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一十一節 兌換與清點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洞螟

  師弋從廣陵派回來之后,緊接著又去了一趟功勛館。

  這次前來師弋是打算直接動用功勛,把符鞘這項制符工藝給拿到手。

  畢竟,如果師弋設想的那件防御法器,能夠順利的被煉制出來。

  那往后的戰斗之中,神行符這張陰符一定會使用的更加頻繁。

  如果師弋能夠學會符鞘這門制符工藝,就可以不必將時間,都浪費在重復的符箓繪制之中。

  只需要制作一張神行符的陰符,而后反復在符箓之上繪制符鞘,就可以一直使用下去。

  這無疑會更加方便,也更加節省時間和精力。

  兌換符鞘這項制符工藝,需要一千點功勛點數,師弋原本以為這一千點怎么著,也要許多次大戰才能夠集齊。

  卻不想僅僅是第二次上戰場,殺了兩個胎息境修士,就把所需要的功勛給湊夠了。

  師弋來到功勛館之后,麻利的將符鞘工藝直接兌換了出來。

  隨著兌換結束,師弋拿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不禁有些心滿意足。

  而曾經短暫在師弋眼前晃了一下的四位數功勛,就好像是幻覺一般,顯得很沒有實感。

  不過,當師弋換算了一下,一千點功勛所能兌換的元晶數量,一時間還是有些肉疼的。

  巨額功勛被師弋一下子揮霍一空之后,自然沒有繼續在這里逗留的意義,師弋直接返回了住處。

  當初在殺了尚歌和隋寧之后,因為事態緊急,師弋沒有時間去盤點具體的收獲。

  當時師弋只是草草的將戰利品一收了事,除了擺在明面上的兩件本命法寶之外。

  師弋并不知道兩人的儲物口袋之內,具體還有其他哪些東西。

  如今師弋重新回到了安全的柳國境內,倒是可以開始盤點一番了。

  對于這兩個胎息境修士的儲物口袋,師弋還是十分期待的。

  畢竟兩國胎息境修士日常戰斗劃水,平時在戰場之上傷亡比例很小。

  既然沒有性命之憂,胎息境修士自然不會像伏氣期修士那樣,打仗的時候什么都不帶,生怕便宜了對手。

  尤其是像尚歌這種極度自負的家伙,他根本就不會去考慮被別人殺死的可能性。

  他到死估計都沒想到過,會死在師弋這個伏氣期修士的手上。

  對于這樣的一個自信心過盛的人來說,他的重要物品,肯定不會事先托付別人,或者說寄存在他處,沒有什么比隨身攜帶更安全的了。

  所以,尚歌的重要物件大概率,都會被他收藏在貼身的儲物口袋之內。

  有了這樣的判斷,師弋首先拿出來了尚歌的儲物口袋,開始將其中的物品一點點的清理出來。

  隨著儲物口袋之內越來越多的東西被清理了出來,師弋不得不感嘆,尚歌不愧是圓覺境修士的親傳弟子,背后有靠山真的是不一樣。

  暫且不談儲物口袋之內東西的價值,單單是這儲物口袋的容量,就顯得很不一般。

  師弋一件件把儲物口袋之內的東西往外拿,如今都快要把半個房間堆滿了,居然還沒有完全掏空。

  而師弋現在所使用的儲物口袋,還是當初從趙靈舟那里得到的,其容量可能還不及尚歌這個的一半。

  隨著需要帶的東西越來越多,師弋也感覺隨身的儲物口袋越來越不夠用。

  師弋并不是沒有動過更換儲物容器的念頭。

  只是在集市稍一打聽,其高昂的價格,直接澆滅了師弋這種不切實際的想法。

  如今看到尚歌的儲物口袋,師弋終于可以實現儲物容器的更新換代了。

  接著,師弋將從尚歌儲物口袋之中拿出來的物品,分門別類的整理了出來。

  當看到尚歌的家當之后,師弋不由的有些酸了。

  一直以來師弋都覺得,自己雖然沒有師門沒有傳承,只是一介散修,但是因為鴆血能力的存在,很少為修煉丹藥發愁過,比之一般大派弟子應該也差不到哪里去。

  今天當看到尚歌儲物口袋之內的東西時,師弋才知道自己是真的錯了,大派核心弟子的家當,完全不是他能想象的。

  兩廂對比之下,師弋才深刻意識到,他僅僅只是實現了自給自足,距離富裕還差的很遠。

  僅僅是從尚歌儲物口袋之內,翻出來的元晶數量,都差點閃瞎師弋的眼睛。

  那些元晶堆起來就好像一座小山一樣,師弋大致數了一下,足有一千多顆的樣子。

  僅僅是這一堆東西就價值不菲,按一顆元晶五點功勛計算,這就是一筆價值五千功勛點數的巨額財富。

  換算成殺敵數,需要干掉五千名雁國伏氣期修士才能湊夠。

  第一次大戰之時那樣激烈的戰況,師弋都沒能斬首超過一百。

  即便四舍五入就按一百算,這五千功勛也需要師弋出生入死,參加五十場大戰才能拿到。

  而按照半個月輪休一次的規矩,師弋每年上戰場的次數,也不過十次左右。

  這意味著在不考慮中途翹辮子的情況下,師弋需要在戰場上奮戰五年,才能等值尚歌儲物口袋之內的這堆元晶。

  而這還僅僅只是尚歌儲物口袋之內的一部分物品。

  除此之外還有三十瓶虛影丹、五十瓶納氣丹、一百多件低階法器,甚至本命法寶都有五件之多。

  清點到最后師弋都有些麻木了,這么一對比他的那點家底確實不夠看。

  而這其中師弋還沒統計,那些零零碎碎無法計算價值的各色材料。

  尚歌的這些家當之中,虛影丹應該是供他日常修煉用的。

  納氣丹也許是尚歌,從伏氣期進階胎息境之后,所剩余沒來得及處理的丹藥。

  也有可能是他特意準備,專門用來交易低價值物品時當做貨幣來用的。

  對于這種事師弋不得而知,不過也無傷大雅。

  至于那一百多件低階法器和五件本命法寶,不用想師弋也能猜到,這是尚歌在戰場上殺死柳國修士,所收獲的戰利品。

  看看這堆東西也能知道,尚歌之名為什么會在柳國之內如此令人忌憚。

  他的兇名完全是用柳國修士的性命堆砌起來的。

  也難怪這次大戰失利,柳國會第一時間用尚歌的死來提振士氣。

  不得不說這樣一個兇神隕落,對于柳國修士而言,確實算是一件振奮人心的好消息。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