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六百八十三節 敲打與龍泥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洞螟

  在云天派人通傳之后,不多時云娉娉和李青川兄妹都來到了這間書房。

  除了三人之外,就連陳然也一同跟了過來。

  聽說云天要帶他們一行人去往陣天門秘庫,云娉娉和李青川等人都顯得很興奮。

  畢竟,陣天門作為才國僅次于頂尖勢力的門派,必定有著相當豐富的家底。

  更何況,才國一直處在內亂狀態,修真勢力互相爭斗乃是常態。

  陣天門又是一個喜歡介入其他勢力恩怨的壞胚,他們強取豪奪得來的東西,肯定還會進一步豐富陣天門的秘庫。

  幾個年輕人都有打算,借此機會在陣天門的秘庫當中狠撈一筆。

  就這樣,在云天的帶領下,一行人很快就來到了陣天門駐地。

  云娉娉和李青川兄妹這還是第一次來到陣天門,如今的陣天門破敗不堪,到處都是被大規模破壞的痕跡。

  而朝吟閣上下幾乎所有人都已經耳聞,造成這一切的乃是師弋。

  此時幾人看向師弋的眼光,都不禁多了幾分敬畏。

  幾人飛過這一片殘垣斷壁,不一會兒就來到了陣天門一處隱蔽的地點。

  低頭看了看下方佇立的巨大石門,幾人都意識到應該是到地方了。

  果然,來到此處之后,云天率先飛了下去。

  如今,此地已經全面被朝吟閣所接手。

  看到云天一行人緩緩落下,守衛在此地的朝吟閣修士連忙走上前來,對云天這個朝吟閣現任閣主見禮。

  “我此來要帶著師先生一行進入秘庫之中,尋找他們被陣天門所奪去的一部陣道傳承,現在你們把秘庫給我打開吧。”云天看著眼前的守衛,開口解釋道。

  守在此地的朝吟閣弟子聞言不禁面面相覷,卻也不敢多說什么。

  他們立馬將陣天門秘庫打開,放云天和師弋等人進入了其中。

  進入秘庫之后,幾人在亮如白晝一般的石廊之內漫步前行。

  云天走在最前面,與身后的幾人拉開了一段距離。

  隨后,其人看了一眼身側面無表情的師弋。

  于是,略帶歉意的對師弋說道:

  “還請師道友勿怪,如今朝吟閣百廢待興,而我又剛剛接任這閣主之位。

  雖然這朝吟閣內部再無高階,但是無規矩不成方圓。

  我要帶道友一行人進入此地,表面上還是需要一個理由的。”

  這云天的話雖然說的有些沒頭沒尾,但是師弋知道。

  其人是在為之前以自己為事由進來此地而致歉。

  雖然不確定師弋會不會為了此事而生氣但是以師弋表現出來的實力,云天絲毫不敢有半點輕慢。

  只要不是逾越底線的舉動師弋對人一向非常的寬松。

  不過這云天借自己當擋箭牌,從而撈好處的舉動還是需要敲打一番的。

  正因為如此,師弋在進入秘庫之后一直都沒有給云天好臉色看。

  如今眼見云天率先開口師弋便拿眼睛看了他好一會兒,看的對方額頭直冒冷汗。

  好一會兒,師弋才收回目光,輕飄飄的開口說道:

  “嗯我知道了下不為例。”

  說罷,師弋加快腳步,朝著秘庫深處走去。

  而另一邊的云天,則一臉的如釋重負。

  他用衣袖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珠,小心的跟在師弋望里走。

  來到這陣天門秘庫之后師弋這才發現之前的朝吟閣秘庫當真有些寒酸。

  這陣天門秘庫不止占地比朝吟閣大的多,而且此地藏品之豐富也不是朝吟閣可以比擬的。

  幾人進入此地之后,馬上放下了矜持向著各自感興趣的收藏而去。

  不一會兒,一行人走的只剩下師弋一個人了。

  雖然一開始師弋并沒有打這陣天門秘庫的主意但是既然都已經來到此地了。

  如果什么都不拿那才顯得自己矯情。

  一念及此師弋也朝著自己感興趣的地方走去。

  這陣天門秘庫的排布,與朝吟閣略有不同。

  不過,卻也遵循了大致的分類。

  而師弋按照之前的習慣,同樣選擇了奇珍異寶這一分類,依舊按照順序一件件瀏覽著此地的藏品。

  一件件看了沒多久,師弋又看到許多的無本之物。

  單單是無源之水,這里就有九捧之多。

  可惜,如今師弋已經更換過報身能力了。

  這無源之水對于師弋而言,暫時已經沒有用處了。

  就算是當真有必要再次更換報身,師弋的手上也還有一捧無源之水,完全足夠自己使用了。

  一念及此,師弋的雙眼毫不停留的略過這些無本之物,繼續向著之后的藏品看了過去。

  這一次師弋進入秘庫,與之前進入朝吟閣那次,在挑選方向上有了很大的差別。

  之前朝吟閣那次,因為選取次數有限。

  所以,師弋更傾向于對自己有所幫助的東西。

  而這一次則不然,師弋的目光更多集中在了稀有材料之上。

  不管有用沒用,師弋多少都會有選擇性的拿上那么一點。

  畢竟,土屬性螟蟲的溶血能力,能夠融合升級單一物質。

  天下奇珍異寶多不勝數,即便師弋作為螟蟲宿主。

  也無法知道所有材料,在經過溶血能力的融合之后,會產生怎樣的效果。

  想要盡數知曉這些,那么最快捷的方法唯有一個個去嘗試。

  而此次碰巧進入了陣天門秘庫,憑借大勢力豐富無比的收藏,自然是讓師弋省去了不少的功夫。

  就在師弋邊看邊收取對自己有用的材料之時,師弋的動作突然停頓了一下。

  原來師弋的雙眼,正被一件藏品牢牢的吸引,再也挪不動分毫。

  順著師弋的視線看去,那藏品的體積頗大。

  真若比較起來,大小與天傀幾乎不相上下。

  不過,眼前這東西實在是有些其貌不揚,看起來就好像是一塊略帶青色的泥巴一般,實在沒什么稀奇的。

  不過,見多識廣的師弋卻知道。

  這一大塊青色泥巴的來歷,一點也不簡單。

  世人皆知這世間有龍鳳之說,這一點不要說修真者了。

  就算是有些凡人,都對此深信不疑。

  雖然在絕地天通之后,人神之間被徹底隔絕。

  以至于,像龍鳳這樣的靈獸,在現世也越來稀少。

  不過鳳鳥雖然稀少,但是憑借浴火重生的不滅特性,這現世多少還是存在一些的。

  如果鳳鳥完全絕跡的話,當年林傲也就不可能。

  借鳳鳥之髓骨,煉制成解元劍這樣的轉世奇物了。

  而胖啾的存在,也能夠證明鳳鳥確實存于現世當中。

  反倒是龍這一物種,師弋自始至終都沒有見過。

  如果硬要說的話,當年師弋從漣國去往才國。

  在那片海域當中所見過的水虺,倒勉強可以算是近似于龍的一類。

  不過水虺實在是太過低級了,它們想要成龍。

  需要經過漫長的時間,以及一定的運氣。

  正是對這方面報有期待,所以師弋當初才放掉了其中一只水虺的。

  然而,師弋當初成為修士沒幾年,根本不知道絕地天通這回事。

  如果算上這方面的壓制的話,那么當初那只水虺成龍的可能性基本為零。

  龍族最活躍的時代,也只有黃帝所領導的那個上古年代了。

  應龍作為萬龍之祖,那時才是龍類繁盛的時代。

  而現在,龍類應該已經在現世完全滅絕了。

  師弋之所以會如此肯定,那是因為這么多年以來,師弋一直在留意著和龍有關的信息。

  并且,師弋還曾借范國頂尖勢力道旗派的渠道進行打探,然而幾十年來依舊一無所獲。

  由此幾乎已經坐實了,龍類絕跡于現世的事實。

  師弋之所以突然對龍產生興趣,倒并不是心血來潮,實在是確實有這方面的需求。

  當年師弋在干掉血神宗宗主之后,煉獄峰幾乎可以說是師弋的囊中之物了。

  當年,也正是認清了這一點,林傲才明智的選擇了離開。

  幾十年的時間,師弋也早已經將體內的煉獄峰煉化。

  不過,這件渡劫神器雖然已經到手,但是師弋心里仍然有些遺憾。

  因為師弋手中的煉獄峰,并非是完全巔峰的狀態。

  當年血神宗宗主利用煉獄峰渡劫之時,林傲不適時的醒來,使得血神宗宗主不得不中途放棄渡劫。

  那一次林傲雖然被血神宗宗主困死在銅盤之上,但是煉獄峰也因此毀在了天劫之下。

  之后,血神宗宗主為了修復煉獄峰。

  所以才會潛入百草宗盜取陰神木,在五功山秘境奪取山岳人首領。

  并且,湊巧撞上了師弋,兩人也因此結怨。

  雖然血神宗宗主很積極的修復煉獄峰,但是煉獄峰作為一件曠世奇物,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完全修好的。

  有明確目標的材料,血神宗宗主自然可以憑手段搞過來。

  不過,那種明顯沒有門路的材料,就是血神宗宗主也要抓瞎。

  而其中缺少的一種材料名為“龍泥”,這正是那種讓血神宗宗主也沒轍的東西。

  龍泥,一聽名字就知道它與龍有關。

  顧名思義,這種龍泥正是龍類曾經伏臥過的泥土。

  不過,與鳳凰棲于梧桐進行筑巢,并不相似。

  但凡真龍,雖然上能夠飛入云間,下能夠潛入深海。

  但是,龍之一生都不會伏臥于泥沙當中。

  能夠讓真龍匍匐于泥沙當中的情況只有一個,那就是當它死去之時。

  并且,還不是所有龍類死后,都能夠形成龍泥。

  這其中,還有著其他講究。

  但凡有靈之物,大多能夠預感到自己的死期。

  龍類在將死之時,會選擇潛入一片深海當中。

  然后,在海中遨游之中慢慢死去,并隨之緩緩沉入海底。

  在蠃鱗毛羽昆,天地五蟲之說當中。

  龍作為鱗蟲之長,是所有水族和有鱗之物的天生領袖。

  海洋當中雖然食肉魚雷眾多,但是水中沒有什么東西敢去招惹龍類。

  即便龍類已經死去,這種威懾依舊能保持數年之久。

  正是這種無比安全的環境,使得龍類死后。

  可以保證它的尸體匍匐在海底相當長的時間,而這正是龍泥形成的先決條件。

  如果龍類是死在陸地上的,不提修士們見獵心喜,將之抽筋去骨打包帶走。

  就算是蟲蟻鳥獸,也不會放過飽餐一頓的打算。

  畢竟,鱗蟲之長的威懾力,也僅限于水族和蛇類。

  說回前言,當死后的龍類余威不再之時,海族同樣會將之分食。

  而分食了龍肉的海族及其后代,便被稱為龍血種,這樣的海族便有機會重新成長為真龍。

  龍類不同于鳳鳥擁有浴火重生的傳承方式,不過這種死后造就龍血種的方式,同樣被認為是一種傳承,并因此被人稱之為龍落。

  在龍類死亡的過程中,會制造為數眾多的龍血種。

  雖然成就真龍的過程極難,但是數量多就意味著概率更高。

  多少總歸會有那么幾個足夠幸運的龍血種,能夠成功化身為真龍的。

  當初師弋所遭遇的水虺,應該就是吃過龍肉的海族后代。

  不過可惜的是,現如今絕地天通的大環境之下,它們注定沒有成龍的機會了。

  言歸正傳,在海族分食的過程中,散落的龍骨龍肉,會進一步加速龍泥的形成。

  不過,即便如此,龍泥也要在海底經過千年時間才能夠形成。

  正是這一系列苛刻的條件,使得龍泥的數量非常的稀少。

  尤其是放到現在這種龍類滅絕的大環境之下,龍泥有多么難得那就更不用多說了。

  而此時,師弋眼前的這塊泛著青色的泥巴,正是師弋久覓而不得的龍泥。

  有了這一大塊龍泥,煉獄峰的修復程度,直接就可以拔高一大截。

  師弋見獵心喜之下,馬上就發動了神倉能力,將這塊龍泥收入了囊中。

  于此之后,師弋又將幾種稀有材料收入囊中。

  總之,這一次陣天門秘庫之行,師弋算是來對了。

  不算諸多珍貴材料,單憑那一大塊龍泥就已經不虛此行了。

  心滿意足之后,師弋并沒有忘記自己此行最初的目的。

  隨后,師弋來到秘庫當中,存放功法傳承得地方。

  秘庫作為一個門派放置所有收藏的地方,如果李家陣道傳承被陣天門所得,那么最有可能存放的地方就是這里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