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20章 領功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萬族之劫

  蘇宇和陳浩在分贓的時候。

  執教處辦公室。

  白楓顯得有些無聊,坐在執教處的小椅子上,看著幾人爭論不休,等他們說的差不多了,接話道:“師伯,那南元學府的預備學員還接走嗎?”

  “接什么接,去大夏府生活,不要經費的嗎?”

  柳文彥一句話頂了過來,白楓一臉無奈,是你們之前說要送的,我問問而已。

  “那師伯您肉身淬煉的事有著落了嗎?南元這邊有什么強大的精血或者元氣丹提供給師伯使用嗎?”

  此話一出,老府長頓時一滯,干笑道:“那個……白研究員,你看……文明學府這邊……”

  “不用求他們!”

  柳文彥無所謂道:“慢慢淬煉便是,反正意志具現了,也不急于一時。”

  白楓急忙道:“師伯,話不能這么說。沒有強大的精血輔助淬體,您肉身可未必能達到尋常騰空境肉身修者的地步,對以后影響還是很大的。”

  “精血越強,對您幫助越大,要是有騰空境神魔精血淬煉鑄造根基,您老意志之力強大,瞬間鑄騰空三重之基都有希望的。”

  意志之道的修煉,前期不重肉身。

  可到了騰空,那是一定要重視的,這是肉身筑基的開始。

  此刻使用的神魔血液越強,鑄造的根基越是雄厚。

  柳文彥當沒聽見,神魔血液?

  騰空境神魔血液!

  到哪找去!

  諸天戰場殺一尊神魔很難的,何況諸天戰場的神魔,大多都是騰空之上,太強大的也不合適,弱小的也不行,最好就是騰空境。

  柳文彥根本就沒想過用神魔血液筑基,哪怕在文明學府,能用神魔血液筑基的一年也沒幾個。

  太難得了!

  白楓見柳文彥不理自己,想了想道:“老師那好像還有幾滴騰空境飛天虎的精血,飛天虎也很強,肉身強悍,要不師伯和老師說一聲……”

  “滾!”

  柳文彥剛罵完,老府長一臉激動道:“飛天虎?萬族排名32位的飛天虎精血?”

  “嗯。”

  “老柳!”

  府長激動道:“別死要面子了!靠你自己,靠我們南元,到哪弄萬族榜排名前一百的種族精血去!飛天虎就算不如神魔,差距也不大,肉身筑基直接成就二重甚至三重騰空,你一大把年紀了,難道還要在騰空前期浪費好些年不成?”

  沒有強大的精血筑基,鑄騰空一重肉身,柳文彥意志力強大,修煉到三重起碼也要五年以上,也許十年。

  他都七十多了,還有多少時間浪費?

  一旁,龍武衛什長夏兵微微張嘴,欲言又止,考慮了一下還是悶聲道:“柳執教,飛天虎精血的確很強,我看還是去文明學府求幾滴筑基為妙,此刻萬族教進入大夏府,南元這邊實力有限……還需要柳執教多加照應。”

  飛天虎精血筑基,運氣差騰空二重,運氣好就是三重,而且根基雄厚,突破中期也許也就幾年時間。

  幾年后,南元多一位騰空中期的強者,也不至于和現在一樣,防守都難。

  柳文彥沒理會他們,看向白楓,蹙眉道:“這些事用不著你們費心,白楓,文明學府這次準備在南元招收多少人?”

  “10個左右吧。”

  白楓笑道:“師伯是準備加塞幾個?”

  柳文彥不接話,又道:“總共招收多少人?”

  “2000人的樣子,不過有500名額是給其他府的,剩下的才是大夏府。大夏府總共招收1500人左右,按照比例,府城每年差不多1000人,剩下的才是28城。”

  28城中,南元最小,最弱,所以招收名額最少。

  10個左右,這就是大夏文明學府每年在南元招收的人數。

  “今年要加幾個!”

  柳文彥開口道:“最少加兩個!”

  “師伯,這個我做不了主……”

  “助理研究員起碼有兩個名額,你既然順手牽羊殺了一個騰空四重,那就用名額來換。”

  “師伯,您這不是不講理嗎?人是我殺的,我不來,你們也殺不了啊……”

  “對,我就不講理了!”

  柳文彥準備不講理了,“南元這次損失了十多位學員,現在學員們心情低落,這是南元的責任,也是大夏府的責任,大夏府沒有及時來援,這就是不應該!”

  “增加幾個名額,讓學員們盡快從低落中走過去,難道不應該?”

  白楓張了張嘴,有些無奈。

  自己這倆名額,雖然不太用,可真送人情,那也是不小的人情了。

  算了,白楓無奈道:“行吧,師伯,那南元增加兩個名額,不過前提是達到基本要求,要不然可不行,就算進去了也會被踢出來的。”

  柳文彥總算露出了笑容,“那當然!這兩個基本名額,一個給蘇宇,一個給劉玥!”

  “……”

  眾人紛紛看向他,老奸巨猾啊!

  這倆幾乎是穩的,你名額給他倆,那不是十拿九穩。

  他倆錄取之后,不占據南元本身的名額,如此一來,南元今年便能多兩人上大夏文明學府了。

  白楓顯然也知道這事,那些人的名單學府也有,聞言也是哭笑不得,“隨您,也好,這樣一來這倆進了學府有了成績,也算我的功勞。”

  這樣也挺好的,倒不用丟人了,免得真的成績差,后期被踢出學府,那就沒面子了。

  柳文彥笑了,又道:“那就好,還有,既然這倆人是用你的名額進的,為了防止他們進不去,你去指點一下他們,免得出岔子,考核不過,到時候我可跟你沒完!”

  “師伯,這……”

  白楓一臉郁悶,“我是研究員,他們是中等學府學員……”

  差距很大的!

  用得著我去指點嗎?

  “助理研究員!”

  柳文彥著重提醒,助理為主,研究員為輔,明白嗎?

  “行行行,師伯既然說了,沒問題,回頭讓他們來找我,我在這邊待兩三天再走,剛好趕路也有些累了。”

  柳文彥這下子開心了,不耐煩地揮揮手,打發走了白楓。

  “過河拆橋!”

  白楓嘀咕一聲,有些無奈,只好離開。

  等他走了,老府長忍不住笑道:“還是老柳面子大,這下學府又能多出兩位人才了!”

  一旁,夏兵顯得有些耿直,悶聲道:“是洪高級研究員的面子。”

  “你說什么?”

  柳文彥眼神不善,夏兵瞬間閉嘴。

  事實如此嘛,還不許人說了。

  若不是如此,白楓才不會給你面子,哪怕你到了具現階段,白楓也不會在意。

  想歸想,夏兵還是沒繼續說,轉移話題道:“剛剛有人匯報,食堂附近有兩位萬族教眾被殺了,一個死于學府實戰刀下,一個被爪功擊碎了心臟,當時附近沒有執教和城衛軍、緝風堂的人。”

  柳文彥看著他,蹙眉道:“沒有就沒有好了,殺萬族教眾還需要身份嗎?”

  “柳執教別誤會,我是擔心有人潛伏在學府中。”

  說著,又道:“不過實力應該不算太強,有偷襲的成分,千鈞境概率更大。”

  “有人報功嗎?”

  “暫時沒有,還在統計中。”

  老府長想了想道:“千鈞境那就不好找了,就算有千鈞境修者隱藏,也沒什么,學府還不至于連千鈞境都沒辦法對付,老柳突破了,萬石境其實也沒什么。”

  “暫時不用查了,也不用太在意,說不定是誰家的家長進來了,擊殺的對方,這也難說。”

  府長也沒太在意,搞不好就是誰家的家長擔心孩子出問題,當時跑來了,擊殺了對方。

  現在事情結束了,擅闖學府畢竟不是什么好炫耀的事,暗暗地跑了也不值得奇怪。

  “這倒也是。”

  夏兵應了一聲,笑道:“后面再看看吧,看看有沒有人領功,我是擔心學員領功,冒領功勞很麻煩的,畢竟現在是高等學府考核期,一旦被查出來了,學員這邊會受到不小的影響。”

  “哪個學員那么傻,敢冒領功勞!”

  老府長不以為然,若是誰家家長來殺的人,讓自家孩子冒領功勞,涉及到戰爭學府的名額,查出來了那是要負責任的。

  柳文彥不耐煩道:“別說的那么死,運氣好殺了一個也不是不可能,當然,真有人來報,查查就是了,沒必要大驚小怪。”

  幾人沒再說這事,老府長覺得沒學員會去領功,實際上某學員此刻正在那邊轉悠,等著尸體焚燒了就去申報功勞了。

  事情處理完,時間也到了晚上。

  蘇宇這次沒再和柳文彥一起回家,柳文彥現在很忙,蘇宇也不去打擾,等警戒解除,蘇宇就回了家。

  回到家中,幾天沒回來,家里已經有些灰塵了。

  直到回了家,蘇宇才長長喘了口氣。

  今天,殺了兩個人。

  在陳浩面前他沒表現出什么異常,實際上心理波動還是很厲害的,他不是戰士,只是中等學府的普通學員,第一次殺人,豈能毫無波動。

  “運氣好,運氣稍微差點,今天就被殺了。”

  尤其是第一個家伙,當時連蘇宇都差點相信是老師來找人了,要是真相信了,現在他和陳浩就成死人了。

  “雖然可以爆發千鈞七重的攻擊力,可我和千鈞境差距還是太大了,對方只要反應過來,我就死定了。”

  “實力還是不夠,強者才能決定戰斗的勝負。”

  “柳執教不突破,那南元學府這次就完了,不,白楓也趕到了,不過這一切都說明強者才能決定戰爭走向……”

  今日他感觸很多,當時決定戰斗走向的,其實就是那些騰空境的強者。

  一旦城主吳文海,龍武衛什長夏兵被殺,那南元就沒得打了。

  就如那幾個萬族教的騰空,被殺了一個之后,瞬間兵敗如山倒,一人決定了整個戰斗的走向,導致萬族教全軍覆沒。

  “所以……老爹在戰場上,的確就是炮灰。”

  蘇宇有些擔憂了,今日只是南元的局部小戰爭,父親那邊可是涉及諸天萬族的超級戰場。

  那可不是這邊的小打小鬧!

  “哪怕騰空,在那邊其實也不算什么,一個南元,今天都有7位騰空出戰,何況諸天戰場,恐怕隨便一場戰斗有有可能幾十甚至幾百騰空參戰。”

  “我之前想的太簡單了,到了戰爭學府,我就算有機會去實習,恐怕也沒辦法做什么,一個千鈞或者萬石,能做什么?”

  “起碼要騰空才行,騰空才有機動性,在諸天戰場也算中堅力量了。”

  蘇宇想了很多,總結下來,還是要實力,而且越快越好,越強越好。

  “得繼續用精血開啟修煉才行!”

  此刻,他手中共有5滴精血,3滴是繳獲的,兩滴是戰前去換的。

  “26萬安平幣,10塊金幣,5滴精血,5顆煉體丹,7點功勛點,一本秘籍,一本武技……”

  這就是此刻蘇宇的全部家當。

  其中煉體丹他現在用不著,那是千鈞境才用的,價值不算低,夏氏商行差不多也要3萬一顆。

  “兩滴鐵翼鳥精血,都用來修煉,回頭我再去換幾滴……不,去買幾滴,功勛點不能全用了,用來防身。”

  留下幾滴防身,以防萬一,畢竟萬族教還不知道有沒有人潛伏。

  “繼續修煉!”

  蘇宇深感實力低微,連炮灰都算不上,此刻也不再猶豫。

  這幾天在柳文彥那邊,他不敢用精血修煉,現在回來了倒是沒什么顧忌。

  吞下一滴精血,和之前一樣,四周元氣很快聚攏而來。

  九竅發出淡淡的光輝,右耳竅穴震動,鼓蕩,有開啟的征兆。

  一個小時的修煉時間,上次蘇宇花了不到一半。

  這一次,持續的時間要更長一些。

  納元訣就是鐵翼鳥一族筑基所用,吸納元氣的速度不算快,也正因為如此,才適合這階段的蘇宇。

  大概40分鐘后,蘇宇停下了修煉。

  右耳竅穴這一次沒開啟,不過蘇宇有感覺,再來一次,他就有希望開啟右耳竅穴,達到開元五重。

  不過身體有些超負荷了,今天恐怕不再適合修煉。

  “明天回來繼續吞服精血,明天我就有希望開元五重了!”

  蘇宇心中歡喜,開元五重!

  開元不顯著,一般人也難以察覺,南元學府這邊有開元四重的學員,開元五重的有沒有不清楚,有些家伙喜歡藏著,到了考核的時候一鳴驚人。

  反正現在階段,南元學府這邊好像沒聽說有人開元五重。

  完成了修煉,蘇宇才有時間去研究繳獲的3滴精血和功法秘籍。

  就在蘇宇研究這些的時候。

  南元學府,天色已黑。

  執教處辦公室。

  陳浩被帶來了!

  這家伙一直沒走,一直等著,等尸體焚燒了,他馬上跑去報功了,于是……被扭送到了執教處。

  老府長和柳文彥親自下場審訊!

  老府長鼻子都氣歪了,嚴肅道:“你殺的?”

  “嗯!”

  “冒功是要嚴懲的,知道嗎?”

  “知道!”

  陳浩點頭,這個他知道,不過阿宇殺的……那就是我殺的,不算冒功,他沒心理壓力。

  何況阿宇拿走了他私房錢,他是換的。

  阿宇不要這功勞,浪費了也可惜,自己花了十多年的私房錢換來的,不算自己的功勞嗎?

  所以這一刻,陳浩很坦蕩。

  我沒冒功!

  我還幫著阿宇吸引敵人注意力了,我也有功勞的,吸引兩個人注意力,我合起來算殺了一個人,也沒毛病。

  老府長看向柳文彥,柳文彥拽著胡子,胡子都快拽下來了。

  感覺……他沒說謊!

  老府長看懂了,也有些發懵,沒看出來?

  陳浩這小子心思深沉?

  可不像啊!

  十多歲的娃娃,哪來的那么深城府。

  “說說,你怎么殺的?”

  “我和阿宇一起在食堂躲著,有個人忽然冒充老師進來了,然后阿宇看出來了,就騙他還有人躲著,那家伙傻乎乎的就跟著阿宇走,我在后面一刀砍死了他……”

  陳浩說的簡單,因為蘇宇就讓他說的簡單點,太復雜的怕這家伙記不住,出漏洞。

  “蘇宇?”

  柳文彥問了一句。

  “嗯。”

  “你們倆一起的?”

  “嗯。”

  “為什么帶著刀,實戰執教那邊說,你們早就借走了實戰刀……”

  “阿宇說他突破到了開元四重,我不信,所以就和他去了實戰室那邊實戰,他說要低調,所以就出來找地方實戰……”

  “開元四重?”

  老府長驚訝道:“他開元四重了?”

  “嗯,他現在修煉可努力了,和蘇伯伯去了諸天戰場大概有關系。”

  老府長點頭,他有些懂了,也不算意外,三重到四重,運氣好點現在突破也正常。

  蘇宇腦子活,之前恐怕沒怎么努力修煉,能到三重也不算慢了。

  柳文彥想了想問道:“當時你怎么砍的?”

  “就這么砍的啊!”

  陳浩比劃了一下,他當時看到蘇宇怎么砍的,作為目擊者,他當然知道情況。

  一側一直沒吭聲的夏兵,見狀微微點頭,作為騰空境龍武衛,他有判斷,當時砍殺那人的刀法,差不多就是這樣。

  柳文彥又道:“那食堂外還有一個人被殺了,你們做的?”

  “啥?”

  陳浩裝沒聽懂,這個不能認,阿宇說的,殺一個是巧合,殺兩個他就得被抓走研究了。

  柳文彥笑道:“你們就殺了一個?”

  “嗯。”

  “你一刀砍死了那個家伙,你知道他多強嗎?”

  “不知道啊,砍的時候沒來得及問。”

  “……”

  老府長差點氣笑了,沒好氣道:“那你怎么現在來領功,之前怎么不來?”

  “嚇到了。”

  陳浩一臉憨厚,很老實地回道:“我第一次殺人,有些怕。差點就尿褲子了,一直沒回過來勁呢……不過我沒尿褲子,真的!”

  老府長沒理他,掃視了他一眼,在他身上看到了一些淡淡的血跡,微微凝眉,還真是這小子砍死的?

  “蘇宇人呢?”

  “回家了,阿宇說功勛點分他就行,殺人的功績是我的,不過他也出智慧了,所以要分功勛點。”

  “這小子!”柳文彥都笑了,“所以你領功勞,他拿功勛點,你上戰爭學府加分,他拿實惠?”

  “嗯。”

  柳文彥看了看老府長,又看了看夏兵,老府長這時候也不知道該說什么了。

  夏兵考慮了一下,開口道:“你練過爪功嗎?”

  “沒啊。”

  “你刀砍下去,什么感覺?”

  “沒啥感覺,當時太害怕了,有點卡,脖子真硬!”

  “刀呢?”

  “剛剛交還給實戰處了。”

  “你父親來學府了嗎?”

  “沒呢,剛剛我打了通訊,我爸說他在處里加班,交通督導處的副處長就是我爸。”

  夏兵沉聲道:“來人,去查查他父親的行蹤!”

  “是!”

  門外龍武衛應聲,大概過了三四分鐘,有人匯報道:“陳慶和一直在交督處,沒有離開,戰斗發生的時候他在交督處指揮,維持南元交通秩序。”

  “知道了。”

  夏兵掃了一眼陳浩,陳浩憨笑,夏兵考慮了一下,看向老府長兩人道:“學府、龍武衛聯合簽署文件吧,證實是他殺的,戰時擊殺萬族教千鈞七重,學員加分30分,功勛點3點。”

  說罷,看向陳浩道:“另外食堂附近還死了一個,要是也是你們殺的,那就加分60分,功勛點6點,加60分,你不是白癡就一定能上戰爭學府了。”

  “啊,還有一個嗎?”

  陳浩可惜道:“那能算我的嗎?是不是沒人認功啊,要不……我不要功勛點了,加60分行嗎?”

  夏兵無言。

  老府長和柳文彥也一臉無語,想什么呢。

  那食堂這個是陳浩他們殺的,食堂外的呢?

  柳文彥微微搖頭,算了,不管了,反正不算什么大事,倒是陳浩擊殺了一位千鈞七重的萬族教眾,有些出乎大家預料。

  “明天問問蘇宇看看。”

  柳文彥想著,點頭道:“簽署證明吧,時間、地點、情況說明都對得上,戰利品也上繳了,刀也在,除非后續有人領功,否則就不用再調查了。”

  夏兵點了點頭,殺一個千鈞不算什么,三人重視那是因為殺人的是學員。

  否則,誰領功都無所謂。

  這事,就算揭過去了。

  等陳浩開開心心地走了,老府長忽然道:“老柳,你信嗎?”

  柳文彥無所謂道:“信不信的無所謂,是天才還是庸才,到了戰爭學府就知道了,庸才非要自己進去,最后死了也別怪人。何況當時蘇宇在場,他腦子活,說不定怎么坑殺了那家伙,這事沒必要深究。”

  “也是,這事也不用宣傳,小心萬族教的報復,另外也不要讓其他學員去學,這行為很危險。”

  老府長說著,笑道:“說起來老柳你那個學生,倒是像你,算計精著呢,加分不要,要功勛點,反正他考文明學府,也不用加分的。”

  柳文彥笑了笑,很快笑罵道:“那也是他能耐,你開元境能殺千鈞?”

  “……”

  老府長無言,兩人很快露出笑容,不用深究,反正學府今年可能多一位戰爭學府的學員,夏兵認可了,這就足夠了。

  龍武衛的話語權可是很大的,想收買龍武衛,那還不如花這個錢直接去戰爭學府疏通,反正每年也不是沒有贊助巨額資金進學府的。

  一旁,夏兵也不理會二人,簽署了文件,直接轉身離開。

  走到門口,想了想才道:“我相信他是參與者,可人是不是他殺的,不確定,不是他就是那個蘇宇,蘇宇既然不來領功,那就算他的,不過沒那個天賦,沒那個實力,非要去戰爭學府,未必是好事,希望二位能和他說明白。”

  “會的。”

  夏兵也不多說,這事還有不少疑點,比如外面那個誰殺的,可正如府長和柳文彥說的那樣,不算太重要。

  路是自己選的,最后別后悔就行。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