拜入多神文一系,誤打誤撞之下,加入了單神文一系。

  洪譚發現了他,他卻不愿意再離開,而是要潛伏在單神文一系中!

  蘇宇口干舌燥!

  “你你有什么證據”

  “證據?”

  劉洪失笑,“我何必用這個騙你,若說證據”

  劉洪遲疑了一下,輕聲道:“你撿到破天殺不會真的以為是我要算計你吧?用一本數千功勛點的東西,去算計你一個小學員?”

  蘇宇身體微震!

  “我只是找個借口,故意送給你的罷了!”

  劉洪嘆道:“不止如此,我暗中還幫你擋下了許多麻煩,要不然,你養性之后,早就有人來找你麻煩了,我讓劉賀出面,說是讓劉賀教訓你,所以那些人都被攔住了!”

  “你師姐吳嘉被重傷,我擔心你步了后塵,所以一直在阻攔他們對你下手!”

  “白楓這傻子也會經營?研究中心那邊,其實每個月我都會支持一批物資給他,他自己卻是稀里糊涂的,總以為是學府送他的,白癡一個!”

  劉洪看向蘇宇,笑道:“這些若是還不夠,那我再說幾句,文譚研究中心里面,有一只狻猊,一只火鴉”

  他把幾個活著的妖族都說了一遍,笑道:“這些,都是洪老當年和我閑聊的時候說的,若不是如此,你們那邊無人能進,我豈能知道?”

  蘇宇咽了咽口水,有些呆滯地看著他。

  自家人?

  我去!

  劉洪輕嘆道:“別這么看我,其實有時候,我自己都忘了初心了,說是潛伏,其實也有些迷失了,也許單神文一系真的更適合我,多神文一系如今的狀況,真的無法言表。”

  “直到你入學!”

  他眼神一亮,興奮道:“我忽然看到了希望,我忽然覺得,多神文一系蟄伏多年,該有一些朝氣了!你給我帶來的驚喜太多了!”

  蘇宇有些尷尬,強裝鎮定,有些喉嚨干澀道:“那個老師,您真的真的是”

  “懷疑很正常,不要輕易相信任何人是對的!”

  劉洪笑道:“我很欣賞你這一點,萬族教的混蛋更會欺騙人!其實,是與不是何必弄的那么清楚呢。”

  感慨一聲,嘆息一聲。

  “和你說句掏心窩子的話,若是多神文一系撐不住了,真的沒辦法起死回生了,那我這輩子就是單神文一系的人了,我也要生存,蘇宇,你也許會覺得我很無恥可是,我要生活下去!”

  蘇宇沉默,半晌,低沉道:“老師,我能理解的!”

  “希望吧!”

  劉洪笑道:“我其實也不在乎別人的看法,活成自己就夠了!今日真的是有感而發,看到了你,仿佛看到了昔日的我自己,太相似了,柳老他恐怕也和我恩師一樣,對你充滿了期待!”

  蘇宇微微點頭,不由想起了柳文彥。

  眼中,多了些許思念。

  劉洪余光瞥向他,笑了,“好好干!這次你表現的就很好,還有,在外面,這話我不會承認的,都是你造謠,以前該如何還是如何!”

  說罷,認真道:“8萬功勛,我拿了4萬,剩下的給鄭云輝了!我是擔心你們拿的太多,引起一些人注意,當然,也有我自己的私心,我想盡快進入凌云,需要一件寶物,價值不菲”

  “現在你既然找來了,我劉洪還是要留一點私心,蘇宇,我給你1萬功勛,剩下的3萬,我需要去購置一樣寶物,幫我進階!唯有到了凌云,我才有足夠的話語權,改變一些東西!”

  這一刻,蘇宇甚至想說,不用了!

  可心中陡然一驚!

  不行!

  我也要功勛點的,不對,他說他是臥底真的是臥底嗎?

  蘇宇有些掙扎,他不確定。

  可有些事,好像在和他說明,劉洪也許真的不是自己的敵人,就說破天殺,雖然引出了鄭云輝,可真的價值不菲。

  蘇宇掙扎了一下,看向劉洪,帶著一些不確定,一些迷茫。

  我該相信他嗎?

  劉洪好像知道他在掙扎,笑道:“我說了,這些話,我說過就會忘記!你可以不用太在意,希望你不會活成下一個劉洪,蘇宇,活成自己想要活的樣子!”

  “老師”

  蘇宇有些掙扎,聲音低微道:“那個我也需要功勛點的,我我實力太低,我還有父親在諸天戰場上等著我去找他”

  “我理解的!”

  劉洪微微點頭,笑道:“你需要功勛,我掙功勛要更容易點,這樣,一萬五千點給你,剩下的我真的很需要去買一件寶物,蘇宇,等我晉級成功,我再還你,剩下的兩萬五千點,我都還你,如何?”

  一萬五!

  蘇宇想了想,已經很多了。

  加上自己身上的,那就是兩萬點了!

  盡管有些不太確定,可蘇宇覺得,哪怕劉洪說的是假的,一萬五也差不多到頂了,再要,劉洪撕破臉怎么辦?

  有些復雜地點了點頭,蘇宇吐氣道:“行,劉老師,那我那我就收下了,我真的需要這個”

  “可以理解的!”

  劉洪笑了一聲,從身上取出一張功勛卡,“這是不記名的老功勛卡,你可以取功勛點,一萬五千點,剛好”

  蘇宇有些尷尬,接過卡,猶豫了一下,訕訕道:“那個那個我查一下余額可以嗎?”

  劉洪心累,我都說到這份上了,這混蛋玩意還這么警惕。

  “行,你啊,很好!”

  劉洪笑道:“警惕是好事!”

  蘇宇訕訕,也不多說,直接對接卡片查了一下,還好,真的是一萬五千點。

  查完了,兩人再次陷入了沉默中。

  片刻后,劉洪笑道:“回去吧,今晚的事情全部忘記!以后該如何還是如何,我不會在外人面前,對你另眼相看的,劉賀依舊會去找你麻煩,我也依舊會打壓你們一系!”

  “你也一樣!”

  劉洪沉聲道:“就當一切都沒發生過,尤其不要和白楓那個白癡多說什么,他這人腦子不好!”

  劉洪無奈道:“不是我看不起他,他若是知道這事,恐怕會壞了我的大事,也會壞了你的事,添亂倒是一把好手!”

  “知道了!”

  蘇宇應了一聲,起身,邁步,出門。

  走到門口,猶豫了一下,回頭道:“劉老師,您那位授業恩師能告訴我名字嗎?默默無聞地死在了中等學府,我們多神文一系之悲哀!”

  “你這小子”

  劉洪失笑,也不在意,開口道:“張若凌!大夏第十八中等學府一位執教,算是大夏府郊區的一家中等學府,9年前過世的,你啊挺好的!”

  蘇宇干笑一聲,邁步離去。

  還是要查查看的!

  不然,我不敢全信啊!

  等蘇宇走了,劉洪輕輕吐了口氣,半晌,嘿嘿笑道:“有意思,這小子,大爺的,為了忽悠你,我差點都把自己騙到了!”

  感慨一聲,我真不容易啊!

  “這就是智慧啊!”

  “洪閣老還不知道什么時候回來,等他知道的時候,我都凌云了,功勛點用完了,事情也過去了嘿嘿”

  劉洪笑的得意!

  我真佩服自己!

  這謊言,也就是蘇宇,換成自己那個蠢貨徒弟,早就當真了,還要功勛點?

  說不定連自己身上的功勛點都要掏出來給自己晉級用!

  “一萬五啊!”

  說著,還是有些肉疼。

  不撒這個謊,沒有兩萬都打發不走蘇宇。

  好歹省下了5000點!

  而且這樣一來,蘇宇這小子,總算不會一直盯著自己了,說實話,這次差點被蘇宇坑了,他都有些心有余悸。

  大爺的,這小子就是沖著自己來的。

  想坑自己一個侵家蕩產啊!

  “嘿嘿,去查吧,洪閣老不在,查的都是真的,切!”

  劉洪再次發笑,為自己的機智感到欽佩!

真的有第十八中等學府,真的有自己的入學記錄,真的有張若凌那位被驅逐的老人,也真的死在了9年前  這些都是真的!

  至于假的當然不是自己什么授業恩師了!

  劉洪撇嘴,他好歹也是小世家出身,劉家再怎么著,給他們請幾個萬族語老師還是沒問題的,大家族真要那么坑,還能出人才?

  家族內部就有學堂,他在中等學府根本就是打醬油的!

  別墅外。

  蘇宇走著路,還在思考這個問題。

  真的假的?

  他現在一點也不確定!

  “老師和師伯也不知道嗎?”

  “只有師祖知道?”

  蘇宇頭疼,劉洪的一番話,讓他陷入了一些糾結中。

  真要是自己人那怎么辦?

  這次8萬點功勛,他拿了兩萬,劉洪兩萬五,師伯拿走了1萬4,鄭云輝拿走了1萬9還得加上劉洪給他采購的物資,加在一起是兩萬一。

  蘇宇其實拿的最多,加上陳永那邊,拿了3萬4千點功勛!

  可劉洪也吃了不少,不是自己人,蘇宇遲早還得找回場子。

  可要是自己人雖說劉洪說遇到了當不知道這些,然而哪能真的當不知道。

  忍辱負重,潛伏在單神文一系中,這這能不當回事嗎?

  回到研究中心,蘇宇也不廢話,直奔生活區的一個小書房而去。

  翻找了一番,很快,蘇宇拿到了一份名單!

  “張若凌安平歷300年被驅逐,入大夏府第十八中等學府,擔任萬族語執教安平歷341年,病死床榻”

  真有這位!

  很快,蘇宇拿出通訊,打通了一個號碼,直接道:“劉洪是畢業于哪個中等學府的?”

  “等等,我幫你查查看”

  片刻后,夏虎尤回道:“大夏府第十八中等學府,怎么了?”

  “他是劉家庶出?”

  “對!”

  蘇宇不再問了,再問,若是真的,容易暴露劉洪的身份。

  “怎么了?”夏虎尤來了興趣,問道:“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還有,今天到底怎么回事?蘇宇,是不是兄弟,就不能多說幾句?”

  蘇宇笑道:“沒什么,賺了點小錢,虎尤,想做我生意,那就嘴巴嚴點,不然這生意未必做的成!”

  夏虎尤有些激動,“那當然!現在要貨嗎?”

  激動啊!

  大買賣要上門了!

  原本想著,起碼等蘇宇進入百強榜,甚至騰空才能做筆大買賣,可現在也許馬上就可以了!

  夏虎尤心中嘿嘿直笑,蘇宇賺再多功勛,到最后,還不是到了自己手上!

  這才是買賣人!

  做生意,燒冷灶果然才是發家致富的王道,一個人起來了,那就吃喝不愁了!

  “明天再說,現在不方便!”

  “明白!”

  掛斷了通訊,夏虎尤嘿嘿直笑,握了握拳,發財了!

  還有鄭云輝那小子,也有錢!

  ps:下一更晚上,不確定時間,抱歉!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