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十一節 斬殺與尋蹤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洞螟

  趙靈翼看著趙靈轍不由一陣艷羨,他知道這個堂哥已經半只腳踏入伏氣期了,不然也不可能隔空引燃樹木,操縱天地元氣這是即將邁入伏氣階段的標志。

  而隨著將天地元氣,引入心臟的程度日趨加深,趙靈轍終究會踏入伏氣期,成為一名揮手之間,便可引動真火的存在,也將成為家族的中流砥柱。

  趙靈翼暗暗下定決心,一定要親手抓住殺死趙靈舟的那個兇手,將這次差事辦的漂漂亮亮的,讓家中那些老家伙看看,我趙靈翼也是可以依靠的。

  趙靈翼幻想著回到趙家之后,族內將大量修行資源向他傾斜,自己這位堂哥如同仆人一樣,在自己身邊鞍前馬后的伺候,甚至趙家家主趙鼎都要退位讓賢。

  趙靈翼想到得意處,不由加速了口中噴吐火焰的速度。卻不想這一吐氣,他感覺一陣天旋地轉,撲通一聲跪倒在了地上,其后一陣劇烈的咳嗽,整個人如同嗆到了一樣,口鼻中不停涌出大量血水。

  如溺水一般的窒息感不斷襲來,趙靈翼想要大聲呼喊,卻被不停涌出的血水堵的快要咽氣了。

  就在這生死攸關的時候,一顆救命丹藥順著喉嚨進入腹中,保住了趙靈翼的性命。

  好一會兒趙靈翼才分辨出,救了自己的正是堂哥趙靈轍。

  不過,看著趙靈轍臉上和胸前的斑斑血跡,顯然他的狀態也并不好,此時完全是依靠丹藥的力量在對抗毒素,如果不能及時在藥力耗盡之前,離開這片被毒霧籠罩的樹林,他們兄弟二人恐怕會兇多吉少。

  “失算了,沒想到對方如此歹毒,他知道我們趙家人是火道修士,所以故意用迷陣困住我們迫使我們強行破陣,卻不想這有毒的陣基才是對方的殺手锏。如今火勢已經無法挽回。靈翼我們二人必須在,大火燒遍整片樹林前離開這里。”趙靈轍狠狠地一拳砸在地面上,隨后抓住趙靈翼的肩膀,大聲交代道。

  趙靈翼聞言,也知道了事態的嚴重性,連忙跟隨著趙靈轍奪路狂奔,不過他看了看周圍,還是忍不住出口問道:“轍哥,麻仲呢,他沒有跟我們一起么。”

  “不要提那個怪物,我方才中毒之時,那個家伙居然想要吃我,被我喝退之后,現在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趙靈轍聞聲,不由咬牙切齒的說道。

  “果然非我族類其心必異,之前就該找機會除掉他的。”趙靈翼不由對趙靈轍心生感激,如果不是這個堂哥,即使自己能夠扛過毒煙,也難逃變成麻仲口中食的下場。

  “放心吧,給他的御火膏我提前做了手腳,此時應該已經失去效力了,毫無防護的在這火海之中,對于他而言不死也要脫層皮。”趙靈轍面上冷笑著,對趙靈翼解釋道。

  二人一路狂奔終于來到火場的邊緣,只要跨過這里脫離毒煙的范圍,憑借趙家解毒丹藥的效力,這種毒素將變的毫無威脅。

  趙靈轍見此不由長出了一口氣,雖然事有波折,但是終究是自己這邊贏了,只要有著丹韻的存在,自己將會成為對方的夢魘,他無論如何也無法擺脫自己。

  想到這里趙靈轍不禁露出了微笑,卻不想就在這時,丹韻的余波在這時震動了一下,而其顯示的距離正在趙靈轍他的腳下。

  就在他懷疑是不是感應失誤的時候,一條手臂突然破土而出,一把抓住了趙靈轍的小腿,不等他做出反應,一股巨大的力量襲來,伴隨著撕裂般的劇痛,趙靈轍能夠清楚感覺到,自己身體其中的一部分,已經離他而去了,至于是哪部分,他再也沒有機會看清了。

  趙靈轍到死都不知道,讓他推崇備至引為絕強追蹤手段的丹韻,為什么直到對方潛藏到他腳下之時,他才恍然驚覺。

  趙靈翼看著身前的趙靈轍,被腳下突然伸出的手臂抓住也是一驚,然而接下來更讓他驚恐的一幕出現了。

  只見地面之上突然破土而出一把被冰霜包裹的長劍,帶著無匹的威力,自下而上將趙靈轍斬成了兩半。

  趙靈翼看著手持長劍,從地下一躍而出的師弋,有些不敢置信。

  只有趙靈翼知道,堂哥趙靈轍生性謹慎,不僅早已使用了鋼體符,更是動用了只有進入伏氣期,才能使用的防御法訣“玄火罩”,雖然因為終究不是伏氣修士,這個玄火罩只能算是簡化的,但是即使這樣也不是一般煉精期修士可以匹敵的,縱然是對上伏氣期修士也能抵擋片刻,但就是這樣的趙靈轍,居然被一劍斬殺了,想到這里趙靈翼兩股戰戰,不由心生怯意。

  他看著步步逼近的師弋,不由心生寒意,二話不說調頭朝著火場跑去,此時他已然忘記了,一路追殺過程中數他趙靈翼最積極。

  可惜,他跑出沒多遠就感覺到胸腹一陣憋悶,雖后一口鮮血噴出老遠,撲通一聲跪倒在了地上,之前那種要命的窒息感,又重新回到了趙靈翼身上,他知道丹藥效力已過,毒素開始發作了。

  師弋走到趙靈翼身前,看著對方口鼻中不停涌出鮮血,一副命不久矣的樣子,師弋皺了皺眉抓住趙靈翼的衣襟,一把將他扔出了火場范圍。

  只要能夠脫離毒霧區域,縱使沒有解藥,這種程度的毒傷對于修士而言,也并非即刻斃命,趙靈翼還可以撐上很久。

  師弋需要一個活口來打探消息,這個看似慫包的趙靈翼是在合適不過的人選。

  除此之外,首當其沖的就是把剩下的那個家伙揪出來,腦海中焦躁不安的螟母在不停提醒師弋,還有一個敵人活著,他并沒有死。

  師弋大致可以確定,螟母躁動不安的原因,必然和三苗氏族有關,因為在蕭家之時,面對眾多修士螟母并沒有出現任何異樣。

  師弋還記得,第一次出現這種情況的時候,還是在遇到麻叔時,而這一次也是麻仲兄弟在場時。

  這是為什么,三苗氏和螟蟲之間到底有何種聯系,為什么每次三苗氏族人出現,螟母都會變的異常躁動。

  師弋不禁暗想,這一切或許在這個麻仲身上,可以找到答案。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