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百六十一節 購買與祝器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洞螟

  那伙計眼見師弋的法器被毀,想要趁機兜售自家法器的意圖再明顯不過了。

  而師弋兼修鍛體,如果想要將肉身實力發揮至最大,也確實需要一件增幅自身的法器。

  既然這家店里有自己想要的東西,師弋自然不會拒絕。

  在師弋表明有意向購買之后,那伙計趕忙領著師弋到了二樓,這家店里用于出售的法器都收藏在了這里。

  來到二樓之后,那伙計領著師弋在會客的大廳之內稍待。

  并安排侍女為師弋送上香茗,而那伙計則去準備相關法器,以便師弋挑選。

  不多時,那伙計包了三只大盒子,朝著師弋這里走了過來。

  “客人,這些就是我所說的法器了,每一件都是不可多得的精品。”伙計將手上的木盒放在桌子上之后,轉頭指著盒子對師弋說道。

  說完之后,那伙計將三只木盒一一打開,使其內的三件法器全部呈現在了師弋的面前。

  師弋仔細打量了一番,這三件法器的式樣都極具佛門特色,分別是法鼓、法螺和轉經筒。

  師弋對于煉器之道是個外行,從外表根本看不出這三件法器的品質。

  況且,師弋始終堅信工具即便再怎么好,不適合自己也只能是白搭。

  所以,在征得對方同意之后,師弋準備將這些法器全都試一試。

  師弋率先拿起那只法鼓,這法鼓十分的小巧。

  只有一個巴掌那么大,鼓身呈沙漏狀分為上下兩面。

  師弋用體內之炁一激,法器便開始與天地元氣發生共鳴。

  整個鼓身在無人捶打的情況下開始奏響。

  與此同時,師弋馬上就感覺到了,肉身強度開始在鼓聲的加持之下不斷攀升。

  當快速攀升至一個頂點之時,師弋的肉身才徹底穩定了下來。

  帶著法鼓的增幅適應了一番,師弋發現這法器的增幅,比之前的那一件行動類法器強了近五成。

  不僅如此,師弋還發現同樣都是增幅類的法器。

  修士的行動類法器,只是對速度這一項身體素質有加成。

  而行者的法器卻是全方位的,只此一點就高下立判。

  當然這不是說在煉器方面,佛門就走在了修真界的前面。

  只能說是專攻方向不同,修真界體修的沒落,導致了煉器師都不愿意拿出精力去研究增幅類的法器。

  而佛門的脈輪修煉體系,卻更偏重于近身戰斗。

  所以,對于增幅型法器的需求程度,行者要遠高于修士,需求多自然會在這方面不斷地進步的。

  接著,師弋將法鼓放回了木盒之中,又拿起了那只法螺。

  法螺的螺殼有著左旋右旋之分,佛門以右為貴,所以右旋法螺多為祝器。

  祝器有著破除惡妄、驅邪避災等等非凡特性,乃是佛門規格非常高的法器。

  而師弋手中這個一看就是左旋法螺,那自然不可能是祝器的。

  師弋雖然挺想要一件祝器的,但是據說祝器煉制困難,且數量非常稀少。

  加之各大佛門勢力壟斷著祝器的來源,戴國國內流散的祝器都十分罕見。

  就更別提公然販賣給師弋這樣,遠赴而來的修真者了。

  佛門和道門原本就有著明爭暗斗,如果有行者知道,有人將自己人都不夠分的祝器販賣給修真者。

  那整個戴國佛門行者,都會對做出此事的人群起而攻之。

  在這種前提條件之下,師弋自知獲得佛門祝器無望,所以也就沒再去多想了。

  師弋手持法螺,如之前一般用炁將手中的法器激活。

  法螺發出如同海風一般的嗚嗚聲,同時師弋再次感覺到了,法器作用在身體之上的增幅效果。

  當增幅恒定之后,師弋大致的感覺了一下,增幅效果與之前那法鼓一般無二。

  心中有數之后,師弋放下法螺拿起了最后一件轉經筒。

  這轉經筒的形制,雖然與前兩件并不相同。

  但是隨著師弋將這法器激活,經筒快速旋轉之下,增幅的效果卻是與前兩者一致的。

  那伙計眼見師弋將最后一件法器重新放回了木盒之內,心知對方已經試完了。

  于是,其人連忙對師弋問道:

  “客人覺得這幾件法器如何,這幾件乃是我們店里最出眾的法器了。”

  “嗯,這幾件法器的品質,確實都比我之前的那一件更好。

  不過,卻遠沒有達到我心目中的標準,如果這就是貴店當中最出色的法器,那么我就只能去其他地方看看了。”師弋語氣頗為失望的對那伙計說道。

  師弋這番言論并非是刻意刁難對方,而是那些法器確實沒達到師弋的預期。

  師弋之前雖然還拿著自己的那件,相對不怎么樣的行動類法器當寶,甚至開光失敗之后還很是發愁了一番。

  但那是因為師弋沒有想到,可以在戴國之內重新購買佛門法器。

  此一時彼一時,既然佛門之內增幅類型的法器如此鼎盛。

  那自然是要一步到位,買一件相對來說最好的。

  哪怕為了之后的白云泉泉水爭奪戰,師弋也不會吝惜些許元晶的。

  先前那三件法器雖然都挺不錯的,但是三件增幅的效果幾乎一模一樣。

  就算師弋是個煉器之道的門外漢,但是師弋卻也知道。

  這種類型相同增幅一致的法器,無論它們有多么的優秀,多半都是批量煉制出來的貨色。

  更何況,這些法器雖說是比師弋之前的那一件行動類法器更強。

  但是除了基礎增幅能力之外,同樣都沒有額外能力,完全沒有什么質的飛躍。

  可以預見這種程度的法器,在戴國之內不會太少。

  既然不是什么稀罕貨色,師弋又何必要在這一家買呢。

  還不如去到別家再看一看,說不定還有更好的呢。

  想到這里,師弋站起身就有了離開的打算。

  那伙計看到師弋有要離開的意思,心知煮熟的鴨子要飛。

  其人連忙急聲開口說道:

  “客人且慢走,這幾件只是相對于一般顧客而言最好的法器。

  像我們這種大店鋪,怎么可能將您這樣有著更好追求的客人拒之門外呢。

  客人您請稍安勿躁,我這就去面見掌柜。

  將我們店里密藏的珍品法器取出來,給您瞧一瞧。”

  “珍品法器?能有多珍貴,再珍貴還能比肩祝器不成。”師弋聞言,不由隨口問道。

  “呵呵,還真讓客人說著了,我們店里的藏品,還真有這么珍貴的呢。”那伙計聞言,不禁神秘兮兮的對師弋笑道。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