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六百六十一節 殃及與陣盤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洞螟

    一瞬間廢了兩人,剩下的圍攻之人不由得臉色大變。

    他們沒有再去管云天和另一名朝吟閣高階,而是盡數將視線移到了師弋的身上。

    至于云天在見識了師弋的手段之后,臉上也露出了驚訝之色。

    云天知道師弋的實力很強,如果不強的話,也不可能將他女兒云娉娉給救下來。

    不過,云天卻也沒有想到,師弋的實力會強到這個地步。

    一個照面,就能讓兩名高階一傷一死。

    對胎神境修士能有如此殺傷力,云天也只在圓覺境修士身上見到過。

    不過,雖然心中驚訝,但是云天緊張的心情放松了不少。

    這種危急關頭,云天只希望師弋越強越好,只有這樣他才更有生還的可能。

    視線轉回到師弋這邊,出其不意直接弄死了,對面一名距離自己最近的高階。

    順便還用實身能力,封住了另一人的行動。

    對面九人在師弋的雷霆手段之下,直接率先減員兩個。

    既然已經有了動手的打算,師弋便從來不會過多猶豫。

    眼見一眾敵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了過來。

    師弋腳下一點,就朝著那身穿土黃色衣袍的高階修士沖了過去。

    俗話說擒賊先擒王。

    之前那土黃色衣袍的高階對剩余幾人使眼色的舉動,師弋全都看在了眼中。

    很明顯,這一伙九人的領頭者,正是這土黃色衣袍的高階修士。

    想要盡快瓦解他們這群人,那自然是要優先將這帶頭之人給處理掉的。

    那土黃色衣袍的高階修士,眼見師弋直挺挺的,朝著他所在的方向而來。

    其人畢竟也不是蠢笨之人,馬上就意識到了,師弋有拿他開刀的意思。

    見識了師弋的手段之后,這土黃色衣袍的高階已經意識到,師弋不是他一個人能夠阻擋的。

    只見其人腳尖一點向著后方飛退的同時,急聲對周圍同伴說道:

    “快,諸位快幫我攔住他。

    給我一點時間,我有辦法對付此人。”

    師弋聞言,追擊此人的速度更快了三分。

    不管這人是打算用同伴擋槍,還是真的有什么殺手锏,師弋都不可能放過他。

    在聽到土黃色衣袍高階的話語之后,剩余的六人對他的話語展現出了信任。

    雖然師弋的實力看起來有些不可力敵,這些高階修士還是對師弋動手了。

    率先動手的,是那兩名藤道高階修士。

  本章未完,請點擊繼續閱讀!第1頁/共6頁    只見他們其中一人,在開啟法身之后,直接用神識觸手去攻擊師弋的法華。

    雖然神識觸手在應對高階修士的時候,僅僅只有敲對方法華這一個作用。

    但是,不可否認效果還是非常不錯的。

    尤其是對上胎神境修士,這種毫無恢復能力的法華時。

    要不了幾下,就能成功將之擊碎。

    眼見師弋身體之外的法華破碎,另一名藤道高階修士不由得心中大喜。

    自以為抓住了機會,其人屈指一彈對著師弋射出了數枚種子。

    這些種子在飛近師弋身側之后,快速膨脹,轉瞬之間化為了數條藤蟒。

    這些藤蟒在那藤道高階修士的咒術配合之下靈動異常,直接朝著師弋的四肢纏了上來。

    那藤道高階眼見得手,不由得露出了一絲冷笑。

    木屬性流派雖然在爆發力上,不及金屬性和火屬性流派。

    但如果單論持久力,金、木拍馬也追不上木屬性流派。

    而藤道更是將耗之一字,開發到了相當高的程度。

    尤其是藤蔓至柔,最為克制好使蠻力型的對手。

    一旦被藤蔓纏上,任對方有再大的力氣,也難以在短時間內崩斷所有藤蔓。

    一旦被纏上,勢必會被拖入藤道修士所擅長的節奏當中。

    這藤道高階修士的理解并沒有錯,就像體修近身之后極為克制五行修士一般。

    五行類流派也有許多手段,是極為針對體修的。

    畢竟,體修也不是一夜之間就沒落的,體修的衰落是存在一個過程的。

    在這個過程中五行類流派,一步一步展現出優勢,擠壓體修的生存空間。

    就如同藤道這種對力量的克制,就是優勢的體現。

    可以說報身、法身、流派特性等等,五行類流派是全面碾壓體修一系的。

    攻擊方式單一的體修,很容易遭受五行類流派的克制。

    體修的沒落,可以說是一點也不冤。

    修真界從來都是一個適者生存的地方,無論是個人、勢力,亦或者是流派。

    如果無法適應,最終都會被淘汰。

    體修一系就是那個,不知變通的被拋棄者。

    這也是罡體流這個積極求變者,能夠在今天一統鍛體流派的一個主要原因。

    曾經,師弋也很是疑惑,為什么感覺整個修真界都好像在針對體修。

  要知道鍛體一脈最鼎盛的時期,也難及五行類流派萬一,真的有必  本章未完,請點擊繼續閱讀!第2頁/共6頁  要這么做么。

    直到師弋去過一次戴國,了解到佛道之爭的時候。

    師弋這才發現,五行類流派根本就沒有刻意去針對體修。

    整個修真界的針對目標,一直都是佛門。

    在漫長的道佛之爭當中,雙方雖然互有勝負,但一直都難分輸贏。

    就好像現在這個局面一般,修真界雖然占據了絕對的上風,但是也只能把佛門堵在戴國一地。

    順天而為的修煉方式,使得佛門行者根本就不懼怕死亡。

    修真界也只能通過這種方式,以時間慢慢的蠶食他們。

    而只要修真界稍微露出破綻,佛門想要翻身也很容易。

    這種如宿敵一般的關系,使得兩大勢力在手段的開發上,都朝著克制對方的路線上走。

    而佛門的戰斗方式同樣以近身為主,增幅法器為輔,這與體修實在是太像了。

    換言之,體修完全是在整個修真界針對佛門之時,順便被捎帶上的。

    這種被殃及池魚的感覺,一眾體修雖然氣的想罵娘,可是終究也難擋大勢。

    修真界一步一步發展到現在,如今當之無愧是五行類流派的天下。

    五行類流派,在對付佛門行者的過程中,衍化出了太多太多對付近戰敵人的方式。

    就如同眼前的藤道流派一般,他們仿佛就是為了限制,力量強橫敵人而存在的。

    如果是一個純體修面對這種局面,那一定會陷入無盡的麻煩之中。

    不過,這并不包括師弋在內。

    因為師弋在兼修鍛體的同時,還是一名正統的冰道修士。

    就在那藤道高階修士,自以為得手之時,一陣酷寒突然從師弋的身上爆發而出。

    那深入骨髓一般的寒意,遠比最寒冷的冬天,還要冷上百倍。

    如今這周圍的溫度之低,根本就不是現世該存在的,反而像是那傳說中的極冰地獄。

    那藤道高階修士所釋放的藤蔓,在這低溫出現的一瞬間,就已經被完全凍死了。

    畢竟,就算藤蔓當中的生機再怎么多,它們也還只是植物而已。

    面對無法承受的低溫,它們根本無法存活。

    帶著逼人的寒氣,師弋只是輕輕抖了抖肩膀,攀附在身上的藤蔓瞬間化為無數冰渣。

    師弋從來都不是逞一時之勇的莽夫,之所以會青睞近身搏殺。

    也僅僅只是因為現階段,這是最為高效的戰斗方式。

    在師弋看來,與人拼斗就好像是打牌一般。

  本章未完,請點擊繼續閱讀!第3頁/共6頁    誰的手牌更多,誰的贏面就更大一些。

    兼修鍛體對于師弋而言,就是在豐富自己的手牌。

    體修固然有許多缺點,不過加上師弋正統冰道修士的身份,這將會是一個絕佳的互補。

    就如現在一般,理論上對體修應該有著極大克制作用的藤蔓,根本無法阻擋師弋的腳步。

    沒有理會那兩名,臉色難看的藤道高階修士,師弋繼續向著目標沖去。

    剩下幾人雖然接連對師弋動手,但是忌憚師弋的近身威脅,他們根本不敢上前。

    而沒有限制功能的遠攻手段,打在師弋身上無異于撓癢,根本半點用處都沒有。

    那身穿土黃色衣袍的高階修士,眼見師弋沒有放過他的打算,臉色不禁變得很難看。

    其人知道,周圍的同伴都已經被對方的實力所懾,根本起不到應有的作用。

    如果繼續指望他們的話,他多半要死在師弋的手上。

    一念及此,這土黃色衣袍的高階修士,迅速將手摸向儲物口袋。

    當他的手再抬起時,一塊八卦形狀的圓盤,出現在了他的手上。

    其人拿著圓盤先是口中念念有詞,而后對準師弋的方向,直接將圓盤拋了過來。

    當這土黃色衣袍的高階修士,在拿出八卦圓盤之時,師弋就馬上確定了對方的流派。

    那東西乃是土屬性陣道流派,所使用的陣盤。

    對于這一點,師弋再確定不過了。

    畢竟,師弋當年可是在柳國呆了三年之久。

    柳國乃是土屬性流派的大本營,師弋在那里見到過為數不少的陣道修士。

    更何況,李道純也是陣道流派。

    在被困的數月時間里,師弋也沒少向其人咨詢法陣方面的問題。

    眾所周知,法陣和傀儡一樣。

    哪怕不是這兩個流派的修士,也能運用這兩種手段。

    傀道的優勢則在于,傀儡絲能夠戰續損毀的傀儡,做到比一般修士更持久。

    而陣道修士的法陣,同樣有強于其他修士的地方。

    沒錯,這陣盤正是陣道修士,有別于一般修士的地方。

    法陣威力強大乃是公認的,只要肯舍得投入元晶。

    威力多大的法陣,理論上都是可以堆出來的。

    然而,一般修士很少有將法陣用于對敵的。

    畢竟,法陣的笨重那也是出了名的。

    一旦布下,輕易就很難再移動。

  并且,因為法陣威力強大的  本章未完,請點擊繼續閱讀!第4頁/共6頁  前提,就是消耗巨大。

    法陣可以說是天地元氣,高度聚合的產物。

    而修士對于天地元氣的變化,本就非常敏感。

    再加上,還有偵測法器、避險符箓等一系列輔助手段。

    所以,一般情況下。

    想要把法陣當作陷阱,引誘修士進入其中,多半是行不通的。

    所以,法陣一般都被應用在了防守之上。

    而陣道修士則可以,從一定程度上改變這一點。

    沒錯,他們所通過的手段,正是之前那人所扔出的陣盤了。

    陣盤本質上就是一個,被折疊起來的法陣。

    陣道修士可以提前,將法陣刻錄在陣盤之上。

    在對敵之時,只需要用陣道功法激活陣盤,法陣就會隨之展開。

    接著,陣道修士只需要將陣盤扔向敵人,就可以完成了。

    陣盤使用的便利程度堪比符箓,可惜作為陣道的核心能力,只有陣道功法才可以激活陣盤。

    一名手握大量陣盤的陣道修士,那完全可以稱得上是一座移動的法陣。

    只要給陣道修士提前準備的時間,他們可以有針對性的制作各類陣盤,用以克制他們的敵人。

    一個提前有所準備的陣道修士,完全可以稱得上是敵人的噩夢。

    不過,陣盤雖強卻也不是沒有缺點。

    陣盤雖然能輔助陣道修士戰斗,但它為了便攜性,還是做出了一番取舍。

    這使得陣盤所釋放的法陣,無論持續時間還是威力,都遠不及正常法陣。

    不過作為攻擊手段,也已經頗為不俗了。

    大多數流派的修士,在對上陣道修士的時候,多半會對層出不窮的法陣忌憚不已。

    不過,師弋看著對方朝這邊扔過來的陣盤,卻沒有什么感覺。

    師弋曾經通過李道純了解過,陣盤用于對敵。

    雖然花樣繁多,但大體無非是分困束與殺傷兩類。

    而手握陰符的師弋,根本不怕被困在法陣當中。

    如果困不住,那后續的殺傷性法陣,自然也沒有任何意義了。

    一念及此,師弋躲都沒躲,繼續朝著對方本人沖了過去。

    眼見師弋一點躲避的意思都沒有,那陣道高階修士的臉上,露出了一抹陰險的笑容。

    恰在此時,那陣盤在其人的控制之下直接展開,瞬間就將師弋籠罩在了其中。

    師弋原本就已經在手中,捏了一張神行符。

  師弋打算被困住之后,立  本章未完,請點擊繼續閱讀!第5頁/共6頁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