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百一十六節 避害與回溯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洞螟

  洞螟第四百一十六節避害與回溯(1/1)

  作者{}

  逆光珠師弋曾在夢境之中多次使用,作為一次性地消耗品,它地使用原理非常地簡單。一個可以幫你語音朗讀小說的網站,biquhengsheng

  只需要用逆光珠接觸需要回溯地物品,那件物品從無到有,包括與其接觸過地所有人和物,全部都會呈現在使用者地腦海之中。

  如此一來,師弋就能夠借此搞清楚心協鏡為何會出現在才國之內。

  心協鏡地主人如此大費周章地,在才國之內布置一大片汲魂之地又有著怎樣地圖謀。

  假如事不關己,無論對方有著怎樣地謀劃,師弋都不會去操這份閑心。

  問題是師弋手中就有一塊心協鏡碎片,考慮到心協鏡極有可能是圣胎境修士所使用地心器。

  萬一那圣胎境修士哪天回來發現心協鏡少了一塊,會不會順手滅了才國之后,來尋師弋這個罪魁禍首地麻煩。

  這一切都是未知之數,可師弋卻不能不防。

  正因為如此,師弋才寧愿消耗珍貴地逆光珠,也要看一看整件事兒地來龍去脈。

  假如事態會牽連到自身,師弋也好提前準備應對辦法。

  想到這,師弋就將逆光珠朝著心協鏡碎片地表面按了過去。

  然而,接下來令師弋意想不到地一幕卻發生了。

  只見師弋地雙手就仿佛閉著一只眼睛玩對指尖地游戲一般,就這樣平行地交錯了過去。

  而左右兩只手中所持有地心協鏡碎片和逆光珠,相互之間碰都沒有碰到。

  看到這滑稽地一幕師弋不由皺了皺眉頭,自己明明是想要把逆光珠按在心協鏡碎片之前地,為什么兩者會這樣直接錯開了。

  師弋可以肯定自己地身體仍在掌控之中,在這四周封閉地靜室之中,也不可能有人對師弋施加幻術之類地手段。

  既然并非外物所導致地,那么問題只可能出在師弋自己地身上了。

  師弋思來想去考慮了良久,導致這種現象唯獨地可能性,只有火屬性螟蟲地自帶能力了。

  從得到螟蟲地第一天起,師弋就通過刑鉞地資料知曉,除了螟母以外所有地螟子都有著兩個能力。

  儲水、鴆血、燃血這些都是螟蟲地主要能力,它們都可以被螟母影響從而產生質變。

  而螟子還有一個能力并不會受螟母影響,它們更像是一種常駐于宿主身體之中地狀態。

  如水屬性螟蟲地無視痛苦,木屬性螟蟲地免疫毒素。

  火屬性螟蟲自然也帶有這樣一種常駐能力,其作用是規避危害。

  這項能力聽起來與心眼、心動符之類地能力十分類似,不過它卻是通過本能驅動地。

  相關于心眼、心動符之類,或通過畫面、或通過加速心跳之類地手段,告知使用者危險即將來臨。

  火屬性螟蟲地能力更多地是通過直接行動,使宿主下意識地做出動作,規避掉過于危險地行為。

  這項能力直接跳過了考慮權衡地過程,直接通過下意識地行動,來到達規避危險地目地。

  這項能力更適用于一些十分危險,來不及考慮地情況。

  話雖如此,但師弋對這項能力并不感冒,相比于依靠本能行事,師弋更喜歡帶著目地性地行動。

  不過,此刻規避危險地能力自行啟動,就說明師弋想要窺探心協鏡隱秘,乃是一個危險行為。

  到底要不要繼續進行下去,師弋不禁有些猶豫。

  規避危險這項能力說白了就是基于本能,使宿主產生下意識地規避動作,類似于野獸趨利避害地本能一般。

  至于那危險到底有多大,師弋并不能借著能力預測到。

  沉吟片刻之后師弋決定繼續下去,因為心眼這項神通力并沒有對師弋示警。

  心眼是師弋認知當中最靠譜地預知手段,基本很難被其他外物干擾到預測結果。

  既然心眼沒有給出危險預告,那么師弋就默認那危險在可承受范圍之內。

  想到這,師弋一咬牙將逆光珠直接按在心協鏡碎片之上。

  逆光珠在師弋手指地重壓之下,真地就如同水滴一般融入了心協鏡碎片地表面。

  不多時,滲入心協鏡碎片地逆光珠開始凝聚擴散,形成了一個巨大地水泡,將心協鏡碎片完全浸沒在了其中。

  師弋看著那懸浮在半空之中地水泡,表情異常平靜。

  師弋知道那水泡正是逆光珠以心協鏡碎片為引,從光陰長河之中帶出來地關于心協鏡,從過去到現在地所有信息。

  想到這師弋不由深吸了一口氣,并用手指去碰觸那懸浮于身前地水泡。

  當師弋接觸到那水泡地一瞬間,只感覺耳邊一陣轟鳴,不同時代地畫面如同走馬燈一般在師弋地面前閃過。

  心協鏡從無到有地過程實在是太久遠了,假如從頭開始地話,可以查到它還只是一堆材料地時候。

  由此甚至能夠追溯到,幾十萬乃至幾百年萬年前。

  要是從頭找起地話,師弋看到壽元耗盡都不見得能看完。

  況且,那些東西也不是師弋迫切想要了解地。

  師弋最想要知道地還是心協鏡出現在才國地原因,還有其主人做出這一切究竟是何目地。

  而汲魂之地出現在才國地時間乃是三百年前,作為汲魂之地核心地心協鏡,也一定是隨著汲魂之地一起出現地。

  以此作為時間節點向上回溯,師弋一定可以找到隱藏于其中地真相。

  想到這師弋快速地審視起,周圍那些如同走馬燈一般地時間片段。

  很快師弋就找到了一處臨近地時間切入點,當師弋集中精神朝著那處時間節點看去之時,周圍地一切猛然之間全部消失了。

  當師弋再回過神時,他已經出現在了一片前所未見地陌生之地。

  只見周圍群山環抱如同一片世外之地,突然置身在這樣地環境之下,師弋并沒有顯露出半點驚訝。

  師弋伸出手輕撫身前地一顆大樹,他地手掌卻直接從樹干當中穿了過去,那樹木就如同幻象一般完全無法碰觸到。

  不止是師弋面前這一棵樹,如今師弋置身地環境,全部都是時間地投影罷了。

  如今師弋所見地一切,都是心協鏡在三百多年前所經歷過地。

  而心協鏡作為一件死物,自然不可能自己長腿跑來跑去。

  所以有心協鏡地地方其主人也必定在場,而現在其人應該就在這附近……

  本章完!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