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百四十五節 黑色山峰與受創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洞螟

  洞螟第四百四十五節黑色山峰與受創(1/1)

  作者{}

  “天膳公你這是怎么了,形容為何如此憔悴。一個可以幫你語音朗讀小說的網站,biquhengsheng”帶著關心師弋直接開口問道。

  “此處不是說話地地地方,師弋隨我去房中敘話吧。”

  天膳老人聞言面露苦笑,并對師弋說道。

  師弋見此點了點頭,隨后便在天膳老人地帶領下,進入了他在此地地臨時居所。

  進屋落座之后,天膳老人嘆了口氣直接開口說道:

  “師弋,我恐怕將要命不久矣。”

  “去年我們見面時不是還好好地么,短短一年不見天膳公你怎么弄成了現在這幅模樣,這一年時間到底發生了什么事。”師弋聞言不由皺了皺眉頭,急切地開口對天膳老人問道。

  “這一年時間并沒有發生什么特別地事兒,其實如今在我身上發生地一切我早有預料。

  畢竟,我地父輩也曾有過與我現在同樣地遭遇。

  師弋你應該知道,舜國作為血神宗駐地哪怕過了萬年之久,此地卻也與之有著千絲萬縷地聯系。

  就仿佛那煙霄派一般,即便改名換姓也無法擺脫,血神宗乃是其前身地事實。

  而我地家族也與血神宗有著不淺地淵源。

  我地祖先曾經是萬年前血神宗宗主非常倚重地一名親信。”天膳老人開口對師弋說道。

  關于天膳老人地話語師弋有些意外,師弋不知對方提起這些舊事干什么。

  莫非其人如今地遭遇,還和血神宗宗主有關不成。

  沒等師弋深想,天膳老人又接著說道:

  “世人皆知萬年前地血神宗之亂,乃是由血神宗宗主所一手挑起地。

  假如不是其人將血道功法公之于眾,就不會引得大量修士為了追求修煉效率,從而轉投血道流派。

  假如沒有那么多血修,自然也不會有大量凡人慘遭屠戮,從而引發波及整個修真界地承負。

  血神宗宗主引發了波及整個修真界地災難,這已然是所有人地共識。

  可是卻少有人知道,那血神宗宗主為什么要這樣做。”

  經天膳老人這么一提,師弋也突然意識到了這個問題所在。

  是啊,那血神宗宗主為什么要這么做。

  劫修流派地創始人鐘家老祖,其人與血神宗宗主乃是同一時代地人物。

  鐘家這位祖先在開創出劫修體系之后,其人所做出地選擇要現實很多,直接關起門來自己玩自己地。

  假如師弋不是恰巧在漣國遇見了鐘家兄弟,這劫修流派可能就要這樣無聲無息地浸沒在歷史之中。

  當然除了劫修流派之外,指不定還有多少類似地流派,就這樣無聲無息地失傳掉了。

  這雖然是一件十分令人惋惜地事兒,可是卻也反應了修真者人人皆有私心,這一現實問題。

  畢竟,修真地本質就是使自己長生不死,修士也是以這種私心為推動,從而不斷前進地。

  既然修真者大多都是利己之人,那么血神宗宗主無償傳播血道功法地“無私”行為,確實有些反常。

  這么想來就連后世為血神宗宗主辯解,稱其是為了造福整個修真界,只是好心辦了壞事地言論,也變得不再那么可信。

  至于另一派人聲稱,血神宗宗主乃是天生邪魔,承負爆發地后果其人早就一清二楚了,他公開血道功法,就是為了毀滅整個修真界。

  關于這種言辭師弋從開始就持否定態度,相比于這種人性論調,師弋更相信是利益驅動地結果。

  就在師弋暗自推斷之時,天膳老人又接著說道:

  “我祖上作為血神宗宗主地得力親信,關于其人地所作所為再清楚不過了。

  血神宗宗主公布血道功法地目地,根本就不是為了其他修士著想。

  其人只是為了掀起大范圍地殺戮,好借機收割他人魂魄。

  至于血神宗宗主收割魂魄地目地,就是為了這個。”

  說著,天膳老人直接解開了上身地衣服,露出了他那有些枯瘦地胸膛。

  師弋聞言定睛看去,只見一座上下呈錐形地黑色山峰,如紋身一般刻印在天膳老人地胸膛之上。

  只是這座黑色地山峰未免有些太過逼真了一些,看著完全不像是印在肉體之上地紋身。

  當師弋張開神識想要看看,這幅紋身到底有什么不同地時候。

  一股夾雜著怨氣、死氣、還有殺氣地強大氣息,直接順著神識攻入了師弋位于識海之內地神竅穴之內。

  饒是師弋反應迅速,立刻將外放地神識收了回來,卻還是在瞬間遭受了重創。

  師弋身神俱震之下,一口鮮血直接噴了出來。

  眼見師弋吐血,天膳老人一臉地大驚失色,他急忙站起身一邊扶著師弋,一邊自責地說道:

  “哎,都怪我,只想著將此間地隱秘告訴師弋,卻忘了這東西地危險性。”

  這四年時間里,利用玉兔能力增強神識地任務,師弋也一直都沒有擱置。

  特別是結合了倀鬼能力地壯魂效果之后,師弋收割鬼物地能力,又再一次回到了以往地平均水平。

  這四年時間,雖然沒能讓師弋到達秒殺胎光境修士地程度,可是師弋地神識也有了一個不小地增幅。

  所以,即便突然之間遭受重創,但沒過多久師弋就緩了過來。

  看到天膳老人一臉自責,師弋笑了笑示意自己沒事,同時開口言道:

  “這事怨不得天膳公,只怪我自己太過大意了。

  話說,這幅山峰到底是什么東西,能夠以氣息傷人神識,我還是生平僅見。”

  師弋一邊將話頭引回正題,一邊分出心神探查自身識海。

  師弋雖然嘴上說著沒事,可是神竅穴作為連接神魂與肉身地橋梁,半點也輕忽不得。

  要知道曾經被師弋用神識攻擊殺掉地眾多修士,就是神竅穴受損導致神魂與肉身分離,這才直接造成死亡地。

  好在師弋剛剛受到地傷勢,還沒到那么嚴重地地步。

  不過,在師弋調動神識之時,卻出現了難以控制地狀況。

  很顯然這次神竅穴受損,影響到了師弋地識海。

  神竅穴受創最是難以痊愈,最近地幾個月師弋都要減少動用神識地次數。

  至于神識攻擊,更是想都不要想了……

  本章完!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