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13章 遲到的早到俠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眾神世界

  蘇業愣住了,這行字每套《貴族書》都有,這么稱贊貴族,蘇格拉底這個濃眉大眼的魔法師難道叛變了?

  于是,蘇業翻看了一下目錄,好像沒什么特別的,就是記錄貴族的歷史。

  蘇業把第一卷放回書架,看了看厚厚的十卷書,抽出最后一本。

  翻開最后一本的封面,扉頁只寫著第十卷和蘇格拉底的名字,沒有什么特別。

  蘇業搖搖頭,把第十卷放回書架上,正要往里面推,心思一動,又拿回書,直接翻開硬殼封底。

  一行優美的字跡出現在末頁。

  蘇業盯著那行字看了許久,才緩緩合上書。

  “不愧是蘇格拉底,即便逝去,也永留英名。”

  蘇業輕聲一嘆,轉身離開圖書館。

  蘇業拎著打結的布袋吃過早飯,便回課堂。

  讓蘇業奇怪的是,今天雷克和霍特都沒有到,第五桌的四大早到俠,缺席兩位,而且現在已經臨近上課。

  蘇業落座后,從布袋里拿出那枚盾形石牌,放在桌子上問一旁的帕洛絲。

  “同桌,這是哪個貴族家族的信物?”

  帕洛絲瞥了一眼石牌,然后面無表情繼續看書。

  無視。

  蘇業發現羅隆帶著奇怪的表情盯著那石牌,難掩目光中的震驚。

  “羅隆,你知道這塊石牌是哪個家族的嗎?”

  羅隆收斂怪異神色,最后道:“你自己找吧,不過……不要把這塊古老信物隨便給人看。”

  蘇業立刻收起,正想問羅隆怎么回事,門口傳來沉重的腳步聲。

  那聲音太熟悉,霍特的腳步。他如果加快腳步,就跟巨人路過一樣,砰砰直響,地面的灰塵都能飄到三尺高。

  不過,今天的腳步聲格外沉重。

  蘇業抬頭一看,嚇了一跳。

  那不是霍特一個人,還多了一個雷克,像是一份厚面包旁邊貼了一片西班牙火腿的薄切片。

  無論是厚面包還是火腿片,都像是被人剛剛啃過,好似連口水還留在上面。

  霍特滿臉紅腫,嘴角紅腫,眼角開裂,鼻子歪斜,一小塊頭發和頭皮消失不見,連下巴都變了形。哪怕明顯有魔法治療過的痕跡,許多傷痕也無法消去。

  雷克更慘,右眼的眼白完全被血色代替,嚴重充血,全身包扎得跟木乃伊似的,走路一瘸一拐。他的鼻子本來就有些塌,現在鼻子幾乎被按進臉內,只露出圓圓的小鼻頭,像是嵌進面餅里的豆子。

  教室瞬間寂靜。

  霍特經常參與私下賽會,每個月至少參加四五次,而且兩三天就實戰一次,經常鼻青臉腫進教室。

  大家都已經習慣。

  但是,像今天這么慘,一次都沒有。

  雷克最近也偶爾參與一兩次私下賽會,完全是為了練習魔法實戰,因為都是和魔法師對練,哪怕有傷也很輕,基本看不出來。

  但今天不一樣,明顯像是被戰士胖揍一頓。

  平時如果兩人受傷攙扶著進來,大家一定會哄笑。

  但今天,沒一個人笑。

  每個人的眼中都有怒火跳動。

  賽會受傷很正常,但打這么慘,就太過了,很可能是被人刻意攻擊。

  蘇業面色一沉。

  雷克和霍特,是被人下了黑手,或者遇到根本敵不過的強大對手。

  蘇業站起身,沉著臉,問:“怎么回事?”

  羅隆也緩緩起身。

  吉米看了看,站了起來。

  艾伯特也起身,但站了一半似乎想起什么,重新坐下,低著頭。

  班里的許多男同學也站起來,推得桌子凳子嘩啦啦直響。

  自己班級的同學被欺負成這個樣子,沒有人可以忍受。

  更何況,這是崇尚戰斗的希臘。

  吉米問:“是本校的還是外校的?”

  雷克和霍特滿面羞愧,雖然傷痕是男人的勛章,可這次勛章又多又重,壓得兩個人直不起腰。

  雷克可是班級的學霸,長期第一名或第二名,哪里受過這種注視,低著頭,一言不發。

  霍特臉上的笑容也沒了,他猶猶豫豫,但不好意思開口。

  “都把你們打成這樣了,有什么不能說的?”一個男同學喊道。

  “對,這也太欺負人了!今天就找他們進行一場私下賽會!”

  “打不過也要打,我就不信咱們班這么多人贏不了。”

  “對!”赫頓也跟著大叫,他現在也已經成為戰士學徒,很想表現一下,取得一次勝利,看看能不能擺脫蘇業的陰影。

  吉米急忙走過去,幫忙攙扶雷克。

  三人慢慢走回第五桌,坐了下來。

  一些男同學圍了過來,其余同學都轉過身望著第五桌。

  帕洛絲依舊低頭看書,但目光不斷往蘇業他們在的地方瞄,心也飛了。

  “說說吧,都是自己人。”蘇業道。

  霍特眼中滿是羞愧,但始終不開口。

  雷克卻捂著嘴角,稍稍張嘴道:“我來說吧。”說完面部一抽,露出痛苦之色。

  “事情是這樣的,我之前認識的三年級的同學要參與一場小賽會,正好缺人,就聯系上我。我本來不想去,但報酬豐厚,無論輸贏,都能賺1個金雄鷹,如果成為最后的勝利者,能得到10個,這可是不常見的報酬。你們也知道,我要養妹妹,所以頭一熱,就答應下來。還缺人,我就找上霍特。”

  雷克面帶愧疚看了一眼霍特,道:“你們也知道,霍特雖然還不是戰士學徒,但沒有戰士學徒能打過他,黑鐵戰士不用神力根本不是他的對手。”

  同學們點點頭,霍特雖然一直無法獲得神力,用冥想也不行,始終無法成為戰士學徒,但他的身體實在太強大,很多人甚至懷疑他有戰體類天賦精靈。

  “事情一開始很順利,我們連贏三場,再贏兩場,就能賺到了10個金雄鷹。但是,出現了意外,幾個新來的貴族學生出現,先是嘲笑柏拉圖學院,然后嘲笑我們,最后甚至罵罵咧咧,像極了‘硬條’。”

  許多人臉上露出厭惡之色。

  硬條是指雅典城中游手好閑的年輕人,最喜歡趁著夜晚成群結隊欺負人。

  “霍特脾氣好,不生氣,但我很不高興,就反駁他們。結果你們也知道,就對罵起來,他們罵得很難聽,把我們所有人都罵了。”雷克無奈道。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