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章 討價還價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眾神世界

您現在閱讀的是由提供的《》第五章討價還價  秋天的庭院,偶有殘葉飄落。

  跨出院門,蘇業看到一位身穿白色長袍的中年人躺在淺褐色的斜床上,悠閑地翻著黃褐色的莎草紙書,偶爾有細碎的莎草紙殘片掉落,旁邊的侍女小心翼翼揀走。

  蘇業的鼻子輕輕動了動,茶香淡淡,目光落在桌子的茶壺上,不像是這個時代希臘該有的東西。

  中年領班小步走過去,在凱爾頓身邊低語。

  凱爾頓抬起頭,把莎草紙書遞給穿一旁的侍女,靜靜地看向蘇業,褐色的瞳孔中浮現淡淡的暖意。

  蘇業毫不畏懼地迎向凱爾頓的目光。

  這時候的希臘人,大都瘦小,但凱爾頓的外貌卻如同希臘雕像一樣高大健壯,眼窩深陷,目光深邃,鼻子直挺,配合一頭黑色的卷發,足以成為優秀的雕塑模特。

  蘇業突然盯著凱爾頓的左手無名指,那枚銀色雙蛇頭銜紅寶石戒指格外醒目,在看到的一瞬間,雙目甚至微微刺痛。

  讓蘇業雙目刺痛的不是那枚大的紅寶石,而是兩個蛇頭四顆綠寶石眼睛中的一顆。

  凱爾頓沒有起身,面露懷念之色道:“我聽說過你父母的事,深表遺憾。你父母是真正的手藝人,而我最喜歡吃你父親的面包。你如果需要幫助,只要我能做到,一定不會拒絕。”

  蘇業感覺凱爾頓在說話的時候,目光快速掃過自己全身。

  “我不需要幫助。”蘇業適當地挺胸抬頭,展現得非常倔強。

  凱爾頓緩緩起身,在斜床上坐直,露出和善的笑容,道:“那你想要什么?”

  蘇業輕嘆一聲,道:“我從小就有一個夢想,成為一名偉大的魔法師,用魔法讓世界變得更好。后來,父母耗盡家財,把我送入柏拉圖學院。現在,有人趁著我父母去世,搶奪我的房屋,導致我可能無法在柏拉圖學院繼續上學,無法成為一名魔法師。所以,我找您做一筆交易,讓我繼續學業。”

  “什么交易?”凱爾頓神色微動。

  原本抬頭望天的哈克竟然轉頭看向蘇業,好像要重新認識這個孩子。

  “一筆能讓海豚河名聲大震的交易,甚至可能讓您的名字傳遍希臘乃至全世界。”蘇業道。

  “是美名還是惡名?”凱爾頓站起,他依舊面帶微笑,但白銀戰士的強大氣息無聲無息擴散。

  蘇業突然有種錯覺,眼前的凱爾頓化身為一尊十米高的巨人,露出猙獰的笑容。

  “我有父母留下的美食配方!”蘇業沉聲道,聲音里透著細微的悲涼,眼簾微微低垂,視線焦點由凱爾頓身上挪到一旁較低的桌子上。

  在路上,蘇業為這個動作翻來覆去想了幾十遍。

  凱爾頓一愣,收斂周身氣息,點點頭,道:“繼續說。”

  蘇業卻搖搖頭,道:“我不想說太多。總之,我有一種我父母精心研究的美食配方,價值萬金,但我今天愿意以一千金宙斯的價格出售。”

  凱爾頓看著蘇業,微笑不語。

  他右手一翻,一枚金色的硬幣出躺在手心,正面雕刻著一個威嚴又模糊的側臉,眾神之王宙斯。

  他用拇指一彈,金幣在空中翻飛,發出嗡嗡的聲音,金光亂閃,最后落回手心,背面朝上。

  “金雄鷹總是如此迷人。”凱爾頓道。

  金幣的背面,刻著一頭振翅欲飛的雄鷹,這是宙斯最喜歡的動物,也是宙斯的信史。

  在一般場合,希臘人稱金幣為金雄鷹,在正式場合,則稱呼為金宙斯。

  這涉及到一個眾神的傳說。

  傳說中,希臘眾神定下三種錢幣,但為用誰的頭像而爭執不休。

  后來雅典娜說,金幣最尊貴,理當刻上眾神之王的頭像。這讓宙斯很高興。

  接著雅典娜又說,銀幣僅次于金幣,除了神后赫拉,沒有誰能僅次于宙斯。赫拉也很高興。

  之后雅典娜問,貴族們絕不會碰觸廉價的銅幣,銅幣注定會在下層和泥濘中流通,甚至連奴隸都能使用,哪位主神愿意被奴隸觸摸?

  地位最高的幾尊主神都放棄爭奪,他們原本的目標是金銀幣。最終,雅典娜的頭像出現在銅幣之上,背面則是她鐘愛的靈性生物,貓頭鷹。

  智慧女神沒有騙人,最終的結果也正如她所說,銅幣在底層民眾中流通,一些大貴族甚至終生不碰銅幣,但是,這也讓雅典娜之名在底層民眾中流傳最廣。

  很多人并不相信這個傳說。

  一枚金雄鷹幣足以買一頭羊,五十金雄鷹幣可以買下雅典貧民區任何民居,當年凱爾頓買下這塊地并建造了海豚河餐廳,一共也只花了兩千金雄鷹幣。

  “我說過,這種美食配方一定能流傳千古,甚至讓您的名字流芳百世。”蘇業望著凱爾頓,目光堅定。

  凱爾頓盯著蘇業的眼睛,死死地盯著。

  一旁的中年領班本來嘴角微微翹起,臉上浮現極淡的嘲諷之色,但突然面色一變,急忙靠近凱爾頓,低聲附在他耳邊道:“先生,他的父母之所以賣掉舊的商鋪,不惜借貸籌錢換更大的商鋪,是不是因為掌握這種美食配方?”

  凱爾頓輕輕點頭,他早就想到這個可能。

  凱爾頓問:“那是什么美食配方?”

  蘇業堅定地道:“我的配方,可以讓全希臘甚至全世界的飯桌上多出一種菜。”

  “恭喜,你提前完成了用魔法改變世界的夢想。”凱爾頓的臉上熱情洋溢。

  中年領班與侍女非常配合地輕聲笑起來。

  哈克沒有笑。

  蘇業也沒有笑。

  “我開價,您還價。”蘇業抬頭望著高大的凱爾頓。

  “十個金鷹。”凱爾頓依舊面帶微笑。

  蘇業愣了一下,用迷茫的眼神打量四周,疑惑不解:“工坊區多了一位吝嗇鬼凱爾頓先生?難道我來錯地方了?”

  中年領班與侍女微微皺眉。

  凱爾頓看著蘇業,不言不語。

  蘇業神色一正,繼續道:“我來這里,不是因為聽說凱爾頓先生您慷慨,不是聽說您富有,不是聽說您善良,更不是聽說您好騙。而是聽說,您是作坊區最有智慧的人之一,也是眼光最長遠的人之一。”

  “我會努力把‘之一’去掉。”凱爾頓露出自信的微笑。

  蘇業繼續道:“您覺得,柏拉圖院長光顧海豚河會如何?”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