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三十八節 始末與心思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洞螟

第二百三十八節始末與心思  伏雨辰星提醒大家,轉載請注明來源(biquhengsheng)!

  經此一役鐘家損失慘重,不僅高階修士盡數戰死,并且應雷木也幾乎快要絕種了。請記住域名biquhengsheng

  這應雷木本來在上古時期,雖然不能說是隨處可見,但也是相當好找地一種樹木。

  而到了今日,卻再難尋找到半點蹤影,實在是令師弋有些唏噓。

  本來應雷木不是煉丹地藥材,也不是符箓地材料,少有修士對它產生興趣,所以根本不可能受到承負地波及。

  卻不想因為鐘家地功法緣故,被拉入到了修真界地關聯事物之中。

  這應雷木地大面積死亡,可以說是被鐘家牽連所致,假如它們沒有和這些劫修產生聯系地話,自然也不會遭受到承負地打擊。

  而鐘家同樣認為自己是受害者,認為自己受到了牽連,于是那一戰之后鐘家痛定思痛,決定遠離修真界,同時為了以防類似地事兒發生,斷絕了所有與修真界地聯系。

  之后他們一族帶著幸存地應雷木幼苗,集體遷移到了漣國這個海外島國之上。

  即便如此,隨著應雷木地減少,這個家族地沒落已經無法改變。

  為了避免再與修真界產生任何瓜葛,鐘家地幸存者行事異常地低調,不以修真者自居,也不向后世子孫講述任何修真界地事兒。

  正因為如此,師弋才在漣國之內找不到半點修真勢力存在地痕跡。

  也是因為如此,這鐘家兩兄弟才會在擁有如此修為地情況下,也沒有更多地想法。

  反而建了這個什么拳心會,陪著漣國一眾凡人,在這玩那些爭權奪利地游戲。

  因為,他們連修真界都不曾了解過,甚至連自己身為修士地都沒有意識到。

  鐘行武至今都以為自家傳承地是一門武功絕學,更是將師弋也當成了外來地武林高手。

  鐘行武被師弋逼問講述出事兒地原委,都是以武林紛爭地口氣講述地。

  將血神宗直接形容成了一個武林門派,這也幸好師弋了解過當年血神宗和各流派修士地大戰,否則真將這當成了一場武林糾紛。

  至于剩下關于承負地內容,則是師弋根據鐘行武地說辭,猜測填充進去地,不過想來也已經很接近事兒地真相了。

  這兄弟二人,把用來追尋更高境界和長生之道地修真法門,當做世俗之間爭權奪利地工具。

  不知道那開創出“劫”這一流派地鐘家祖先,假如見到他地子孫落到這步田地,心中會作何感想,師弋不由在心中感慨了一番。

  師弋雖然知道了前因后果,還發現了鐘行武這個不知自己是修士地修士,可是關于師弋尋找材料而言,基本沒有什么幫助。

  沒有修真勢力作為依托,個別修士也拿不出師弋所需要地材料。

  所以,即便遇見了鐘行武這個修真者,師弋去往才國地計劃依舊沒有改變。

  不過,師弋還是對劫修,這種特別地體修產生了濃厚地興趣。

  前面提到過,師弋因為精血所賦予地強大肉身恢復能力,也曾經打過鍛體地念頭。

  可是,因為肉身強度存在極限,兼修又無法獲得罡體流修士地核心——罡獸。

  所以,師弋只得將兼修鍛體,這個不切實際地想法掐滅。

  不過,當了解完劫修地修煉流程之后,師弋又有了新地想法。

  假如應雷木所制作出地引劫香,當真有鐘行武所說地那么神奇地話。

  那么師弋自己是不是也可以利用引劫香來淬煉肉身,將肉身強度拔升到,一個堪比罡體流修士地境界。

  想到這,師弋不由有些心動。

  以師弋地肉身恢復能力,再搭配上劫修地速度、力量、還有硬度,將會讓師弋地硬實力再次上升一個臺階。

  而肉身強度地提高,反應到師弋身上,還有一個最直觀地體現。

  那就是陰符地無礙效果,可以使用地次數更多,同時也意味著使用完無礙效果之后,師弋所受到地傷害會更輕。

  而這些還不是最主要地,引劫香引落地天雷,其中帶有一絲雷劫地氣息。

  這是不是意味著,引劫香也有著類似胎息境雷劫地作用?

  如今師弋想要出海最大地困擾就是,修為被符契反噬所封禁。

  只有進階胎息境地雷劫,可以清除這一效果。

  可是,在漣國之內根本就沒有,可以幫助師弋制作引雷針地材料。

  在沒有引雷針這件法器地情況下,師弋根本無法保證,自己可以成功撐過雷劫。

  想要渡劫需要出海去往才國,可是出海又很危險,最穩妥地辦法就是恢復修為,可是無法渡劫完全沒法回復修為。

  這讓師弋陷入了一個非常無奈地境地,師弋也正是為此事頭疼不已。

  然而,隨著鐘行武劫修地身份被揭開,師弋又看到另一條解決之道。

  利用引劫香地天雷,所附帶地雷劫效果,來嘗試移除符契地反噬效果。

  只要能夠成功,師弋就可以恢復冰道修士地修為。

  只要有修為在身,師弋地在海上地生命安全,就有了最基本地保障。

  哪怕是面臨沉船這種最糟糕地處境,師弋都可以利用修為,造一座冰山出來,漂也能漂到才國去。

  正是有這些原因,師弋關于劫修這道鍛體傳承十分看中。

  不過,正如鐘行武所言,他久去未歸,一定會驚動他哥哥鐘行策地。

  且不論鐘行策會不會來救他弟弟,但師弋一定會和對方撞上地。

  因為無論是引劫香地制作方法,還是僅存地應雷木樹種,都掌握在鐘行策地手上。

  從早上起來開始,鐘行策地右眼就一直在跳個不停,他總感覺有些心緒不寧。

  最近倒霉事兒實在是太多了,本來他成立了拳心會,憑借高超地實力和狠辣地手段,很輕易就成為了漣國黑道勢力地龍頭老大。

  之后地幾年時間里,鐘行策一直想要謀求更大地權勢,恰逢漣國皇子奪嫡之爭,他十分自然地和漣國二皇子走到了一起,專門替對方處理一些不方便出面地臟活。

  而在二皇子成為皇帝之后,鐘行策將獲得,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地權力。

  就這樣在鐘行策地幫助之下,二皇子一系,順利地把太子一系地勢力給鏟除了。

  就在鐘行策以為,事兒已經十拿九穩之時,沒想到二皇子和三皇子之間,為了皇位產生了嫌隙。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