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六百七十節 陰狠與埋伏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洞螟

    散修的修行之難,在才國可以說是人所共知。

    更何況才國紛爭不斷地現狀,就算解雁行只是一介凡人,他也清楚自己在修真界闖蕩意味著什么。

    從一開始解雁行殺掉那修士,就不是為了對方儲物口袋當中的丹藥或者功法而去的,解雁行更看重的乃是對方的身份。

    原來解雁行想要做的是,頂替掉這死去修士的身份,然后混入對方的宗門。

    于是,解雁行在殺掉那修士之后。

    利用螟蟲的溶血能力,將對方溶的只剩下一具皮囊。

    而后自毀容貌,將對方的面容置換到了他自己的臉上。

    解雁行不止是對他自己夠狠,為了確保萬無一失。

    解雁行甚至殺掉了他自己所有的親人,將屬于他原身的痕跡抹了個干干凈凈。

    其人這么做固然是想要掩藏蹤跡,但更多的原因則是因為,他需要有充足的精血來喂飽體內的螟蟲。

    解雁行知道一旦進入了修真勢力,未免暴露短時間內,他不可能在門派之內作案。

    其人殺掉自己的至親,完全是在為螟蟲儲備口糧。

    之后,解雁行的計劃施行的非常順利,他很輕易就混入了那死去修士所在的勢力。

    畢竟,那被他殺死的修士的修為也不過低階而已,根本難以引起他人的注意。

    因為解雁行行事足夠小心,所以他一直修煉到中階,才暴露出他自己的真實身份。

    并且,此舉還是他主動做出的。

    解雁行知道,無論他是不是冒名頂替。

    只要他對于門派有利,那么一切都不是問題。

    果然,在主動暴露出真實身份之后,修真勢力并沒有難為他。

    最后,在簽訂了符契之后,解雁行得以恢復原來的身份。

    之后,解雁行一路順利的修煉至今日,成為了一名高階修士。

    至于其人潛入的那家勢力,正是如今他所效力的陣天門。

    可以說,解雁行在年少之時,就是一個集狠辣和陰險于一身的人物。

    這樣的秉性,并不會在他成為修士之后就有所改變,甚至還反而變本加厲了不少。

    雖然同為螟蟲宿主,但是解雁行與師弋選擇完全不同的兩條路。

    師弋選擇以增加精血的方式,用自身來供應螟蟲的消耗。

    而解雁行從一開始就選擇了殺戮他人,以他人之精血來喂食螟蟲。

    為了飼養螟蟲,解雁行所殺死的無辜之人,多到連他自己都數不清。

  本章未完,請點擊繼續閱讀!第1頁/共6頁    在之前的行動當中,將朝吟閣整個宴會廳完全用法陣籠罩住的,正是出自解雁行的手筆。

    原本的計劃是,解雁行用法陣鉗制住宴會廳的人手。

    另一邊,解雁行的師兄則帶著一干天藤山修士。

    在傳送陷阱的終點,對朝吟閣修士進行圍殺。

    在人數足夠多的前提下,無論被傳送來幾個人,都會被他們快速解決掉。

    在做完這一切之后,他們可以在傳送法陣的幫助下,輕易的離開朝吟閣。

    原本計劃應該是很順利的,不過解雁行的臨陣脫逃。

    使得師弋這個變數出現,攪亂了他們原本的計劃。

    計劃沒有完成不說,天藤山方面還損兵折將。

    這種情況下,他們一方自然是對解雁行的行為深惡痛絕。

    然而,只有解雁行自己知道。

    當時如果他不果斷選擇逃跑的話,一定會落入師弋的手中。

    解雁行甚至可以肯定,師弋的首要目標就是他本人。

    因為,在師弋感應到解雁行這個螟蟲宿主的時候。

    解雁行也覺察到了,師弋身上的危險氣息。

    那種感覺十分的玄妙,雖然當時隔著法陣,但是解雁行在第一時間就判斷出,師弋同為螟蟲宿主的身份。

    當時,解雁行真的震驚到無以復加。

    一直以來,解雁行都以為。

    身體之內的螟蟲,是獨屬于他自己的一個秘密。

    他怎么也沒有想到,這世上還有與他近似的個體。

    最重要的是,通過螟蟲解雁行能夠了解到。

    對方比他還要強大的多,而這正是解雁行最沒有辦法接受的。

    為了活命,解雁行當即就選擇了遠離師弋。

    而之后師弋對他展開的追逐,使得解雁行更是心中一緊。

    好在師弋最終還是停下了追趕他的腳步,轉而選擇去救援云天。

    就這樣,解雁行算是逃過了一劫。

    可是經此一事,卻讓他如鯁在喉怎么也不能安心。

    來自于師弋這個同類的威脅,還只是一方面的。

    身為螟蟲宿主,解雁行也有心揭開螟蟲的秘密。

    在解雁行看來,師弋就是探知這一切的突破口。

    所以,解雁行才會游說他的師兄,讓對方與他一起向陣天門求援。

    身為陣天門弟子解雁行知道,陣天門的強大是毋庸置疑的。

  只要陣天門多派出幾個高階同門,在通過精  本章未完,請點擊繼續閱讀!第2頁/共6頁  心布置之后,管叫對方有來無回。

    在解雁行看來,螟蟲當中必然蘊藏著巨大的秘密。

    不然的話,對方也不會見到他二話不說就狂追不止。

    再聯系到師弋那強橫的實力,解雁行心中一片火熱。

    其人不禁暢想起,在得到對方體內螟蟲之后,他也能擁有與之相匹敵的實力。

    與此同時,師弋則在朝吟閣一方的引領下,正向著天藤山方向進發。

    對于解雁行的心思,此時的師弋可以說是一無所知。

    師弋甚至不知道,解雁行已經察覺了師弋螟蟲宿主的身份。

    師弋對于螟蟲的認知,多數還建立在刑鉞當年的實驗記錄當中。

    在刑鉞的記錄之中,只有螟母具有感應螟子的能力,其余的并沒有提及。

    不過,師弋卻也知道,刑鉞的記錄實在過于粗淺。

    就比如螟蟲與上古巫覡之間的聯系,刑鉞就完全不知曉。

    更別提螟母與螟子之間,所產生的奇妙變化了。

    況且,就算師弋知道了解雁行的想法,也多半會付之一笑。

    畢竟,無論對方有什么布置,師弋對于螟蟲都是勢在必得的。

    此次,師弋一行人因為都是高階存在,所以行進速度非常的快。

    大概只用了兩個時辰,一眾人就來到了目的地。

    這一次,除了師弋與那三名白龜窟高階之外。

    朝吟閣一方包括云天在內的七名高階,也是傾巢出動。

    再加上朝吟閣其他盟友的加入,一行一共有一十五人之多。

    這樣的聲勢著實已經不小了,正因為如此,朝吟閣方面并沒有選擇偷襲。

    而是用這種大舉壓進的方式,想要憑借人多的優勢,直接將天藤山這個禍患徹底鏟除。

    一行人看著近在眼前的天藤山,朝吟閣方面的修士率先動手。

    之前那名與云天一起,受傷頗重的朝吟閣高階,也加入了此次行動。

    只見其人雙眼精光一現,無形的神識以他為中心,開始向著周圍輻射。

    天藤山上那些沒有來得及躲避的中低階修士,如同被割倒的麥子一樣,瞬間倒下了一大片。

    接著,又有幾名朝吟閣高階修士發動了神識沖擊,開始收割剩下的一些漏網之魚。

    更有甚者,如云天等人直接進入了法身狀態。

    利用法身之下的絕強神識,開始對天藤山進行破壞。

  此舉意在將天藤山高階修士給  本章未完,請點擊繼續閱讀!第3頁/共6頁  逼出來,畢竟駐地乃是一個勢力的核心之所在。

    如果駐地遭到破壞的話,在符契的反噬之下,門下高階修士絕對不會有什么好下場。

    這個時候,天藤山高階修士必然會,拼死阻攔朝吟閣的這些破壞者。

    然而,現在的情況卻顯得有些蹊蹺。

    在云天等人的全力破壞之下,竟然沒有一個天藤山高階修士前來阻止他們。

    這種情況讓在場諸人全都皺眉不已,大家都想不出天藤山此舉,到底是什么意思。

    難道,他們連自己的老巢都不管了么。

    “呵呵,我覺得諸位道友不必想這么多。

    管他是什么原因,待我們將整個天藤山完全鏟平。

    確保山上再無半個活人,到時候再想這些也不遲。”云天見此,笑著對余者說道。

    云天的這種做法,確實是應對這種情形的不二之選。

    將天藤山駐地徹底毀掉,確實一勞永逸解決問題的辦法。

    符契的制約能力有多強,在場修士基本上心知肚明。

    所有人都不相信,天藤山高階在駐地被毀之后,還能全部安然無事。

    就這樣,一眾朝吟閣高階修士盡數進入了法身狀態。

    他們操縱著神識觸手,開始對天藤山駐地展開了狂轟濫炸。

    隨后,三名白龜高階和另外的五名同盟外援,也都加入了破壞的行列。

    現場只有師弋一人沒有動手,反而是陷入了沉思當中。

    師弋之所以沒有動手,神竅穴受損還只是一方面的。

    面對現在的這種情形,師弋本能的感覺到其中有詐。

    畢竟,師弋可是以一己之力,摧毀過一家勢力的。

    當時,師弋用天傀對于至妙宮駐地展開破壞時。

    至妙宮高階修士心急如焚的反應,那才是最正常的。

    哪怕是為了自身著想,勢力高階也會拼死阻止他人破壞駐地的行為。

    怎么可能會出現眼前,這任由他們一伙人狂轟濫炸卻無人制止的景象。

    果然,沒過多久師弋的猜測還是應驗了。

    云天他們對著天藤山,持續破壞了大概一盞茶的時間。

    時間雖然不長,但是法身狀態下的高階破壞力何其恐怖。

    就這短短一會兒的功夫,天藤山的山峰都幾乎讓他們給鏟平了,其上建筑更是被破壞殆盡。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山體片片剝落,一個閃爍著危險紅光的法陣,就這樣暴露在了眾人的視野當中。

  本章未完,請點擊繼續閱讀!第4頁/共6頁    “不好,快停手,其中有詐。”師弋見此心中一沉,連忙高聲對余者喊道。

    云天等人此時也已經意識到了不妙,可是現在收手已經有些來不及了。

    在師弋的視野之下,眾人在法身狀態所放出的神識觸手,根本來不及收回就被那冒著紅光的法陣給捕捉到了。

    那法陣在紅光大作的瞬間,展現出了絕強的吸引力。

    它竟然以云天他們的神識觸手為依憑,反向將他們這些人全部扯向了法陣之內。

    那三名白龜窟高階修士最先被扯入紅光法陣當中,伴隨著一聲凄厲的慘叫,之后再也沒有了任何生息。

    眼見到這一幕,余人的臉色都不禁變的一片慘白。

    尤其是云天,他怎么也沒有想到。

    昨天才好不容易撿回了一條性命,今天竟然又遇上這詭異莫名的法陣。

    難道,是注定就躲不過這一劫了么。

    就在云天心生絕望之際,一只手掌突然從他的背后,一把抓住了他的后心。

    云天下意識的向后瞟了一眼,身后抓住他的人不是師弋又能有誰。

    眼見師弋一只手抓住云天的后心,雙腳雖然凌空,但卻如同生了根一般。

    一時間,竟然與那紅光法陣的拖拽之力,互相僵持了起來。

    眼見師弋再度出手救下了他,云天不由得喜出望外,并感嘆師弋就是他命中的福星。

    不過,就在此時云天卻聽到了師弋的厲聲斥責:

    “你在等什么,還不快點切斷神識觸手與本體之間的聯系,莫非你是想死不成。”

    原來師弋能夠拽住云天,完全是憑借自身強悍的肉身,以及開啟實身之后所獲得的超高自重。

    然而,那紅光法陣繪刻在山體之中,體量巨大無比。

    短時間內師弋或許還能夠僵持一二,但是以師弋個人之力,很難完全擺脫法陣的束縛。

    人力難以企及,這正是法陣威能的體現。

    畢竟,法陣這種東西只要投入的元晶足夠多,理論上是不存在威力上限的。

    而這也是陣道單就威能可以力壓其他流派,獨占鰲頭的原因之所在。

    以個人實力與這種天地元氣集合體相抗衡,實在是有些不明智。

    另一邊,云天聞言一咬牙,直接切斷了神識觸手與本體之間的聯系。

    此舉雖然會讓云天的神識大損,但是相比于性命,確實不是計較這些的時候。

    在這之后,師弋感覺到手上的拖拽之力在一瞬間消失了。

  本章未完,請點擊繼續閱讀!第5頁/共6頁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