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24章 看者傷心,聞者流淚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萬族之劫

  道館二樓。

  地面破碎,墻體破碎。

  鄭云輝口中鮮血不斷涌出,內腑重創,有些不敢置信,有些憤怒!

  他是妖孽天才!

  鄭家這一代最強傳人!

  他想過,自己可能會敗,敗給夏嬋,敗給萬明澤……

  當然,他自信,自己勝率更大!

  今日,他和一位千鈞五重的家伙交手,他居然翻船了!

  “蘇宇……”

  看向終于露出笑容的蘇宇,鄭云輝勉強掙扎著站起,嘴角流血,笑道:“你覺得……你贏定了?”

  蘇宇喘息著,露出笑容,“沒覺得,我不怕你翻盤,我只是想說……千鈞八重……”

  這話,在鄭云輝耳中回蕩。

  千鈞八重!

  高他三重啊!

  鄭云輝咬牙,是啊,千鈞八重,

  “你說的沒錯……可是……今日……我要贏啊!”

  鄭云輝低聲嘶吼一聲!

  他要贏!

  以強勝弱都不行,他鄭云輝如何和這個時代的妖孽爭鋒?

  “蘇宇!”

  “你以為你贏定了!”

  鄭云輝低吼一聲,周邊元氣匯聚!

  全身竅穴閃爍著光芒!

  千鈞八重,點亮96個竅穴!

  他剛進入千鈞八重!

  可此刻,他身上閃爍著96個光點還不夠,下一刻,一些晦暗的竅穴開始發光!

  一抹潮紅閃現,鄭云輝臉色通紅!

  砰砰砰!

  心臟跳動聲在修煉室中響起。

  “蘇宇,你以為你贏定了嗎?”

  鄭云輝朝蘇宇走去,一步,一竅亮起,未開啟的竅穴。

  兩步,兩竅開啟!

  “你以為,鄭家的人,就這么容易認輸?”

  三竅開啟!

  “你以為,豪門子弟,就知道混吃等死?”

  四竅開啟!

  這一刻,那些漫不經心觀戰的強者們再也沒有任何小覷之意了。

  兩位妖孽,戰出了萬石的強度。

  此刻,戰斗沒結束,反而還在升級。

  “鄭云輝這小子!”

  賈名震忍不住低罵道:“爭勝心太強,居然動用了臨時開竅秘法,哪怕贏了,也得修養數月!”

  一旁,女閣老輕聲道:“我更關心蘇宇這小家伙,千鈞五重,逼的鄭云輝動用秘法……夏嬋、萬明澤斗得過他嗎?”

  此話一出,幾人沉默。

  這一屆,妖孽還真多。

  一個個的,年紀輕輕的,居然都具備了萬石戰力,尤其是蘇宇,進步的出人預料。

  三樓。

  夏家的中年一臉凝重,側頭看向夏虎尤,“這倆小子,都是你的勁敵!”

  “不!”

  夏虎尤笑道:“是朋友,是伙伴,生意上的好伙伴,我喜歡!強,才有意思!強者做生意,那才是大生意,我特別喜歡!”

  中年失笑,開口道:“虎尤,你覺得嬋兒能勝他們嗎?”

  “現在不行!”

  夏虎尤直截了當道:“哪怕動用開天刀也不行!夏嬋經歷的死戰太少,總覺得切磋是切磋,廝殺是廝殺……遇到這倆家伙,稍有遲疑,夏嬋就得重傷!”

  中年微微點頭,沒錯。

  夏嬋見過血,但是夏嬋畢竟是女人,多少有一些優柔寡斷,沒這倆小子狠。

  見面就分生死!

  不知道的還以為是生死搏殺,實際上真的只是一場切磋戰。

  另一邊。

  周平升一直沉默,陡然,開口道:“蘇宇,一定要壓下去!一定!”

  劉洪微微點頭。

  周平升冷冷道:“才入學一個多月,這小子居然差點擊敗了鄭云輝!”

  看著屏幕中,鄭云輝氣勢越來越強,已經即將登臨千鈞九重,他警惕的同時也安心了一些。

  鄭家小子動用了秘法,贏定了!

  蘇宇,已是強弩之末。

  此刻,哪怕劉洪也在懷疑自己了。

  我猜錯了嗎?

  蘇宇之所以敢接戰,因為他的二階神文,所以他有勝利的把握?

  “是我猜錯了嗎?東西是真的?”

  他有些懷疑自己的判斷了,之前他覺得蘇宇不可能勝,事實證明,蘇宇差點就贏了!

  當然,現在看來,輸定了。

  蘇宇受傷不輕。

  腰部,胸部,腿部全都有傷,元氣耗盡,意志力耗盡。

  動用二階神文,消耗巨大。

  沒能擊潰鄭云輝,他已經有些無力。

  尤其是此刻,鄭云輝開竅,登臨千鈞九重,他看起來已經沒有任何辦法。

  蘇宇看著越來越近的鄭云輝,笑了。

  鄭云輝皺眉,還笑!

  混蛋玩意,你說好了認輸的,打的我這么慘,還敢笑?

  我錘不死你!

  我這次受傷,反噬,恐怕要修養很久,老子可不能讓你占便宜!

  蘇宇沒管他,文兵小刀出現,瞬間變大,化為長刀。

  “你……倒是真夠硬的!”

  蘇宇笑了一聲,下一刻,長刀之上,雷霆閃爍!

  “雷動!”

  一聲低喝,“雷”字神文爆發璀璨光芒!

  長刀破空飛出!

  雷元刀!

  其他竅穴的元氣消耗殆盡,可是……蘇宇曾開啟過另外的竅穴,屬于雷元刀的竅穴。

  意志力……你以為老子消耗完了嗎?

  開玩笑!

  “雷”字神文配合雷元刀,那是絕配。

  這一刻,這一刀,突如其來!

  一刀雷霆破!

  鄭云輝又驚又怒,暴喝一聲,元氣爆發,舉刀橫斬!

  轟隆!

  一聲巨響,眨眼間,鄭云輝化為焦人,一直用的武兵,此刻嘎吱作響,有破碎的征兆!

  與此同時,蘇宇殘破的手掌上,再次泛現光芒!

  精血開啟,可不止這么短時間!

  強忍著手掌被撕裂的痛苦,蘇宇用受傷的腳蹬地而起,撲擊鄭云輝!

  “滾!”

  鄭云輝暴怒,棄刀拳轟蘇宇!

  拳爪相擊,蘇宇雙手呈爪,抓的他拳頭血肉橫飛!

  鄭云輝咆哮一聲,一拳轟出,不顧傷勢,一拳轟的蘇宇倒飛,胸骨咔嚓一聲,斷裂了!

  蘇宇倒飛出去,跌倒在地,口中鮮血涌出。

  而鄭云輝,也半跪在地,劇烈喘息。

  “他么的……你……還能打!”

  他也快崩潰了!

  都這時候了,你還能打?

  你什么情況?

  蘇宇胸口起伏著,證明著自己還活著,片刻后,再次掙扎著爬起,咧嘴笑了。

  “噗……鄭云輝……我比你……想象的能打的多!”

  長刀再次從地上飛起,飆射而出,直奔鄭云輝的頭顱。

  鄭云輝揮拳,砸飛了長刀,手上又多了一些血跡,忍不住怒罵道:“你作弊……你是不是吃了爆發意志力的藥物!”

  不可能!

  這混蛋都戰到這地步了,二階神文都動用了,他么的還能動用意志力,他不服!

  假的!

  作弊!

  “呵……”

  蘇宇懶得理他,繼續操控長刀不斷圍殺他。

  鄭云輝怒極,一次又一次,不斷轟飛長刀。

  戰斗,還沒結束!

  這一刻,同樣的話語再次在幾處響起。

  “擴神訣!”

  賈名震,陳永,夏家中年……都在念叨。

  絕對是擴神訣!

  蘇宇的意志力,持久的可怕,剛養性的蓄滿度,比鄭云輝都要能持久,這算什么?

  趙立!

  趙立居然連擴神訣都傳給了這小子!

  三樓,周平升臉都變了顏色,喃喃道:“趙立!該死的!這老家伙怎么會和這小子有關……麻煩了!”

  趙立,凌云七重,和他同階。

  可也不想想,對方什么身份!

  四代府長的兒子!

  元氣秘境的主人!

  是的,元氣秘境的主人,四代府長有后,這秘境自然是他后人的,不過趙立不在乎這個,當年被學府拿走之后,他也沒管。

  可名義上,這東西還是屬于趙立的。

  元氣秘境……哪天趙立要是收回這秘境,學府怎么辦?

  哪怕萬天圣,也得哄著這位。

  對方還是大夏府第二位有希望鑄地階文兵的鑄兵大師,地位絕對不比任何一位閣老低。

  周平升眼神陰郁!

  蘇宇,竟然和趙立扯上了關系。

  “他不是輔修嗎?”

  周平升低沉道:“怎么會得到趙立的真傳?”

  劉洪還真不是太了解這情況,忍不住道:“趙立?真傳?”

  “擴神訣!”

  周平升冷冷道:“蘇宇的意志力太過渾厚,這不是他該有的!他修煉過擴神訣,趙立的獨傳功法,難得一見的意志力修煉法,不需要騰空就可以修煉,甚至不比學府傳承的《萬文經》差。”

  “還有這個……”

  劉洪真不知道,這一刻眼神閃爍,我咋不知道還有這回事?

  周平升沒再管他,看向屏幕,那長刀不斷轟殺鄭云輝,哪怕鄭云輝臨時突破了,可畢竟重傷在身,此刻氣勢正在下滑。

  一旦臨時竅穴關閉,這家伙實力大跌,蘇宇還不知道能持續多久呢!

  “難道鄭云輝要輸?”

  這一刻,周平升不由升起這樣的念頭,有些不敢置信。

  鄭云輝會輸?

  “不可能,最多30秒,鄭云輝就能耗盡蘇宇的意志力,哪怕他修煉了擴神訣!”

  30秒后。

  鄭云輝面如死灰,看著還在沖殺而來的長刀,忍不住破口大罵道:“蘇宇,老子艸你大爺!”

  “說,你他么是不是快騰空了?”

  “你說啊!”

  他怒吼著!

  這混蛋,他么的,都用意志力戰斗多久了,還能戰斗,有天理嗎?

  沒天理啊!

  蘇宇笑了一下,嘴角鮮血溢出,剛想開口,鄭云輝忽然一把抓住了長刀,任由長刀掙扎,刺破他的手掌,破空而出,一腳踢飛了蘇宇!

  “艸你!”

  “來啊!”

  鄭云輝發狂了,再次抓住長刀,手掌上鮮血直流,長刀震動,卻是死活無法掙脫。

  “來啊!”

  他再次沖向蘇宇,一腳踏下!

  蘇宇翻滾,灰頭土臉!

  “你和我比肉身啊!”

  地板破碎!

  “動用意志力算什么好漢!”

  四方強者不語,心中暗罵,你大爺的,這是文明師切磋,你居然說這話!

  這小子……果然不愧是老鄭家的種!

  又是一腳,蘇宇沒有避開,被鄭云輝一腳踩中了胸口,劇痛傳來,蘇宇咬牙切齒,一把抱住他的腿,咔擦一口咬下去!

  “啊啊啊!”

  鄭云輝慘叫,大罵道:“松口!”

  噗嗤!

  他一走神,長刀化小,刺穿了他的手掌,直奔他的咽喉而去!

  鄭云輝咬牙切齒,怒吼一聲,陡然,一張嘴,低頭,一口咬住了短刀!

  牙齦震動,鮮血直流!

  這一刻,兩人都成了血人!

  演戲?

  誰信啊!

  這一刻,哪怕劉洪都覺得,他想多了,這不是演戲,這倆小子那是往死里戰啊!

  再沒人勸阻,這倆要分個生死了!

  都太狠了!

  鄭云輝這時候徹底發狂了,任由蘇宇咬自己,腳踩著他的胸口,愈發用力!

  也不吭聲,沒機會吭聲了!

  牙齒還在咬著文兵呢!

  蘇宇口中鮮血直冒,漸漸咬的有些無力……就這么持續了大概一分鐘……蘇宇松口,有氣無力道:“認輸了!”

  不打了!

  他打不動了,再打下去,他會被這混蛋打死,當然,鄭云輝這家伙也別想好過!

  不過嚴格說起來,還是鄭云輝稍微強了一籌。

  蘇宇一次次爆發,一次次被他擊潰。

  鄭云輝其實處于一個被動防守的地位,就這樣,硬是把蘇宇打殘了,蘇宇也不想再爭了。

  再斗下去,傷勢太重,耽誤以后的修煉。

  他話音落下,鄭云輝收回了腿,蹲在地上,抱著腿,忽然眼淚大滴大滴地落下!

  “瑪德!”

  他哭了!

  他看著自己的小腿,上面都快少塊肉了。

  再看看自己的胸口,骨頭斷了,胸口也少了塊肉。

  再看看自己的雙手,鮮血淋漓!

  牙好疼!

  “噗……”

  吐了口血,一顆大白牙掉了下來!

  后背好痛!

  被蘇宇之前幻境偷襲,他后背好像被擊穿了!

  牙掉了,說話都有些漏風了,鄭云輝看向一邊喘息的蘇宇,臉色發青,他想打死他!

  就現在!

  活活打死他!

  他贏了……贏的太他么不痛快了!

  蘇宇起碼修養一個月才能恢復,而他……起碼三個月,因為動用了臨時秘法,到底誰吃虧了?

  自己還掉了一顆牙!

  千鈞八重啊!

  被人打成了這樣!

  這還不是生死戰,要不然,蘇宇絕對不會認輸,斗到最后,蘇宇可能被他殺死,而他……大概也徹底廢了。

  鄭云輝咬著牙,牙疼!

  蘇宇瞥了他一眼,有些無語,大男人居然哭了,也是無語了!

  鄭云輝不理他,太痛苦了!

  痛的要人命!

  “別裝……老子不信你不痛!”

  鄭云輝氣急敗壞,“打完了,你還不哭!”

  “神經病!”

  蘇宇低罵一聲!

  我干嘛要哭?

  受傷了而已,又不是掛了,掛了其實也不太痛,就那么一瞬間,死亡的時候其實還有點小爽,總算不用再被虐了!

  就這樣,兩人都不再吭聲了。

  安靜的嚇人!

  半晌,鄭云輝有些沮喪道:“我贏的不痛快……下次,下次我們再戰一場……”

  “沒有下次了!”

  蘇宇平靜道:“你若是這實力,下次……我一擊敗你!”

  鄭云輝無言以對,咬牙,牙齒又疼了!

  直到此刻,在旁觀者都快急的冒火的情況下,總算想起了正事,罵道:“我贏了,你他么趕快給我證明資料是真的!”

  “等會!”

  “你想賴賬?”

  這一刻,三樓,外面,都有人想抓狂!

  蘇宇要賴賬?

  蘇宇有氣無力道:“就我這樣子,怎么給你配置?起碼等我站起來!”

  站都站不起來了!

  這也是他第一次出現這種戰到淋漓盡致的感覺。

  半小時后,蘇宇站起來了。

  暗中窺探的強者都快激動的哭了,要不是不能露面,他們都想親自過去幫蘇宇療傷了。

  這半小時,簡直就是煎熬!

  老執教進門了,看到被破壞的場地,有些咋舌,這倆小子……

  真強!

  他也是多年的養性了,肉身卻是沒入萬石,意志力倒是達到了養性巔峰,可此刻看到這破壞的現場,老執教嚴重懷疑,自己和他們交手,能贏嗎?

  切磋……

  這哪是切磋!

  看兩人身上全是血,刀傷劃痕一大堆,誰家切磋是這樣的!

  “這倆小子……百強榜實力了!”

  老執教眼力還算不錯,暗自猜測了一下,沒聽說過,不太熟,這倆人恐怕是新人吧?

  新人這么強?

  難怪引的不少強者來觀戰!

  他也不敢說什么,將買來的東西留下,很快離開了房間。

  鄭云輝眼光灼灼地看向蘇宇,蘇宇也不廢話,將之前丟下的玉符丟給了他,“我開啟了密碼,你自己看一下材料……”

  鄭云輝看了一陣,看到了密密麻麻的小字。

  再看看蘇宇拿到的那些東西,微微點頭,“材料都在這,你確定這就可以配置出來天賦精血?”

  “廢話!”

  蘇宇環顧一圈,小聲道:“我現在就給你配置……”

  說著,又看了看四周道:“不會有人監控吧?”

  鄭云輝不確定道:“不會吧?”

  “不管了,反正東西是你的了!”

  說罷,蘇宇也懶得廢話,拿起一個盆子,搗碎了幾塊礦石,順便向鄭云輝展示了一下自己光溜溜的胳膊,“我可沒藏原本就配置好的精血,別待會說我騙你!”

  鄭云輝點點頭,廢話,你藏起來,我能看不見嗎?

  蘇宇繼續搗鼓著!

  加點醬油,弄點香料,放點藥品……

  這一刻,其他人目不轉睛地看著!

  不過很快,這些人都有些看不明白了!

  蘇宇放入的東西越來越多,下一刻,蘇宇忽然道:“這需要神文配合,上面有神文波動描述,你調配的時候,需要神文配合,別忘了,一旦有差錯,絕對會失敗!”

  說著,他神文波動了起來。

  意志力震蕩著盆里的大雜燴!

  又過了一會,盆里的東西被揉捏成了一個面團狀的東西。

  里面包裹著幾滴精血!

  蘇宇面色凝重,低喝一聲,“咄!”

  意志力仿佛化為了錘子!

  一次次敲打著面團……完全按照老趙打鐵的步驟來。

  打的面團越來越小!

  越來越小!

  下一刻,面團崩裂,露出了其中包裹的幾滴精血,其中……有鐵翼鳥精血。

  蘇宇皺眉道:“我不保證每次都能成功,每一滴都能化為天賦精血,我試給你看……”

  說著,吞下了一滴精血。

  蘇宇面色漲紅,吞下了精血,經脈鼓脹,肉身震蕩,片刻后,一臉失望,搖頭道:“這滴精血不行!”

  鄭云輝急了!

  其他人也急了!

  失敗了?

  “這小子在忽悠人吧?”

  賈名震這時候也忍不住低罵道:“這要是能成,我吃桌子!這小子……這就是洪譚花費幾十年時間研究出來的精血制造法?”

  其他人也懵了!

  假的吧!

  這啥玩意!

  蘇宇再次吞下一滴精血,臉色潮紅,吸收了精血力量,吐了口氣,郁悶道:“不行……”

  “你唬我?”

  鄭云輝大喝一聲!

  怒道:“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是不是在騙我?”

  這話,問到其他人心眼里去了。

  蘇宇皺眉,“急什么!還有一滴,我再試試,不行的話,我再制作一份……”

  “滾蛋!300點功勛,你就給我弄出這玩意出來了?”

  鄭云輝心里是又急又氣,你搞什么啊!

  你他么不行,那就不要試驗,其他人還有些懷疑真假,可現在,這完全假的啊!

  “急什么!”

  蘇宇沒好氣道:“精血不同,成功率不一樣,鐵翼鳥精血我們試驗的最多,成功的話……我感覺成功率最大!”

  說罷,他將鐵翼鳥精血吞服。

  這一次,蘇宇沒有出現經脈爆炸的情況,臉色變幻了一下,樓上的人可以感受到,他身上的精血氣息不濃。

  這一刻,所有人都緊張了起來!

  下一刻,蘇宇忽然一爪抓出!

  砰地一聲,鄭云輝被他擊飛!

  蘇宇一把抓在一塊礦石上,咔擦一聲,礦石粉碎!

  “萬石!”

  “撕裂技!”

  這一刻,所有人都驚呆了!

  成了?

  他么的,這成了?

  就這么打造一下,成了?

  什么鬼!

  真的!

  那份資料是真的!

  這一刻,修心閣,頂層閣樓。

  一位老人,噗呲一聲,口中茶水噴出。

  “逗我玩呢?”

  萬天圣目瞪口呆!

  你逗我呢!

  你當我是小孩子嗎?

  弄個面團出來,然后用老趙的打鐵法打造一下,神文波動幾下,你就把天賦精血弄出來了?

  你逗我呢!

  可他保證,這精血,真的是剛買的,他堂堂府長,能看錯?

  那他眼睛可以瞎了算了!

  “我……”

  萬天圣想罵人,不知道罵誰好。

  真的假的?

  他都懵了!

  下一刻,他視線忽然投向另一處,陳永!

  他感受了一下陳永的狀態……

  茶樓上,一直淡定的陳永,砰地一聲打碎了茶壺,起身擦桌子,砰地一聲,打碎了桌子。

  陳永這個老實人也驚呆了!

  師父,你是不是開發了第二種制造精血的方法?

  我咋不知道還有這方法,這么簡單!

  跟做包子似的,就把天賦精血做出來了!

  陳永收力不住,打碎了一大堆東西,顯然,也是驚呆了。

  萬天圣有點懵?

  啥情況!

  陳永顯然不知道啊!

  也被蘇宇這粗糙的制造手段驚呆了!

  “那資料……到底真的假的?”

  這一刻,他忽然想到那一日,他去養性園觀察,看到了這小子修煉的情況,吞噬精血修煉!

  “難道……是一枚特殊神文的影響?”

  剛剛蘇宇神文波動過!

  難道,是這個原因?

  至于別的,都是障眼法?

  反正他是不信這樣可以制造天賦精血的,太他么兒戲了,簡直有辱洪譚的名聲,洪譚幾十年的研究,若是就這么開發了天賦精血,他萬天圣都想去死了!

  洪譚自己在這,大概都要跳樓了!

  “這小子……坑人啊!”

  萬天圣無語!

  陳永就在附近,他可以肯定,絕對是為了坑人。

  可說真話,若不是看到了陳永的反應,他大概也要懷疑人生了,難道不是坑人?

  萬天圣摸著下巴,下一刻,笑了笑,隨便你們鬧騰!

  不過,今日附近的強者,都落入我視線中了!

  誰去了,誰沒去,他一清二楚。

  萬天圣輕哼一聲,這其中,絕對有萬族教的混蛋!

  “也好,我就不破壞你們的計劃了,誰讓你們太窮了……不過鄭家的小子想走就難了……”

  萬天圣喃喃一聲,賣東西,我不攔著!

  可是……嘿嘿,精血還是留下吧!

  那東西百分百假的,精血可是真的!

  “我就看個戲,等著收尾,拿走精血……又沒人知道是我干的!”

  都到了自己家門口了,私斗,違規賭戰,自己完全有理由沒收嘛!

  他們賣多少功勛點,我不沒收,就算對得起他們了!

  畢竟人家演戲也不容易,打生打死的,多少給點好處。

  真全拿走了,以后怎么放長線釣大魚?

  萬天圣笑著點點頭,我是個好人啊!

  你們打的這么辛苦,演戲這么累,功勛點我就送你們了,真是個好人!

  府長做到我這份上,天下獨一份了!

  “賺了5滴神族精血,今天還算不錯……”

  萬天圣呢喃一聲,還行,沒白看戲!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