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32章 潘狄翁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眾神世界

  哈恩納斯的手不停地擦汗,他哆哆嗦嗦張開嘴唇,小心翼翼問:“請……請問……尊敬的蘇業先生,您……您怎么有潘狄翁家族的古老信物。”

  凱爾頓只覺耳旁有響雷炸裂,他猛地抬起頭,臉上帶著無法遏制的狂喜,望向蘇業。

  法斯特也忍不住瞪大眼睛,這才知道,原來這是潘狄翁家族的古老信物。

  真正的半神家族!

  而且是雅典城中權勢最大的貴族之一。

  因為,潘狄翁家族除了先祖潘狄翁是半神,還出過兩位英雄王。

  埃勾斯和特修斯。

  特修斯至今未死,傳說在游歷世界。

  現如今的潘狄翁家族的家主是傳奇戰士呂托斯,也是特修斯的兒子。

  在古老的傳說中,潘狄翁家族的先祖,甚至得到過智慧女神雅典娜的親自指導,甚至被誤傳為雅典娜的養子。

  潘狄翁家族也是雅典娜最忠誠的供奉家族。

  潘狄翁家族的先祖,是雅典的“建城者”之一。

  凱爾頓原本如死灰的目光中,迸發出難以想象的色彩。

  他自己用盡全力才跟潘狄翁家族的管家說上一兩句話,已經感到莫大的榮耀,這個蘇業,竟然能跟潘狄翁家族合作?

  這古老信物可不是一般的合作,這是庇護!

  半神家族的古老信物和英雄家族的古老信物完全不是一個概念。為什么給蘇業,難道蘇業是呂托斯的私生子?還是特修斯的私生子?

  凱爾頓伸手摸著自己的心臟部位,長長松了口氣,自己堂堂白銀戰士,差點被兩個英雄家族的大貴族嚇死。

  現在好了,現在好了……

  門外,一個碩大的黑影慢慢橫移,那么龐大的身形,竟然比貓的動作更安靜。

  幾秒后,狂戰士德林消失不見。

  阿加拉家族之前得罪的家族,就是潘狄翁家族!

  所以,安德列還好一點,哈恩納斯要瘋了。

  哈恩納斯感覺整個世界都消失了,眼前只剩古老信物。

  前不久,自己的父親剛去潘狄翁家請罪,自己現在要抓走潘狄翁家族的合作者,而且是給出古老信物的合作者,會不會被父親打死扔進愛琴海?

  奈德爾大聲咆哮:“我不明白,為什么你們兩個要阻撓柏拉圖學院與潘狄翁家族的合作!誰給你們的膽子!這件事情,不會輕易結束!我代表柏拉圖商會嚴厲譴責你們!今天之后,不,半個小時后,你們兩個人的罪行,就會傳遍全雅典!”

  安德列和哈恩納斯心中充滿絕望。

  商人們的惡名舉世皆知,他們的膽小同樣舉世皆知,之前面對兩大英雄家族以及那么多貴族的壓力,奈德爾都一如既往中立,現在,卻指著兩大英雄家族的人大罵,已經足夠說明問題。

  他們兩個人是宴請了很多英雄家族的年輕人,但是,只要把這塊古老信物往宴飲上一放,所有人都會瞬間醒酒。要是再把這件事一說,無論之前那些人吹得多么天花亂墜,保證全做鳥獸散。

  英雄家族,半神家族,半神家族中的潘狄翁家族,這是三個層次。

  哈恩納斯的雙臂還在顫抖,慢慢彎下腰,上身幾乎貼在桌子上,看著蘇業的目光中充滿哀求。

  門外的侍者難以置信地看著自己的主人,現在,這個主人像極了自己。

  “蘇……蘇業先生,我是被安德列威脅的,他知道了我的把柄。我真的不想與您和潘狄翁家族為敵,我們的條件,都和一開始一樣,您說什么是什么。”哈恩納斯道。

  蘇業嘆了口氣,道:“在我懷疑安德列與這件事有關后,我就準備把原本屬于你的股份給潘狄翁家族,你想跟潘狄翁家族搶股份?”

  哈恩納斯哭喪著臉道:“不不不……您誤會了……不不不……您沒誤會,是我沒說清楚。那一成股份屬于潘狄翁家族!而且,連這座紫羅蘭餐廳,也屬于貴商會!對對對,是這樣的,我和您相談甚歡,一見如故,決定把已經破落的紫羅蘭餐廳贈送給您。我們認為,只有您才可以讓紫羅蘭餐廳……不,是新的餐廳煥發新生。您是幫助我們家族的大恩人,真正幫助英雄阿加拉的人。”

  “那你的控告?”蘇業看向迪特爾。

  哈恩納斯此刻很想大罵迪特爾,來這么快做什么,但他只能道:“迪特爾先生,很抱歉,這是一場誤會,是我之前錯怪了蘇業先生。他不是在侮辱英雄,他是在重振英雄之名,是每一個英雄家族的朋友。請您回去之后,務必跟各位朋友說清楚,蘇業先生是一位真正的善人。”

  “是是是……我剛才就想說這是一個誤會。尊敬的蘇業先生,尊敬的各位,既然誤會已經解除,我馬上返回。再見。”

  迪特爾這個面對貴族都敢耀武揚威的人,一溜煙向外跑去。

  “您放心,只要紫羅蘭……不,只要‘巨龍的美物’餐廳開業,我一定會邀請所有朋友前來就餐!我一定會親自宣傳,讓全雅典乃至全希臘知道您的這家餐廳。”哈恩納斯小心翼翼看著蘇業。

  因為,蘇業的回答,很可能關系他的后半生,他可不想被父親發配到窮鄉僻壤整天與蟲子做伴,也不想進入軍中跟恐怖的波斯人對戰,他只想好好活在雅典城中,過著安逸的生活。

  “地契呢?”蘇業問。

  哈恩納斯面色一苦,隨后咬牙道:“您放心,我這就去找我父親,明天前一定把地契送到您面前。”

  “不,是送到潘狄翁家族。”

  哈恩納斯面色一變,無奈道:“能不去潘狄翁家嗎?”

  “倒是可能,那你怎么跟你父親交待?”蘇業問。

  哈恩納斯無奈道:“我之前并沒有跟父親細說這件事,只是說有一筆生意,我本以為……事情會像安德列說的那樣……咳咳,所以……”

  “說下去!安德列想說什么。”蘇業打斷哈恩納斯的話。

  哈恩納斯看了一眼發呆的安德列,心中暗道一聲抱歉,道:“安德列說,我們會有兩個結果,要么新商會組建失敗,紫羅蘭餐廳歸屬不變,您會被貴族事務司重罰,然后我們可以敲詐凱爾頓一大筆。”

  呂托斯希波呂托斯。

  特修斯忒修斯。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