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百一十九節 秘術與偏離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洞螟

  師弋將形似戒指的行動類法器套在手指上之后,轉而拿起了一個如同玉圭一般的器物。

  這玉圭上窄而下方呈長條形,通體之上篆刻著繁復花紋的。

  這東西雖然與凡人官員朝聘時的禮器十分相似,但是既然它是出現在胎光境修士的身上,那自然不可能是那種凡俗之物。

  而師弋恰好對這東西略知一二,這件玉器名為玉錄,通常是用來記錄一些重要事物的工具。

  而修真勢力最重要的東西,無疑就是各家的傳承了。

  所以,這玉錄通常是用來保存珍貴的功法秘籍的。

  以這種方式保存功法,遠比容易受潮、不耐火、還怕蟲蛀的紙張要安全的多。

  當需要閱讀玉錄之中保存的信息時,將玉錄的前段貼在額頭之上,就能夠查看玉錄當中的內容了。

  雖然還沒來得及看,但師弋卻已然斷定這其中記錄的應該是煙霄派劍道的修煉傳承。

  果然,當師弋用玉錄接觸前額,腦海中馬上浮現了大量內容,基本上全都是關于劍道修煉的內容。

  只要師弋沒打算轉修劍道,這東西對師弋而言就一文不值。

  況且,煙霄派的傳承功法也比不上師弋的廣寒至圣心訣,師弋除非失心瘋了才會轉修劍道。

  就在師弋打算把這玉錄拿來扔到一旁的時候,師弋忽然在其中發現了一些特別的內容。

  在這玉錄之中居然記錄了,煙霄派種劍術的相關修煉方法。

  看到這里師弋不由有些心動,前番迎敵煙霄派修士,師弋發現那種劍術的威力還是不錯的。

  尤其是可以借種劍術的意劍,營造出萬劍齊發的效果,這一點是師弋最為看中的。

  這在旁人聽起來或許有些異想天開,畢竟師弋一不是劍道流派,二沒有劍靈的輔助控制能力,憑什么去學煙霄派的看家本領。

  沒錯,師弋是沒有以上條件,可是師弋卻有著共工氏血脈啊。

  共工氏的罪民血脈乃是玩弄惡意的行家,惡意的包含范圍廣泛,這其中就囊括了殺意這一項。

  而種劍術所釋放的意劍,完全是由殺意所形成的。

  既然兩者之間有如此之多的共性,那么就值得師弋去進行一番嘗試。

  當然,師弋并非劍修不可能對著種劍術直接練,師弋還需要在此基礎上將種劍術修改成適合自己的類型。

  如果從頭到尾完全設計一套秘術,師弋承認自己會力有未逮。

  可如果對著一套現成的秘術,直接在此基礎上刪改一番,師弋還是愿意勉勵一試的,反正失敗了也不會有什么損失了。

  想到這里師弋將這枚玉錄小心的收藏了起來,除了這玉錄和之前收獲的法器之外,其他多是一些丹藥、符箓之類的消耗品。

  師弋費了好半天功夫才將它們分門別類的收拾了起來。

  至此上次釁劍儀式之行的戰利品,師弋就全部點清了。

  多少還算是有些意外之喜,這是最令師弋開心的了。

  就這樣距離師弋發出符傳又過去了五天時間,天膳老人才姍姍來遲。

  對于師弋在符傳中所提到的送幾名凡人女子離開舜國,天膳老人自然是欣然答應了下來。

  畢竟,對于修士而言送幾個凡人離開舜國,實在不算什么難事。

  尤其天膳老人還是舜國本地修士,依靠當地的人脈根本不需要其人動手,就能把事情辦的妥妥當當。

  當那幾名婦人聽聞她們即刻就能夠上路離開舜國之時,自然是顯得非常激動。

  對著師弋和天膳老人千恩萬謝自是少不了的,之后她們就開始收拾東西,準備坐馬車前往港口了。

  在她們收拾東西的這個檔口,心思細膩的師弋發現天膳老人似乎有些心不在焉。

  結合其人晚了這么多天才到,師弋覺得天膳老人似乎是碰到了什么難事。

  兩人雖然交往不深,但畢竟認識了數年時間,再加上天膳老人對師弋幫助良多,師弋自然不可能對此視而不見。

  于是,師弋直接開口對天膳老人說道:

  “天膳公可是有什么心事,你我相交莫逆如果有什么事情是我能夠幫忙的,請千萬不要客氣。”

  “哈哈,師弋多慮了,我能有什么事情。只是最近這幾天煙霄派發生了一些大事,故而讓我陷入了沉思。”天膳老人聞言,笑著搖了搖頭對師弋解釋道。

  師弋有種直覺天膳老人沒有對自己說實話,不過師弋一向不喜歡勉強別人,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對方不愿道出實情師弋也不好強人所難。

  正好師弋也挺在意煙霄派后續之事的進展,既然天膳老人將話題帶到了這里,師弋也就順著對方的話接著問道:

  “噢,煙霄派出了什么事情么,我這些天一直蝸居在家倒是未曾耳聞。”

  “事情的起因主要還是前些天,坊間流傳的煙霄派圈養販賣修士所引起的。

  負責監視煙霄的其他大派聽到了這種傳聞,聯合起來于此事對煙霄派展開了全面的調查。

  煙霄派雖然不敢隨意抓捕修士用以買賣,但是他們的屁股也不干凈。

  煙霄派為了提高人口的價值,將丹藥喂食給普通人,使他們成為修士然后用以販賣,這幾乎是此地公開的秘密。

  沒有出事之前,其他門派自然是懶得管這種小事。

  可如今已然鬧得是人盡皆知,其他門派為了維護自己的權威,就算不想管也得下場了。

  況且,因為煙霄派的前身乃是血神宗,有著這種歷史原因,其他門派高層幾乎都對煙霄派沒有什么好感。

  于是,就有人借此事提議肢解煙霄派,將這個門派拆散成為幾個小門派。

  煙霄派怎么可能甘心就這個被直接打散,如今也在四處放出流言,說他國門派想要借機瓜分整個舜國。

  如今正在聯合舜國其他修真勢力抗議呢,總之,如今舜國之內各種流言四起,顯得非常熱鬧。”天膳老人笑著對師弋解釋道。

  師弋聞言不由有些唏噓,沒想到當初自己一時看不過眼的舉動,居然使局勢發展成了現在這副模樣……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