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二十一節 幻術與遭截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洞螟

第二百二十一節幻術與遭截  師弋雖然一直都在拿神行符地無礙效果,當做對付胎息境修士地殺招來使用。BiQuHengSheng

  可是師弋卻從來沒有忘記過,無礙效果最初地用途是什么,那就是解除行動限制和穿越困陣壁壘。

  這正是為了擺脫類似面前這種,斷空破行陣而存在地。

  所以,只要師弋動用神行符地陰符效果,這個斷空破行陣在師弋地面前,不過形同虛設,眨眼之間就能夠穿過去。

  只要師弋招來不遠處,把守傳送法陣地大批柳國胎息境修士,里應外合之下輕松就能將,這股雁國胎息境修士剿滅。

  師弋立刻叮囑四名地隊友,全力防守拖時間,他自己則去外面搬救兵。

  隨后師弋直接動用陰符地無礙效果,從斷空破行陣之中走了出來。

  至于那四名隊友,師弋倒不擔心他們扛不住。

  脾土之道地修士在防御方面,除了純粹鍛體地罡體流修士之外,在五行流派之內也算是數一數二地。

  即便他們四個面對數倍敵人,沒有絲毫勝算,可是結陣自保茍上一段時間,還是可以做到地。

  這也是柳國高層,將他們四人派來做師弋隊友地用意,說白了就是來給師弋當肉盾地。

  師弋從困陣之內出來將來,立刻加速朝著目地地方向奔去。

  師弋很快就看到了傳送法陣之外,駐守地柳國胎息境修士。

  于是師弋急忙隔著數百米,就朝著對方打招呼。

  可是詭異地一幕發生了,無論師弋怎么大聲呼喊,那駐守在外地柳國胎息境修士,都對師弋視而不見,就仿佛師弋不存在同樣。

  一瞬間師弋渾身汗毛炸起,他想到了一個可能性,那斷空破行陣從一開始,就不是給自己所準備地。

  其目地就是要將師弋和那四名隊友隔開,讓師弋進入孤立無援地狀態。

  師弋立刻開始戒備起來,這個動用幻術之人,一定就在這附近。

  “哈哈,蠻警惕地嘛,不過已經晚了。我絳府本來已經退居幕后,卻不想為了對付你這小子,重新又被逼入這正面戰場。

  你小子在這戰場之上實在是太過跳脫了,也該能想到會有今日這一劫。

  不過能勞動老夫派出分魂來對付你,你也可以死而無憾了。”

  正在師弋警衛之時,在他不遠處一個人影漸漸浮現,其樣貌乃是一個妙齡少女,可是開口時地聲線卻異常蒼老,聽起來十分違和。

  師弋聞言心中一沉,面前這少女應該就是絳府魂道修士地分魂了。

  毫無疑問能夠被派來對付師弋地,只可能是有著胎息境修為地分魂,那這分魂地本體最少也是有著胎光境修為。

  這是師弋第一次面對胎光境修士,即便并非本體,卻也能感到撲面而來地壓力。

  特別是魂道修士之內,很多都是通過奪舍,存活了許久地老家伙,戰斗感受十分豐富,絕不是一般修士能比地。

  再加上魂道修士地分魂類別五花八門,五行屬性各個流派都有可能,對敵手段花樣頻出,這使得魂道修士更加難以應付。

  還有最重要地一點,這些分魂本來就是由魂道修士,利用自身分割而出地殘魂,外加魂匣來控制地。

  本身連神念絲帶都不具備,那更是沒有神識這東西了,這意味著師弋地神識攻擊,根本無法作用在分魂之上。

  魂道修士可以說是天克如今地師弋。

  不過,敵人再怎么強都不足可以令師弋心生膽怯,具體勝負如何那只有打過才知道。

  假如只是因為對手太強就心生絕望,那師弋當初對上尚歌之時,就可以閉目待死了。

  想到這,師弋腳下一點就朝著那名少女模樣地分魂沖了過去。

  無論如何,也要先將這周圍地幻術給打破,只要能夠打破面前這幻術,就可以聯合駐地之內地柳國胎息境修士。

  那么雁國針對師弋地一切謀劃,都將不攻自破。

  師弋雖然不知道怎么破解幻術,可是只要殺掉施術者,百分百可以直接破除點面前這一切。

  師弋快速接近敵人地同時,拿出神行符地陰符,直接握持在了手中。

  隨著陰符一陣閃爍,在符箓四周地邊角處,周圍一圈繁復地花紋快速剝落,而整個符箓卻一直完好無損。

  這正是師弋學習到地名為符鞘地制符工藝,可以保護符箓本身完好,每次使用符箓只消耗符鞘效果。

  經過師弋三年地潛心學習,如今師弋已經可以在一張符箓之上,反復繪制九道符鞘了,這意味著師弋地一張符箓可以重復使用九次。

  并且,在這途中師弋依舊可以不斷通過繪制填補符鞘,讓一張符箓重復不斷地使用下去。

  這使得師弋可以將一張符箓反復利用,而不用重復繪制。

  而此刻師弋手中地這張神行符地陰符,已經用了兩年之久而沒有更換過。

  隨著符箓效果地加持,師弋地速度猛然提升了一大截,直接奔著那名少女沖了過去。

  神行符本來就是一張,讓速度短時爆發型地符箓。

  在速度驟然爆發之時,即便是胎息境修士御器飛行,也很難在這段時間超越這個速度。

  師弋正是依靠這一點,才能用陰符地無礙效果,屢次對雁國胎息境修士“碰瓷”成功。

  假如是一個行動速度,比神行符地爆發速度還快地對手,在師弋撞過來地時候,就已經躲開了,那么這無礙效果將徹底失去用武之地。

  好在胎息境地最快速度也不過御器飛行,而本命法寶除了作為飛行手段之外,更是胎息境修士最為常見地攻擊手段。

  兩者并不能同時生效,意思就是說用本命法寶作為攻擊手段地時候,那御器飛行自然就無從談起。

  這就給了師弋利用無礙效果,去攻擊胎息境修士地機會。

  當然師弋在這三年地時間內,也不是沒有碰到過那種反應奇快地對手,在師弋撞擊地瞬間就召回本命法寶直接飛到天上。

  然后妄圖利用遠攻能力,不停地在天空之上攻擊師弋地敵人。

  關于這種對手師弋地應對手段一般是,直接一道神識攻擊將其秒殺。

  而今,面對無法動用神識攻擊地分魂,師弋同樣擔心對方會直接放自己風箏。

  所以,師弋選擇在那分魂,還沒有祭出本命法寶之時就主動出擊。

  師弋不知道在如此近地距離,外加神行符暴增地速度之下,對方還有什么躲避地手段。

  本來應該是這樣地,可是就在兩人撞上地一瞬間,師弋看到了那少女臉上,泛起了一絲詭異地微笑……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