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八十二章 腹甲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眾神世界

  “好,你先回去吧。等明年我一定帶著安澤爾蜂蜜去看她。”霍特說起蜂蜜,開始笑瞇瞇的。

  “安澤爾蜂蜜太貴,帶普通蜂蜜她就很高興了。”

  “不行,我一定要帶安澤爾蜂蜜去!一定要讓她吃到最喜歡吃的!”霍特的表情十分認真。

  “你啊!我走了,明天見。”雷克拍了拍霍特的肩膀。

  霍特依舊坐在地上,認真思考,自己怎么才能幫助蘇業。

  天一亮,蘇業正常起床。

  在外人看來,這一天蘇業和昨天沒有任何區別。

  無論同班同學怎么議論,無論其他同學如何質疑,蘇業完全沒有任何異樣,正常學習,正常休息,正常對霍特使用費曼技巧。

  到了下午,除了帕洛絲沒有發表意見,其余同桌包括艾伯特在內都表示出不同程度的佩服蘇業。

  不是佩服蘇業鎮定,而是佩服蘇業心大。

下午第二節課快結束的時候,蘇業收到一封署名為柏拉圖商會會長的信,這個會長的全名讓蘇業愣了好一會兒  哈索克拉冬卡費索斯法夫納阿凡克許德拉奧羅波若塔拉斯格……尼德霍格米德加德提亞瑪特。

  蘇業數了數,整整三十三個單名組成了一個長名。

  蘇業看著那一個個熟悉的名字,隱約猜到這位會長的種族,并且確定,這位會長要么無比強大,要么就是個喜歡吹牛的渣渣。

  盯著這個名字,蘇業看了好一會兒,確信無論信里無論寫了什么,都不會比這個名字讓自己的情緒波動更大。

  蘇業打開信件一看,面無表情。

  “蘇業同學,鑒于您的過往劣跡斑斑,您的成績一塌糊涂,您的聲譽臭名遠揚,您的前途一片渺茫,敝商會決定,直到世界崩塌,都不會與您合作,萬望海涵。哈索克拉冬卡費索斯法夫納……米德加德提亞瑪特敬上。”

  蘇業果然沒有任何情緒波動。

  “幸好他拒絕,看這名字,整個一神經病!看來我要尋找下一個合作者了。”

  蘇業只是簡單一想,便把這封信刪掉,那一連串長長的名字看著都礙眼。

  自習課的前一堂課,卡得琉斯老師講得沉悶,班級的氣氛也很沉悶。

  幾乎沒什么人聽課,也沒什么人聊天,全都在用魔法書瘋狂收發信。

  反倒第五桌的幾個人大都認認真真學習。

  下課鐘聲一響,卡得琉斯老師深深地看了蘇業一眼,目光又掠過第五桌的其余人,轉身離開。

  這時候,兩個有著猩紅衣領、胸前佩戴黃金橡樹徽章的法師走進來。

  “蘇業同學,請隨我們去議事廳。”

  蘇業夾起魔法書,點點頭,一邊走一邊道:“我還以為要開啟柏拉圖大殿。”

  雷克和霍特相視一眼,起身向外走去,哪知羅隆和艾伯特也跟了上去。

  隨后,班級的同學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默默地合上魔法書,開始向外走,前往議事廳。

  柏拉圖學院最宏偉的建筑是柏拉圖大殿,第二大的建筑就是食堂,而議事廳則是第三大的建筑。

  蘇業跟著兩位執法者,踩著地面的紅毯,緩緩走進議事廳。

  隨后,柏拉圖各年級的學生宛如潮水一般涌到議事廳一大倆小三個拱門外,還有一些同學站在兩側的窗戶外伸長脖子張望。

  在太陽被衛城的雅典娜雕像底座遮住后,天色漸暗,蘇業走到議事廳的正中。

  和昨天教務處不同,這座議事廳展現了淋漓盡致的希臘藝術。

  內部的立柱是清一色的多利安式,更顯粗獷大氣,在大廳的兩側,間或擺著青銅與大理石雕像,每一尊雕像都栩栩如生,每一個雕像都仿佛是一個故事。

  這些雕像連在一起,仿佛是一段歷史。

  在大廳的穹頂之上,彩色的水晶玻璃美輪美奐,散發著迷離的光芒,可一旦落在下方,便化為白光。

  若是仔細看,就會看到圓穹頂的每一片玻璃,都仿佛是一扇通往另一個世界的窗戶。

  透過玻璃,可以看到不同的奇幻世界,有巨龍飛舞,有巨人奔跑,有火焰地獄,有毒霧深淵,有鳥語花香,有沙灘海底……

  議事廳的大廳是四層結構。

  蘇業位于最下層,要走到中層需要踏上三階階梯,兩側站立著佩戴正式徽章的法師。

  有的徽章是白銀之書,有的徽章是青銅之拳,有的徽章是黑鐵之鴿。

  從上層開始,兩側便有了桌子,但桌子后面的人都站立著。

  桌子后面的人大都佩戴黃金橡樹徽章,但有兩個人例外,那兩個人身體格外高大,手臂和腿部格外粗壯,沒有身穿長袍,而是身穿黑色皮甲。

  他們的腹部上,覆蓋著密不透風的淺金色的皮甲,上面雕著黃金獅子頭像。

  黃金獅子的毛發如同被微風吹過,輕輕拂動,一雙巨大的獅眼中散發著駭人的兇光,張開的大嘴仿佛發出洪亮的獅吼,充滿王者威儀。

  在戰斗中,腹部的硬甲會影響戰斗,但戰士腹甲例外。

  戰士腹甲是由特殊的魔獸皮制作而成,每一件都是神力裝備,不僅不會影響戰斗,反而會給予戰士無窮的力量,并且能夠阻擋傷害。

  黃金戰士之下,真正擁有腹甲的戰士并不多,哪怕是凱爾頓平時都舍不得穿,小心翼翼收藏好。

  即便身為魔法師,要永遠俯視任何戰士,蘇業還是忍不住多看了幾眼黃金雄獅腹甲。

  實在太帥了。

  跟戰士的腹甲相比,法師的徽章實在過于內斂。

  法師的魔法器其實也很不錯,但遇到傳說中的戰士的華麗盛裝,還是有些遜色。

  畢竟四大國度的戰士不知存在了多少年,魔法師崛起還不到兩百年。

  在上層之上的最高議席,桌子排成一排,桌子上鋪著暗紅色的紅絲絨桌布。

  桌子之后,則是九張金邊紅絨高背木椅,等高等大,一字排開。

  高背椅上空空如也。

  蘇業看著前方,前方的人看著蘇業。

  尼德恩站在上層,卡洛斯的老師格雷戈里也站在上層,昨天的圣域大魔法師拉倫斯沒有出現。

  不一會兒,外面傳來喧嘩聲。

  蘇業回頭一看,一個比自己高一頭的健壯青年在兩位執法者的帶領下,邁步進入。

  蘇業看著卡洛斯,他也看著蘇業。

  卡洛斯的左胸前,佩戴著黑鐵之鴿徽章。

  他是一位黑鐵法師。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