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九十一節 返回與添翼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洞螟

  師弋有此一問,那自然是有心在獲得罪民血脈能力之后將其純化的。

  在獲得三苗氏血脈能力之后,師弋也一直心系這一點,想要找機會把三苗氏血脈給純化,看看這血脈能力會進化到各種地步。

  可惜天不遂人愿,師弋自從離開慶國之后,一直都沒有返回的機會,反倒是一路越走越遠,這種想法只能被他壓在心底。

  而今有可能獲得另一種血脈能力,并且箕星之角就在才國境內,師弋當然是不想錯失這個機會。

  聽到那攤主說手中沒有多余的傳承血珠之后,師弋不禁有些失望。

  接著又聽那攤主說起共工氏遺族幾乎快要絕種,師弋不由心中一緊,難道是有人和他打著相同的目的?

  于是,師弋連忙向那攤主問道:

  “怎么?有修士在大規模狩獵這些罪民后裔么,這些罪民身上應該沒有什么修士需要的資源吧,有誰會做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情。”

  “嗯,確實是有修士在屠殺罪民,不過卻不是為了資源之類的。

  真要說起來,主要原因和這片汲魂之地脫不了關系。

  曾經,才國地域遼闊且人口稀少人均占地極多,土地并不怎么受重視。

  所以,以往沒有什么人會對箕星之角感興趣。

  可是,自從這片汲魂之地出現以后,才國土地平白少了一多半,全國的人口都擠在那僅剩一半的土地上,一下子讓土地成了稀缺資源。

  尤其是修真門派每一個都有其勢力范圍,這導致大一些的勢力為了地盤火拼不斷,小一些的勢力惹不起這些大勢力,也只能把老窩挪到大勢力看不上的邊角地區。

  其中有一家中等勢力就看上了箕星之角,把這里作為了山門所在地,身在其中的罪民可不就這樣成為了倒霉鬼。

  一年之前我就聽說,那勢力之內的修士正在全力掃蕩山門附近的罪民,這一年過去了可能已經囊括整個箕星之角了。

  正因為如此,我才會讓道友你抓緊時間。”那攤主向師弋解釋道。

  聽到這話師弋不由松了口氣,只要不是有人懷著與自己同樣的目的就好。

  如果師弋真的可以擁有共工氏血脈能力,大不了出去之后,再向那獵殺罪民的勢力購買這些傳承血珠。

  這些對于修士無用的東西,想來也不會貴到哪里去。

  并且還省去了師弋不少的麻煩,先前師弋一直在苦惱,該怎么獲得更多的傳承血珠。

  這些共工氏后裔和之前的三苗氏并不一樣,無冤無仇的師弋總不好無端上門殺人。

  所以,最好的辦法就是尋找其他人購買,現在既然有勢力手中握有大量傳承血珠,倒是剩了師弋分別采購的功夫。

  離開這攤位之后,正巧之前第一次來到這里時,遇到的那家攤位也開始營業了。

  考慮到那攤主的價格還算公道,師弋直接買了兩枚雷核還有一部分材料。

  剛開門就做了一筆不大不小的生意,那攤主自然是心情舒暢。

  至于師弋,他則匆匆結束了這次采購,直接返回了之前的山洞。

  因為師弋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驗證他的想法。

  回到山洞之后師弋拿出剛才買到的共工氏傳承血珠,放在掌心仔細端詳了一陣。

  隨后便將三苗氏血脈分身召喚了出來,在師弋的意念控制之下,分身直接從師弋的手中拿起了傳承血珠,并毫不猶疑的一口吞下。

  隨后,師弋開始仔細觀察起血脈分身的變化。

  師弋往日里行事向來謹慎,今天之所以敢毫不猶豫的把罪民傳承血珠拿給分身服用,必然是有一定的把握才敢這樣做的。

  分身并非第一次服用罪民傳承血珠這只是其一。

  再者就是四大罪被流放之時,乃是在同一時間被同一人所流放。

  原本就是同一時代的遺民,這讓罪民血脈相互兼容的可能性很高,僅此一點就值得師弋嘗試。

  即便師弋最終猜錯了,血脈不兼容導致分身出現問題。

  師弋也還有手段,他可以用寒氣瞬間將分身封凍,同時解除召喚分身。

  如今的分身共享能力,早已不需要直接召喚出來了。

  這樣即便分身出現問題,只要不召喚出來,也不會影響師弋使用原有的三苗氏血脈能力。

  所耽誤的無非就是利用分身進行天雷鍛體這一項。

  而這一項現在也還沒有進行,到時師弋完全有時間另尋解決的辦法。

  綜合以上幾點,師弋并非是一時上頭就拿自己的分身做實驗,完全是經過深思熟慮之后才做出的決定。

  即便是出了問題,也都在可控范圍之內,而一旦成功師弋將會獲得一項,無論是現階段還是將來進階胎息境,都無可替代的能力,這怎么看都是值得一試的。

  師弋緊盯著血脈分身,只要稍微超出可控范圍,師弋就會馬上出手干預。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血脈分身沒有顯現出絲毫異常,反倒是師弋感覺后背肩胛骨的位置有一些麻癢。

  師弋知道這種麻癢并非源自于他的身體,而是因為自己與分身連結密切,血脈分身此時正在發生的身體變化,被時實反饋到了師弋的身體之上。

  這種鏈接有利有弊,弊端就是分身挨打,師弋自己也要承擔傷害。

  優點便是如血脈能力之類出現在分身之上的正反饋,會被直接同步到師弋的本體之上。

  而罪民血脈所附帶的各種弊病,則會直接被留在血脈分身體內。

  這也是師弋能夠以修士之人,完整獲得三苗氏血脈能力,卻一點副作用都不承受的主要原因。

  一陣麻癢過后身體逐漸恢復平靜,不過此時師弋已然感覺到了身體與往日的不同之處。

  師弋深吸了一口氣將心神集中在肩胛骨之上,與此同時師弋快速的輕躬了一下后背。

  只聽見一聲猶如折扇被打開的嘩啦聲,同時伴隨著衣物撕裂的聲音,兩道黑影在師弋背部之上乍現。

  師弋定睛一看,兩只巨大的青黑色羽翼幾乎將整個洞穴填滿……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