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百八十七節 道旗派與順利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洞螟

  果然,在收取了五只火靈作為報酬,并將所有火靈數量做了一個登記之后。

  那范國的奴道勢力根本就沒有在意,師弋和林傲二人是不是第一次來到范國。

  那些掌控著范國防護罩進出權限的奴道修士,他們眼中只看到了師弋手上數量龐大的火靈,也只有火靈才是他們真正需要的。

  至于師弋和林傲為什么要如此急切的進入范國,那并不是他們想要關心的。

  如果,師弋和林傲的境界是高階的話,他們還會稍微重視一些。

  畢竟,高階修士的破壞力驚人。

  至于中階修士的破壞力,難及高階修士萬一,根本不值得他們提防。

  抱有這種想法的,并非只有范國這一個國家,基本上師弋去過的國家大多如此。

  否則,師弋也不可能暢通無阻的,游歷這么多國家了。

  而在這么些國家當中,要說最不懼怕外來之人搞破壞的,那毫無疑問就是這范國勢力了。

  高階散修最令勢力忌憚的一點,就是打一下就跑。

  在對方一心逃走的前題下,基本上少有人能留下對方。

  而一旦對方逃到他國之內,這邊受害的勢力就只能干瞪眼看著。

  而對方指不定什么時候,就會飛回來搞你一下。

  俗語有云,只有千日做賊,沒有千日防賊的道理。

  而正是這樣的原因,使得修真勢力對高階散修的態度變得客氣。

  而因為國家的特殊性,范國是最不懼怕高階散修搗亂的。

  只要將防護罩升起來,在范國生事的修士基本就是翁中之鱉,根本別想逃出去。

  正是這種相對封閉環境所帶來的底氣,使得范國勢力根本不懼生事之人。

  雖然師弋擁有力敵胎神境修士的實力,但是面對范國這樣的特殊環境,師弋也同樣不敢掉以輕心。

  畢竟,一個國家所擁有的頂點戰力,可不是胎神境修士。

  萬一引出了圓覺境修士,那可真是逃都沒地方逃。

  再者,師弋和范國勢力,原本就沒有什么恩怨。

  師弋此行純粹是為了,血神宗宗主而來。

  所以,為了從最大程度上避免誤會。

  在動手清除范國之內的血道軀殼前,還是要和當地的勢力打好招呼的。

  而修為不入高階,必然是得不到修真勢力的重視的。

  對于這一點,師弋在恭國之時早就已經領教過了。

  當初,如果不是恭國兩家勢力,并不重視師弋的登門。

  之后,師弋也不至于殺死了至妙宮高階修士。

  從而與之生了嫌隙,這也算是給了師弋一個警示。

  師弋并不想要發生在恭國的事情,重新出現在范國。

  與范國勢力起沖突,對于師弋而言有害而無益。

  最終,只會妨礙師弋滅殺血神宗宗主的行動,這是師弋不希望看到的。

  而在修真界不入高階皆為螻蟻,可以肯定的是。

  一開始師弋在遁甲宗和至妙宮,所遭受的待遇并非是孤例。

  可以想見,如果換成其他勢力,他們同樣不會對師弋這個中階有多重視。

  這種事情師弋從一開始就清楚,而為了不至于繼續遭受恭國那樣的待遇。

  所以,師弋才會盡可能的提高手中火靈的數量。

  師弋這么做是為了將范國的這家奴道勢力,當做此行的突破口。

  對方不重視自己沒有關系,他們只要重視師弋手中的數百只火靈,那么事情就好解決了。

  “我有意以低價,將手中的這批火靈直接賣給道旗派,不知兩位可否將此事轉告貴派。”師弋看著眼前的兩名奴道修士,直接開口說道。

  而師弋口中的道旗派,正是這范國那一方奴道勢力。

  那兩名奴道修士登記了,師弋手中的火靈數量。

  他們知道師弋手中的火靈數以百計,并不是一個小數目。

  當聽聞師弋的話語之后,兩人心中雖然驚詫,但是仍然忍不住開口問道:

  “此言當真?”

  “當然是真的了,不過我需要道旗派高層來和我談。

  如果做不到這一點,那此事也只能作罷了。”師弋點了點頭,又接著說道。

  對于師弋的這種要求并不難達到,畢竟沒有奴道修士會嫌棄火靈太多的。

  因為每一只火靈,都會化為奴道修士的實力。

  這一點無論對于哪個階位的奴道修士而言,都是適用的。

  這就導致道旗派對于火靈的需求,永遠也填不滿。

  雖然對于火靈十分的渴望,但是道旗派卻也明白細水長流的道理。

  如果明搶其他修士手中的火靈,那終將導致。

  再也沒有修士愿意外出,去幫道旗派尋找火靈了。

  所以,必須要讓外出捕獲火靈的修士有利可圖。

  才能夠將此事一年一年,不斷延續下去。

  道旗派可以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任由其他勢力暗中組織五十名胎光境修士,來薅散修身上的羊毛。

  但是,至少他們自己不能明著去搞這一套。

  畢竟火靈每年都會出現,可一旦失了信用,當真不會有人再陪他們玩了。

  再者說,范國之內的奴道勢力只有他們這一家,而火靈只有奴道修士才會需要。

  道旗派只需要確保火靈流入范國之內,那么這些東西不早晚,還是他們的囊中之物。

  對于這一點,道旗派還是看的比較透徹的,竭澤而漁的事情他們并不會去做。

  當然,像師弋這種明說,要低價將手中的火靈賣出的人,他們也同樣不可能拒絕。

  手中握有火靈這張王牌,師弋和林傲很容易就見到了道旗派的高層。

  這種有利益牽扯的場合,也不至于對師弋太過怠慢。

  而師弋也順理成章的將此行,滅殺血修的目的告知了對方。

  就像曾經所說過的一般,只要是正經勢力,對于血修都是懷有敵意的。

  而師弋也順帶講述了一下,在舜國、巧國、以及恭國滅殺血修的過程,這更引起了對方的重視。

  在其人將此事上報道旗派高層商議之后,很快就準許了師弋在范國之內,追殺血修的行動。

  因為有火靈開道的關系,整件事情進展的比師弋預想的還要順利。

  而師弋所付出的,不過是以稍低的價格,將手中的火靈賣給道旗派而已……

  請:m.lvsetxt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