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四十節 斬殺與神識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洞螟

  打從師弋出手的那刻起,他就沒有想過此事能夠善了,經由雁國修士這么一鬧,原本滿懷希望的他,以為借此可以直入柳國境內。

  沒想到居然會是一場騙局,轉了一圈事情又回到了原點,從滿懷希望直至整個人沉入低谷,師弋本人也對雁國修士充滿了惡感。

  尤其是對方連一個小孩子,都不愿放過之時,這個惡感直接突破了師弋的忍耐上限。

  大丈夫有所為有所不為,生死搏殺各安天命,當初即便師弋被岳長舍欺瞞,差點死在陰神木之下時,他也不過是想要再遇到對方,而后報仇雪恨。

  之后遭遇北海釣叟對方的一手詭異的水遁,也使師弋為之忌憚。

  最后師弋再次遭遇岳長舍所裝扮的顏瑯,差點被對方弄瞎雙眼,他不得不承認對方雖然手段陰毒,但是實力是毋庸置疑的強。

  包括趙靈轍、麻仲等等這些人無論強弱,在師弋心中都是很好的對手,通過一次次的生死搏殺,師弋從這些對手身上獲得了許多,也成長了許多。

  然而,這次遇到的金闕宮門人,師弋卻感覺不到這些,有的只是發自心底的厭惡,只知道抬出宗門來威嚇別人,這種人有著何種實力,師弋剛一交手,就看出了個大概,不然也不可能一交手,就斬下對方一條胳膊。

  面對這種虛張聲勢的廢物,師弋也不欲與他多言,反正既然都已經動手了,他也沒有放過對方的打算。

  想到這里,師弋率先沖了上去,對方眼見師弋逼近不由嚇得連連后退,好在這時佇立在一旁的另一位散修,擋在了師弋的身前,算是替那金闕宮門人暫時解了圍,不過他仍然不放心的對崔縱喊道:

  “崔縱,你在干什么,還不過來保護我,我要是出事了,可沒你好果子吃。”

  崔縱聞言邁步走了兩下,不知想到了什么,他一咬牙又退回到了原位,看架勢打算袖手旁觀。

  那金闕宮門人見此,忍不住一陣破口大罵,不過很快他就罵不出來了,只見師弋揮手之間大量水流憑空涌現,形成了一道三丈高的巨浪,一下子就將那位散修吞沒其中。

  不過片刻,他位散修就從水中一躍而起,腿上貼著兩張水行符,穩穩的站在了水流之上。

  師弋見此并不意外,他也知道儲水能力的水勢雖然浩大,但是并不凝聚。

  當初連麻叔都奈何不了,如今自然要不了一個伏氣期修士的性命,不過話雖如此,師弋既然這么做了,自然有著后手。

  不要忘了,師弋已經得到廣寒至圣心訣許久,早已經不再是單純的伏氣期修士。

  與此同時,師弋眼中寒光一閃,同時他右手猛握成拳,那水流在那散修腳下好像漏斗一般,突然向下凹陷形成一個漩渦,對方雖然有水行符護身,但是猝不及防之下,還是被卷入了渦流之中。

  而后,原本已經平息的巨浪再次掀起,目標直指漩渦中心猛的灌了過去,而與此同時一陣奇寒襲過,灌注下來的巨浪的浪頭,猛得變成一排鋒利異常的冰鏟,朝著漩渦之中避無可避的那名散修直接鏟了過去。

  伴隨著一聲凄厲的慘叫聲,周圍的水流快速褪去,入目的景象令那名金闕宮門人心中一寒,原來那名散修居然被那一排,由水浪所形成的冰鏟正中脖頸,頭顱直接被切了下來,身首異處而死。

  眼見伏氣期修士在師弋手下,也撐不過幾個回合便陣亡了,那金闕宮門人知道他不過煉精期的修為,根本不是師弋的對手,于是他翻身而起想要劫持黃良玉父女二人作為人質,借此要挾師弋好趁機離開這里。

  不過,師弋早就防了對方這一手,哪里會讓他得逞,只見師弋輕喝一聲,那金闕宮門人忍不住望向師弋雙眼,卻好像定住了一般,再也無法移開目光。

  不多時,那金闕宮門人七竅開始流血,而后只聽見嘭的一聲,他的腦袋好像西瓜一樣整個炸開,紅白之物流淌的到處都是。

  如果有其他存神期修士在此的話,一定會驚詫師弋的神識之強勁,縱然對方只是一介煉精期修士,不過想要單憑神識就將對方致死,那也不是剛剛學習,存神期功法幾個月的修士能夠做到的。

  這一切都得益于廣寒至圣心訣的強大,而且隨著對廣寒至圣心訣研究的深入,師弋還發現了極光上清真人的一個秘密。

  為什么身為火道修士的極光上清真人,會突然轉修光道,為什么他會將廣寒至圣心訣這部水屬性冰道功法,珍之重之的放入自己的傳承試練之內,而且還少有人知曉。

  廣寒至圣,紫光上真。

  主北極之陰闕,掌人生之魄體。

  巡游不住,玉兔周游于九道;

  輝照無窮,素魄全擊于行方。

  這則箴言恰恰出自廣寒至圣心訣的存神篇,而極光上清真人所修煉的功法,名為紫光上玄真解,他的本命法寶名為素魄劍,師弋不僅見過還在傳承試練之中使用過,而更巧的是師弋掌握的存神期功法,所衍生出的能力就叫做玉兔。

  之后師弋翻遍廣寒至圣心訣,果然印證了他的猜想,極光上清真人果然是從廣寒至圣心訣中,推導出紫光上玄真解的。

  師弋初聞之時簡直震撼莫名,用冰道功法開創出光道功法,而且后來居上比之廣寒至圣心訣,只有胎光境修為的功法。

  極光上清真人居然把紫光上玄真解給補全了,可以一路修煉到圣胎境,這用天縱之才都不足以形容這位先輩。

  而就是這樣一位天資縱橫的先輩,居然和他的師傅一樣,都卡在了成就圣胎境的道路之上。

  想必正是他師父的死,徹底促使他轉修光道的吧,可惜最終還是功虧一簣了,由此可見成就圣胎之路,究竟有多么艱辛。

  想到這里師弋不由有些感慨,不知道自己未來能走到哪一步,如果可能得話,他也想嘗試朝著圣胎境努力看一看,哪怕中道崩阻,死也無憾。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