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六百八十六章 慘烈,營業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超神寵獸店

  “你真要這樣搬運?”

  喬安娜看到蘇平似乎是認真的,有些愣神,很快道:“就算你要簽訂契約,可是……以你目前的修為,還無法跟虛洞境妖獸簽訂契約吧?”

  她知道,別看蘇平戰力非凡,可修為還沒踏入瀚海境,只能簽訂比自己等階高出一階的妖獸,這是限制!

  “沒事,撐不死就行。”

  蘇平也知道這點,一旦簽訂戰寵的修為超出自身兩階,契約之力就會極度微弱,戰寵隨時都能反噬,且不受契約的懲罰!

  但……只要在簽訂契約的那一刻,不將他的腦子撐爆就行!

  反噬?

  他能用拳頭,以力服寵!

  如果是簽訂天命境戰寵,蘇平感覺自己的大腦會被直接撐爆,但虛洞境的,他感覺自己應該能受得住。

  等回到店鋪,就能解開契約,到時無主的妖獸,沒有契約限制,他也能靠拳頭鎮壓,將其收服到店鋪的寵獸空間中。

  “呃……”

  聽到蘇平這毫無顧忌的話,喬安娜一時有些語塞,不知該說啥。

  蘇平沒再多解釋,直接掏出臨時契約符,上前跟空地上的妖獸完成契約。

  一只,兩只……

  跟蘇平猜測的一樣,這虛洞境的妖獸并沒有將他大腦撐爆,只是讓他感覺腦子昏沉沉的,像懸掛了萬鈞巨石,有種思維困難的感覺。

  除去小骷髏和煉獄燭龍獸它們占據的位置,蘇平還能簽訂五只戰寵。

  一次五只,蘇平需要搬運八次!

  吼!!

  一頭渾身灰白色石甲的龍獸,在契約剛完成時,便沖蘇平發出低吼,眼神兇殘,絲毫沒有戰寵看待主人的溫順。

  “嗯?”

  蘇平挑眉。

  嘭!!

  他一拳頭砸出,將這頭龍獸的腦袋砸到地底,隨即拍了拍手,對旁邊的喬安娜道:“過來,走了。”

  喬安娜滿腦子黑線,這種怪胎般的契約方式,她也是聞所未聞。

  很快,空間漩渦打開,蘇平將簽訂契約的戰寵,全都納入到戰寵空間中,隨后拉著喬安娜一同踏入漩渦。

  “我們還會回來的。”

  臨走前,蘇平說道。

  在場眾人都是面面相覷,一臉茫然。

  回到店內,蘇平將五只戰寵釋放出,而系統那里購買的10能量一張的臨時契約符,也隨即失效。

  吼!吼!!

  低吼聲頓時響起,五頭戰寵的身體咔咔作響,從原先被縮小的數米大小,轉眼間在不停增大,要變回原來的巨大身軀。

  “收!”

  蘇平意念一動,直接將它們納入到店鋪的寵獸空間。

  很快,五只戰寵化作流光,從店內消失,與此同時,在店內的寵獸倉庫面板中,多了五只卡通般的小巧頭像。

  點擊每個頭像,都能看到它們的詳細資料,包括血脈品種,修為,掌握的技能等等。

  上面還有對它們的售價評估,不過資質評測上,顯示的是“?”。

  “鑒定資質的話,需要一萬能量。”系統的聲音響起,十分帶有蠱惑性,道:“也許里面有資質極其不凡的戰寵哦,一旦鑒定出資質的話,資質如果偏高,也會計算到售價當中。”

  我信你個鬼!

  蘇平心中腹誹,沒搭理系統,暫時先將這些妖獸全都搬運回來再說。

  “再去半神隕地。”蘇平說道。

  很快,一天的門票費扣掉,旁邊打開傳送漩渦。

  蘇平帶著喬安娜再次踏入,又一次傳送到一個莫名其妙的地方,喬安娜再度通過半尊,呼喚她神殿內的神將過來接應他。

  等趕回神山上,蘇平再次飛快完成契約簽訂,然后返回店鋪。

  與此同時,西海洲上。

  在西海洲,此刻是黎明時分,曙光從天邊照耀過來,那顆星空中的熾熱火球,總是會帶來光明。

  一座外墻殘破,搖搖欲墜的基地市,此刻這里的戰場已經停歇,一些身穿軍裝的戰寵師,背靠在墻體上,無聲地喘息著,渾身的軍裝,早已被鮮血染紅,有的手臂斷裂,正在默默包扎,有的仰望著黎明的半邊微亮天際,默默流淚。

  在一墻之隔的墻外,血海百里,無數的死尸密密麻麻,延伸到看不見的視線盡頭。

  曙光驅散了黑暗,也暴露了黑暗中隱藏的這煉獄景象。

  在這些尸體中,已經分不清妖獸和戰寵,人類的尸體大多都是殘肢斷骸,極少有完整的。

  經過一夜的死守奮戰,最終還是守住了。

  但代價……太過慘烈!

  基地市內,各處街道都人去樓空,空無一人,地上只剩下散亂的報紙和落葉在卷動,一片荒涼。

  市內的居民,都被聚集到避難所中,但此刻大戰剛結束,連去傳訊通報避難所的人手都不夠。

  “結束了……”

  一位封號戰寵師靠在墻上,側頭望著墻外的血尸煉獄景象,眼皮微微抽動,心中沒有半分劫后余生的喜悅,反倒是苦澀和痛苦。

  他的九只戰寵,已經戰死七只,剩下一只受傷極重,被他收入到召喚空間,還有一只……已經奄奄一息,趴在他腳邊。

  嗚嗚嗚!

  遠處,有人在哭泣。

  悲傷在傳染,不少幸存的戰寵師,心中都是悲涼。

  這一戰太過慘烈,以至于獲勝了,也沒有絲毫的興奮,只是有種松了口氣的感覺,剩下的便只是麻木。

  就在這時,忽然一道擊鼓般的聲音響起。

  咚咚咚!!

  緊接著,越來越強烈的震動聲響起。

  剛剛還悲泣的墻上,忽然間哭泣聲全都止住了,所有人搖搖晃晃地站起身來,望向殘破的墻外。

  那震動聲……是從墻外傳來的。

  在一片睜大的驚恐眼珠中,那片血尸海洋的盡頭,塵土卷起,漸漸的,伴隨著越來越急促和強烈的震動,一片烏泱泱的黑影席卷而來。

  獸潮!

  還有獸潮!!

  墻上的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很快便絕望了。

  好不容易堅守下來,剛剛喘息不到半小時,居然又來了獸潮!

  他們已經彈盡糧絕,還怎么堅守?

  有人呆呆地癱坐在了地上,緩緩從身邊摸出兵器,望著兵器的冰冷鋒刃,驀然將其捅入到自己的心臟中,選擇自殺。

  與其痛苦的被妖獸撕碎活活吃掉,還不如自殺死得干脆。

  在絕望的氣氛彌漫到濃烈時,陡然間,遠處天邊飛馳而來一道巨大的呼嘯聲,下一刻,從那道身影手里,驀然爆發出一股強烈的赤紅光芒,像是一道燃燒的隕石般,狠狠砸入到前方奔騰而來的獸潮中。

  轟地一聲,獸潮頓時散亂,被轟得四濺開來。

  援軍?

  原本絕望的眾人,全都瞪大眼睛,難以言喻的喜悅狂涌而出。

  嘭嘭嘭!

  那道身影俯沖到獸潮之中,很快,一道道震動聲響起,將相隔數十里外的基地外墻都震得沙石松動。

  隨著震動聲消失,獸潮的嘶吼聲也消失了,在彌漫的塵霧中,一道身影飛馳而來,赫然是先前來馳援的那人。

  “這里的領袖呢,趕緊召集所有人,馬上離開此地。”這是一個白發老者,滿臉嚴肅地說道。

  老者正是顧四平,他連夜增援西海洲,將沿途遇到的獸潮盡數斬殺,尋找西海洲的天命境妖獸。

  此刻他剛登上西海洲不久,看到這獸潮便順手解決了。

  “傳,傳奇……”

  墻上的眾多幸存者,都是呆呆地看著這白發老者,遠處的獸潮已經沒動靜了,這老者顯然是傳奇,才有如此非凡恐怖的戰力。

  一人踏平獸潮!

  “趕緊走,否則還會有新的獸潮過來。”白發老者喝道。

  說完,他徑直向前飛掠而去,離開了此地。

  看到白發老者離開,眾多幸存者都是呆愣,等反應過來時,已經看不到顧四平的背影,不由得面面相覷。

  趕緊走?

  往……哪里走?

  不管如何,繼續留在這里顯然還會遇到獸潮,很快,眾人也都行動起來,準備遷離。

  另一邊,龍澤洲。

  此刻龍澤洲是中午時間,陽光灼熱。

  龍澤洲跟西海洲相聚不算邊,彼此的時差不大,此刻在龍澤洲上,也是處處戰火,不少基地市都已經成為妖獸的巢穴。

  人類的防線,在節節敗退。

  在龍澤洲上,此刻大部分人都聚集在最后的防線,一座古老的A級基地市中。

  在這里聚集著七八位傳奇,在基地市的正中央位置,周圍的建筑全都被夷平,空出一個極其巨大的廣場。

  廣場上聚集著密密麻麻的身影,在中心位置,是一道極其巨大的漩渦。

  所有人都在排隊,不斷進入這巨大漩渦中。

  “別慌,所有人排好隊,趕緊進去!”

  “排好!”

  一道道身影在廣場上飛掠,在維持秩序。

  “我,我有錢,我要先進,我要先進!!”

  “滾開,都給我滾開,讓我先進去,我是市長,我是摩耶市的市長!!”

  人群中,偶爾出現騷亂,有人推搡著,想要搶先進入那巨大的漩渦中。

  這漩渦是通往亞陸區的,能夠直接傳送過去,目前龍澤洲處處遭遇獸潮,通訊都接近癱瘓,但在癱瘓之前,龍澤洲的所有電臺新聞,都在播報獸潮的事,哪怕是一些普通平民,也都知曉這次的災難,會波及整個龍澤洲。

  在龍澤洲,已經沒有安全之地!

  有傳奇過來,幫助他們撤退,而那空間漩渦,就是唯一的撤退通道!

  “擾亂者,出來!”

  “給我出來!”

  飛掠在半空中維持秩序的人,看到騷亂處,立刻俯沖而去,將帶來騷亂的人揪出。

  “抓我干嘛,你知道我是誰嗎?我是摩耶市長,我妹夫是卡瓦羅培育大師,你知道卡瓦羅培育大師么,你們這些封號,都得求他幫忙培育戰寵,放開我,讓我先進去!”

  “老實點!”

  “這些賤民,憑什么在我前面,他們有什么活下來的資格,他們做出了什么貢獻,讓他們都給我滾開,我要先進去!!”

  在哀嚎聲中,這位摩耶市長被揪住他的封號,直接帶走,甩到了廣場最后方。

  在這密密麻麻的人群中,不斷有人被揪出,一些沒身份的,在揪出后,直接被捏爆成血漿,鮮血散落四處,濺在人群中,給不少人震懾。

  “太慢了,太慢了!”

  廣場最前方,兩位傳奇站在這里,望著不斷進入空間漩渦的人群,臉色卻很難看。

  空間漩渦的范圍有限,雖說每分每秒都有大量人在進入,但這速度還是太慢了!

  “獸潮到哪了?”

  “剛傳來情報,目前米杰爾正率領一批戰寵師,在坎普城狙擊,不知道能拖延多久,預計再過半小時,就會抵達這里吧。”

  “半小時?草!”

  “半小時能走多少人,該死!”

  在這圓形的巨大廣場外,各處街道中,人流爆棚,擠得水泄不通,密密麻麻,這座古老的A級基地市,迎來有史最多人流的一天,各處都站滿了人,在后方的街道中,仍有富豪者,權勢者,正在花錢不斷向前面購買位置,向前擠去。

  亞陸區,龍江。

  小淘氣店鋪中。

  依然是明月皎潔,深夜。

  店內不時浮現光亮,像是有手電筒,時不時地開關一樣。

  連續數次之后,閃滅的光亮停止了,店內陷入沉寂的黑暗中,而在店內,蘇平已經癱坐在了地上,大口喘息。

  連續搬運40只虛洞境戰寵,對他的負荷極大,感覺精神力完全耗空,腦子都有些渾濁了。

  “終于全都搬完了。”

  蘇平輕吐了口氣,他略微休息一會兒,便掏出通訊器,打給謝金水。

  通訊很快接通,讓蘇平稍感驚訝,同時又沒覺得太意外。

  如今是非常時期,雖說此刻是凌晨深夜,但老謝還沒有睡著。

  “蘇老板,有事么?”老謝的聲音頗顯關切,還帶著幾分擔心,生怕蘇平有什么壞消息要傳給他。

  “還沒睡呢,外面有消息沒,其他防線。”蘇平問道。

  見蘇平是問起這事,老謝松了口氣,道:“沒,暫時還沒什么情報,我聽說似乎其他大洲正在遭難,估計這些妖獸正在集中攻擊別的大洲吧。”

  說到這,他有些憂慮,等別的大洲淪陷了,亞陸區也不遠了。

  蘇平點點頭,從北歐洲覆滅時,他就知道別的大洲也會遇到麻煩,但他無力去幫,畢竟橫渡一個大洲,太耗時間了,他又不是天命境,沒有超遠距傳送的能力。

  “老謝,我準備營業了。”蘇平說道。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