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06章 攻殺之道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萬族之劫

  隨機推薦:

  藏書閣。

  蘇宇還是第一次來。

  一座高大的古建筑,有著數百年的歷史,早在文明學府建校的時候,藏書閣是第一批建起的重要建筑。

  很高!

  蘇宇抬頭看去,起碼有50米高,不過總共就10層。

  古樸,典雅,深邃。

  這是蘇宇的第一印象。

  白楓沒有催促,等蘇宇看了一會,才介紹道:“藏書閣是學府最重要的地方之一,和秘境區、修心閣差不多,里面珍藏著很多萬族原本。”

  “從千鈞境,到山海境都有,甚至……有更強的!”

  “更強?”

  蘇宇微微點頭,果然很值錢!

  咳咳,果然很重要。

  看著藏書閣,白楓沉默了一會,又道:“這地方,當年的館長是我師父,也就是你的師祖。后來,你師伯當了館長,其實這邊原本算是我們的后花園,閣中大部分典籍,其實是我們多神文一系強者收集來的。”

  說罷,又頓了頓道:“50年前,學府收繳了一批典籍,也都送到了這邊!那些東西……很多都是我師伯他們留下的……”

  “柳老師?”

  蘇宇微微一怔。

  白楓輕聲道:“對,當年五代府長,也就是我師祖,留下了許多東西,最終,師伯走的時候什么也沒帶走,孑然一身,就這么離開了學府。”

  不是什么都沒帶,唯獨帶走了那枚神文。

  而今,也沒幾人知道,這藏書閣中的典籍,大部分來源于他們多神文一系了。

  人都是健忘的!

  哪怕還記得,也會選擇性遺忘。

  白楓一邊朝前走著,一邊道:“后來你師伯當了館長,一當就是20年。”

  “凌云九重……”

  嘆息一聲,白楓又道:“你師伯卡在凌云九重,也有七八年了,一直沒法進入山海境,其實……他原本是準備去諸天戰場常駐的,后來實在沒辦法,我和師父都忙著研究室的事,他只能撐起藏書閣。”

  “我們一系人太少了,他走不得,他若是去了諸天戰場,也許……已經山海了!”

  白楓有些無奈。

  人太少了!

  一系,加上蘇宇5個人。

  若是陳永也離開了學府,那他們麻煩就大了,藏書閣都丟了,多神文一系幾乎沒辦法生存下去了。

  說話間,兩人走到了大門口。

  藏書閣門戶很大,此刻門戶開放,門內有個門卡,旁邊還有幾位護衛軍在。

  白楓刷了一下自己的研究員卡,門禁開啟。

  幾位護衛軍看了一眼白楓,又看了看蘇宇,沉聲道:“白助教,您要上十樓?”

  “嗯。”

  “您可以過去,他不可以!”

  這位護衛軍指了指蘇宇,白楓微微凝眉,“為什么?他又不入禁地,上去看看我師兄,拜訪一下,有問題嗎?”

  護衛統領躬身道:“白助教,不要為難我們!我們也只是聽令行事,蘇宇還是學員,六層以上不對學員開放的。”

  “我知道!”

  白楓皺眉道:“可當初有規定,我多神文一系,任何人都可以出入六層以上!”

  “白助教……”

  護衛統領有些為難,有些掙扎,半晌,悶聲道:“學府……已經沒有多神文一系這個官方學系了!”

  白楓身體一震!

  許久,臉頰抽動道:“沒有多神文一系了……誰……說的?”

  “今年招生簡章我不知道您看沒看,學府已經取締了多神文融合系這個學系,因為這一系,人員太少,新學員不到10人,連續十年都是如此,按照學府規則,今年該取締了!”

  護衛統領低著頭,解釋道:“您可以看看學府建府時期的規章,第62條規定,連續十年,新學員不到10人,便取締這一學系,也是為了讓學府沒那么臃腫,優勝劣汰,取消一些無意義的學系。”

  “無意義……”

  白楓笑了,輕聲道:“曾幾何時,我們多神文系居然成了無意義的學系了,不,現在連正式學系都算不上了!”

  沒有憤怒,只是有些唏噓。

  連續十年!

  新學員沒有超過10人了!

  忽然有些說不出的感慨,嘆息,惋惜……

  身邊有人路過,進入藏書閣,看到了白楓師徒,微微點頭,也不多言。

  白楓就這么站在門口,也不動彈。

  蘇宇站在他身邊,這一刻,明顯感受到白楓心情低落,有些恍惚。

  “老師……”

  白楓清醒了!

  笑了笑,感慨道:“真行,想要斷了我們最后的路,居然連六層以上都不給學員上去了。”

  白楓再次看向護衛軍統領,緩緩道:“可我沒記錯的話,前兩天,我在九層還看到了幾位學員在,他們也是學員吧?”

  “他們有神文學院院長特批手令,屬于特殊人才……”

  “是嗎?”

  白楓笑道:“我這學生,不算特殊人才嗎?”

  護衛軍統領不語。

  白楓笑道:“對了,這藏書閣的館長是我師兄,這地方……應該歸他管!”

  話落,白楓打了個通訊出去,一通便道:“被攔下了,一樓,來接我們!”

  片刻后,陳永走了下來。

  面色有些枯黃。

  蘇宇看到他的第一印象很好,很斯文的一個人,看起來有些和藹的感覺。

  看起來四十多歲,儒雅,隨和。

  “館長!”

  幾位護衛軍紛紛問候。

  陳永露出笑容,也不多說什么,更沒有斥責,輕聲道:“讓蘇宇上去吧,待會我會補個手令,之前倒是忘了,多神文系被取締了……”

  幾位護衛軍不再多言,開始放行。

  陳永笑了笑,看向蘇宇,微微點頭道:“蘇宇……不錯,白楓經常和我說起你,一起上去吧。”

  蘇宇連忙道:“師伯好!”

  “嗯,別客氣了,走,上去聊。”

  后面,白楓忽然道:“師兄,我們學系什么時候被取締的,我怎么不知道?”

  “你……”

  陳永無奈道:“你哪有心思管這些?之前就被取締了,連續10年,不到10人,取締就取締了吧。”

  “師兄!”

  白楓有些不甘,“憑什么!這是要消除我們最后的印記嗎?他們難道忘了,當初建立學府的第一代府長,就是多神文一系,第三代、第五代府長,都是多神文一系的!”

  “他們瘋了嗎?他們連出了三代府長的學系都要取締,怎么不干脆關了學府!”

  陳永平和道:“激動什么,等我們人多了,收的學員超過10人,保持三年,也能再次恢復學系。沒什么不同,之前也只是掛個名罷了。”

  白楓還是有些惱怒!

  不過想了想,沒再多說。

  現在發火,于事無補。

  正走著,內部又出來一人,年紀看起來比陳永要大一些,看到陳永幾人,微微點頭,面帶笑容道:“陳館長,白助教。”

  打了聲招呼,來人看向蘇宇,笑道:“館長,這是白助教的那位學員?”

  “對。”

  陳永微笑道:“周館長要出去?”

  “嗯,有點事要出去一趟。”

  周館長笑了笑,笑起來很和睦,閑聊了幾句,仿若無意道:“館長,這幾年藏書閣消耗太大,進項不多,之前你封閉的那個初融閣,我前幾天開啟了,現在里面有人,其他幾個閣樓,現在都有些不夠用了,所以我只好開啟了初融閣……”

  陳永看了他一會,臉上的笑容漸漸收斂了起來。

  不再微笑,陳永平靜道:“初融閣,數百年來,只有我多神文一系才能進入,周館長是不是忘記了?”

  周館長笑道:“沒忘,不過……這不是沒了多神文融合系嗎?”

  陳永愈發平靜,輕聲道:“現在,帶著那些人出去,恢復原樣!半小時后我會帶著蘇宇過去,若是還有人在,缺了什么東西……周平升,我會以竊取重要典籍的名義,在藏書閣中親手擊斃你!”

  周平升臉色一變!

  剛想說什么,陳永恢復了笑容,看向蘇宇道:“上去吧,和師伯聊聊天,一直不曾見過你,你師父也不說帶你來看看……”

  陳永帶著笑容,不再看周平升,邁步前行。

  蘇宇心驚膽戰,也不敢說什么,默默跟著。

  身旁,白楓嗤笑一聲。

  笑聲很明顯!

  玩味般道:“初融閣也敢占據了,嘖嘖,真行!我老師還沒死呢,我師兄還是館長呢……希望半小時后,一切恢復原樣,哈哈哈!”

  白楓嘲諷!

  不屑!

  踏步跟上,笑聲傳蕩。

  他們離開,周平升臉色變幻一陣,半晌,輕哼一聲,轉頭上了樓!

  去處理初融閣的問題!

  半小時內!

  恢復原樣!

  樓梯上,見蘇宇不吭聲,陳永笑道:“蘇宇,別害怕,師伯剛剛和他開個玩笑而已。剛剛那是藏書閣的副館長周平升,凌云七重境,以后見了面,要問候,我們讀書人要知禮。”

  “知道了,師伯。”

  蘇宇有些心癢癢的,開玩笑?

  真的假的?

  總覺得……不太像開玩笑!

  剛剛師伯忽然不笑了,然后說出那番話,讓蘇宇都有些感覺冷颼颼的,好像……周平升敢說個不字,半小時后,那家伙可能真要被擊斃在這!

  一路朝上,很快,蘇宇他們到了頂樓。

  十樓。

  只有一間大大的辦公室!

  這是館長室。

  其實也是陳永的家,他就在這吃住,很少會離開藏書閣。

  剛上樓,蘇宇忽然聽到了一陣咳嗽聲。

  見蘇宇四處張望,陳永面色微變,很快恢復笑容道:“你師姐,身體有些不舒服,正在休養,下次來再認識一下,今天就算了。”

  蘇宇了然,白楓卻是臉色一變道:“不是正在恢復嗎?怎么感覺嚴重了?”

  聽到那咳嗽聲,有些撕心裂肺的感覺,白楓有些緊張了。

  “沒事,這丫頭……”

  陳永有些無奈,有些自責道:“前兩天我沒注意,這丫頭受傷了,非要繼續修煉,有些傷了根本,這幾天我把她接過來調養,我看著她,不讓她亂來了!”

  “亂來!”

  白楓怒道:“這臭丫頭,不知道這時候該修養嗎?”

  “嘉嘉……哎,也是我的過錯。”陳永輕嘆道:“這丫頭,知道她丟了百強位置,年底我要被二次考察,所以……”

  白楓懂了。

  為了不讓陳永被連累,吳嘉準備再次殺入百強榜,所以逞強去修煉了。

  結果傷勢更嚴重了!

  白楓有些憤怒,低沉道:“怪我,我之前不該去找胡文升,嘉嘉這邊我想辦法,弄點好東西給她補補,讓她盡快恢復,別耽誤了傷勢!”

  這一刻,一直旁聽的蘇宇,也有些說不出的憋屈。

  難受!

  進藏書閣之后,他就感覺到了不同。

  之前,這種感覺不太明顯。

  針對白楓的人好像不多,或者說,白楓現在其實沒什么好被針對的。

  他又不擔任什么職務,一天到晚宅在研究中心,出門次數都少。

  手頭上有沒錢,秘境都不去了。

  如此狀態下的白楓,幾乎是無敵的存在。

  可陳永這邊,情況好像很麻煩。

  藏書閣館長的位置,不少人在覬覦,陳永好像應付的很難,連藏書閣本身都存在一些問題了。

  蘇宇深吸一口氣,急忙道:“師伯,我這邊還有很多功勛點,師姐的傷,要是需要什么藥的話,我可以去買……”

  “你這孩子……”

  陳永笑道:“哪至于如此,我和你師父,還沒落魄到這地步。心意我領了,你這時候正是需要功勛點的時候,入了白楓門下……哎,正好恰逢此時,我們都是心有余而力不足,資源上的幫助,恐怕有限了。”

  陳永有些歉意,輕聲道:“以你的天賦,去了其他學系,恐怕會獲得更多的支持,可惜……抱歉了。”

  “師伯!”

  蘇宇急忙道:“師伯言重了,應該是我的幸運,人少有人少的好處,起碼沒有那些勾心斗角的麻煩事,我看單神文一系,自己人都害自己人。”

  陳永輕笑道:“人多了也正常,各有各的煩惱,人多了,資源不夠,分配不均,都會造成這樣的影響。”

  白楓輕咳一聲道:“師兄,說這些干嘛!這小子,咱們也沒虧待他,剛入學才多久,咱們在這小子身上也花費了好幾千功勛了,他有什么不知足的!”

  蘇宇憨笑著點頭!

  認同一下,給老師一點面子。

  不過話說回來,的確給的不少了。

  功法,破山牛精血,碎片室和過濾室隨便用,還有個湮滅獸頭骨,真要算下來,價值都不低。

  擱在別的派系,恐怕沒戲。

  人太多了,天才太多了,分不過來。

  陳永笑了笑,也不再提這些,招呼兩人在沙發上坐下。

  起身給蘇宇倒了杯茶,蘇宇急忙接過茶杯,自己給自己倒茶,順便給陳永倒了一杯,白楓那邊……臉色有些僵硬,我的呢?

  蘇宇不是故意的,他保證!

  白楓剛剛自己倒了,他看他倒了茶,這才沒幫白楓倒的。

  瞥了一眼蘇宇,白楓懶得說他,在研究中心,也沒見你對老子這么殷勤過!

  “師兄……”

  陳永擺擺手,打斷了他,看向蘇宇道:“你老師有沒有和你詳細說過多神文一系的事?”

  蘇宇急忙道:“我知道,我們多神文一系,是融合10枚神文以上才能騰空的派系……”

  等蘇宇說了一陣,陳永忽然瞪了一眼白楓!

  “不學無術!”

  白楓眨眨眼,有些委屈,我怎么了?

  “別聽你師父亂扯,說一些皮毛的東西!”

  陳永開口道:“多神文一系,不是說神文超過10枚就是多神文一系,多神文一系其實和修煉不同的功法類似,神文和竅穴一樣。”

  “不同的神文融合,組合,形成一套戰技,也就是神文戰技,這才是多神文一系的精髓!”

  “你神文再多,不成體系,其實不算是多神文一系。”

  “我們的全稱是多神文融合系,多神文是前提,融合是關鍵,這才是我們的精髓所在!”

  蘇宇恍然!

  原來如此!

  再看看白楓,忽然覺得,自己這老師……不咋樣啊。

  說了好多次,都沒說到重點上。

  白楓臉色發青,辯解道:“師兄,我是準備等他養性了再細說,哪知道這小子……”

  他想說,這家伙養性太快了!

  他都沒來得及說!

  “養性……”

  這時候,陳永好像才反應過來,看向蘇宇,愣了一下,“你養性了?”

  “是,師伯。”

  陳永呆滯中,看向白楓,“前幾天你給我說,他養性還有一段時間,怎么這么快?”

  白楓:“……”

  你問我,我問誰去?

  陳永又晃了晃腦袋,“不對,你來這,我就該知道,他養性了才對!一時間居然沒反應過來,差點被你們晃悠過去了。”

  他有些哭笑不得!

  我這反應速度有點慢了啊。

  白楓既然帶蘇宇來了,不就是說明蘇宇養性了嗎?

  自己有些后知后覺了!

  看來,在藏書閣待了太久,有些落伍了。

  “很好,很好!”

  陳永點頭,面帶笑容,很是滿意!

  這時候,他也不說別的了,迅速道:“你師父大概也來不及和你多說這些,他這段時間也忙許多東西,這些我都知道,以后有不懂的可以直接來問我,我比他閑一些。”

  “當年他入學,也是我在教他,你師祖……也是個不管事的,和他差不多。”

  說罷,陳永又道:“你師父雖然沒時間教你一些基礎的東西,可一些高深的東西,涉及到他的領域,他比我強的多。在神文融合一道上,你他比師祖要強,比我也強!”

  白楓矜持道:“師兄過譽了!”

  陳永失笑,繼續道:“白楓擅長攻殺之道!我知道,你們年輕人都喜歡這一套,他的攻殺之術,你應該見過,胡文升絕不是尋常的騰空九重,也是當初的天才妖孽,結果接不下你師父一招,他的確很強!”

  “師兄過譽了!”

  白楓再次矜持,自己夸自己,終究有些不好。

  還是師兄會說話!

  陳永懶得理他,繼續道:“今日你老師帶你來,就是為了確定你接下來的道路。我們一系,主要走三條道,攻殺之道,防守之道,攻守兼備!”

  “別覺得攻守兼備就好,攻殺不突出,防守不強大,反而有些中庸。”

  “白楓走的是攻殺一道,戰力強悍,就是不太持久,講究一擊必殺,否則就有些麻煩,容易被人反殺。”

  “而我,走的是防守之道。”

  陳永也不自謙,直言不諱道:“我雖是凌云九重,可山海前三重遇上我,只要不是攻殺之力強大的強者,殺我……很難很難!可要說讓我出手,我沒有一些強大的神文攻殺之技,殺他們也難,只能拖他們。”

  蘇宇愣了一下,開口道:“師伯,你這個……我怎么好像在趙老師那邊也聽過。”

  “誰?”

  “趙立!”白楓接話道:“他輔修鑄兵系,是趙立的輔修學員。”

  “趙立!”

  陳永一怔,忽然道:“蘇宇,你是趙立的學生?”

  “嗯。”

  蘇宇點頭。

  陳永再次看向白楓,“你授意的?”

  白楓無語道:“跟我有什么關系,他自己去找的,趙立還想跟我搶徒弟呢。”

  陳永忽然沉默了下來。

  白楓看著他,有些不解。

  陳永沉默了一陣,緩緩道:“蘇宇,你走攻殺一道!不用走什么防守一道,也不用走攻守兼備之道!當然,有個前提……你……你最好……最好……”

  “師兄,你想說什么?”

  白楓詫異,師兄干嘛呢?

  陳永深吸一口氣,開口道:“趙立……你小子果然不學無術!知其然不知所以然!四代府長知道是誰嗎?”

  “知道啊!”

  白楓無語道:“趙云川府長,戰死之后,留下了‘元’字秘境,我能不知道嗎?115年前隕落的,我能不知道?”

  “趙立……四代府長的兒子!”

  白楓愣住了,“不可能,趙立……沒多大吧?”

  “快120歲了。”

  蘇宇一臉呆滯,白楓也呆滯道:“120歲了,才凌云七重?”

  陳永瞪了他一眼,沒好氣道:“他不太喜歡專修神文,走的是鑄兵一系,所以修煉速度慢一點。”

  “可我……怎么沒聽說過?”

  “所以說你不學無術,你真要上點心,就該知道!”陳永緩緩道:“趙立是四代府長的兒子,四代府長以元氣雄厚,意志力雄渾出名!和他的‘元’字神文有關,也和他的功法有關!”

  “四代府長在‘元’字神文的基礎上,創造了一門功法,叫《擴神訣》。”

  陳永看向蘇宇,沉聲道:“攻殺一道,最大的弱點就是意志力不夠雄渾的情況下,一次消耗太大,無以為繼,容易被人反殺!之所以要修煉防守之道,就是為了出現這樣的弊端,被人擊殺。”

  “可一旦修煉了《擴神訣》,那就可以有效解決這個問題!”

  白楓再次發愣道:“是嗎?怎么沒人告訴我!”

  這么重要的事,怎么沒人和他說?

  蘇宇看向白楓,忽然有些憐憫,感情你啥也不知道啊!

  可憐!

  白楓仿佛感受到了他的目光,一臉黑線,小子,跟誰倆呢?

  老師我也還年輕!

  還不到30歲!

  入學也才9年,不知道很多東西,不是很正常的事嗎?

  陳永被他們師徒逗樂了,笑道:“這事說了也沒用,趙立這人,性格古怪,四代府長隕落之后,《擴神訣》幾乎失傳了,是他自己一點點補充完整的,他父親隕落的時候,他還小,才幾歲……”

  陳永解釋道:“現在的《擴神訣》幾乎算是他自創的,他性格又古怪,哪怕收下了幾個學生,覺得他們沒資格修煉《擴神訣》也不會外傳,外面說他敝帚自珍,他也不在意這些。”

  “師父前些年其實找過他,結果他看到了你……說你廢物,沒資格修煉他的《擴神訣》,師父也沒辦法,只好放棄了……”

  白楓驚呆了,我廢物?

  我長這么大,第一次聽到有人說我是廢物,師兄,你認真的嗎?

  陳永也不管他,看向蘇宇笑道:“你既然被趙立看重,那就有希望得到他傳承《擴神訣》,一旦如此,就可以解決你意志力不夠雄渾的問題,那時候,你就是真正的攻殺一道強者!持續攻殺,再強的防御,能擋住你一次,也擋不住你多次!”

  陳永有些激動道:“之前我也關注過這些事,不過我沒想到,趙立居然會收下你!你說你聽的耳熟,我才反應過來,趙立應該是跟你說過,他的《擴神訣》修煉之后,戰力持久,對嗎?”

  “嗯!”

  蘇宇點頭,“沒說什么功法,只是說他可以堅持很久,山海境也不一定拖的過他。”

  “就是如此!”

  陳永笑道:“他連這話都跟你說,說明他其實是想傳授你《擴神訣》的,就是輔修的問題……讓他有些放不開,覺得虧了。”

  陳永說罷,正色道:“抓住機會!你被他看重,說明你是有這個資質的,有資格去修煉《擴神訣》,這門功法一定有些缺陷和限制,不是隨意能傳播的,趙立性格古怪,但是我覺得他不是那種敝帚自珍的人!”

  “他不傳授,肯定有他的道理,白楓當初沒被看上,你卻是沒看上了,這就是你的機緣!”

  “蘇宇,你要多去那邊,抓住這個機會,學到了,你可能會成為多神文一系最強的攻殺神文師,最好的防守……是進攻!持續不斷的進攻!”

  蘇宇聽的有些熱血澎湃,白楓聽的有些想去畫圈圈。

  啥意思啊!

  師兄干嘛老是拿我對比,我沒被看上……我是廢物……趙立這老鬼,真不是個好東西!

  “攻殺之道!”

  “擴神訣!”

  這一刻,蘇宇也有些小小的激動,很快,又有些黯然。

  趙老師說了,不是他的嫡傳,他不會傳授自己的,師伯有些高估自己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