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六百七十六節 博弈與底牌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洞螟

    面對鋪天蓋地的神識觸手,師弋雖然竭力閃避,但法華還是在交鋒之中碎盡。

    眼看師弋的法華破碎,那陣天門門主臉上猙獰一笑,直接將體內的陣道功法運轉了起來。

    只見陣天門門主隨手一推,一座法陣憑空出現,直接對著師弋當頭罩了過來。

    師弋見此心中一凌,連忙控制著身形想要避開飛來的法陣。

    “哼,你以為你能躲開我的法陣么。

    受圓覺境界加持,我能以虛胎為眼、功法為勢,而天地元氣就我的法陣之基。

    現世之中哪里有天地元氣,我的法陣就能延伸到哪里。

    今天我就要讓你知道,敢招惹我陣天門的下場。”陣天門門主對著師弋桀然笑道。

    隨著陣天門門主的話語,他所釋放的法陣也隨之迅速膨脹,以極其迅捷的速度將師弋籠罩進了陣中。

    雖然沒能避開陣天門門主的法陣,但是師弋并沒有露出驚慌之色,更沒有被陣天門門主的言語給嚇到。

    畢竟,師弋并非對陣道完全一無所知。

    那陣天門門主很顯然是通過解雁行和天傀穿越法陣的舉動,推斷出自己擁有不受法陣困束的手段。

    于是,陣天門門主才有了剛才的那一番恐嚇。

    看起來無限擴張的法陣,對于陰符的穿陣能力有著極大的克制。

    不過師弋卻知道,圓覺境修士的法陣擴張,并不是全無弱點的。

    正如陣天門門主所言,圓覺境修士以天地元氣作為陣基。

    想要讓法陣擁有多大的范圍,那完全是隨心所欲的。

    理論上陣道流派的圓覺境修士,可以創造出覆蓋整個現世的法陣。

    然而現實情況是,沒有一個圓覺境修士會選擇這么做。

    甚至,就連汲魂之地那種覆蓋半個才國的法陣。

    師弋都不曾聽聞,有陣道流派的圓覺境修士達成過。

    個中原因很簡單,其實就是做不到。

    之前已經提過了,法陣的構成除了漏洞之外,有陣眼、陣勢、陣基三部分組成。

    在這之中,陣勢決定了法陣最終成型之后的形態。

    圓覺境修士固然能夠以天地元氣作為陣基,構筑起在理論上無限大的法陣。

    但是這其中的陣勢,卻是以圓覺境修士自身的功法能力所組成的。

    世間天地元氣雖然無限,可是圓覺境修士的功法能力卻是有限的。

  以有限之軀想要撬動世間所有的天地元氣,這很明顯就是在癡心妄想  本章未完,請點擊繼續閱讀!第1頁/共6頁    至少,在圓覺境階段是根本不可能的。

    如此一來,圓覺境修士的法陣弱點就已經很明顯了。

    那就是覆蓋范圍越大,威力也會隨之被削弱。

    很顯然,陣天門門主之前話語就是一個陷阱。

    其人的目的就是想要讓師弋誤以為,他的法陣是可以無限制擴張的。

    如果師弋信以為真,那么就不敢再繼續動用陰符穿陣了。

    如此一來,廢掉了師弋陰符的同時。

    還能集合法陣的巔峰力量,來對陣中的師弋進行剿殺。

    不過,陣天門門主的算盤打的雖好,但見多識廣的師弋已經將其識破了。

    接下來,師弋只需要向著法陣邊緣而行即可。

    能夠利用陰符穿陣而出,那是最好不過的。

    就算出不去,那也能極大的削弱法陣的威力。

    一念及此,師弋直接張開了雙翼,以最大速度向著法陣外圍飛去。

    在師弋不斷飛行的過程中,不時有雷電從天空之上朝著師弋劈落,而這正是法陣已經運轉起來的征兆。

    面對從天而降的雷霆,師弋應對的極為謹慎。

    哪怕是放緩飛行速度,師弋也會盡可能的將這些閃電一一避過。

    正常來說,師弋用天雷鍛體,對于雷電應該有著不俗的抗性才對。

    話是這樣沒錯,如果這只是普通雷電的話。

    師弋大可以用肉身硬接,保證什么問題都不會發生。

    然而,這座法陣由圓覺境修士的功法能力所引動。

    圓覺境修士的功法能力,擁有強大的附著性。

    正是憑借這種強附著性,圓覺境修士可以一點破面。

    將代表著流派顯化的報身能力直接擊穿,使報身能力的不死性完全無法發揮作用。

    就算不開啟報身,這種附著性也會起到影響對手功法的作用,這正是師弋如此小心的原因所在。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閃電又朝著師弋劈了過來。

    師弋憑借速度以周圍的山體為遮蔽,巧妙的避讓過了這一道閃電。

    不過,師弋雖然避開了這一擊,但是周圍的山峰卻遭了殃。

    只見那閃電一擊劈中一座高山的山頂,直接自上而下將整座山給劈成了兩半。

    這座陣天門門主隨手布成的法陣,任意一道雷霆的威力,都快趕上師弋全力一擊了。

    陣道流派以威力冠絕五行的名頭,果然不是吹出來的。

  不過,這種狀況并沒  本章未完,請點擊繼續閱讀!第2頁/共6頁  有持續太久。

    隨著師弋不斷得加速飛行,法陣為了能夠困住師弋,也只能越變越大。

    如此一來,法陣威能也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衰減。

    隨著師弋不斷飛行,當作為陣勢的功法能力,無法支撐起越變越大勢法陣之時。

    陣天門門主的這座法陣,自然也就會不攻自破了。

    想到這里,師弋就打算進一步提高速度,將整座完全瓦解掉。

    就在這時,一道流光突然自師弋的身旁一閃而過。

    陣天門門主隨著那流光,直接出現在了師弋的面前。

    看到陣天門門主現身在這法陣之內,師弋馬上就判斷出,其人是通過漏洞追趕上自己的。

    很顯然,陣天門門主也已經看出來了,師弋已經識破了他的計量。

    單靠一個法陣想要拿下師弋,根本就不可能。

    于是,陣天門門主也進入了這座法陣之內,想要親自動手除掉師弋。

    陣天門門主的出現很突然,加之師弋已經將飛行速度提高到了極限,這時候根本就來不及減速。

    不過,面對眼前的敵人,師弋也沒有放慢速度的打算。

    就這樣,師弋保持最高速度,如箭一般直接向著陣天門門主沖了過去。

    陣天門門主看著直沖而來的師弋,其人臉上帶起了一絲不屑。

    圓覺境與胎神境雖然都擁有法華,但是在法華的厚度方面,卻有著非常大的差距。

    圓覺境修士的法華,不僅比胎神境修士厚的多。

    而且,圓覺境修士的法華,還擁有自我修復的能力。

    在一對一的情況下,圓覺境修士能夠站在那里,任由胎神境修士以神識觸手來攻擊他的法華。

    憑借那極其驚人的法華修復速度,胎神境修士根本難以將圓覺境修士的法華擊碎。

    而這便是由位階,所帶來的巨大優勢。

    正是這種認知,讓陣天門門主絲毫不懼師弋的近身。

    其人有著十足的信心,覺得師弋憑借胎神境的法身,根本無法奈何他的法華。

    然而,陣天門門主所不知道的是,師弋神竅穴受損,根本無法動用自己的法身。

    況且,就算能夠動用法身,師弋也沒有用神識觸手攻擊敵人法華的習慣。

    相比于這種間接的手段,師弋更相信自己的拳頭。

    體修作為五行類修士法華的對位克星,可不是隨便說說的。

    憑借強大的肉身實力,再沒有比拳頭更好的應對方式了。

  本章未完,請點擊繼續閱讀!第3頁/共6頁    更何況,師弋為了對付陣天門。

    在臨行之前,可以說是做足了準備。

    師弋不僅用無源之水更換了自己的報身,而且還將聚陽針成功植入了血脈分身的體內。

    憑借純陽之體,血脈分身已經擁有了。暫時對抗滅日佛盒副作用的能力。

    師弋想要延長滅日佛盒開啟時長的目的,已經達到了。

    雖然距離肉身巔峰的化身能力,還是有一些差距。

    但是,滅日佛盒開啟時長的增加,好處可以說是顯而易見的。

    之前,在尚未進入法陣之時,師弋就一直保持著滅日佛盒的開啟狀態。

    隨著陣天門門主的再次出現,這中間也過去一段時間了。

    如今,經過滅日佛盒的加持,師弋的肉身強度在不斷攀升。

    而在精力轉化的推潑助瀾之下,師弋的力量在這一刻幾乎達到了翻倍的效果。

    這樣的一拳打下去,裂痕迅速遍布了對手的整個法華。

    陣天門門主原本不屑的臉色,此時只剩下震驚。

    然而,這還遠沒有結束。

    憑借法華的自我修復特性,那些裂痕正在快速的彌合著。

    然而,師弋既然已經出手,又豈會做無用功。

    只見師弋背脊猛得一弓,背部筋肉在繃緊的同時,四條手臂直接從師弋的后背探了出來。

    在強橫肉身的加持之下,師弋的拳影直接將陣天門門主完全包圍了起來。

    面對這種高壓攻勢,就算法華恢復能力再強,也是無濟于事。

    轉眼之間,陣天門門主的法華就被師弋打了個粉碎。

    雖然師弋的主要目的,乃是拖住陣天門門主,為天傀破壞陣天門駐地爭取時間。

    不過,面對眼前這種能夠直接做掉對方的機會,師弋同樣也不會放過。

    只見師弋牙關一合,將自己的舌尖咬破。

    接著,師弋丹田運氣,猛得朝陣天門門主一吹。

    血珠隨著師弋強烈得吐息,如暗器一般朝著對方飛去。

    在這個過程中那血珠迅速膨脹,轉瞬之間一頭黑毛惡犬便顯出了身形。

    惡犬方一出現,直接張開血盆大口,朝著陣天門門主咬了過去。

    在失去了法華這層防護之后,即便是圓覺境修士,犬噬也擁有一擊致命的攻擊性。

    另一邊,陣天門門主此時只能看到惡犬張開的大嘴,他甚至能數清楚惡犬口中的尖牙。

  蓋因陣天門門主與師弋之間的距離,實在是太  本章未完,請點擊繼續閱讀!第4頁/共6頁  近了。

  陣天門門主雖然不清楚犬噬的特性,但是高階修士特有的心血來潮,還是向其人指明了惡犬的威脅。

  在師弋的爭斗生涯中,這樣近距離且沒有防護的正面接觸,九成敵人都要死在惡犬的噬咬之下。

  不過,這其中卻不包括眼前這個敵人。

  陣天門門主固然感受到了來自惡犬的威脅,但是對于他而言,卻遠沒有到見生死的地步。

  一直以來,爭斗就好像是打牌一般。

  誰的底牌越多,誰的贏面就會更大。

  圓覺境修士作為整個修真界的最強戰力,他們的底牌之多,又豈是其他境界的修士可比的。

  果然,在犬噬撲來的一瞬間。

  陣天門門主的整個人化為了一道流光,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看到眼前這一幕,師弋心中暗道了一聲不好。

  果然,下一刻陣天門門主直接顯出了身形,而那個位置正是師弋的身后。

  陣天門門主身為圓覺境修士,其人利用漏洞穿梭的能力,可比之前的那些胎神境修士高深太多了。

  這一刻師弋才意識到,陣天門門主布置下這個法陣,并非是基于什么陰謀。

  而是,讓人根本無從選擇的陽謀。

  如果師弋留在陣中,會一直受到高強度的雷霆攻擊。

  在慢慢消磨一段時間之后,陣天門門主自然會站出來收拾殘局。

  而如果像現在這樣擴陣范圍,固然可以削弱整個法陣的威力。

  可是,如今這座廣闊的法陣,將會變成陣天門門主的主場。

  憑借法陣的漏洞之便,陣天門門主完全可以在法陣當中,隨意穿梭來去自如。

  果然,當師弋回身去攻擊對方之時,陣天門門主再次化為一道流光消失在了原地。

  一眨眼的功夫,其人又出現在了遠離師弋的另一個位置。

  “呵呵,你的實力在我見過的胎神境當中,確實是一等一的。

  很少有胎神境修士,能夠在我手下撐這么久。

  不過,位階差距如淵海一般橫在那里。

  事到如今,你應該也能看出我們兩人之間的差距了吧。

  我這人向來愛惜人才,如果你能把我手上的這份符契給簽了。

  之前你殺我陣天門高階,以及對我本人的冒犯,我都可以既往不咎。”陣天門門主換了一副嘴臉,故作親善的對師弋說道。

  師弋聞言沉默了片刻,突然蹦出了一句:

  “一刻鐘。”

本章未完,請點擊繼續閱讀!第5頁/共6頁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