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十二節 敗敵與謀劃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洞螟

  這一劍消耗了師弋所有力量,但是威力仍然遠不及,之前拍在麻叔身上的那一擊,然而就是這樣看似威力欠佳的一劍,輕易穿過火海,撕裂了麻叔身上,那防御能力令師弋聞之色變的鋼體符,一劍貫穿了麻叔的腹部。

  頓時,漫天的大火瞬間消于無形。麻叔不可置信的看著,腹部插著的解元劍,一時間有些無法接受,隨后他一咬牙,麻利的抽出腹部的解元劍,不過劇烈的疼痛還是讓他不禁嚎出聲來,多少年沒有受過這么重的傷勢了,真是陰溝里翻船倒霉透頂,不過沒有關系,這種傷勢顯然不能要了自己的命,麻叔想著。

  麻叔雖然突遭重創,但是反應卻不慢,他一邊按住腹部傷口止血,一邊面相師弋深吸一口氣,又在醞釀著下一輪火焰。

  師弋看到麻叔受創,不由放下心來,他從容一笑,完全無視了麻叔一副蓄勢待發的模樣,閑庭信步的朝著這邊走了過來。

  就在師弋快要走到跟前時,麻叔頭上冷汗越來越多,憋住的一口氣猛然向外一吐,嘔的一聲,他吐出的不是火焰,卻是一口鮮血。

  師弋見狀,徹底放下心來,他從一開始就猜測,解元劍和刑鉞得到的無名秘籍,還有這對主仆他們之間似乎存在著一些關聯。

  直到師弋看見解元劍,毫不費力的將麻叔扎了個通透,他越發肯定當初刑鉞在溶洞中發現的無名尸體,還有解元劍的主人--林家的那位先輩,還有眼前這人,他們的能力都系出同源。

  那么這把解元劍,把曾經恢復能力極強的刑鉞,傷的恢復了五年都沒能痊愈,刺在麻叔身上不可能毫無反應,而如今證實他猜對了。

  師弋三步并作兩步沖到麻叔身前,五指成爪一把扣住他的雙肩,雙手一分一銼,只聽咔嚓一聲,伴隨著麻叔的慘嚎,他的雙臂已經被師弋,輕松卸開了關節。

  之前師弋在刑鉞那里,也不全是在翻找延命的方法,有時候找的心煩氣躁,師弋也會翻看刑鉞收藏的一些武功秘籍,當然那些需要高深內力的武功,師弋完全用不了,但是在刑鉞豐富的收藏中,也有一些單純依靠技巧的招式,這無疑引起了師弋的興趣。

  對于他這種因為螟母的關系,而對身體掌控細致入微的人而言,學習起來無疑更加得心應手,甚至只是看一遍就能掌握的七七八八了。

  師弋這種能夠卸開麻叔關節的手法,無疑就是其中之一,也是師弋最感興趣的一種。名為分筋錯骨手,這是楚國官方秘諜所掌握的一種刑訊手段,不知刑鉞是通過什么途徑得到的,不過刑鉞不虧為江湖宿老,對各類武功見識廣博,這門武功到了刑鉞手中,已經被他改的面目全非,完全看不出曾經只是作為刑訊逼供的手段。反而多了一些詭秘陰狠的作用。

  想到這里,師弋心中一動。這一戰讓他的水流徹底耗空,身體的傷痛乏力,也不足以讓他去面對,那個強弱未知的書生。

  如今師弋不得不承認自己已經是強弩之末,可是他卻心有不甘,從之前的對話看來,那個書生顯然是懂得煉丹術的,如果他身上有類似刑鉞曾經吃過的丹藥,那無疑能夠讓自己多活些時日,甚至能找到徹底解決螟蟲弊病的方法。師弋實在不想放棄這次機會,錯過今天那書生一定會因為麻叔的遭遇而心生警覺,如果他離開了石城,到那時在想找,才真是大海撈針。

  不過想起分筋錯骨手的功用,一個計劃已經在師弋腦海中浮現,如果操作得當,作掉書生也并非不可能。而這一行動的開始,還是要作用在這個麻叔身上。

  師弋看了看躺在地上,一動不動閉目待死的麻叔,眼角不由得抽了抽。師弋早就翻過了麻叔的隨身物品,卻發現什么都沒有,不要提什么丹藥黃符,樸刀也已經斷了,連酒囊里那種可以引火的神奇酒液,都點滴不剩早已讓麻叔喝了個精光。

  提起這點師弋都想一劍捅死這人,不過這個麻叔還不能死,在對付書生時他還有大用。師弋想到這里神情微冷,他活動了一下手指,面無表情的按在麻叔的下巴上。咔嚓,首先是頜骨……

  …………

  等了近三炷香的時間,未見麻叔回來,書生有些不滿的大力搖了搖折扇,漸漸心生不耐,他隨即決定去找麻叔。

  其實書生在麻叔去追師弋的時候,就隱隱有些后悔,當然這并非忌憚師弋的實力,而是因為他知道麻、苗兩姓之人面對“食物”,貪婪如豺犬的本性,他擔心去晚了好不容易找到的一味主藥,會被啃的連骨頭都不剩。現在他只寄希望于麻叔待在趙家日久,那些狗改不了吃屎的惡習已經徹底更正了,雖然這么想著,書生的腳步卻不由得加快了幾分。

  書生一路沿著,麻叔和師弋離開的方向尋找,走了大概半炷香的時間,終于找到了麻叔和師弋爭斗的地點。

  書生遠遠的就看見了,直挺挺躺在地上的麻叔,頓時大驚失色,連忙快步行到麻叔身側,看到其人沒死,不由得松了一口氣,不過麻叔的狀況卻讓書生不由皺緊了眉頭。

  只見麻叔直挺挺的躺在地上,手中還拿著一把劍,腦袋微側半張著嘴巴無法閉合,口水順著臉頰流進了脖子里,胸前的衣服都被口水打濕了。

  麻叔這時也發現了書生的到來,他努力想要移動身體,卻怎么也動不了,嘴里嗚嗚的像是想要說些什么一樣,卻怎么也說不出來。

  “麻叔,你怎么把自己弄的這么凄慘,一只最多是煉精期的小妖物,能有這么厲害?還是在我們趙家養尊處優,活得太愜意盡而忘記了,修士該如何爭斗么。”書生看到麻叔的慘狀,尤其是一身口水的時候,眼中的厭惡一閃即逝,居高臨下的對麻叔問道。

  不過看到麻叔口不能言,手不能動,腿不能行,腹部傷勢也頗為嚴重,最終書生還是拿出了療傷藥。書生雖然對他們當地,麻、苗兩姓人缺乏好感,認為他們鄙俗不堪,但是出門在外,尤其是這次要辦的事情關系重大,兩個人好歹也能互相引為援助,所以這才蹲在了麻叔身側,準備為其敷藥。

  只是書生遮住口鼻,并且不停快速搖動的折扇,還是反應出了其人,此時的心境如何。至于麻叔的樸刀去哪了,他為何攥著一柄長劍。

  書生看見了,卻懶得理會。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