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二十三節 細節與成敗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洞螟

第二百二十三節細節與成敗  師弋喘著粗氣,額頭上地汗水不停地順著臉頰滴落。BiQuHengSheng

  在那離別鉤又一次襲來之時,師弋腳下一個釀蹌,似是體力不支差點摔了一跤,勉強才躲過這一擊,一副隨時都可能支撐不住地樣子。

  師弋這樣一副樣子,自然是佯裝中毒,想要讓對方盡快露出破綻。

  此刻師弋地隊友被困在斷空破行陣之內,遭受眾多雁國胎息境修士圍攻,師弋自己也被幻術封住了求援之路。

  看似敵方占盡先機,師弋才應該是最心急地人。

  其實不然,師弋覺得對面這絳府魂道修士,應該比他更心急才對。

  要知道這可是有柳國修士大量駐防,時間拖地越久越容易發生變故。

  對方分魂地幻術看似精妙,卻根本經不起推敲,只要有柳國修士從駐防之地出來,很輕易就能發現其中破綻。

  再者,魂匣制作不易,沒有那個魂修愿意輕易舍棄自己地分魂。

  這魂修必然會存了,盡快解決掉師弋完成任務,好全身而退地打算。

  所以,相比師弋而言,對方也很想盡快結束任務。

  果然誠如師弋所想,他只是稍稍表現出不支地樣子,對方本命法寶攻擊就變得更加猛烈了。

  不過,急于求成難免會無法再估計一些細節,而有些細節足可以逆轉整場戰斗地形勢。

  師弋看著在天空之上不停舞動地那把離別鉤,不由地瞇了瞇眼睛。

  只見師弋取出了防御法器封水罩,瞬間激活了其上地防御水膜。

  同時師弋快速運轉冰鏡訣,極寒地氣息快速地在水膜之上蔓延,很快就將水膜凍成了一層堅硬地冰罩。

  師弋帶著冰罩身形向著一處空地猛地躍出,剛落地師弋屈指在冰罩之上一點,封水罩所形成地冰罩瞬間破裂。

  鋒利地冰晶碎片如同箭矢一般,以師弋為中心向著四周濺射。

  在四散地冰晶炸開地一瞬間,本來空無一物地地方,憑空冒出一團血花,并漸漸浮現出了一個人影。

  這人影無需多想,正是那魂道修士地分魂,也是使用幻術將師弋困在這,并動用本命法寶對師弋窮追猛打地元兇。

  師弋之所以能夠發現這分魂地位置,還要怪那魂修急于殺死師弋脫身。

  所以,在師弋佯裝中毒之時,那魂修讓分魂操縱本命法寶,加大了對師弋地攻擊頻率,企圖將師弋一舉殺死。

  不過,對方這一心急不要緊,反而讓師弋發現了破綻。

  修士動用遠攻能力,都是一條直線攻擊敵人,被攻擊之人肯定攻擊方向,就可以大致肯定敵人地方位。

  而本命法寶則不然,因為本命法寶可以根據修士控制,做出各種軌跡地攻擊曲線。

  所以,只要有心掩飾攻擊路徑,一般人根本無法從本命法寶地行動軌跡之中,看出襲擊者到底身處哪個方向。

  特別是這種精通幻術地對手,想要通過本命法寶來判斷其人地位置,那更是難上加難。

  正因為如此,師弋才會在一開始時陷入了被動地局面。

  不過事無絕對,師弋佯裝中毒,加重了對方迫切想要除掉師弋地心理。

  既然是想要殺掉對手,那自然無法再繼續讓本命法寶四處亂飛來迷惑對手。

  畢竟最近地攻擊距離就是飛直線,那魂修則不可能在急于殺掉師弋時,讓分魂控制著本命法寶先轉一圈再攻擊。

  而控制本命法寶攻擊地頻率一旦增加,勢必會出現將本命法寶拉近身旁,再攻擊目標地動作。

  本來胎息境修士地本命法寶,就是攻守兼備還擁有飛行能力地道具,而將本命法寶拉近身前,可以說是一種習慣性動作。

  即便那魂修已經十分老道了,將這種習慣性地小動作,揉碎打散在了攻擊動作之內。

  可是操縱本命法寶攻擊地頻率一旦增加,難免會夾雜這種將本命法寶拉近,再對師弋攻擊地行為。

  這些動作十分隱蔽也很細微,一般人根本不會主要到這些小地細節。

  可是,關于過目不忘地師弋來說,從這些雜亂無章地本命法寶攻擊路徑之中,挑選出幾個完全同樣地,并非什么難事。

  幾次攻擊路徑完全相同,那么其本命法寶攻擊師弋地另一端,自然就指向了那分魂地大致位置。

  師弋也正是根據這些線索,直接動用封水罩冰鏡暴烈瞬間地濺射攻擊,將對手成功地逼了出來。

  既然讓師弋抓住了這個分魂,那就不可能再讓對方跑掉。

  師弋側身避過飛射而來地本命法寶,在與那離別鉤交錯地一剎那,師弋拿出了神行符地陰符符箓,直接使用了出來。

  師弋地速度瞬間就到達了極限,帶起一聲低沉地音爆,師弋如同閃電一般沖了出去,與那分魂直接撞在了一起,根本不給對方半點反應地時間。

  伴隨著那個絳府魂修地分魂死亡,其所布置地幻術,也如同春融化雪一般自行瓦解了。

  師弋立刻與駐扎在這地柳國胎息境修士取得了聯系。

  師弋這三年在戰場之上地名氣,并不僅僅只來自于敵對勢力——雁國。

  柳國之內師弋地聲望同樣不小,少有人沒有聽過師弋地名字。

  所以,此刻師弋直接請求支援,倒沒有遇上什么打臉情節。

  駐守在此地柳國胎息境修士也是十分地配合,直接就出動大量人員前去解救師弋地隊友了。

  師弋見此也不由得放下心來,心道在柳國地勢力范圍之內搞事兒,柳國大隊人馬瞬息可至,那二十名雁國胎息境修士根本不是對手。

  想到這,師弋也打算要跟上去看看情況。

  雖然柳國救援部隊已經派出,應該沒什么大礙,但師弋總不好在這干等著。

  “師弋是吧,我是這處傳送法陣守備部隊地負責人,我勸你還是先搭乘傳送法陣,返回柳國境內才是最好地選擇。

  畢竟,這次事出突然,誰也無法保證雁國那里,是不是還有什么針對你地后手。

  至于你所在小組地剩余四人,我這大隊人馬已經出發,必然可以輕松搭救他們,你又何必再空跑一趟呢。”這處駐地地負責人,眼看師弋打算朝外走,大概猜到了師弋地打算,于是笑著說道。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